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LGBTI骄傲月”,他们为何骄傲?

“LGBTI骄傲月”,他们为何骄傲?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约瑟的家 2020-07-03 人气:... 我要投稿

昨天,看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出的一条消息,才知道世界上何时分出了一个月,是专门给“LGBTI”人群,为了要他们“骄傲”的。该使馆还特意在官方信息平台为此开辟了“骄傲2020”专栏,每天发布一条或者多条正面宣传信息。

循着这条消息,我上网简单做了更多了解,才知道纽约市长等美国多地名人政要都参与了LGBTI“2020骄傲月”游行活动,各大媒体也给予了关注。而几乎是同时期,台湾作为亚洲首个“同婚”合法化地区,也举行了第十八届同性恋游行。

阅读着网络上配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游行现场图片的文字,我脑海中不断浮动着一个问题:他们为何骄傲?

一、骄傲代表着什么?

6月27日,美国驻华使馆发布了一条信息,题为《骄傲(pride)一词对于LGBTI群体及支持者而言意味着什么?》

配合该信息的,是一条长达半分钟的采访视频,其中有十几个备注身份信息为“美国政府员工”的人士,对着镜头现身说法,回答“骄傲对你意味着什么?”的提问。以下是答案整理。

答案一:骄傲意味着站出来庆祝多元性和包容性。接受爱就是接受爱的事实。

答案二:骄傲意味着庆祝我们的文化,无论历史还是未来。

答案三:骄傲意味着接受我的每一面。

答案四:骄傲意味着你想爱谁就爱谁。

答案五:骄傲意味着庆祝我现在享有的权利。

答案六:骄傲代表着希望,代表着爱,代表着平等。

同志骄傲大游行(Pride Parade)始于1970年,由人类性学科学研究者金西(Alfred Charles Kinsey)的研究成果《人类男性性行为》而引发理论反思,导火索是发生于1969年6月28日纽约石墙同性恋酒吧的“石墙事件”。

此后四十年来,每年6月成为纽约同性恋者的“骄傲月”,届时,男女同性恋会举行大规模游行,要求同性恋的法律地位与权利。之后,该运动不仅在美国流传下来,还在在世界各地被追捧效仿。在此期间,他们还设计了代表“同志骄傲”的彩虹色旗帜,成为全球同性恋群体聚集的标志。

据柯林斯英英词典释义,骄傲(Pride)一词主要有两个层面的意思:其一,“一种来自自己或他人对自己加以尊重的情感”;其二,“一种自认为比别人更好更重要的感觉”。

按照第一种涵义,需要自我或他人的尊重而活,这是一种源于自卑又导向自卑的心理状态;第二种则源于自大又导向狂傲的倾向。目前的“LGBTI骄傲月”活动,大有从50年前的“索要尊重”向目前的“自我感觉更好更重要”昂首迈进的趋势。

不管是美国驻华使馆视频中对骄傲的回答,还是权威词典的解释,都可以看出,骄傲本身是一种个体情感不完整的生命体现,是一种高度的自我。与其说“同志骄傲”游行是一种对性和爱情权利的追求,不如说是对自我欲望的放纵。这种打破自由边界的行为,不可能带来自我医治,更带不来自我完整,却能带来更深的虚无与自我贬损和伤害。因为“自我”本身不是人类该保护和实现的对象,相反,自我是罪,旨在悖逆唯一的创造主。正如美国牧师保罗·区普说:“罪的本质在于它专注于自我。”

“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骄傲只启争竞,听劝言的,却有智慧。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这些是话语来自圣经,对任何骄傲人而言,格外刺耳,但这是真理。随着“同志骄傲”活动一年又一年地进行,羞耻、争竞、败坏与跌倒同样正在无形蔓延,侵蚀着同性恋群体乃至全人类的生命根基。

二、他们为什么骄傲?

眼望着象征上帝美好之约的彩虹,被同性恋群体当做“骄傲”的标志,我一直不停地问上帝:“他们为什么堂而皇之地骄傲?”

有一刻,我的心被一个微弱但极其尖锐的意念刺痛了,这个意念是:因为你们。因为基督徒一步步退缩进世俗化的舒适窠臼,各人专顾自己的事,那邪恶之灵不断加快吞噬生命的脚步。而随着不法的事情渐渐增多,越来越多基督徒的心也随着冷淡了。

看看同性恋群体所宣扬的主张吧!LGBTI代表着各种各样跨越人类性爱界限的爱,他们公开向全世界表达这种不再受约束的性爱观。与此同时,圣经中一再教导我们的舍己之爱,正在基督教内部越来越稀有。

从何时开始,基督信仰变成了基督徒赖以使生活变得更好的工具,却不是竭力爱神、其次爱人如己的福音。太多的基督徒非但没有了爱,反而对周遭充斥着愤青般的妒忌与恨意,他们像无所不知的评论家,指点江山,惟独没有爱。他们忘记了那位加利利的主说:“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侍人的。”

环顾四围,基督徒忙于恋爱辅导、婚姻辅导、亲子辅导、职场辅导、心理辅导、情绪辅导诸如此类的事工。面对这类所谓的服事信息铺天盖地袭来,我常常迷惑地问神:你的儿女为何活得好像还不如世人有力量和智慧?这样的现状里,谁还在发自内心地寻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谁还在一天三次跪下把“为万国万邦代求”作为第一向神祈求的?

就在编辑此文的过程中,一位牧者发给我一条信息,分享他服事中遇到的问题。他辅导的一位福音机构的带领人向他求助,彼此交流之余,才发现对方竟然没有固定灵修祷告的内室生活。这样注重事工胜于生命的现象,在基督徒群体中间并不鲜见。忙忙碌碌世俗化的二十一世纪,有多少基督徒真的还在乎内室操练?有几个人会真的常常拿出来两三个小时甚至一整天,只是为了像田间的以撒那样与主亲近的默想?

看看同性恋群体的组织吧!他们正表现出来势不可挡的团结与“合一”,他们中间有钱的人不吝奉献地向这些组织捐钱献力,不乏有名望的人站在他们前面冲锋陷阵,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守望相助、彼此相爱、彼此鼓励,相互分享成功活动的经验,没有派别之争,更没有目标和道路分歧。

与此同时,基督教内部各种名目的分裂与纷争层出不穷,一言不合即争吵不休。多少人每天揪住各种牧者言词中间的漏洞,上纲上线地加以攻击,在他们笔下,那些我们熟知的几乎所有牧者都成了异端,而随着世俗化大潮已经丧失判断力的普通会众,常常听风便是雨,如同墙头草一般四面摇摆,毫无站立磐石的模样。

许多基督徒大多时候采取对外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他们不痛斥罪,相反,选择了对罪包容和相安无事的态度,惟独在一些所谓的“关键时刻”会有人象征性地喊叫,比如当同性婚姻合法化推进时,不惜四处鼓励人以作假的方式“一票多投”,背后也许只是为了蹭足热点流量这点不可告人的目的。

论到奉献,相较穆斯林、佛教徒、世界的慈善机构等等,现在的基督教恐怕正在沦落为最吝于奉献的“组织”(恕我用这样一个词语)。目之所及处,多少基督徒比不信者活出了压力更大、更缺乏不足的状态?他们除了世人正常的各种忧虑,还多了一重担心不能进天国的忧虑,真是比世人还要苦。“施比受更为有福”这句话反而正在不信主的群体当中被践行。

正如流行于美国民间的一个笑话,该进行十一奉献的基督徒父亲板着脸,孩子问妈妈:“爸爸怎么了?”妈妈轻轻地说:“他牙疼。”(牙疼teething与十一奉献tilthing的发音相似。——笔者注。)

看看同性恋活动的经验吧!他们有专业人士不遗余力地发起呼吁、策划、引导和管理,力求效果和影响力最大化。与此同时,基督教内部的许多活动形同一盘散沙或一趟过场,像极了世界各种组织和企业的年会,自娱自乐,充满着自足的萎靡之调。

总之,21世纪的LGBTI群体已经完全不是20世纪之前的那个群体,但是,21世纪的基督徒与20世纪之前的一代又一代基督徒相比,我们所坚持的岂不就像是两种不同的信仰?

这样对比之下,LGBTI群体为何不骄傲?

三、如何不骄傲?

本来预计要用较多的精力来写这一部分,但是写到此处,想到智能化时代的基督徒最不缺的就是道理,最缺的却是践行那最简单的真理,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冲上来,使我只想分享一组问答:

如何不骄傲?

悔改,从教会和基督徒开始。我们需要转头回去,像第一次听福音那样,本本分分遵行主一字一句的教导,不打折扣;老老实实效法使徒时代教会的榜样,不打折扣。否则,光将在我们这一代湮灭;盐会在我们这一代失味。

愿神在这个世界上每个角落都能看到坚守真理古道的门徒,就收回祂的怒气,继续宽容我们,给我们悔改的机会!

求主怜悯并带领我们!

相关搜索:骄傲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