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生命成熟在于从“独立”走向“依靠”

生命成熟在于从“独立”走向“依靠”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保罗·区普 2021-09-08 人气:... 我要投稿

没有一个人对你生命的影响会大到超过你本人,因为没有人比你自己对自己说的话更多。当我们自言自语的时候连嘴唇都不动,你对自己说话的时候也不用走来走去好像变换角色一样,因为你这样做人们会觉得你疯了。但是你无时无刻不在对自己说话。

每一个人都是神学家,每一个人都是哲学家,每一个人都是考古学家,从我们的生命当中寻找意义。在生命中的每一刻,你对你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关于你自己的那些东西,关于神所说的话,关于别人对你说的话,关于意义、关于你在哪里找到你的身份找到你的价值所说的那些话,这些事情都非常地深刻、有意义,因为这些事塑造了你的意愿,反映出了你的欲望,决定了你的选择,引导你怎样做决定和行动,也影响你说出什么话。

那么,是否好消息来驱动着你、或者点燃着你、或者引导着你来做这些决定呢?我并不是在想你生命当中大是大非的那些时刻,我们并非很多时候是活在那样一个大的时刻当中。你可能在人生中仅做了几个大的决定,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会记录在历史教科书里,你死后几十年,那些后代可能都记不得你是谁,做了什么事。我们都活在小的时刻里,我们的性格不是由大事件来决定的,而是由千千万万个小的时刻决定。

我们生命当中这些小的时刻非常重要,影响了生活的每个细节。那什么东西驱动着你生命当中这些小的时刻呢?这些时刻反应出什么意义呢?什么东西使你在生命中的这些小时刻充满了力量、得到了能力呢?在你生活当中的这些小小的时刻中,反映出你生命的目的、意义、目标在哪里。

1、不如从你开始吧?

先来讲一个故事。我曾经是一个非常易怒的人,但是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以前这么说我我会受伤,我没有意识到愤怒这个东西会抓住我的心。但是我亲爱的妻子知道我,我的儿女们知道我,只有我自己不知道。

我是一名主的仆人,却处在一条正在毁坏我的婚姻和家庭的道路上,我却不自知。我的妻子罗拉是个非常有信心的人,她把这样的愤怒带到我的面前让我看到。她用爱心、恩典,用符合福音的方式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不听,我不听,我紧紧地披着一个袍子,就好象正义的袍子紧紧地裹住我自己,我要告诉她我是多么好的一个人。我要用千千万万种方法告诉她,我是一个多么好的丈夫。我告诉她她的问题是什么,是因为她不满足,并说为她代求。但这是一个谎言。

有一次我的妻子非常充满爱地来指出我的问题,对我来说是非常尴尬的事,但是我对她说了一句非常“谦卑”的话,我对她说我们教会里面95%的姐妹都想嫁给像我这样的男人,我的妻子很快就回答我,她应该是另外的5%。这对我来说是道德上的一场灾难。

理论上我懂得一切,然而我那时候却在一条毁灭我家庭的道路上,因为那时候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摆在我所明白的知识,以及我每天的生活中间。

有一天,我讲完道之后,和我的哥哥特普在一起开车回家,哥哥就提醒我,把大会里的信息应用在生活中。他说:“不如从你开始吧?”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在永恒当中我要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赞美父。因为我的哥哥不是给我讲一篇道,而是问了一个问题,当他问那个问题时,我感觉父亲把所有的窗帘都撕掉了,我好像看到我自己很多年前的真相,我真的是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我自己的样子。我们感恩、赞美,为了保惠师这样一个责备的工作、使人知罪的工作。所以千万不要阻拦圣灵在你心中责备的工作、知罪的工作,你不要去辩解,因为那是错误的。

当保惠师责备你的时候,请你打开自己的心,向他投降,这样一个责备的工作并不是拆毁你,不是要定罪你,因为你所有的罪都被主承担了。你不是被定罪,而是沐浴在恩典当中,是一个救赎性的、改变性、更新性的恩典。

当时我们正一路开着车,恩典就这样倾倒下来,浇灌在我这样一个可怜的人身上。在其中,我看到一个破碎的人,那样一个撕裂的人,就是我。我从来没有看到我就是那个样子,但是我就是那个样子。我真的巴不得早点回家跟我的妻子说话。当我回到家,她可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我的脸色很严肃。我问她我们可不可以坐下来说说话,我永远不会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我对妻子说,这么多年你一直想要解决我的愤怒的问题,但是我不想听、我不想面对。但我说,我是第一次真的愿意敞开我的心,听你一直想对我说的话,我妻子的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她告诉我她多么爱我,我真的觉得这是很奇妙的恩典。接下来她讲了两个小时。

然后,父就开始了工作,在我的心里进行了巨大的改变和翻转,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过得非常痛苦。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上,我都看到自己的愤怒,有时候我看到这样的愤怒给我带来的压力是那么大,以至于无法呼吸。但我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听我接下来要讲的。那个痛苦是恩典的痛苦,所以父要让那个恩典充满了我,让我记住且永远都不会忘掉。

几个月之后,我来到我们的客厅里,看到妻子坐在沙发上,背朝着我,我看着她就想起我自己是那样丑陋,那样可怜的生活。我要向你们诚实地说一件事情。我从过去生命中那些很易怒的地方看到了成圣。那个掌管我生命的愤怒的权势已经被破碎。如果那件事情没发生,我今天不会跟你们在一起。我所有的书都不可能写出来,我的生命和事工会是完全不一样的状况。

2、没有一个人被造能够独立生活

我希望我们意识到,我们要朝着自己生命里面那个撒谎的人说话。

现在就求父给我们一颗谦卑受教的心,因为在我们里面有两个谎言,是我们常常都会相信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被这两个谎言所吸引和拉扯。一个谎言是要我们独立自主,你要自主,你会这样说: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有独立的人格,我愿意怎么活就怎么活;另一个谎言就是自足,自我满足。

假如你是父母的话,你会在你的儿女身上看到自主。每天早上你孩子跟你争吵,不吃这个不吃那个,这个跟食谱跟吃没关系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读过那些养生的书,他们就想吃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些孩子是在反抗什么呢?他们在反抗被管治。他们不想活在权威下,他们不需要这些。

你可能会说,我生命中没有自主,我已经完全降服给父了,但是我要告诉你,那些罪的影响仍然在我们生命中,我们仍然找机会去助长我们的自主。那样你就开始僭越了父所设立的界限,你就开始做、开始说那些你明知道是错的事情和话。你想要去摆脱界限,要去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那时你要在自己的小世界、小宇宙当中去自主。你要掌权,而那个地方本来仅仅应该只有父来掌权,你那时候所活出来的仿佛父不存在一样,好像他对你的生命完全没有主权一样,你只是想要做你想做的事。这叫做自主。

我觉得我们生命中那些自主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那自足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在我里面已经有足够多的资源和能力,让我可以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成为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没有一个人被造能够独立生活。我们受造是要我们去依赖父,然后他拯救我们。我们生命的成熟阶段不是从依赖变成独立,恰恰相反,我们的成熟是在于从独立走向依靠——喜乐地、荣耀地、欢乐地来依靠父。

3、属灵失败是一步一步落入的

来3章告诉我们,我们生命当中这些自主或者自足所结出来的果子是什么呢,是跟父的一切隔绝开来。这个隔绝、孤立或者自我保护,是好消息的敌人。这章12节、13节,“兄弟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父弃绝了。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

这段话是一个警告,也是一段呼唤。如果你一开始不明白这个警告的重要性,你是不明白呼召的重要性和意义。这样的警告是个阶段性的警告,它是警告你免得你落入生命中一些很危险的历程。这样的一个警告是描述性的,也是预告性的,要让我们明白它的重要性。

如果你心里有苦毒,有不信,就会慢慢离开父,越来越坚硬,一步一步走向属灵的失败,由罪然后走向不信,然后走向心里刚硬,然后就远离父。要记住这段经文是写给谁的,是写给门徒的。这个警告是给你我的。

首先来看我们心中的罪,作为一个仆人我却在我的生命当中留下一些地步,让罪或者罪的模式侵入我的生命,我就不是很警醒。让我生命中进入了一些本来不应该进入的事情。

一开始,我可能允许一点点的自私进入到我的生命,一点点的愤怒进入,一点点的嫉妒进入,一点点的物质主义进入,一点点欲望和一些色情的东西进入。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的良心常常会受到责备和不安,这是保惠师责备的工作。当你被责备的时候只有两个选项:①要么承认被责备是对的,然后你把自己降服在父面前;②要么就选择自我辩护,自己去合理性这些东西。

我们倾向于第二种,我们也非常擅长第二种。我要告诉你,没有人能够像我自己一样那么善于欺骗我自己。你善于欺骗自己到这样一个地步,你要说服你自己,父所说的那些好的东西是不够好的。

所以,我刚才所要描述的是这个步骤中的第二步。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不信的阶段,这是不信的模式。那个时候因为我的不信,已经远离了父清楚地对我的命定,远离了他清楚吩咐我所要做的事,也是让我可以对这些不应该做的事情觉得可以做,或者我会说生命当中从来没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我想这件事情在每个人生命中都发生过,身处那些时刻,你在抵挡父责备的工作,也是在你的生命中,有肢体指出你里面那些罪的时候你的反应。我们要打开心去接受父的责备和恩典,让我们的生命像锚一样扎住;不是任意去解释他的话,而是要把他的话语当做一面镜子一样,看到我真实的处境和光景。

以上的这两个步骤就会引向第三步,就是我们远离父。因为我们去顺服父,他才能够让我们能够扎根像锚一样。如果我们把那个锚的绳索砍断,就只能慢慢地飘离了,远离了。

我们都很清楚约拿的故事,我们都很清楚他是如何逃离父,一步一步走远的,你可能读了那个故事告诉自己说,我不会像他那样,我不会逃离父。我要提醒你们、责备你们,对我们来说,我们逃离父并不是地理上面的逃离的概念,你可以仍然待在原地但是你的心已经逃离了。你可能在思想、意识上逃离了父对你的呼召。

在你的生命当中,在哪些场合你会逃离神?这样的逃离会引向第四个阶段,一颗刚硬的心。想想《来》的这些话是写给谁的,就知道你作为一个门徒,你的心也可能刚硬,当我易怒却拒绝改变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心里刚硬的人。这就意味着,这样我会拒绝改变,一颗刚硬的心拒绝改变。父明确地说这是错误的事情,你却说还可以吧。

你可能要问一个问题,在信/主的人身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呢?刚才所描述的这样的一个过程,它背后的理论解释,体现在这件事情上:就是我们的自我欺骗。罪的本质就是在于欺骗和迷惑。我看到我妻子的罪,看到我孩子的罪,看到我邻居的罪不是一件难事,而我的罪被他们指出的时候我就看不见。我们所有的人都有这个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接受这样一个描述。如今,罪仍然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有影响。

4、灵性瞎眼的特点是瞎到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罪是慢慢地渐进地被神的恩典来改变和除掉的。但是只要有罪的影响力还在我们的生命中,就有这样的自欺在里边,我们生命中就有盲点,我们就有灵性的瞎眼在生命里。

我有一个朋友叫乔治,他已经五十多岁了,他从九岁开始眼睛就失明了。我当时跟他同时参加一个大会,有一天的时间相处。他是一个木匠,用木头做手工艺品,把各种工具使用得非常好。他做得那么好,以至于我难以相信他是盲人。乔治什么都可以做。但是我想唯一一件他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开车,并且他肯定知道这一点。但是我们灵性的瞎眼却不是这样,你灵性瞎眼的特点就是你瞎到你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每一个人都要抛弃这样的想法,就是觉得只有自己了解自己,而别人都不了解。我们当放弃这样一个虚假的想法,认为我们自己是自足的,如果你坚持相信这样的谎言,你就在拒绝神要给你的帮助。神告诉我们他在他的荣耀和恩典当中一直在帮助我们。

我们活在好消息当中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要明白我在恩典这件事情上并没有毕业、没有完成。不管你懂得多还是少,不管是你对道理了解熟悉与否,不管在事工中是否有经验,不管经历了什么事情,不管是否有恩赐,我都是一个极需帮助的人。我每天都需要主的恩典,就和初信的时候是一样的。我们需要帮助,我们要回到我们起初的状态。

(本文摘编自《危机四伏的呼召》。)

相关搜索:生命 成熟 独立 依靠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1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