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他说:“我恨自己,我也恨耶稣”

他说:“我恨自己,我也恨耶稣”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约瑟的家 2020-07-01 人气:... 我要投稿

谨以此文献给Y弟兄以及所有不理解甚至怨恨耶稣的人!

端午小假期,收到Y弟兄的信息,说梦到了自己去世的父母。心里涌上一阵极深的难过。放假前两天为他祷告时,还想着这样一个容易思亲的日子,会不会勾起他过往的痛苦,毕竟“每逢佳节倍思亲”。果不其然,他的绝望感甚至比以前更加重了。

我劝他好好亲近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这次他的情绪格外反弹,排斥信仰,说自己不想信主了。我反问:“问题是你不信主,一切会变得更好吗?”

“我恨自己,我也恨耶稣。”他回复我。那一刻,我的心一阵绞痛,泪水盈满眼眶。

一、无语问上帝

六十岁才步入婚姻殿堂的C.S.路易斯,却在婚后四年时经历丧妻之痛,以至于写下流传至今的《卿卿如晤》。

在书中,路易斯写道:“上帝到底在哪里?这是让人最受不了的状态。当你快乐的时候,快乐到你不觉得需要他时,他展开双手来迎接你。而当你情急需要,所有的帮助都无济于事地去找他时,你找到了什么?不过是大门深锁,一片寂然无声。如此情景倒不如干脆回头走了算了,因为你越等,那种寂静感就越强烈越可怕。”

类似这样的情形,被美国基督教作家杨腓力浓缩为一声哀叹般的“无语问上帝”。这位1岁时失去父亲的《今日基督教》主编,自幼和哥哥过着极度贫困的单亲家庭生活,“一度令人窒息”。这些经历促使他的几部成名之作均围绕人类伤痛苦难问题而展开。

有一段时间,我也常常在类似Y弟兄的遭遇上无语问上帝。两年前,我和Y弟兄通过另外一位肢体引介而认识,知道他有同性恋倾向的挣扎,在与人发生性关系之后感染艾滋病毒,确诊后不久,又陷入极深的抑郁泥淖。

那段日子,每天为他祷告,都会落泪,问神该怎么办。渐渐地,神让我看到,此前已经有过几年信仰经历的Y,很渴望寻求神的帮助。这样的渴慕之心使我欣喜,并且格外向神感恩。很快,他就告诉我,自己好像经历了神奇妙的帮助,先是为能够亲手做一顿精致的饭菜而喜乐,继而可以迈出家门跑步锻炼,生活一点点得力起来。

随着Y依靠神走出抑郁症的阴霾,他又告诉我,自己要报考一所名牌大学的本科,以圆回曾经的大学梦。我为他这样大的转变,无比感恩。再后来,他又给我通过几次电话,谈起自己的创业计划。听了我从几个方面给他的提醒和建议之后,他便谨慎而又雄心勃勃地启动了。

就这样,Y的生命使我就像看见了大光照进死荫幽谷的神迹,每每想到他,就感谢赞美神。孰料想,没过多久,一切突然急转直下。

去年刚入冬的一天,Y给我发了一条语音,刚一打开,我就愣住了。他口气急促地告诉我,他的父母在头天晚上同时去世了!并一再问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怔怔地哑口无言,泪如雨下,后来一边劝他先弄清楚父母的死因,一边求问上帝的心意到底是什么。

一个刚刚勉强爬出人生低谷的年轻人,开始重振旗鼓要奔赴新的人生,并且兴致勃勃地给老家的父母买了新房,结果二老住进去一星期不到,即煤气中毒身亡。Y说,他母亲生前发出的最后一条信息,是邀请弟兄姊妹到自己家里聚会的内容。这使他尤为不解:“我们都信主,为何他不愿保护我的父母?”

由此,Y陷入了新一轮的痛苦,无法自拔。惟有创业的忙碌偶尔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但是,没多久,COVID-19病毒汹汹袭来……他更是深感力不从心。

上帝啊!怎么会这样?你在Y身上的心意到底是什么?你对我这名服事者的心意又是什么?难道你真要亲手折断这根压伤的芦苇?我无数次地求问神。

二、痛苦的奥秘

有几次,Y都给我信息说,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力量了。这次同样告诉我:“我每天的祈祷就是让主赶紧接我离开这个世界,不管是什么方式。”

可即便是这样一句绝望的话,依然使我看到一线生机,无论如何,他还在每天向主祈祷。天父重用的那位仆人保罗,何尝不是痛苦到求死?他依然喜乐地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主时,所领受的传福音的使命。按着肉体,他一刻也不想活下去;但按着主的命定,他毫不顾惜这取死的身体,视万事为粪土,且在任何境遇都得了喜乐而活的秘诀。

十年前的7月,我在欧洲旅行,那是一次经历了生命中极深的绝望之后的信仰之旅。出发前,我对于基督信仰有着许多的疑惑和问题,甚至也曾像Y一样求过死。回国后,我有一次正式受洗归主的机会。于是,我想去欧洲走走,尤其去看看新约中除了耶稣之外,最让我心动的那个男人,如何从扫罗变成了保罗,也好给自己是否委身这份信仰一个负责任的决定。

在罗马的一个主日,我早早地出发前往圣保罗大教堂,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听完了一场弥撒。之后,我继续安静坐着。有一刻,我仿佛看见了奇妙的异象:偌大而又空旷的大教堂顶端,有一道阳光透过玫瑰窗斜射至正前方高墙壁画中央的耶稣像,继而又折射到我面前不远处的一个玻璃柜上,柜子里盛放着当年捆锁保罗的那条锁链,反射出冰冷的光芒,一度刺痛我的眼睛。我似乎听见有声音说:“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那个下午,我泪流不止,却无比喜乐而又释放。主耶稣使用保罗,解答了我之前几乎所有的疑惑。一个月之后,我毫无疑惑地受洗归主。

信主十年来的经历中,同样有过生命中的至暗时刻,使我彻夜与神摔跤。坦白讲,那种黑暗比未信主时所经历的似乎更浓厚绝望和可怕。但这些经历过后,我更明白了,无论近两千年前的保罗,还是今天的我,都有生命中许多的不明白,那是杨腓力口中的“有话问苍天”,更是路易斯笔下“痛苦的奥秘”。

“我们都记得自我意志如何在我们的孩提时代作怪:每每受到挫败,便心怀怨恨苦毒,久久不平,大哭大闹,生出恶魔式的黑色愿望,发誓要杀掉别人或者结束生命,决不肯做出半点让步。……如果说我们成年后不再动辄嚎哭,跺脚,其中一个原因便是我们的长者从小就注意打破或者遏制我们的自我意志,另一个原因是这种歇斯底里的情感变得更加微妙,更加狡猾,不想死掉,而是想方设法利用一切可能‘补偿措施’。”路易斯用细腻敏感的笔触,概括了自己痛苦人生中的深刻体悟,我对此深表认同。

我们可以不明白自己的所有遭遇,但当我们经历了所有苦痛,一定会明白一件事,就是保罗那句“我是罪人中的罪魁”。因为正是这件事,将神的独生子夺去,生生钉死在十字架上。每每我们有话要问天父,他每每要我们静静地定睛十字架,我们就会看见那个血淋淋的瘦弱躯体上,有我们自己浓稠的污秽之罪。每一滴血淌下,就涂抹一团罪污。哪里的罪污越浓厚,那里的血迹就尤其密集显多。

“我们以为时间可以掩盖罪恶,这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据我所知,有些人(包括我本人在内)可以对童年的残忍和恶行侃侃而谈,仿佛事不关己一般,说到兴致所至,甚至开怀大笑。然而,时间根本不能掩盖恶行,也不能抹杀犯罪感。只有忏悔和基督的宝血能够洗刷犯罪感。”探索痛苦奥秘的路易斯坦诚地说:“我们一直认为意志属于自己,所以,无论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只要我们把意志交还给上帝,就会感到刺痛。……这样说,痛苦有时是上帝的扬声器!”

因此,当我们经历苦难,有话要问天父,我们就当竖起耳朵,因为他正在拿起扬声器。

三、耶稣真貌

在这个繁忙而又智能的二十一世纪,有谁会真正为天父打开耳朵呢?又有谁会在意两千多年前那位加利利木匠的儿子呢?在英语世界里,人们甚至将“耶稣”作为骂人和泄愤时才会用到的名词,却越来越少有人安静地凝视这个名词背后那个完全的人。

我们越来越忘记了杨腓力口中的“耶稣真貌”(The Jesus I Never Knew)。自称基督徒的我们,在风和日丽的日子坐下吃喝、起来玩耍的时候,会笑着、尖叫着甚至流着眼泪感谢耶稣。但当我们的生命遭遇困难重重时,就会抱怨耶稣,甚至像Y弟兄那样说:“我恨耶稣。”

可是,也许我们应该看到一个真相是,当我们坐下吃喝、起来玩耍时,耶稣在十字架上流血;当我们的生命遭遇困难重重时,耶稣在任人鞭打而不说一句话,天父看着自己的独生子给我们应许说:“因他的鞭伤,你们得医治。”

但我们看不到耶稣的鞭伤和十字架,反而盯着自己的痛苦质问天父:“医治在哪里?”世上还有比这个更残忍无情的事吗?试想,我们是因为自己的罪而溺水的人,耶稣用他的死换回我们的活,可是当我们平安地站在岸上,却为自己湿漉漉的身体没有新衣服换而懊丧,甚至抱怨施救者为何不为我们准备好衣物。我们不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吗?我们忘记了,耶稣的真貌是舍己的施救者,不是施救者兼保姆、佣人、管家、会计、保镖、出气筒,等等。

同样是刚刚过去这个端午假期,我们团契进行了一场小型的退修会。其中在分享到“耶稣”这个主题时,我突发奇想,带领大家做了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

我先是问了一个问题:“你心目中的耶稣是怎样的?”然后要每个人诚实地用最简练的语言写在纸上并分享出来,我听到的答案有“全能的帮助者、好牧者、永远的救赎者、全然圣洁的君王和元帅、全然慈爱公义的主、让我安全又温暖的兄长”等。

随后,我问了第二个问题:“如果你是耶稣,你觉得耶稣心目中的你是怎样的?”围绕该问题的回答很有意思,有人说:“你这个多疑、小信、幼稚的娃娃。”还有人说:“你这兜兜转转的笨蛋!”还有人回答:“你这小信的人,为什么疑惑呢!”

所有人分享完毕时,我提醒大家,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代表着我们所知道的真理中的耶稣形像;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代表着我们心目中真实的耶稣形像。每个人吃惊地发现,原来自己心目中的耶稣竟然那样僵硬、冷漠、无情、苛责甚至满带着嘲讽、挖苦。我们能回答出合乎真理的标准答案,却在与耶稣之间的真实关系上生硬而又疏远。

末了,我反问:“你会爱上给你说这些话的耶稣吗?”大家沉默了。

主耶稣曾经三遍问彼得:“你爱我吗?”他一再确认与自己的门徒之间是彼此相爱的关系。耶稣做到了爱我们至死,可是我们面对这份爱,为何没有以爱相报,反而生出了恨呢?

是时候了,我们需要重新凝视耶稣真貌,以免在跟从他的道路上,反而对他越来越陌生,直至形同陌路而不自知。

相关搜索:自己 耶稣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