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我在耶鲁经历神

我在耶鲁经历神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9-07 来源:境界 作者:李思琳 发表于2016-09-07 人气:...

李思琳:10岁出版首张原创童谣专辑《幸福》;2008年出版国内首张赞美诗碟《奇异恩典》;2013年出版均由李思琳自己作曲的唱片专辑《单纯时刻》,2007年以第一名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专业;2012年高中未毕业即被美国耶鲁大学提前录取;现在本科学习中。

教育无法改变人的罪性

《境界》:国内读者对你的印象多数停留在“读耶鲁的音乐女孩”上,你为什么没有选择音乐专业,而去读国际关系?

李思琳:我其实在考虑读国际关系和音乐双专业,还在考虑中。如果你不想塔利班在阿富汗控制当地人的话,你该怎么办?研究为何当地人会放下手中的一切去跟塔利班干,而不接受美国大兵给的工作?我就在读这个方向,叫国际安全。

有一门课叫《非暴力哲学》,我很感兴趣,从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的思想去看为什么人要用非暴力去抵抗暴力行为。还有一门受益匪浅的课叫《人道主义干预》,里面讲比如法国的“无国界医生”组织,他们的立场是什么,遇到问题如何解决。我希望以后能在非盈利组织或人道组织去做类似工作,我现在学的更多的是自己想学的东西。

《境界》:在专业学习中你一定会看到世界很多的破碎,这会对你的信仰造成冲击吗?

李思琳:有一次在课堂上我们看了一个视频,是俄罗斯航拍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在战火中的破碎景象,我作为班上唯一的中国女生、最矮小的那个,心里觉得特别难过,就在那里流泪。班上其他高大的男生们好像完全没感觉。

我的舍友是很好的基督徒,她听了我的分享就说:“我们一起为课堂环境祷告,为难过的思绪被神医治祷告。”神的作为我们不知道,神对伊斯兰国这些恐怖暴力的事情将如何处置,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相信这一切都在祂的掌权之下。我们用信心宣告,相信神的意思一定会达成。“我们祷告说,现在我们所看的是我们不能承受的,求你来坚强我们的心。”

上学期我上了一门《联合国和平行动》。我当时想起耶稣在登山宝训里说,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我就说我想做与和平有关的事情,这是上帝喜悦的。让世界更美好的想法,信徒和世人都有。因为人是按着神的形象造的,神把美善放在人的心里。虽然世界上有那么多破碎,有那么不好的体系在运行,那么多人在拒绝和平、反对要帮助他们的人,但只要人还在为世界变得更美好努力,就是神在掌权的确据,表明人还在抵抗着恶势力和撒旦。这给我很大的安慰。

比如写一篇政策函,作为一位外国的和平使者如何帮助南美一处地方解决卫生问题。很多时候项目失败不是因为专业知识不够,而是因为不会做人,不考虑当地人的想法。从商、从政也好,都要从为他人着想的角度。

我有时也惊讶,那些和平使者们有多年的经验和技术,但仗着要来帮你,就一定要别人都听他的,导致当地人不喜欢这种傲慢、阔气的方式。应该是合作,后来却变成“我是大佬,我来教你”,结果让一个项目无法达成。不管是领导层也好,志愿者也好,如果没有这个意识,什么都做不起来。专业知识当然需要,但关键是心态。

研究本身是要谦卑的事,因为做了很多研究未必能撬动政策部门修改政策。对我来说,这都提醒我要谦卑去了解别人的想法,真正为别人着想。和数据、软件打交道,但本质上是为了人在做事。就像圣经说的,神最伟大的爱是牺牲的爱,如果没有牺牲的心,就没有办法把爱放在要做的事情里。

我非常佩服那些去支教、做人道主义工作的人,他们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我希望能成为这样的人。我希望能凭着爱心、自我牺牲的精神去做这些事。人和当地人、同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最好的沟通是在圣经里的,教育本身无法让人跨过以自我为中心的罪性。

耶鲁“生命之泉”清唱团成员
耶鲁“生命之泉”清唱团成员

音乐是一种属神的语言

《境界》:感觉一个新的领域正向你敞开。在忙碌的学习中,你还有时间发展音乐恩赐吗?

李思琳:其实我干的很多事情还是和音乐有关。比如在大合唱团和生命之泉清唱团(Living water)里唱歌,我去年还带他们回国巡演,是特别好的记忆。每个星期光在音乐上排练就有八个小时,别人看来好像除了唱歌,什么都不干。其实,这是我在学业压力大、分享福音受到挫败时的安慰。音乐作为一种属神的语言,是神给我特别的预备。

我们大合唱团唱过马勒第二交响曲的最后乐章《复活》。刚开始一百多人的合唱团从很小声开始,用德语唱,“尘土要起来,要复活,”到后来特别强的宣告,复活的力量,飞翔的力量。马勒后来皈依天主教,所以他的乐曲里有神的光明力量。我特别感动。

还有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不是拉丁文安魂曲古老的方式,是勃拉姆斯亲自挑选自己喜欢的经文和熟悉的语言,配上他的旋律,我们一起唱“死亡你的毒钩在哪里”?那种力量即使我不信的朋友也说,如果他能感受到属灵的事物,就是在这首乐曲中。可惜这样的对话还不够多,不够深。因为在大合唱团那么多人,真正交心的朋友没那么多。

《境界》:你父母都从事音乐事业,你从小接触音乐,唱歌、弹琴、作曲、出版专辑,在耶鲁接触音乐有什么新的领悟?

李思琳:可能之前信仰比较幼稚,属灵的门没有完全被打开。到了耶鲁后,从教授上课的内容、激情、到身边同学对音乐的热爱,让我切身感受到音乐和人、万物、语言一样都在彰显神的荣耀,那种感觉特别强烈。音乐怎么可能没有属灵的层面在里面,如果没有特别的感动,怎么会把这些声音、频率凑在一起。因为有人的语言不能表达的感动存在,才会有音乐。音乐是神给人很大的恩赐。

在合唱团和没有认识神的同学在一起,神的普世恩典给了他们感受力和驾驭音乐的能力,但他们似乎就差那么一张纸。尤其我们唱玛利亚在伊丽莎白家中居住的那段,“祂顾念祂使女的卑微”,这些词被唱出来时,那种神临到人的普遍恩典我觉得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如果神不是真的,我们唱这个意义何在?有些人觉得音乐很好,但不会去想为什么要唱这样的音乐?作曲家为什么要谱这样的曲子?

我们的指挥不是基督徒,他们会从专业的眼光来谈音乐,反而不关注合唱这个形式最初是从教会开始的。我有时就祷告,能让我们谈到一些属灵的话题。比如我们在卡内基音乐厅用希伯来文唱伯恩斯坦的《弥撒》,我感动得不行,可身边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太美了、太棒了,然后就没了。

在合唱团里也有一些基督徒朋友,我们一起交流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感恩,特别想祷告。有时不能光我们几个凑在一起聊,和其他不信主的朋友也一起聊到这些音乐对我们而言就是一种属灵的现实,甚至不能单用力量来形容,但这些谈话刚一触到点,大巴就到站了。即便这样,我还是很感恩,有机会聊这样的话题。

我们唱歌前先一起祷告,摸到神的心

《境界》:可以聊聊那个“生命之泉清唱团”吗?

李思琳:耶鲁有13个各种风格和组合的清唱团,我到耶鲁时听过“生命之泉”的演唱,我当时觉得属灵上我可以去团契、教会,没必要什么都和信仰搭界,其他的团都唱得特别好。后来我去面试,一个都没进,可能觉得风格不和、形象不合,只有生命之泉接受我。我就祷告,神是不是你把我放在这个清唱团里,让我谦卑下来。后来我才发现,没有比这更好的安排了。

在清唱团里,我发现自己在编曲、发声上有恩赐时,我就学习怎么和人沟通传达出来,怎么让团体越来越好。我后来了解到清唱团中有很多攀比、挣扎和功利的东西,比如所有的音乐会都要收钱,以此支持巡演。而我们团从1979年开始就规定所有的音乐会都不收钱,完全公益。但神还是借着校友的捐款、他人的爱心,让我们到中国及其他地方巡演,神以此保守我们的信心,向人传达他的祝福。

相关搜索:耶鲁 经历神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