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迷路

迷路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小恩 2020-07-09 人气:... 我要投稿

身上没有地图,没有手机,没有水壶,也不晓得绕了多久。像是灾难片里倒霉却勇敢的女主角,就这样赤手空拳地闯入森林,漫无方向地四处寻路。直到连时间感都失去了,只觉得口渴加尿急,才终于看到这间度假小屋,门前空地有三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在锯木头。

“重新见到人的感觉真好!”我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那三个男人发现我气喘吁吁地从树丛里冒出来时,不约而同停下手中的活儿,目瞪口呆地盯着我。

“呃……你从哪里来的?”其中一个回过神来,问道。

树丛后面是一大片没有路的陡坡──我是手脚并用硬爬上来的。

“我不知道,我……我迷路了!”

上个周末,与一群文字伙伴到海拔六千尺的山林里参加退修会,营会安排了几段让我们个人独处、祷告默想的时光。与伙伴分散后,我兴冲冲在高大葱郁的红杉木与加州橡树间,想寻找最佳的户外“心灵密室”,期待能与上帝有更亲密的交流。

找了块平坦的大岩石坐下,深呼吸,那带着杉叶清香的空气,如一杯凛冽的薄荷冰茶,让人神清气爽。六千尺高度的海拔,天空蓝得近乎透明,云朵洁白如棉团,纹缕清晰可见,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攫取入怀,成为柔软的抱枕──在这样壮丽如经典史诗的自然环境里默想,果然是文思泉涌!

我默想祷告了一阵子,想着该是下山回营会小木屋的时候了。记得刚上来时,旁边似有捷径可行,何不一试?这一试,就迷路了。

迷路的人,是如何发现自己已经迷路了呢?当人以为四周环境是如此安全、熟悉时,可能早已不晓得离正道有多远了吧!我穿过了一棵又一棵的大树,爬过了一堆又一堆的石坡,一再安慰自己说:“过了这个坡就是了!”却还是看不到熟悉的风景、建筑物,最后才不甘心地承认:“我,迷路了!”

脚下的路越来越崎岖,周遭看不到半个人影,连鸟声也似乎静止。唯一可听到的,只有自己喘气的声音──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心头浮现这天晨更时《以赛亚书》中的一节经文。也想起之前聚会中听到的一句话:所有的祷告,都是从关系出发。祷告是我与神的互动。那么此刻,我开口祷告前,祂是否早已知道我迷路了呢。

看看腕上的表,离天黑还有好早──失去方向感后的我,其实也渐渐失去了时间感,我已不记得我是何时开始在林子里绕路的?山上的气温只有10摄氏度,入夜后会更冷,营会的伙伴们何时才会发现我不见了呢?各种思虑在我的心中纠结。

又爬过一个斜坡,斜坡上有一块突出的大石块。我爬上去略作休息,心里做最坏打算:“好吧!至少这里够高,应该是制高点吧。我身穿醒目的紫红色挡风外套,应该很容易被搜救队发现吧!”我双手合成喇叭,大喊:“喂,我在这里!我迷路了!”回声荡回来后,周围又恢复寂静。

想起《圣经·马太福音》里彼得目睹耶稣行走于水面的神迹。好奇大胆的他跟着下水一试,果然也神奇地在水面上走了几步。但很快他发现风浪巨大,起了胆怯,人就沉了下去。惊慌失措的他大喊:

“主啊!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助他安全上船。我举目望天,然后用尽全力大喊:“主啊,救我!”

喊完后毅然起身,手脚并用地翻过又一个陡坡。脚下的落叶、枯枝、碎石、橡果壳,不时发出脆裂嘎吱声。我边喘边爬,突然隐约听到机器锯木头的声音,穿过一丛灌木后,一栋小木屋赫然出现眼前,三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正奋力地锯着木头。

原来,这一家人住在数小时车程外的圣地亚哥,偶尔周末会驱车前来这里度假。女主人从屋里走出来,得知我迷路后,很热心地要载我一程。她用手机查看Google地图,大概开了十分钟的山路,载我回到营地。

回来后我反思这一次迷路。确实,在人生的各个阶段,我们都可能迷路,找不到出口。但迷途中,祷告是我们的权柄。“祷告,从关系开始”──我在暗室里祷告,他与我同在;我在山间行走,他与我同在;我大声呼叫时,他能听到;我只剩下喘气声时,他也听到。祷告不应该是仪式,而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渴求,是一种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的渴望。在那种没有人可以求助、没有人听见、你毫无选择,毫无依靠,只能紧紧抓住他的迷途中,祷告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相关搜索:迷路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