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你被知识暴力掌控了吗?求知等于去爱?

你被知识暴力掌控了吗?求知等于去爱?

扫码阅读 采编:jnmd.org 作者:巴默尔 2016-08-06 人气:... 我要投稿

编者按:巴默尔1939年生于芝加哥,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社会学博士,世界知名作家、演说家。1993年获美国独立院校协会颁发的“高等教育杰出成就奖”,1998年被全美一万名教育工作者评选为高等教育界最具影响力的30位领袖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十位“议程设定者”之一,因为“他用社群、认知、整全心灵的憧憬和展望,启发了一整个世代的教师和改革者。2010年被美国教育出版机构协会及基督教新闻协会颁发卓越成就奖。

1974年,巴默尔因在工作和家庭生活方面感到身心俱疲,向任教的大学告假一年,带着妻子儿女迁居费城附近的攀朵山(基督教贵格会的生活与学习中心)。结果一年后成为该处的教务长,一待就是十年,直到1985年才离开。他学习信仰生活的节奏、纪律、实践,并与真实的上帝相遇。

巴默尔的研究与服务范畴横跨高等院校、公立学校、小区组织、宗教团体、公司企业、基金会,并创办非营利教育机构“勇气与更新中心”。

今天《境界》发送的文章摘自巴默尔的著作《未来在等待的教育》,该书出版后,《纽约时报》称其为“高等教育界的奇才”。

“物理学家如今认识了罪”

“我自己就感受到了,核子武器那夺目的光采。如果你是科学家,绝对无法抵抗它的诱惑。 感觉它就在你的掌心,由你掌中释放出来的能量,足以驱动众恒星。要它听凭你的吩咐,行出这些奇迹,把百万吨重的岩石一口气喷到高空。就是这样的东西,给人幻觉,以为人类拥有无穷的力量。我会说,对于我们面对的一切麻烦,它多少都有责任。这便是所谓的‘科技傲慢’。当人看到自己的大脑可以做出怎样的事,很难不被这样的傲慢掌控。”

这段话是一位很有名的物理学家在《原爆过后》里面说的。《原爆过后》是一部纪录片,纪录美国一批科学家制造出史上第一颗原子弹的故事。Trinity (三位一体),是他们为第一次核爆试验所取的代号,很讽刺的代号。

而这批科学家直到爆炸过后,尘埃落定,才不再苦苦分析、争辩他们的研究成果将为世人带来怎样的后果,不再为之辗转反侧地挣扎——因为一切已成定局。纪录片中处处是恐怖的景象。

我个人觉得最恐怖的一幕,还不是爆炸掀起的蘑菇云——这一幕已经长存世人梦中,徘徊于梦境与清醒的交界处。我最难忘的,是一批聪明绝顶、学富五车的人,堪称我们社会所能培养出来最聪明、学养最深厚的一批人,竟然将聪明才智投注在这种恶魔的勾当。整个计划总工作人数超过十三万名,耗资二十亿美元。

这批科学家在纪录片里一个个都像是着了魔,被他们无法掌控的力量牢牢攫住。那力量不是来自征召他们为国服务的政府,而是他们脑中的知识。片中一名科学家于受访时透露,“动手前,还在实验室的时候,大家猜过,搞不好连大气层也可以炸掉——真这样的话,我们这世界就不存在啦。”不过,实验还是照样进行,人脑的知识既然可能有这样的威力,谁能抗拒得了?

观看这部纪录片,重新走过历史,看到的是知识可以将人类一步步推向人类本欲摒弃的目的地——只不过惟有在爆炸过后,尘埃落定,人类才知道应该摒弃。那时候,我才了解美国作家谢尔(Jonathan Schell)在《地球的命运》一书里,何以会说“核武困境之所以会是如此的状况、如此的性质,根本原因是因为核武的源头在科学知识,而不在社会环境。”

我也终于了解“原子弹之父”犹太裔美国科学家奥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在日本广岛原爆过后发表的声明到底是什么意思:“物理学家如今认识了罪。”

编者注:奥本海默得知广岛、长崎的惨状后对美国总统杜鲁门说:“总统,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杜鲁门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白手帕对他说:“拿这个擦了吧!”

知识的暴力,任由傲慢驱使自己

那批科学家和我纵使有诸多差异,却有一点是相同的:我们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学会把世界视为客体,待我们去拆解、操弄,而学习的过程也让我们有了操纵世界的力量。我和这些科学家一样,看到自己的大脑能够发挥怎样的威力,便任由傲慢驱使自己。只不过因为我的力量微小,我的傲慢不至于带来撼动世界的后果。

尽管如此,我同样是以自己的方式,运用脑中知识去重组世界,满足自己追逐权力的欲望。我为生命带来扭曲与混乱,而不是把生命视为神的赐予,善加爱护。多年来,我一直把思考看作一场棋局,我们做的事就是把棋子挪来挪去,直到解决问题,把棋子摆成某种棋谱,让我能够“赢棋”。在不同的背景,依照不同的规则,“赢棋”有不同的意思。

有好一阵子,我的背景都是学校。在那样的背景,赢棋的棋谱就是教授愿意给我高分。能让我拿到“优”的,就是真理。等到我进入学术圈,这棋谱变成是同侪的认可,能让我在期刊上发表文章、在学院里得到教职、不时往上升等的,就是真理。等我离开学术圈,进入社区营造的领域,真理的衡量标准又变成这真理是否能帮我打赢手边的政治斗争。我的道德伦理是投机的,视环境的要求而定。

纪录片《原爆过后》里,我又看到了同样的伦理、同样的“知”的模式在运行。我也看到这样的“知”和生活所制造出来的暴力,投影在一个很大的银幕上。这暴力的各种层面,最后清楚展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和世界的关系非常疏远,这世界有许多部分都沦为我棋盘上的小卒,其价值端视它们是否能让我赢棋。

我试图以自己的形象塑造世界。有时候我成功了,只不过成果之甜美维持不了多久,因为我用来塑造事物的形象是扭曲的自我,是役于物的自我;有时候则是失败,因为世界未必总是屈服于我。这时,我会感到愤怒,甚至想要以更猛烈的暴力强逼世界就范。最后,我愈来愈消沉、退缩、愤世嫉俗。毕竟,我认识世界和过活的方式,是出于对权力的渴望,又缺乏爱的能力。除了这样的结果,我还能期待什么呢?

卡内基委员会最近公布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出像我这样的情况,在美国的大学生中比比皆是。该报告揭露美国这群受到最好教育的年轻男女,对于自己的国家和世界的未来看法相当晦暗、悲观。别的不说,他们“担忧经济、污染、犯罪、道德、能源、核子战争”。但是,他们却乐观地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他们相信自己从教育备得的知识——尤其这些知识能帮助他们进入专业领域,可以在人人大难临头之余,帮他们辟出一小块安全清净的地方。

他们就跟以前的我一样,觉得就算身边的人都败下阵来,自己还是可以赢。那份研究报告以这样的访谈作为典型的例证——

访谈人:未来十年,在美国的生活会更好还是更坏?学生:在美国生活绝对会更坏。访谈人:那就表示你对未来很悲观?学生:不,我很乐观。访谈人(惊讶状),为什么?学生:因为我的在校成绩很高,所以我一定会找到很好的工作,赚很多钱,住很好的房子。

我从自身的经验出发,看到这些学生不切实际的伦理观念,反映的是他们从小到大在学校学到的求知模式。他们学到的是,世界是有待操纵的客体,虽然他们失去了我那一代的信心,相信世界可以任我们操纵,但这些学生相信仍然有一小部分的世界可以任他们摆布,满足他们的需求。

相关搜索:知识 暴力 掌控 求知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