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欧洲华人基督徒如何看恐袭?

欧洲华人基督徒如何看恐袭?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8-04 来源:境界 作者:王敏俐 发表于2016-08-04 人气:...

法国叔怡:一听到诺曼底附近发生神父割喉的事,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安全的地方。即便是在教堂里,是80多岁的长者,凶手依然狠心下手。

割喉事件发生时,我的二女儿正在参加教会的夏令童军营,地点离事件发生50公里处,我一知道之后,心里就非常害怕,直觉反应就是想马上把孩子从营会中接回来,虽然没有真的这么去做,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却失眠了。但在那个晚上,上帝提醒我,其实不管营地距离恐攻事件相差五十公里或五百公里都是一样的,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真正安全的。

这次在诺曼底的教堂恐袭是发生在弥撒进行时,不免让人联想有宗教的针对性,但是在报导中看见,神父的家人选择原谅凶手。有更进一步的报导提到,凶手有一个亲戚住在我们居住的城市,而且在事发之前就知道凶手的计划,想到自己居住的城市里有一群对法国仇恨的人,这也令我感到不安。更深感觉到,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真正安全的,除了在上帝的怀中。

德国芯芸:因为在德国念书,能感受到这一系列恐袭事件给德国人带来的惊惶和震撼,甚至出现排斥难民和伊斯兰信仰的声音。我当然也会害怕:怕恐怖分子的暴力袭击,也怕再次崛起的右翼极端排外势力。

我祷告求问神:身为基督徒,我有主就应该不至惧怕,可是为什么我还在为自己担心?我到底该做什么?能做什么?“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46:1》”

慕尼黑枪击的那天,我陪好友和她家人正好到慕尼黑旅游。枪击案发生时,我们还开心地在宁芬堡的花园里拍照。后来因为我隔天不和他们一同旅行,分开后独自到车站附近,想在搭火车前买杯饮料带走,没想到后来整个城市就陷入警戒状态,交通也封锁了。我就一直待在那间饮料店里,一边和亲友打电话报平安,一边看新闻关注凶手的动向。

后来,朋友和家人也顺利地回到火车站附近的旅馆。他们知道我没有火车可以搭回家后,让我过去旅馆和他们家人待一晚上。我查了Googlemap,发现旅馆不远,从饮店走过去仅十多分钟,但要穿越过火车站;可是当时车站已经完全疏散人潮并封锁了,所以我必须绕路过去。

当时,头上是盘旋搜捕的直升机,地上是铃声大作的警车,我知道我只是渺小的人,能掌握的真的太少太小,所以我只能祷告仰望;神奇地,我的心真的深深感受到神的平安与同在。感谢神,后来也顺利抵达渡过不平静的夜晚。

隔天一早,我到火车站更换回家的车票,上百名旅客在旅游中心排队,大家经过一夜惊魂都面露疲惫,却没有任何抱怨,并且在旅游中心里还有一个分隔出来的小区域,铺上软垫,给体力不支的孩子们休息,让人真的感受到雪中送炭的温暖。也很感谢警消、医护人员,因为有这些人牺牲睡眠工作,才有我们得来不易的安全。

也很谢谢为我祷告的亲友,我知道大家用祷告托住我们;更感谢亲爱的神,因为祂的平安一直在我心里让我不至惧怕。直到现在,虽又发生Ansbach的爆炸和法国教堂挟持等事件,但我心里仍有神的平安,因我知道,在患难恐惧中,是祂陪伴了我,祂是我唯一真实的依靠。

回家后,我也在思想,发现普遍而论,虽同是经历袭击的国家,但若不发生在西欧,如在刚结束的七月中也遭遇恐怖袭击的孟加拉、伊拉克、阿富汗,伤亡比发生在西欧的事件更为严重,却乏人问津。我或许能理解政治人物可能有其考量,所以在媒体上可能选择轻描淡写带过;但同样身为人的我们,脱下这套暂居世界的皮囊,还有区別吗?

先不说德国难民政策带来的好坏,试想那些人离开故乡,奔波到新的国度重头来过,若不是因为国破家亡,谁愿意?有谁真的感受过他们的痛,又有谁能理解他们的经历?而无法体会他们的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甚至漠视、差別对待不同的国家民族呢?我感到非常羞愧。

我想起去年巴黎的11月的恐怖袭击后,有一则报导,是关于一对父子的采访。采访开始,孩子对于袭击充满阴影,他告诉记者想搬家,因为这里有坏人。而他的父亲却告诉他,他们不走,因为坏人哪里都有,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他们会用纪念死者的花和蜡烛,对抗那些制造恐惧的枪。那对父子,真的让我看见面对恐惧的最好武器,是爱。

我想,我们基督徒在这世代,真的应该迫切地为所有身心受伤的人们祷告,不分国籍、种族、信仰,让更多的人能认识神。而如果身边有难民朋友,能力所及也该不吝啬地主动给予协助。他们制造恐惧,但我们有爱。因为神是爱。

德国留学生John:欧洲现在是后基督信仰时代,信仰衰退很厉害,有德国牧师讲过基督徒在欧洲是Minderheit(少数)。这末后的日子,最近不断的恐怖袭击可能是必然的结果吧,看似是外部的问题同时也是内部的问题。

像我所在的Würzburg(乌兹堡)这种南德小城也安置了难民,之前火车里难民砍人事件也发生在这样平静的地方。也有很多人担心欧洲人口结构上会不会越来越穆斯林化,从社会和政治角度去思考现在的局面。对于基督徒更应该担心欧洲未来还有多少人信耶稣基督,把神放在思考的中心,如何传扬神的福音,毕竟我们也不过是寄居在地上的。圣经上也说时局的动荡是会出现的,我们不必过度恐慌,毕竟基督徒有真正的平安在耶稣基督里,希望按照祂的心意过好每一天吧。

之前Würzburg火车恐袭的事情发生没多久,这座城市最近难得上一次国际新闻是这种事情。国内的家人马上关心询问,感觉比我还紧张,然后弟兄姐妹之间也互相关心彼此祷告,大家其实都还蛮平静的,没有特别大的恐慌情绪。慕尼黑的案件发生当时,我们团契还在查经聚会,几乎是第一时间从手机上看到消息,然后聚会结束时为慕尼黑祷告,希望那里一切平安。生活还是按部就班,一切都在祂手中,神是赐平安的神,不用怕,只要信。

德国王律俊:就在尼斯恐袭前一个月,我自己就在尼斯发生恐袭的海滩上散步,心里真的觉得很震惊;当德国乌兹堡附近发生火车砍人事件时,我和女友以及家人也正好在德国做火车旅行;当慕尼黑购物中心有枪击案生时,我刚到慕尼黑一个小时,在当时的区间车上就听到了恐攻的广播,冲击很大。

以前在地铁上可能就会很自在地听音乐、做自己的事,但现在坐在地铁上就会很谨慎,会观察地铁上有什么可疑的人,看到奇怪的人内心就会联想到恐怖攻击的事,可以说是比较没有安全感。

作为一个在欧洲生活的人,我认为恐怖攻击并不是我所能掌控的,没人知道会发生在什么地方,会怎么发生,如果把今生的一切当做最重要的,就会很恐慌,特别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但作为一个基督徒,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也知道我是回到上帝那里。我个人相信上帝在我身上有祂的计划,我的生命在祂手中。

德国Sunshine: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末世的时代,现在发生的许多暴力事件,恐怖袭击,人的道德沦丧,和圣经末世的描述简直是如出一辙!世界以后会怎样?我有点害怕,但又有期待,害怕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会承受末世的怎样的苦难,期待是,知道主再来的日子近了!

影响到我的实际生活了吗?作为基督徒,我更加确定自己的信仰,上帝是真实和伟大的,我更加警醒了,圣经说,你们要警醒,因为这个世代邪恶。我比以前更加警醒地面对这个世界了,同时也会有传福音的急迫感。

在世界的生活上的影响也是有的,我会担忧,会害怕,不知道自己去哪里旅游,或参加什么活动,就会遇到恐怖袭击,我就这么走了吗?在这种属灵的和属肉体的征战中,我虽有担忧和恐惧,但内心最深处,却有平安和喜乐,那种担忧和恐惧是暂时的,每当我祷告的时候,主的平安就会安慰我。好像那首歌唱的,我不知明天会如何,但我知主与我同在。

对欧洲的影响:我觉得首先在欧洲,大众会瞄准那些难民,对难民的歧视和排斥,取代了对难民的同情和接纳,另外,不同信仰的冲击和暴力事件发生,更多人对穆斯林会不自觉地避开或排斥,这样长久下来,会有恶性循环。

就拿我身边几个比较好的朋友,只是因为她们没有选择,一出生就是穆斯林,带头巾,其实这个信仰对她们来说是什么意思,她们也弄不清楚,但她们善良,友好,在发生这样的事之后,变得更自卑,敏感,封闭。

其实作为基督徒,在这个时候更要用真理和爱,让她们知道真理,认识真神。怕这种恶性循环,会更加剧了冲突甚至战争。作为基督徒有更有能力,并且靠神的爱去传福音。拜访需要的人,接纳并且爱我们爱不起来的人。

相关搜索: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