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混乱的时代死亡随时袭来,你该如何面对它和未来?

混乱的时代死亡随时袭来,你该如何面对它和未来?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王人义 2021-01-08 人气:... 我要投稿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一1-3)。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二7)。

抗日战争时期,一位有两个孩子的年轻男子,接受组织调遣,从东北来到上海,以一名日语老师的身份从事抗日情报工作,从此切断了与所有家人的一切联系。

东北沦陷后,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随着难民流落到了上海。有一天,这位男子在新来的学生中认出了自己的女儿,但离别时尚年幼的女儿完全不知道,这位日语老师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父亲自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他的一腔父爱只能化为对女儿无微不致的照顾,而女儿因为他经常为日本人充当翻译,就认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在他面前唯恐避之不及。可怜这位父亲,只得每次默默看着女儿愤然离去的身影,悲苦叹息。

不久后有一天,这位父亲突然从学校消失,他的女儿因再没有这位“汉奸”的骚扰暗暗庆幸。直到抗战结束,她才得到消息,原来她一直以为的“汉奸”翻译官,竟是一位地下抗日战士,还是她的亲生父亲!父亲最终为国捐躯,留在女儿心中的,是永远无法抺平的伤痛和无法弥补的悔意。

人生还有什么遗憾比这更大的呢?深爱我们的亲人就在身边,而我们却置若罔闻,可一旦知道再也回不到亲人身边时,该是何等悲哀呢?

1、重新审视生命

亲爱的朋友们,上帝就是创造我们的神圣天父,如今,祂随时都陪伴、看顾和带领着我们,即使我们见不到祂,祂也从来不缺席,不粗心大意。祂就像那位父亲,多么希望我们知道和祂的这层生命关系,并主动地依偎在祂的怀抱,与祂同行呵!若是百年以后,我们走进另一个世界,最终发现祂就是我们生命的创造者,而我们却因为自己的狭隘和有限,没有接受祂的救恩,落到与祂永远隔绝的后果,其中的悲哀和伤痛,又有什么能与之相比!

生命本来就是一件奇妙的事。本次疫情在全球的暴发,不仅使世上的每一个人被迫面对死亡,也使我们不得不深入思考生命的问题: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如果必须要面对死亡,我们将如何预备好自己,去拥抱未知的未来?

人是有思想和灵魂的生命,也应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去深入思考这些生命问题。古今的智者,都会认真思考它们,虽然他们不一定得到最终正确的答案,但他们的思考和对生命负责任的态度,给我们留下宝贵的信仰与文化财富:老子从“天道”的存在看到人生的价值,庄子在“道法自然”的感悟中而洞察人之生死,孔子在“天生德于予”的领受中看重教化,屈子在“上下求索”的困惑中执着天问。

如今,我们也应该运用上帝赐给的思想能力和灵性的参悟,思考和寻求生命的道理。在世界被疫情困扰的今天,我们更要抓紧时机,迫切思考这个问题,并求告那如果真实存在的上帝,如果祂是满有恩典和怜悯的,就请祂开启我们生命的眼界,让我们在人的有限中看到生命的曙光,得到永恒的真理,在真理中得生命,得永恒生命的自由。

2、人类摇篮时期的生命意识

为何中国古代的智者,不约而同地发出对“天道”的敬畏?其实,这种敬畏不止存在于中华文化。全世界四大文明的摇篮,都有敬畏天道和神的共同特点。

西亚古文明(巴比伦/美索不达米亚)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左右,古埃及可考证的文明大约在公元前6500年,古印度和古华夏文明,大约都发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四大文明,都有对神的敬拜,古埃及的法老自称是“太阳神的儿子”,古巴比伦的统治者汉谟拉比自称“月神的后裔”,中国的君主自称“天子”。

早期的文明,是在文化的蒙昧时期,就像一个新生的婴孩,他们对自己的存在还不可能有完整认识,但其生命本能,使他们知道生命是一个“灵”与“肉"的混合体,他们与那见不到的神,有着一种内在的生命关系。

3、人类成长时期神的自我启示

一个婴孩来到世界,是无法确知自己的父母的,如果没有父母告诉他,他会知道他来自于父母,但永远不知道谁是他的父母。人与神的关系也是这样,人虽知道自己与神的那一层神秘关系,但永远无法确定这种关系的存在,只到有一天神自己向人启示。

大约公元前1500年,上帝拣选寄居在埃及的希伯来人摩西,向他启示了神自己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祂还以特别的方式创造了人,与人有通过生命气息连接而成的生命关系;并向摩西彰显出使人回归自己的救恩计划,即,神已经拣选了摩西所属民族的祖先亚伯拉罕,使这个民族在埃及寄居之地形成一个大的民族,神要通过这个民族向世人显明自己的荣耀,传播祂的救恩,最终引导世人向祂的回归。

启示是渐进的,在摩西之后的一千五百年间,神在各个不同时代,拣选不同的人做祂的先知,持续不断地传递和显明祂的启示,这些启示越来越清楚地聚焦于一点,就是神自己要藉着一个童贞女的身体,取人的形象来到世界,以创造者的身份,以无罪的生命,承担人生命中的罪债,使人得以重新与神和好,回到上帝身边。这个被称为“道成肉身”的人,就是圣经所说的耶稣基督。

“道成肉身”,(即上帝藉着人的身体成为人的样式的意思),本来就是一件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所以历来信与不信的人都很多。当时,耶稣基督宣告自己就是旧约圣经中预言将要来到的救世主,也在犹太人引起了正反两方面的巨大反响,有些人因为救世主的来临而欢欣鼓舞,而那些饱食终日、恪守陈规的犹太上层却极力反对,因为,这位救世主的降临极大地挑战了他们的宗教地位。

当时,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犹太律法的教法师迦玛列对众人说,过去也有人自以为大来做一些替天行道的事情,最后附从的人不全都散了,归于无有吗?“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徒五38-39)

他说得非常正确,如果是出于神,这件事就一定会成就,人反对也没有用;如果是出于人,就必定败坏,最后必落得不了了之的下场。耶稣基督来到世界,是出于神在永恒中的计划,祂计划的事,最终必定成就!所以,福音最终从小小的耶路撒冷,逐渐传遍了全世界。

4、理性的反思带来人们对信仰的重整

人的自由意志使其习惯于反思,当他觉得一切刻板僵化、一层不变时,就竭力谋求变化。耶稣基督的福音,虽然藉着圣灵的大能传遍世界,也为越来越多人带来新生,但人的罪性使其最终希望通过自己来操纵信仰,使信仰遍离神的轨道。于是,人的理性本能地导致其对过去的信仰进行反思,并在反思中产生相应的行动。产生于14世纪至16世纪的文艺复兴运动,为人们这一深刻的反思行为,拉开了序幕。

这场反思最后带来两个极端,一个是正向运作而产生的正本清源的宗教改革运动,另一个是反向运作而产生的启蒙运动。

宗教改革运动,改变了假藉神的名义而建立的宗教极权,在圣经真理之上,重新恢复人与神的生命关系,藉着圣经话语把人直接带到神面前,从而带来了宗教改革浪潮,以圣经为本的更正信仰教会开始建立,带来教会在后来几百年的真正复兴。

启蒙运动,文艺复兴,激发了人的思想和理性行为,人们突然发现,人的思想竟然能碰撞出这么多火花。一时间,从理性思考到科学实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随之而来的是,理性的功能和作用不断被夸大,人们开始认为大脑可以创造真理,理性可以取代信仰。最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启蒙运动,发展成了全然否定信仰的无神运动。

5、进化论,一个被宗教化的假设

虽然人们夸大自己的理性功能,但现实仍使其对自己作出无神的判断多少缺乏底气。所以,当时的反神思想,基本上还是标语口号式的。但是,当达尔文旳进化论假设试探性地发表之后,立即被这些理性主义者当作无神论根据,并贯以科学的名义。

很多人 真的不明白进化论只是一种假设,因为进化论在以下三个重要方面,缺乏科学根据:

首先,进化论相信一切有细胞的生物,都在不断从低级向高级的进化当中,例如,人就是由猴子进化而产生的新物种。但是,从科学实验角度,从古到今,任何学科都没有发现界于进化前后,两者之间的中间生物存在。

第二,如果物种是进化的,在物种由简到繁的进化之化石排列,应该是由少到多才合理。然而,地质勘探的发现却是另一种现象。1995年,中国地质科学家在云南昆明附近澄江天帽山采集标本时,发现了一个寒武纪化石群,显示,在寒武纪早期,约五亿三千万到五亿二千五百万年左右,发生了一次生物群体“大爆炸”地产生,几乎涵盖所有生物的三十到五十门的动物,同时在这个年代出现。事实证明,它们不是进化而来,而是同时突然共同存在。

第三,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或显示,进化还在继续。进化的过程既不能通过实验室复制,也不可能通过所谓进化的世界进行观察。

尽管这样,在社会和人文领域,很多人依然将进化论奉为科学,并由此否定神的存在,其结果,把进化论这个仅作为研究对象的假设,提升为不可被推翻的宗教化信仰。

6、创造论,没有被推翻的真理

严肃的科学家理性地看待科学理论和成果,这种精神让我们敬佩。因为科学来自于理性,理性的认知能力存在着人的本质所赋予的巨大局限,人怎么敢肯定自己理性认知的结果就是绝对真理,是不能更改的绝对正确呢?反之亦然。圣经的概念和被称为真理的教导如果来自于人,就必然存在着巨大的错误,更何况,圣经的第一本书《创世纪》由先知摩西所传,他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像他这样一个没有受过理性教育、又不懂科学的人,用现代的理性和科学来衡量,一定是错误百出,而且这些错误会随着理性与科学的发展,变得越来越明显。

几十年前,有很多科学家公开指出圣经《创世纪》中的错误,特别是描述宇宙万物被造的内容,非常不符合科学。现举例如下:

第一,当时的科学界认为,宇宙在范围上是无穷无尽,在时间上是无始无终的,而圣经开篇就指出“起初,神创造天地”,这显然是人简单的信仰导致的错误;第二,《创世纪》在描述草木蔬果、虫鸟畜兽时,都用了“各从其类”这一界定性词汇,全然不符合达尔文进化的规律;第三, 有关人的被造,更是滑稽可笑。因为根据进化论的论证,人是进化而来的高级动物,没有灵魂的存在。如果灵魂不存在,神的存在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当代几十年科学的发展,超过了过去几百年的总合,特别是电子科技的发展,使科学研究如虎添翼,大量新的研究成果的出现,改写了过去一直奉为圭臬的进化论定论。

在宇宙科学方面。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拓宽了人们的研究空间,二十世纪上半叶,人们通过现代科技手段对宇宙和太阳系的观察,发现宇宙空间仍然在不断膨胀的事实,从而推论,宇宙空间完全可能是在10的37分之一秒,这么短暂的时间,由一个极度微小的基本粒子,以类似爆炸方式瞬时膨胀而形成。这一科学论证,无疑认同了圣经所言,“起初,神创造天地”,说有了天地和地上的一切,一切都立即存在的真理。

在生命科学方面。二十世纪下半叶,现代遗传科学家通过对蛋白质上的氨基酸序列进行研究,发现了隐藏在细胞内的基因序列。基因如同计算机里的繁杂程序,其存在本身就决定了生物本身的特点和性质。不仅不同的生物有着完全不同的基因序列,并且,每个人因其遗传的不同,而决定其不同人种之间头发、肤色、眼睛、鼻子等不同。人类只有一个基因组,大约有3万个基因。基因科学的产生,无疑认同了圣经所语,神创造万物“各从其类”的真理。各种生物不可能突变性进化,生物基因也不可能因为基因突变而产生新的物种。

在心灵学方面。相关科学家正在从事思维与大脑关系的研究,他们发现,思维与大脑功能没有必然的关系,因为人的大脑损伤并不绝对影响思维能力,例如濒死之人,大脑功能已经不断减弱,但思维功能似乎不受影响,甚至比没有损伤时的还要灵敏,并且还会产生濒死体验等奇特现象。而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就有这样的经历。

这位朋友曾是国内一家省级著名医院的心脏科主任医生。他做过心脏手术无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剖开人的胸膛,从来没有发现过除了肉体器官以外的任何东西,也就是说,他的理性研究的学科内容、实际的临床经验都在告诉他,人就是一个肉体的实体,与其它动物没有任何区别,没有灵魂,更不可能有神的存在。

然而,一次他自己亲身经历临床体验,完全改变了他对生命的看法。以下是他亲口告诉我的真实故事,这件事发生在他移民加拿大不久。有一天,他突然感到腹部疼痛,根据多年的经验,知道一定是急性胰脏炎所致。他立即去看医生,医生却当做普通的急腹症处理,给他开了几剂去痛片就让他回家,他是有口难辩,毕竟,他不能指使有执照的挂牌医生。无奈,只好回家等病情发作,随时准备去医院急诊。

第二天,病情急转直下,疼痛难当,他知道炎症已经引发了穿孔。他太太过去也是医生,立即呼叫应急电话,救护车及时赶到,把他送往医院,到医院后他已经全然昏迷被直接送上手术台。

在手术过程中,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飘浮在手术台之上,他能看到医生的手术过程,清清楚楚地听到他们在手术中交流的话语。虽然他飘离出自己的身体,但没有任何恐慌,感到异常的平静,并且对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非常清晰。后来,他发现自己突然跌回到手术台上的身体,同时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他对手术中的一切经历仍记忆犹新。为了证实他的经历都是真实的,他主动向他的临床医生和护士求证。医生和护士们听到他说的一切,都惊异不已,因为他们当时都在场,也清楚急救时发生的所有事情。首先,因病情危急,必须立即手术,对他做了全身麻醉,麻醉状态的人,不可能看到和听到任何内容;更何况,他的面部与手术台之间用蓝布隔离,还有麻醉师全程守护,以其昏睡状态,不可能看到和听到任何内容。更为奇异的是,他所见场面的视角显然是一个从上而下的广角场面,连护士一时忙乱的状况都十分确切。

我的这位朋友证实了自己经历的一切之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求牧师和教会为他的信仰做见证,他相信神的存在,相信人需要救恩,相信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并且希望接受洗礼,接受耶稣基督为个人的救主。

人都有从众心理和习惯上的惰性。当无神论成为了一种风潮,大家共同高举科学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并且通过早期教育的方式注入大脑,人们就开始建立起了一种思维习惯,即,用科学和理性来鉴别一切,包括生命和生命信仰。而实际上,信仰是超越理性与科学的,真正来自于真理的信仰,是不可能被理性与科学所检验,真理的结论因为来自于上帝自己的启示,也不可能被科学和理性所推翻,甚至被贬低为神话故事。

人被固化在自己的有限之中,并企图用这种有限的理性和能力而检验和衡量无限的存在,全然是徒劳无功的努力。人只有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有限,并且愿意在无限的永恒中定位自己的生命,放下自己的执念与骄傲,才可能上升到灵性高度,在那里见到神!

因此,虽然我们没有人见到过神对宇宙万物的创造,但从圣经确凿无误的描述,和我们从古时到今天的观察和体验,我们相信起初神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理;虽然我们没有谁见到过神对人的创造,但以我们对生命的认知与体验,我们相信起初神用泥土与灵创造了人的真理!

我们所信,不仅使我们知道有神,更使我们回归于神,就像一个迷失的孩子回到父亲的身边,就像父亲找到失散多年的孩子,在祂的爱中与祂重逢,直到永远!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1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