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基督徒对基督应当比对政治更有信心

基督徒对基督应当比对政治更有信心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Eugene Park 2020-10-14 人气:... 我要投稿

新冠疫情加剧了基督徒的世界观更多地被网评员而不是他们肉身牧师所塑造的问题,它也加剧了政治上的部落主义。由于除了在我们的网络社区,我们几乎没有其它地方可以交流,基督徒之间恶语相向和彼此蔑视的程度已经上升到难以忍受的水平。

看到美国的教会跟着这个国家的政治演说行进,我感到很痛苦。在我的社交媒体上,我目睹了教会成员因为政治问题而互相拆毁,忘记了当我们选择党派而不是在基督里的合一时,我们是在犯属灵的“相咬相吞”的罪。作为一名亚裔美国人的牧师,观察到以前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亚裔美国人,他们的文化如何演变为一个以激烈的政治讨论为特征的文化,这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看着以前从不表达政治意见的大学老友突然在脸书上就公义的问题(各站一边)展开虚拟的战争,就知道政治已经变得会吞噬一切。

也许我看到的最令人不安的是,许多基督徒现在似乎对自己的政治观点比对基督和他的国度更有把握。

一、虚假的确信

今天的政治言说的特点是每个部落或意识形态所标榜的粗暴自信——即使是在教会中也如此。这种自信是说“我非常确定我的政治观点是正确的,我甚至可以在圣经中找到支持(虽然通常会需要玩一些解经上的杂技),而你的观点就是异端和亵渎上帝。”即使在教会中,前《纽约时报》专栏编辑巴里·魏斯(Bari Weiss)的警告在2020年也是对的:“真理(不再是)一个集体去探求、发现的过程, 而是一种已经为受过启蒙的少数人所知道的正统,而这些明白人的工作是告知其他人何为真理。”

由于每个阵营都相信自己的观点是万无一失的正确,对 “另一方 ”的看法和指责就变得越来越没有廉耻、毫无恩典,而且很容易变成不考虑细节而将对方漫画化。对一些右翼基督徒来说,任何一个牧师只要谈及社会正义,就会立即被贴上马克思主义者的标签。对于一些左翼基督徒而言,只要为特朗普总统做一点辩护,甚至只是抱着一个不同种族的婴儿,就会暴露你的白人至上主义。

二、假神

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为什么这么多基督徒似乎对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比对基督福音更有信心,更愿意发声?为什么许多基督徒在他们政治部落的 “家庭 ”中似乎比在上帝的家庭中更自在?

在《政治愿景与幻想》(Political Visions and Illusions)一书中,大卫·科伊齐斯(David Koyzis)说,基督徒错误地把他们的政治阵营仅仅看作是一种关于如何形成政策的意见或意识形态。但恰恰相反,每一种政治意识形态都是“基于一种特定的救赎论——也就是基于一种承诺将人类从某种根本的邪恶中解救出来的经过仔细雕琢的理论”。换句话说,政治往往会成为一种带有原教旨主义热情的、偶像崇拜式的替代性宗教。正如大卫·弗伦奇(David French)指出的那样,美国政治光谱的两边都在发生这样的偶像崇拜。

虽然左派和右派的宗教性政治观点都可能会对我们当下的文化贡献出一些精辟的观察,但两者都往往因为过于自信的傲慢而忽略了罪对每个人、每个文化和每种政治制度的侵染和腐蚀的现实——无论我们觉得自己多么正确。政治性的解决方案不是我们终极的救赎。如果我们开始认为它们会成为我们的救赎,我们就是在把信靠放在一个假神身上了。

三、政治上的谦卑

这些都不是说政治不重要,或者说我们应该 “只传福音”,而忽略种族不公、未出生的胎儿的困境,以及其它政治行动可以帮助纠正的社会弊端。我只想建议,基督徒应该以极端谦卑的态度来对待政治,谨防轻率的确定性和过度的自信导致的偶像崇拜。

我们所喜欢的政治阵营可能在确定时代的问题上是正确的,但基督徒应该警惕一种僵硬的确定性,即我们的政治阵营在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上也是完全正确的,而另一方则是完全错误的。正如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在《列邦如何争闹?》(How the Nations Rage)一书中所写的:“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第一个停止自以为义的行为,而在必要时第一个责备我们自己。我们的偏见和偏向是如此自然,以至于在这方面悔改是一项终身的工程。”

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我们与其跟随世界,把信心放在政治上,不如把信心放在基督里。与其带着对自己的正确和对方白痴的令人生厌的确定彼此大声吼叫,不如听从保罗的呼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1-3)。

我们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这里有三个简单的建议。

第一,要慢慢地发帖,快快地祷告

如果使徒雅各在2020年写作,他可能会考虑在雅各书1:19的括号里加上 “发帖”。如果我们不是急于在社交媒体上对社会不公、警察改革、邮递选票或任何当下的问题大发雷霆,而是先转向祷告和默想圣经,会怎么样呢?防范政治偶像崇拜的一个方法是让政治论述把我们带回到属灵操练的简单和理智——让圣道和圣灵,而不是社交媒体和有线新闻,来引导我们回应我们所处的时代的危机。

第二,对自己的失败要比对别人的失败更有把握

在当今的党派世界里,我们总是受到一个诱惑,就是把对手想得绝对最坏,并认为我们比他们自己更能读懂他们的动机。正如阿诺德·金(Arnold King)在《政治的三种语言》(The Three Languages of Politics)中指出的那样,“我们(经常)走得太远,以至于相信我们比对手更了解他们自己……但你唯一有资格认为想法不合理的人,是你自己。”

耶稣没有要我们对我们的对手采取指控的姿态,而是呼召我们先查验我们自己(太7:1-5)。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第一个、最大声地指出我们自己内心的缺陷,即使这标志着我们对自身所属政治部落的 “不忠”。对自己的缺点要充分肯定,对不同观点的人要多有恩典。

第三,对基督要有确信

我曾陷入上述所有的试探中。我经常开始把确定性放在一个候选人、政治意识形态或政策上。为什么呢?因为我在基督里缺乏强有力的确信。这个选举季邀请我和你,不仅要权衡争论中的论点和候选人,而且最终要评估我们的信仰状态。我们的信心是放在我们的救主身上吗?还是我们其实是放在政治上?我们是更对耶稣忠诚、更被他的使命所激励,还是更对候选人忠诚、更被他们的竞选所激励?

为了我们在大选期间(和之后)的见证,让我们不要因为做政治意识形态的代言人而被人记住,而是成为 “在上帝大能的手下 ”的谦卑子民(彼前5:6-8)。但愿我们在宣扬主基督的时候,能在地上的每一个部落之上发出最响亮的声音。

相关搜索:基督徒 信心 基督 政治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