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讲道讲章 > 复活专题 >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John Flavel 2021-04-01 人气:... 我要投稿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教义。神刻意把基督的受苦升高到极处,在祂受苦最大的时候离弃祂,让祂内心承受说不出的痛苦和烦恼。

我们要分三部分来思考这命题:(1)这离弃本身;(2)这离弃的用意或目的;(3)它对基督的影响。

第一,这离弃本身。神的离弃通常被认为不是指祂的本体离某人而去,因祂的本体充满天地,永远不变,而是指祂眷顾、恩典和慈爱撤离。当这些不在的时候,我们就说神不在了。这是从两方面作成的:绝对、完全的离弃,或相对、只是显现方面的离弃。在第一种意义上,鬼魔遭神离弃。牠们曾一度得到祂的眷顾和慈爱,但牠们彻底和最终失去了这些。神如此离开牠们,以致不会再接纳牠们得眷顾。在另外一个意义上,虽然祂的慈爱并不改变,却有时候离弃祂最宝贵的儿女,如一段时间祂收回祂眷顾与慈爱的所有甜美显现。

这种相对、暂时、只是显现方面的离弃,是很合理地与它的不同目的和用意有所分别,这些目的和用意可以分为是试验性、警告性、管教性和刑罚性的。试验性的离弃只是为了证明和试验美德;警告性的离弃是为了防止人犯罪;管教性的离弃是神的杖,为祂百姓的罪责打他们;刑罚性的离弃是作为对罪公义的报应而施加的,为的是对罪人因罪造成的损害带来报应。最后一种是对基督的离弃。这是咒诅的一部分,一个特别的部分,祂承受这离弃,是这报应或祂为我们罪作出的满足的一大部分。

更具体的是,要阐述基督遭受的这父的离弃,当中存在着许多复杂的地方和难点。我要按着首先从负面,然后正面的方法加以阐述。

首先是负面来讲。当基督大声呼喊神离弃祂的时候,祂不是指,祂拆毁了二性的联合,也不是仿佛把我们的人性与基督的位格联系起来的那如婚姻一般的联结被松开,或者两者之间离异。不,当祂被神离弃的时候,祂仍是真正和实在的神人,在一个位格之内。

第二,当基督为父离弃祂哀叹时,祂不是指祂把神的扶持从自己这里抽走,祂一直到那时,靠着这扶持忍受那压制祂的折磨和痛苦;不,虽然父离弃了祂,祂仍扶持着祂。基督说的“以利!以利!”这句话里意味如此深长,意思是“我的大能者,我的大能者”。神通过扶持与祂同在,撤下的是挚爱与眷顾的显现。关于在此时与基督同在的神扶持的本质,圣经说:“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的。”(赛42:1)还有约翰福音16:32:“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所以,这不可能是它的意思。

第三,更不可能的是祂在内在恩典和分别为圣方面离弃了祂,收回了那曾膏祂,胜过膏祂同伴的那圣洁的灵;不是的,当祂被离弃的时候,祂仍像从前一样圣洁。祂得到的安慰确实比从前少了,但祂的圣洁不比从前少。因为若是这样,这离弃就与祂死的目的本身相冲突,使之失效,祂的献祭就绝不可能像实际的那样向神发出馨香之气(弗5:2)。

第四,神的爱没有因此就离开基督,仿佛父现在不爱祂,不喜悦祂。这是不可能的,祂不可能不再爱基督,就像祂不可能停止爱自己一样。祂的爱没有变成忿怒,而这时祂的忿怒向作我们中保的祂显明出来,把祂对作祂爱子的爱从祂那里隐藏起来。

第五,基督不管为了什么原因被离弃,都不是永远被父离弃:不,乌云停留在祂灵魂之间,这只不过是几个钟头时间;它很快离去,神明亮和荣耀的脸面像以往一样再次发光(请比较诗篇22:1和22:24)。

第六和最后,这不是一种相互的离弃,或双方的离弃;父离弃祂,但祂没有离弃父。神退下时,祂跟从着神,大声说:“我的神!我的神!”

然而,我从正面讲述此事;虽然祂没有消除位格的联合,没有切断神的支持,没有除去祂内在的恩典,没有把祂父的慈爱变为仇恨,没有永远离弃,这离弃也不是双方的,不是神离弃基督,基督离弃神;然而我要说……

第一,这是一种非常难过的离弃,任何人在所有方面都从未经历过类似的事,到世界的末了也无人能有类似的经历。与这相比,祂其它所有受苦都不过是小的;那些痛苦是施加在祂身体之上,这是施加在祂灵魂之上;那些是出于恶人的手,这是出于一位亲爱的父的手。祂身体与灵魂都受苦;但祂灵魂的受苦正是祂受苦的核心所在。祂在其它所有受苦之下不开口;但这触动了要害,使祂不能不大声喊叫出来:“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第二,正如是一种难过的离弃,同样它也是一种惩罚的离弃,击打在祂身上,为我们的罪作赎罪祭,我们的罪原来配得神永远离弃我们,就像那些要下地狱之人被祂永远离弃一样。所以,这呼喊(正如某人观察那样)就像那些被永远弃绝的人长久不息的尖叫一般。这是我们的中保基督为我们承受的地狱及其折磨。看啊,被判决下地狱之人身上有双重痛苦,就是感官的痛苦和损失的痛苦。同样,在基督身上有相对应的痛苦,不仅感受到神的忿怒,还被扣除、撤回所有感受到的眷顾与慈爱。所以,祂自己说过这话:“我现在心里(tetaraktai)忧愁。”(约12:27)这个词的意思指的是那些在地狱里的人遭受的那样忧愁。虽然神不像对待别人一样,把祂的灵魂撇在地狱里,祂有足够的可以偿还所欠的债,而他们没有。但在此时这样的折磨中,祂是在地狱;是的,此时祂灵魂里的受苦,等同于我们的灵魂本应在那里承受直到永远的一切受苦。

第三,这是真实,并非虚构的离弃。祂不是扮演一个遭离弃的人,说出这话仿佛神从祂身上收回祂爱赐予人的安慰感受,而这件事是祂确实经历的。此时,神性对人性约束和收回神性的所有喜乐、安慰和对爱的感受,除了仍支持着人性以外,什么也不给祂的人性。基督这痛苦的哀号足以证明这事的真实:祂不是假装,而是感受到这件事的沉重。

第四,这离弃是基督在地上一生所有时间最需要安慰的时刻发生的。在那时,当地上一切的安慰离弃祂,所有外在的患难一起爆发临到祂身上时,祂的父离弃祂。在那时,人,是的,最好的人都远远站着,除了野蛮的仇敌,没有一个人在祂身边。当痛苦与羞耻,并所有的愁苦都把祂压倒时,那时,就在那时,为完成祂的受苦,使祂充满痛苦,神也站在远远之外。

第五和最后,这是如此的弃绝,只把祂交由祂的信心来支持祂。现在除了父的约和应许可以抓住之外,祂是一无所有。确实,正如一位有见识的作者很贴切指出的那样,在这节经文投诉的这话本身里面,基督的信心确实以多种方式发挥作用和显明出来。

虽然看见神的所有安慰以及对神爱的感受都被遮蔽,然而你却看到,祂心是为着这一切忠心紧紧抓住神:“我的神……”,等等。虽然感受和感觉和信心一样说话,但信心是首先说话:“我的神,”然后感受才说祂“离弃”的这话。祂的信心把感受到的投诉呈上,虽然接着感受走上前来说出一句投诉的话,然而相对感受的一句话,信心的话有两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而讲“离弃”的话只有一句。正如祂的信心首先说话,同样它说两句,而感受和感觉只说一句。是的,正如信心首先说话,也是感受说的话的两倍,同样它说话,比感觉说话更有确信。祂充满信心宣告神是祂的神:“我的神,我的神,”也只是问祂为什么离弃祂的事:“为什么离弃我?”这句话是带着更多的疑惑说的,而前面是带着更多信心。

简而言之,祂的信心抓住神,抓住一个最合适的称谓或属性:“以利!以利!”“我的大能者,我的大能者,”就是,“哦,祢无限,有永久力量的这一位;祢到目前为止一直支持了我的人性,也按着祢的应许扶助祢的仆人。什么!祢现在要离弃我吗?我的大能者,我倚靠祢。”这离弃把基督和祂这留下的信心紧紧关闭在一起,作为祂的支持和避难所。当所有其它可见、可感受的安慰从祂灵魂和身体上退去,靠着这些祂得以站立。虽然简短,但这却是对基督遭离弃的本质和特质的真实叙述。

第二,我们思想它的目的和结果;主要是满足神的公义并把我们分别为圣。为我们的罪作成满足,我们的罪使我们配得全然和永远遭神弃绝。这是每一桩罪应得的惩罚,下地狱之人确实感受到这一点,也必定感受到这一点,直到永远。神已经永远离开他们。不是根本地离开,因为公义的神仍与他们在一起,大能的神仍与他们在一起,报应的神永远与他们在一起。但怜悯的神离开,永远离开他们。要不是基督亲自为我们担当了那惩罚,神本来就已经离开了每一个犯罪的人。要不是祂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们就必然在地狱的最深处永远发出这可怕哀号:“哦,公义的神!哦,可畏、让人恐惧的神!祢已经永远离弃我了!”

正如基督的这离弃目的是作成满足,同样,当中也要作成的,是圣徒遭遇的一切离弃要被分别为圣。因为祂已经在我们之前,为了我们遭离弃,所以无论何时神离弃我们,祂的离弃本身就被分别为圣,就藉此转变为对信徒的怜悯。这样,我们遭离弃,就有各样宝贵的果子和果效。这就是人热切激动所祈求的(诗77:2)。比如,防止受试探的人犯罪的解药(诗88:1,9),古时经历的复苏(诗77:5),吸引人重视神的同在,教导人比从前更紧紧抓住基督(歌3:1-5)。这些,还有更多,是被分别为圣的离弃所带来的宝贵结果。但无论这些结果有多么多,或多么美好,它们都要把自己归功于耶稣基督,因为祂是为这些事创始的那一位。祂为我们的缘故,愿意经历这可悲幽暗的光景,使我们可以在当中得到这些祝福。就这样,在此时神暂时中止喜乐安慰的一切影响,使之离开基督的人性,而在这之前,这一切都未曾停止进入祂的人性之中,而是以无法言说的份量和方式涌流进入,这必然是基督为我们作成满足的一个特别部分,因此也使我们暂时被神离弃的经历,成为对我们的怜悯与祝福,而不是对我们的咒诅。

第三,让我们接着来思想这离弃对基督的灵带来的影响与作用。

虽然这并没有驱使基督绝望(教皇党人诬陷加尔文,说他断言是这样);然而,这还是让祂感到惊奇,几乎让祂灵魂被吞没在愁苦和惊惶的深处。这呼喊是从深处,从一个被压迫以至于死的人心发出的呐喊。主耶稣从前从未如此被带到这样的光景;这是一声至为震惊的呐喊。

让我们只是考量五个具体方面,你就要说,从未有过像这样的黑暗的,没有愁苦比得上基督在被离弃光景中的愁苦;因为,

第一,读者,请你认识到,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新事,是祂从前从不知道的。从亘古直到现在,一直都有爱、欢喜和喜乐不断和奇妙的涌流,从父怀中流到祂怀中。祂从前从未与父失散,从未在那配得称颂的脸上看到一丝皱眉不悦的面纱或遮盖父面的幔子。这就确实使这件事成为沉重的负担。祂说的话是惊奇震惊的话:“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祢从前从未不看我,但现在把我离弃。”

第二,因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新事,由此令祂惊奇,同样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大事;如此之大,以致祂几乎不晓得如何面对。要不是如此极大的试炼,导致像基督的灵这如此大能的灵,就绝不会在这之下沮丧,对此发出如此伤心投诉。这对祂的心灵是如此尖锐、如此沉重的打击,以致让在所有其它苦难之下温柔如羔羊的祂,在这之下如狮子发出咆哮;基督的这些话有如此大的含义:“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诗22:1)这出自一个词根,意思是“吼叫,或者像狮子一样咆哮;更多是指野兽发出的大声,而不是人发出的声音。”

这就好像是基督说:“哦,我的神,没有什么言语可以表达我的焦虑。我不说话,只要咆哮,吼叫发出我的投诉;在迸发而出的呻吟声中倾诉。我像狮子咆哮。”让那威严的动物咆哮,这不是小事;肯定的是,在一个轻省的担子下,像基督的灵一般大有能力的灵是不会发出咆哮的。

第三,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重担,也是在祂最愁苦的时候加给祂的。当祂身体受折磨,祂身边一切都是幽暗、惨淡、充满恐惧和黑暗。在祂从未如此像这时需要神支持和安慰的时候,祂落入这样的离弃,这就令祂苦上加苦。

第四,这是长时间加在祂身上的重担,自从祂心在园中开始愁苦,极其吃惊的时候就开始,直到祂死的最后一刻。如果你只要把手指伸进火里两分钟,你就无法承受。但人的手指和基督的灵魂相比算得了什么呢?实在的火和伟大神的烈怒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五,在基督心上的这压力如此沉重,以致很有可能它加速了祂的死;因为被钉十字架的人如此快就断气,这是不寻常的。基督去世之后,与祂同钉十字架的那两个人还活着。有一些人曾被挂超过一天一夜,一些整整两天两夜,在这些折磨下还活着。但从未有人像基督感受的那样,有这样的内在感受。祂背负这重担直到申初,然后发出可怕的呼喊就死了。

相关搜索:为什么 离弃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上一篇:这是犹太人的王
下一篇:主必须受苦难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1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