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我的“壮胆镇惊丸”

我的“壮胆镇惊丸”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婷婷 2020-08-04 人气:... 我要投稿

1.

结婚那天,看到我大学辅导员刘老师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段话:“2008年9月初,正是大学迎新时,我在忙碌中,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生很微细的声音,原来她是前来报到的新生,但没有凑够学费,无法注册入学。有人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说可以找辅导员帮帮忙。然后我在迎新现场见到了这位女生,瘦小的身材,拖着一个大行李箱。其他同学都是父母前来陪同报到的,唯独她孤零零一个人,没人陪同……”

读着读着,才意识到那个女生便是我,这让我不由得再一次想起往事。

记得那时,背包里还藏着一袋煮熟的鸡蛋,是父亲托阿姨给我预备的。可惜,我不舍得吃,也吃不完。想分给舍友时,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害怕被拒绝。几番挣扎后,想说的话被咽了回去,那袋鸡蛋也变质发臭了。

那一年,我离家求学。当时父亲每月领六百多最低生活保障金,但他会把大部分钱请人帮忙寄给我。因为中风的缘故,父亲口齿不清,需要很久才能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而他也常一遍又一遍地打电话给家人、邻居、教会弟兄姐妹,确认我已经收到钱,不会饿着。

同时,父亲会时不时给我打电话,但大部分时候无人接听,因为我在上课,或在图书室,但更多因为害怕。对我而言,需要一个月才能攒够接通一次电话的勇气。攒够勇气后,躲到没有人的地方,祷告很久,然后屏住呼吸,按下接听键。接通后,我常常把电话放得离耳朵很远,或者把电话死死贴住耳朵。我很害怕父亲,所以无论是善意的叮咛、确认还是责备,我都想要逃避。

2.

从我记事起,父亲为了工作养家,经常在外奔波出差。我很少能够见到他,我也曾叼过烟,并非好玩,只想尝尝父亲的味道。每次我既盼着他回家,也怕他回家。和父亲在一起的记忆并不多,但有几件事记忆犹新。有一回,父亲看到我课本的边角折起来了,他要求我一一弄平,并拿起了打火机准备烧我的课本。他说:“你再弄不好,就别读了!”

上小学时,我在学校的椅子坏掉了,放学后,爸爸修好了它。有一回,爸爸拿起家里的椅子砸向妈妈,差点砸瞎了她的眼睛。爸爸曾经出差数周,而那时一个流浪汉正躺在家门口,妈妈身体孱弱,我们母女俩担心受怕了几个晚上,切切盼望爸爸回来。

可当爸爸回来时,更多的是争吵声、诅咒声、还有东西摔碎的声音。逢年过节,争吵声更甚。那时,多么想炮竹声能大点儿,而美丽的烟火也不能使争吵的画面静止。最后,饭也没有吃成,爸爸离开,妈妈泣不成声……

从此,我的心里也落下了一个伤,那就是“归家”。

3.

我最害怕假期,因为无处可去。每次回家,都需要在巷子口马路对面那棵树下祷告挣扎很久,等到深夜直至凌晨,当确定父亲睡着时,才敢偷偷地进屋,恐惧感也如影随形。

记得上小学时去秋游,我们需要预备食物,爸爸带我去超市,他问我想要什么,我却一件都不敢开口。他干活时,喜欢叫我打下手,但我却不喜欢这样的时光。有一次,我和同学约好了四点见,而爸爸要求我在旁边帮他,不要走开,当我一走开,他便嚷嚷。那几个钟头,忍得难受,百般着急,却不敢和父亲请愿,最后终于错过和同学的约定。

父亲中风了三次,最后一次他不能走路、清楚地说话和拿东西。母亲也生病,没有办法照顾父亲,于是姑姑帮忙照顾他。后来母亲过世了,姑姑把父亲从小镇送回县城和我同住。小时候因为父亲外出养家,家里的生活还算优渥,母亲身体孱弱,没有办法做很多家务,于是我们家请了保姆。家里希望我专心读书,记得有一次我想学习做饭,但被喝止,因为他们觉得煤气灶太危险。直到高二那年母亲去世后,我面对着一堆发臭的衣服,请同桌来到家里,才学会了怎么洗衣服。当时的我不会照顾自己,也不懂得如何照顾父亲。那段和父亲同住的日子也并不愉快。

当我预备考试和写作业时,父亲会叫唤我,请我帮他拿东西。结束以后,我上楼写作业,才过了一两分钟,父亲又开始叫唤。有时当我觉得不是要紧的事情时,我便充耳不闻,否则我很难把作业写完。也有那么几回,父亲躺在床上,用另一只手抓着旁边的东西朝我砸来。我躲开了,我也知道他只是想吓唬吓唬我,可我十分不喜欢这种方式。

而后,阿姨们探访他,他和她们说,我不理他,对他的需要充耳不闻。当时我很委屈,也很生气,觉得那不是全部的真相,我也尝试帮助他。然而我躲开了父亲的水杯、拐杖和椅子,却躲不开这些言语,它们砸到我心里好多年。

很多年来,我都很害怕被误会,也很在意他人的眼光。可惜那时的我被许多恐惧、无助和愤怒充满,虽然能体会父亲如此做的缘由和不易,却没有办法处理它们。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我买了一个暖手袋,偷偷摸摸地给父亲。我和教会阿姨说,我不敢回家,阿姨告诉他我害怕回家,于是父亲托人买了“壮胆镇惊丸”,希望能缓解我的惊吓。我也挣扎了很久,不断祷告,希望可以有勇气去面对父亲,只是当我刚下定决心回家时,竟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他摔在地上,双眼圆睁,双拳紧握,满脸惊骇,再也没有了气息……

4.

恐惧,在我和父亲的生命中留下了许多遗憾和疼痛。而今,它时常再次把我关进囚牢,也偷走生命的喜乐和光彩。虽然藏着壮胆镇惊丸,但是我依旧对动物很恐惧,对社交也有恐惧。

2012 年,我认识了来自美国的麦克爷爷和珍妮特奶奶,爷爷和蔼可亲,奶奶不怒自威。我很想快快上前,多多认识他们,然而惧怕像一只恶狗,拦住了我的去路,使我错失了诸多良机。

奶奶是我们的教学经理,而我却对权柄很惧怕,所以每次遇见,我常常低头,或者躲闪。有几次,我很感恩奶奶为我们所做的,想给奶奶一个大大的拥抱,但心中有惧怕,最终步伐与双手都停在了原地。我曾经跑去问爷爷,我很喜欢奶奶,却不敢和她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这让我很挣扎。爷爷鼓励我问问题,预备些问题,把它们列出来,然后和奶奶约个时间。但最后,就像歌词里写的,“我有整个宇宙想对你说的话,却吐不出半粒星辰。”

然而奶奶常常主动地和我打招呼,主动地问候关心我。有几回,在聚会或者开会时,奶奶见我进来,她会拍一拍旁边的椅子,主动邀请我坐在她身边。这些对当时内向的我而言是极大的祝福,拥抱了我里头呼之欲出却七上八下的心。

奶奶也知道我常会遇到惧怕这只恶狗,她常常提醒我去思想是什东西抓住我。她告诉我,“完全的爱驱除惧怕”;她教我,当我遇到让我感到害怕的人时,马上求告上帝,我没有完全的爱,但是他有,请求上帝用他完全的爱来充满我,帮助我来爱这个人。她分享上帝是如何牵着她的手走过,也教我害怕时,把手做握拳状,让上帝牵着我走过每一个害怕的地方。有一天清晨,我收到奶奶分享给我的信息:“真正的勇气意味着这些比我还重要,惧怕是只看自己,只看自己的能力,但只有上帝给我们真正的勇气,并帮助我们除去惧怕。”

奶奶也常常为我的惧怕来祷告,赶走他们。这些言语教导、提醒和陪伴,让我的行囊中多了“宝剑”和“武器”。当惧怕这只恶狗再次挡道时,虽然我还不够熟捻,但至少学会了如何去应对。

现在,我可以在奶奶面前痛哭流涕,可以和她分享我的心情,分享各种在友谊、感情、工作等各方面的挣扎与困扰,而她也倾囊相授。

尾声

我想,在脱离惧怕这堂课上,我是个学习迟缓者,虽有一点点长进,但还在挣扎学习中。然而上帝却对我百般忍耐,一点一点地教我和训练我。虽然父亲送给我的“壮胆镇惊丸”,没有起到镇惊的作用;但奶奶教我的“在上帝的爱里没有惧怕”这一招,是我现在的“壮胆镇惊丸”。

相关搜索: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