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新年  圣诞  奸淫  祷告  开幕词  婆媳  创世记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四位基督徒医生:疫情中,我们的回应与行动

四位基督徒医生:疫情中,我们的回应与行动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细拉、秋菡 2020-02-05 人气:... 我要投稿

@平安 南方某三甲医院麻醉科医生

1月23日除夕前一天,我们一群同城的一线医护人员在微信上一起为武汉肺炎祷告,早晨五点多就有人发出经文和赞美诗,祷告一直持续到八点。那天我值班,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半,刚好可以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跪下来祷告,当时心里就有两个感动:一是过年应该留在家不出门,当时交通还没有管制,家人原本计划好了要去旅行。二是神要我们观看祂在武汉这件事上的作为。我当时有很强烈的感动,只要我们愿意跨出跟随的脚步,神就一定会让我们看到祂的作为。

祷告完,我就从医院回家了,跟太太商量好退票。之后我看到医院采购部的一个员工说,有护目镜的货源,我就突然想到既然前线这么需要,为什么不赶紧买下来送给他们呢?我立即付钱买下六百多副护目镜,寄到武汉同济医院,当天对方就到货签收了。这笔费用总共两万多元,其中一万多是医疗团契的经费,还有一部分差价由我自己垫付。后来有其他肢体愿意一起参与。我想应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一起经历神。我们就发起了一个小小的群内筹款,就筹七千块而已。结果发出不到十分钟,收款姐妹的微信账户就被冻结了。大家动作太快了。

感恩的是,她刚好收到七千块,不多也不少。于是,我们知道神喜悦这事,这是祂的呼召,我们可以、也应该继续做下去。当时我又看到另一批物资:70元一套的防护服有2000套,算下来十几万,我一个人付不了,大家都建议一起筹款。因着这个契机,我们就开始了这个小小的事工。原本打算做完这批防护服就收手,结果没想到整个春节假期都花在了里面。

既然计划筹款,就要建立平台,让我们可以合法合理地使用这些钱。说实话,决定往下做的过程中,某些时刻我是有焦虑和失落的,因为团契里都是医护人员,没有做慈善的经验,大家都有些懵,我也没什么信心。但藉着祷告我们又有了平安,回想24日早上的感动,神的呼召是确实的。随后我们联络一家基金会的何姐妹,但他们的款项只能用于儿童,没有资质做救援筹款。

但她介绍了一家公益组织的郝弟兄。郝弟兄听说此事是主内家人在做,就马上回应愿意一起推动。神有恩典,预备了通达的道路,于是事情就奇妙地成就了。除夕夜我们通了电话,在交谈之中,感受到他在信仰上的成熟和热心,我就安心了。就这样,这个援助武汉医疗物资的项目在年初一上线了。

筹款项目一出来,没多久就入账二三十万,但你能很快买到东西吗?没有。因为货源突然变得异常紧张,前面说到十几万的防护服早就没货了,后来再找到的防护服价格也涨到每套150块。所以从大年初一开始,我们几个同工都在拼命联系各种渠道找货,逐渐确定下来可用的消毒水、护目镜等等。

从筹款到采购,再到物流、分发,我们很快就把项目分成四步走,也确定了不通过主流慈善机构,坚持自己做,走定点捐赠的路线。这样才能快速准确地告诉筹款人,你的物资去哪儿了。后来的情况不用我多说,感谢神提前给我们清晰的看见。我们一开始就把定点捐赠的对象定位在武汉周边城市,例如黄冈、荆门、武穴、安陆等地的医院。因为国内外热心人士都在捐赠,我们考虑到自己能力小,运输速度有限,未来主流机构的物资很可能出现爆仓,因此选择周边容易被忽视的地方。

第二,我们相信随着疫情的进展,很多发热病人会流出到武汉周边城市,这些小地方医疗资源本来就缺乏,肯定难以招架。另外,会有很多发热病人留在社区内观察隔离,这就需要社工来上门摸查分诊,因此社工也是很需要物资和讯息帮助的。所以大年初一那天,我们除了找货之外,都在联络这些我们认为需要帮助的人群,为他们分别建了医院和社工两个微信群。

第三,人人都在抢的防护用品,因为我们是医生,清楚哪些种类在临床上会紧缺、哪些型号的口罩、防护服才合用。找到货之后可以很快分辨,立刻根据需要量购买。到后期我们买不到国标用品,就买在质量上可以代用或者更高标准的进口货,然后把当地一线医护和负责接收捐赠的后勤人员拉在一起,让他们之间也有很好的沟通。这样就打通了渠道,保证物资可以顺利被接收。

我们和基金会形成了这样的分工:他们负责筹款和汇报,我们负责采购和分发的把关。很感恩我们在一开始就选择了差异化的方向,这样就能帮到那些被主流忽略的人群。作为一群基督徒医务工作者,我们也非常感恩可以把平日神所给的恩赐和医学知识用在服侍当中,对物资和临床需求的甄别,以及对疫情走向的判断,都让援助更清晰有效。

很多事情不做不知道,做了才发现每个环节都挺难的。当然,感觉最难的还是物流,因为湖北各地都封城了,只有捐赠物资能进,进入速度也比较慢。但所有参与同工的共同感受就是神与我们同在。这么一群从未见过面的人一起做事,一起处理超过百万人民币的资金,坦率讲其中也有分歧和张力,但靠着主的爱慢慢走下来。大家坚持一点就是:不为自己做,也不做给人看,而是从心里单单为主而做,做给祂看!

有价值观上的统一才能扛过困难,并且得到更多外部力量的支持,甚至非信徒的参与者也开始透过这个过程认识了神的爱!我们了解到有做类似项目的民间机构,最近宣布停止,因为遇到相似的困难,无法坚持了。走到现在,很清楚地看到,是神让我们合一,是祂让全国各处、不同岗位上都有属祂的子民站起来参与服侍,因此才让我们能走得更远,完全是祂自己的成全。

截至2月1日,这个项目的第一阶段筹款已达到筹款目标并超过预期,除了已支出采购费用外,还有几十万的资金要继续采购。抗疫防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很快我们又一起响应参与到第二个阶段的援助。后续项目将覆盖全国范围内抗疫医护人员的医用防护、心理援助、医疗援助,以及针对疫情的社工服务及养老机构、福利机构等弱势群体的防疫。由于医疗团契的同工们都还有一线的本职工作要做,所以2月3日之后我们能参与的就有限了。求主帮助基金会方面的弟兄姊妹,也为我们所有参与的同工代祷,让我们持守忠心,不被喧闹的私欲和试探打乱阵脚。

@晴 湖北十堰 住院部医生

我是一名一线医生,主要在住院部收治病人,因此常和病人接触,有许多谈话。大多数病人都挺好的,但偶尔也会遇到一些病人觉得我太年轻,摆出一副挑衅的态度。有一次一个妇女非常不配合,说什么都不听,检查也不做,抱怨我们的检查比别人贵。虽然我尽力说服,但还是忍不住心里生气。

回到家后翻开圣经,刚好看到这段经文,“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当时我想人家是病人,既然选择来医院一定是不舒服,想选择一个信得过的医生来医治,不信任我,我也可以理解,我应该多一点耐心与怜悯;我原谅她,上帝才原谅我的罪恶。想到这,心里顿时舒畅好多。

信主不是很久,刚开始还不大会祷告,每晚睡前做一个简短的祷告,早上上班的路上也是如此,觉得心里充满喜悦。后来随着工作的负荷加重,慢慢忘记了祷告,也不读经了,做了许多不讨神喜悦的事,包括犯罪,内心纠结、挣扎,渐渐开始逃避教会同工姊妹的关怀与聚会。直到有一天,我再次鼓足勇气低着头祷告的时候,我还未说几句,就已泪流满面,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为什么。

这次春节回到家,我是家里唯一一个信主的,比较庆幸的是父母还算理解,家里祭祖的时候也没有为难我。我想这一定是圣灵在家人身上做的工,让我远离试探,而且在这段期间疫情肆意蔓延,我和我的家人目前都还健康,感谢主对我们的保守。

@恩惠 山东医生

开始听到新型肺炎的时候,觉得应该不会很严重。年初一下午去买感冒药时还有卖口罩的,初二口罩就都卖光了。科主任不断强调要做好自我防护。我心里有些焦虑,就不断地赞美祷告。教会群里一直鼓励大家为这件事祷告,我就是祷告不来,不想祷告,甚至恨这个社会,觉得现在这个情况就是这个社会无法避免的结果。

因为这几年医疗环境很差很差,尤其是去年北京和聊城等地的伤医事件,对我造成了很大影响,我渐渐失去了工作热情。现在让我为这些人祷告,我做不来。教会群里不断发出为武汉代祷的内容,我意识到我需要顺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心里充满了不饶恕。

我和妈妈聊天,她和我分享读《约拿书》的体会。我突然发觉我的问题很严重,我一直说:主啊,我愿意完全被祢使用,现在却不愿意了。我悔改在神面前,开始做饶恕的祷告,然后为武汉和一线医务人员祷告,被圣灵感动哭得稀里哗啦的。

因为医院的工作性质和强度,平时都是家人服侍我,帮我照看孩子、做饭、洗衣、打扫卫生。春节期间工作不是很忙,刚开始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什么活也不干,每天只是给孩子喂喂奶。最近几天妈妈感冒了,我下班回家要做饭。刚开始还觉得委屈,后被圣灵提醒:我一直想有机会服侍他们,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这不是机会吗?然后我就开始赞美、祷告,开始认真做家务、带孩子,尽量多做一些,心里充满感恩。

因为不让出门,爸妈每天晚上的聚会也停了。原来每天我下班,吃完饭,他们就去聚会,我们几乎没有时间交流。现在他们也不出去了,我们反而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可以聊聊天,分享各自的感受。这几天我们跟孩子一起举办“演唱会”,各种家庭小游戏,增加了很多互动项目。每天晚上的赞美更是必不可少,我的丈夫也越来越多参与其中。不知不觉,我的心就这样从怨恨苦毒变得特别感恩,感恩认识上帝,感恩可以为疫情祷告,感恩可以有机会服侍家人!

@Catherin 武汉在读医学博士

2020年的开年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中国版图的中心武汉蔓延至全国,在恐慌、愤怒、无助等多种复杂情感充满的特殊时期中,作为基督徒医生,我们定睛在哪里,是疫情还是基督?我们是否是在福音里,扎根在磐石之上呢?感谢神藉着这场疫情使我们更深地认识罪,省察自己是否与基督联合。

医生是上帝赐给我们在世的职业,我们需要降服在神的主权之下,去发现上帝创造护理修复生命的规律。其实,任何疾病的战胜都是暂时的,人一生的年日有限。不仅在疫情中,在平时的每一天,我们使患者身体重新获得暂时的康健,为他们听到福音、接受福音提供了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基督徒医生同样面临许多试探:我们可能只满足于拯救患者终将朽坏的身体;我们可能面对未知的情况自己陷入恐慌焦虑之中;我们看到抗疫过程中暴露的各种问题,可能充满气愤、抱怨,频频去做道德指责;我们可能失去严谨的专业素质,去跟风转发谣言;疫情来临,很容易显出我们心中的偶像,无论是技术还是制度……愿我们重新回到基督里。

疫情使我们更深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蒙恩的罪人,不比任何一个我们想要去谴责的人更良善。求神帮助我们省察,我们平时是否对神有亏欠,对周围的人和患者有亏欠。愿疫情使我们谦卑在神的面前,为祂打美好的仗,做美好的见证。当疫情止息的时候,不夸我们自己的能力和才干,只夸基督并祂的十字架。祂才是那位从天上来到这个被罪污染的世界、为你我献上生命的“最美的逆行者”。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