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寻访王明道故居,谁还识君?

寻访王明道故居,谁还识君?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约瑟的家 2020-08-07 人气:... 我要投稿

夏日的一个礼拜天,午后两点左右,启程前往史家胡同,寻访29年前离世的王明道先生。

这是一次穿梭老北京城胡同的寻访之旅,因为自从王明道自1900年7月25日出生于混乱战事中用以避难的东交民巷以后,成长的轨迹辗转过数条胡同。

1、“四无少年”成“像样子的青年人”

1900年6月22日一点钟,北京城“四面枪炮环攻甚急”,“枪火如电”,持续了约有两个小时之久。四点钟,美以美会同仁医院中医师王子厚,与该院掌院曹君咏归以及美以美会汇文书院教习鹿完天进行了一番对谈:“事急矣,我辈必死于今日矣,奈何!奈何!”两人对曰:“汝独不信天主乎?圣经曰:‘杀尔身体,不能杀尔灵魂。’汝独忘之乎?且汝发此言,不但扰乱汝之神明,且适以煽惑他人之心。今而后尔其慎之,勿多言。”

谈毕,王子厚“垂头丧气而走”。五点钟,“忽报王子厚在西花园花神庙自缢殒命矣。”

这些细节,便是王明道对于父亲王子厚的全部记忆,也都是事后通过鹿完天撰写的史料所了解。此后不久,战事平定,他由母亲和外祖母带着前往东城干鱼胡同(后称甘雨胡同),定居在一间小房中。

关于幼年,王明道自己回忆称:“从开知识到十四岁的春天,一直就是混混沌沌的过生活,没有信仰,没有目标,没有希望,没有轨道。虽然也有思想,也求出路,但始终找不著一条光明的大道,也没有领路的人引领我。”

正是14岁那年,这个“四无少年”接受了学校一位师兄传给的福音,并于同年复活节受洗。之后他便稀奇于身上的改变:“那时候如同有人给我换了一颗心。 那一年以前和那一年以后好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从那年以后,自己为自己的罪流过许多眼泪,发过许多叹息的声音,在神面前认过许多次的罪。 多次立志,也多次失败。 许多次倒下了再起来,起来了再倒下。”

此后,少年王明道又经历学校的各种逼迫试炼,“在中学毕业以前,已经成了一个很像样子的青年人。”

有人如此总结他20岁前后的人生:十四岁时重生正式成为基督徒;十五岁时立志当政治家,要做“中国的林肯”,十九岁时受英国约翰·卫斯理事迹影响,抱着改革社会之心,立志要通过宗教复兴实现社会改造。满心抱负的他拒绝了五四运动组织者的邀请,认为改革人心才是关键之所在。1920年以后,王明道认识到自己从前的一切作为都是在满足肉体的欲望,是想为自己立名,他在日记中写到“此悟前者所立之志,成大业,为伟人,享大名者,皆为全盘错误”,此后开始真正明白了生命的道理。取“明道”意谓“明证真道”。

王明道夫妇
王明道夫妇

2、重生经年,赤露敞开

王明道曾书自传《五十年来》,其间对自己的罪和软弱直言不讳,对社会与教会的种种问题同样斥而不怒。

他在书中坦承自己年轻时的骄傲,尤其是20岁时,被一位同人指出罪的问题,“我心中十分恼怒。我想,像我这样好的一个基督徒还有什么罪。”

因此,年轻的王明道自认已经成为“一个极高尚优美的基督徒”,不需要人再同自己谈到罪的问题。对方却更为直接地指出他身上一桩神眼中最可憎的罪,就是骄傲,对他说:“有些信徒很热心,也很殷勤作工,但他们并不是要借此荣耀神,乃是荣耀自己。”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王明道的心,他的心从愤怒慢慢变为对这位好友的钦佩。当晚十点左右,他走出朋友的宿舍,回到自己宿舍,跪在床边,在神面前承认懊悔自己的一切罪恶,并在祷告后一一罗列:“我心我目污秽不洁。我嫉人恨人。我爱自己千百倍于爱人。我在人前之祈祷多虚伪而不真实。我虚伪。我捐纳尽为弋人之称誉。我祈祷为自己太多,为人太少。我努力所成之工大半为求人之赞誉。我聚会、祈祷、礼拜,多无诚心。我骄傲自恃,且轻藐他人。我不公正。我言语虚伪、自夸、放荡。我爱世俗过于爱真理。”

由此,这位“自视为天之骄子,人中俊杰”的年轻人,发现自己“赤裸裸地站在神面前”,并重新立志将自己奉献给神。

王明道同样在书中指斥教会的问题,至今有犹在耳,振聋发聩:“今日的教会中不但充满了许多罪恶和背道的事,而且教会的领袖对这些事都是讳莫如深。教会的领袖们对他们同人的恶行也照多年官场中‘官官相护’的作风,彼此代为遮盖掩饰。如果有不信的人指责教会中的罪恶,传道的人便说那个人抵挡真道,与神为敌。如果有信徒指责教会中的罪恶,传道的人便说这个信徒骄傲自大,批评论断弟兄,失去了爱心。教会中有罪恶还不是最可悲的事,最可悲的事便是教会中的领袖对于他们本身和教会的罪恶不但不承认悔改,而且文过饰非,乃为遮盖。”

他曾试图对这些问题加以揭露,却招致批评和指责,于是他发出诘问:“在这种情形当中,忽然有人起来放胆直言,大声疾呼,把一般教会的领袖们所不愿说、不肯说、不敢说的那些教会中的腐败黑暗和传道人与信徒的劣迹恶行都宣布出来,焉能不招来他们的仇视和反对呢?”

如今,距离王明道写作此书相去逾一甲子,同为基督徒的我们是否有他一颗全然向神的赤子之心,以至于为罪忧伤而彻夜不眠?我们的教会领袖是否能够向罪如疾风烈火,向人却虚怀若谷?真不知道被人称“好骂人”的王明道若活至今天,会为当今的教会光景骂出怎样的话来?可是,话说回来,我们为何要坐待旁人责骂,却不是亲自对自己痛下狠口,怒骂自己不冷不热的令人作呕之像呢?

行走胡同间,绿树如茵,细碎的阳光时时洒进来,想起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史家胡同
史家胡同

3、昔人已没,吾辈谁兴?

王明道一生未被按立牧师,以传道人的身份走遍整个中国传道,也以传道人的身份两次被定以“反革命罪”而入狱。

数十载传道生涯,起于隆福寺5号社交堂,发展于炒面胡同甲23号,最终落脚并兴盛于史家胡同42-43号。

1936年,“5月内北京基督徒会堂买妥史家胡同四十二、四十三号的房子。”循着地址前往,史家胡同依旧,这座曾经每个礼拜天接纳八百多人敬拜上帝的基督会堂却已不在,转而成为一间会所,院门紧闭,无人问津。这世界之王所定的罪人,可以任意缴没他的房产,使他无名无分。天国之主所定的罪人,却亲自用自己的命买赎对方的命,使他成为子嗣。

史家胡同42号

在史家胡同询问几位老人,是否听说过王明道,均摇头。昔人已没,那兴盛的敬拜场景连同那一双来去匆匆的脚步,已然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中。

这位老人的后半生四十年,近半光阴在狱中度过。他软弱过,动摇过,刚强过,申诉过,各种言行自有后人评说,但唯一的评判权却不在任何一人手中。就像两千年前的彼得。

走过一道道仄仄的胡同,重要的实在不是追述王明道的人生如何,最最重要的却是追问我们的人生当如何。在看似浮华实则山雨欲来的日子里,有几个人是望穿浮云,定睛云上永远端居的那位万王之王,任凭这世界风雨飘摇,心犹扎根于亘古磐石?

怎奈何,举目望去,吾辈谁兴?这世界的基督徒着了魔一样地忙碌,忙于相互指斥,忙于难以言说的功名,忙于将光和盐做成一项伟大的工程,究竟有几人的生命中唯有殷勤,却并不忙碌?有谁甘心乐意献上生命为祭,惟独谨守那一脉窄路,在无数个日夜,用膝盖托起衷肠喊着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寻访 故居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