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在人心和爱的战场上,祷告得胜

在人心和爱的战场上,祷告得胜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刘阳 2020-01-31 人气:... 我要投稿

《路加福音》十一1记载,“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祷告完了,有个门徒对祂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整本圣经,祷告是门徒唯一开口向耶稣求教的事。

当年的门徒24小时和老师泡在一起,他们最了解耶稣的生命和服侍。他们看了这么多,最想学什么?哪招厉害就学哪招!《路加福音》五15-16记载:“但耶稣的名声越发传扬出去,有极多的人聚集来听道,也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耶稣却退到旷野去祷告。”很多擅长理性思维的弟兄姊妹,认为解经讲道是根本。面对各种疾病,一下就能把人的病治好,这个太有吸引力了。经文告诉我们,人们主要带着这两种需求来到耶稣面前。但耶稣自己却选择放下这些,去旷野祷告。

聪明的学生,会努力学习老师认为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我们自己认为重要的。今天,当社会遭遇类似疫情等重大突发事件的冲击,一下子会有很多需要涌现出来。我们的优先选项是什么?面对疫情,基督徒的反应可以分成两类:一是认为祷告没用,常常忙着去做很多急迫而重要的事情,忙得没空祷告;一是认为祷告有用,每天最不可少的一件事就是迫切地来到主前。

我们求主开我们的眼,让我们不是先去经文里抓出我们认为可以为事件提供某种解释、可以满足信徒或非信徒心理需要的部分,急于对外宣讲;也不陷入违背医学常识、试探神的地步。求主把门徒的看见赐给我们,让我们看重祷告,先在祷告中与主相连,然后顺服地行出从神而来的感动和恩赐。

不祷告,我们就忘了自己是谁

祷告是基督徒安身立命、行走江湖、应对各样风浪和挑战的根基。《路加福音》是记载耶稣祷告最多的书卷,在三章21-22,“众百姓都受了洗,耶稣也受了洗。正祷告的时候,天就开了,圣灵降临在祂身上,形状彷佛鸽子;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

经文明确告诉我们,一切都发生在“正祷告的时候”。正是藉着祷告,圣灵降临在耶稣身上;正是藉着祷告,上帝显明祂的启示,宣告耶稣的身份是天父的儿子;正是藉着祷告,天父向耶稣表达祂的爱、接纳和认可。通过祷告,耶稣圣子的身份得以确立,服侍的根基被建立,属天的能力临到。耶稣尚且如此,何况我们?所以门徒只求耶稣教导他们祷告,虽然门徒有很多愚顽的地方,但这回他们真的聪明了,这个关键点拿捏得死死的。

基督徒好像都知道祷告的重要,可是很多人一忙起来就容易忘掉。所以这个“知道”是假知道。最近大家可能都觉得很忙。虽然放假了哪都去不了,好像很闲,天天窝家里葛优躺。其实越是这样越忙,心忙啊心累啊。半分钟刷一次微信,生怕错过什么重要消息。刷手机刷得都要吐了,也停不下来。有时候我们忙,是因为不敢停下来,一停心里就空落落的。我们甚至忙着到处去做神的事,但却没时间问问神究竟该做什么、怎么做。没有祷告的服侍,其实是在忙自己的事。即便我们有祷告,也不过是拉神来为我们的计划保驾护航。

众人聚集的时候,耶稣讲道、医病,然后独自退到旷野祷告。今天基督徒常常在人群聚集的时候祷告,或者表态说自己要祷告,独自“退到旷野”、回家了躺在沙发上却狂刷手机,心里焦虑。我们靠宗教行为和属灵术语和众人区别开,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你爱美食我爱追剧,这是爱好不同,这不是分别为圣。

如果我们没有和神连上,我们可以递给人一个口罩,却无法把耶稣放在我们心里的信心和平安传递给人;嘴里不说出来,街边不拉个横幅,门上不挂个十字架,世人就认不出我们的身份来。耶稣的经历提醒我们,祷告才能帮助我们塑造和确认自己在主里的新身份,我们才真知道自己是谁,靠谁服侍,为谁服侍。世人才能真正认出我们来。

今年过年,没有同学会,没有贺岁片,天天和家人面对面,对我们真是考验。原本想带着弟兄姊妹的鼓励和牧师临别祷告的功力,勇敢的和家人传福音,谈不成就撤。可没想到现在无处可撤,如果不是疫情,我们真的早就逃到外面去了。我们嘴里说神好啊,给我新生命啊,现在新生命不得不接受最熟悉我们从小到大所有毛病的家人,近距离用放大镜照一两个星期。我真是苦啊!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祷告!每天早晨祷告清楚了再从房间里出来。小王你是老王的儿子,这个不用祷告。但我们更是天父的儿子,我们出生以前就被拣选成为祂的孩子,这个需要祷告才能抓住。

家人已经信主的,要建立家庭祭坛。如果近年以来外部聚会环境的变化还没有把我们逼进内室,没有让我们从热衷大会、热衷人数、热衷在公共话语平台亮相赶回家里对付生命,还没有让我们从信仰虚假繁荣的泡沫、从世界的虚荣和血气中悔改,那么求主让我们可以在目前的健康压力、防疫需要中顺服地回到家中,学到功课,彻底更新中国人最深的家庭里的伤害,洁净家族被污染的爱的河流。用天上的新身份和我们在地上的家人相处,不然我们分分钟就被家人的几句话、一个眼神就打回原形,杀伤力比病毒还厉害,带什么防护都没用。

“你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我读神学院的时候,有一位美国牧师来讲课。他在台湾宣教30多年,操一口流利的国语,取了个中文名字叫:傅立德。连续几个晚上,这位80多岁的老人讲自己如何花十年辅导一个病人走出伤痛,如何陪伴一个从小被家人视为废物的男孩直到他博士毕业、工作、成家,这个男孩每年父亲节都会写一封信给他。我坐在下面,边听边羡慕,原来活出耶稣的爱这么美好!

直到最后一课,他告诉我们一个秘密。小时候,他父亲是整个地区的学监,经常到各校巡视。有一次,刚好一个很严厉的老师走进教室,这个老师严厉到如果你要上厕所,他还会站在门口问,你忍不住了吗,只有回答“是”的人才能出去!小傅有点紧张,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忽然尿急。

惊慌之中一扭头,他看见父亲的脸突然出现在教室的后窗,原来父亲今天刚好来他的小学巡视。这下惨了,哗,他尿湿了裤子,整个教室都是难闻的味道。老师领着他穿过所有人的目光,走出去换裤子。经过父亲身边时,父亲什么也没说,只是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唉”!从那以后,父亲每次参加家长会都不进房间,而是坐在教室外面。小傅从没问过父亲为什么不进去,他觉得,父亲以他为耻。

那声叹息,一直笼罩着他的生命。他觉得自己不配得到父亲的爱,即使他每件事情都力争做得完美。傅牧师说,对他一生的服侍最有帮助、也是他最喜爱的经文就是这句——“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悅你。”每当他患得患失、想要所有人都喜欢他、不接纳自己也不接纳别人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名字放进去,在祷告中仿佛听见上帝亲口对他说——“傅立德,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悅你。”

我们也可以做一个操练,闭上眼睛,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前面,在心底对自己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此刻我们无论身在何处,在武汉、在北京、在家中、在医院,每一天我们都可以在祷告中让自己的心从天父那里汲取这个真理:我是天父的爱子,天父喜悦我。

神不但爱我们,更给了我们一个新身份。我们没有办法依靠做任何事而成为谁的儿女,是因为神将他自己的独生爱子白白舍在十字架上,我们才可能成为天父的儿女。这个新身份不是外在环境所能动摇的,甚至不是生死可以改变的。愿这句话化成一个简短的祷告,当我们被恐惧的情绪包围、被工作的困难挑战、被周围人的态度影响时,可以随时在心里发出来。

当我操练这样祷告的时候,有一天我脑海中出现一幅画面,原来我所经历的每个伤口下面,都藏着一朵不知名的花。魔鬼越是想要毁掉我们,想要全方位的偷窃伤害毁坏,今天我们却靠主站在这里,一天比一天幸福。因为神每一次都出手托住了我们,我们生命里的伤口越多,我们拥有的花朵就越多,因为神已将伤口变成花朵。花朵就在伤口下面,成为爱的记号。

我们都是“顺便爱人”的人?

当门徒求耶稣教他们祷告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求一样最大的恩赐:爱。因为经文提到,正是在祷告当中,圣灵降临在耶稣身上,天父向祂显明完全的爱。保罗在《罗马书》五章5节说,“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因此每个缺爱的人,可以向神来祷告。

最大的恩赐是爱。保罗提醒我们,“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于我无益。”

在疫情面前,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怎么做?你爱一个人就给他上课吗,你爱一个人就给他讲道吗?或者写封表达爱的公开信贴到网上?我们常常把爱变成文字事工。当然你可以做这些,但只做这些是不够的。你发货了,对方不收货。感谢主,我们看到有武汉城中的牧者站出来扶持人心,有武汉城外的农村教会愿意免费供应蔬菜,有各地的教会和弟兄姊妹愿意敞开大门接待滞留在外无法回家的武汉同胞。

被困家中的人,其实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在亲密关系中检验我们爱的库存。家里最能暴露出我们的爱有限,即使对配偶对孩子,我们常常难以给出舍己的爱。有一种喜欢叫“我觉得你一定喜欢”,我煮了一锅酸梅汤,你怎么可能不口渴呢?我这么有辅导的恩赐,你怎么可能没问题呢?我们连关心人、服侍人,都可以非常自我中心。

人其实不愿也不敢承认原来自己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可爱,甚至那么不堪,因为我们不确定别人会接纳我们的本相,很多时候连我们自己都不接纳自己,所以我们其实是最成功的骗子,连自己都骗。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是个特别有爱的人,理由是:我看电影泪点低,我关心贫困问题和公义话题……

那段时间我刚好在读王明道先生的传记,他公开承认,结婚前他以为自己很有爱心,婚后师母对他说,你就是个顺便爱人的人。哇,他老人家连这都认了,这才叫文字事工,我还有什么不敢认的!

那时候我们家老二刚出生,神学院的宿舍就是一居室,为了不吵到孩子,我只好进卫生间祷告。在那些早晨,祷告中圣灵光照,让我看到自己曾经以为的每个优点背后,都藏着另一面。我的确很有爱,却毫不吝啬的用来爱自己;我的确喜欢真理,却热衷用真理对付别人。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把漏勺,身上满是被罪腐蚀造成的破洞。神要我这把漏勺干什么呢,煮饺子捞面吗?既然老我已经到处是破洞,丢掉一件破的比舍弃一件好的容易得多。我原本还想一手穿针一手引线,躲在耶稣后面,趁着四下无人,把自己悄悄缝补一新,再出来行走江湖。现在我彻底放弃了,整容不是自己对着镜子能搞定的,灵魂的整容更不可能自助。

我这才醒悟,原来我一直低估了神的爱,耶稣不只站在我的伤口上,耶稣同样站在我给别人带来的伤口上,耶稣为别人伤害我的罪,和我伤害别人的罪,承受了双倍的刑罚,付出了双倍的爱。原来我以为自己追求公义,对神忿忿不平的就是,祂竟然让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现在我才明白,我就是那个歹人,如果不是神怜悯,我早就灭绝了。我能存留至今,就是神爱的证明。

《约翰一书》一章9-10节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祂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当我跪在卫生间,两个胳膊支在马桶盖上祷告的时候,对着马桶,我不能再装作自己里面没有污秽了。一抬头又看到淋浴的喷头,我想,如果神允许,以我的破损程度,浑身是洞,求神怜悯,让我做一个与主连通的喷头吧,让主的爱可以通过我的漏洞流淌出来。

如果今天你真的知道自己已经病了,不是那些确诊被感染的人才病了,是我们自己病了、破了、残了、漏了,像我曾经感受的一样,亲爱的弟兄姊妹,主才可以用你!主要用的就是你!

祷告是只有我们能担起的责任

耶稣在祷告中不但经历圣灵降临,在《路加福音》四章1节我们看到,“耶稣被圣灵充满,从约旦河回来,圣灵将祂引到旷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

耶稣被圣灵充满后,并没有马上开始服侍,在海面上行走、喂饱五千人,而是顺服圣灵的带领,反而去到最艰苦寂寞、连一个观众一点掌声都没有的旷野,与魔鬼进行了一场空前激烈的属灵争战。连闯三关之后,“耶稣满有圣灵的能力,回到加利利,他的名声就传遍了四方”。先有顺服,才有能力。只有在隐蔽处禁得起魔鬼的试验,神才信任我们,将服侍的担子和相应的能力加给我们。

基督徒肩负为万人代求、与仇敌争战的责任。如果我们只是招来几百名战士,却没有告诉他们如何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这些人就是被摆在最危险的地方,就像医生上了防疫前线却没有口罩和防护服,实在危险。但现实中信徒真实的光景是,并不是祷告就能感受到圣灵的同在,很多人甚至一辈子过着干枯的祷告生活。

《罗马书》八章26-27节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的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秘密,如果祷告有问题,我们可以在祷告中直接向圣灵请教,就像当年门徒向耶稣求教一样。这个师傅可以随时做我们的帮助。

在《以弗所书》六章18节保罗说,“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原文直译过来就是:“信徒要在所有的时候、用所有的祷告与祈求、带着所有的坚忍来祷告,而且要为所有的圣徒祈求。”保罗以最强烈的方式,四次使用“所有”这个词,强调祷告的重要。属灵争战是每个信徒必定经历的真实,依靠祷告才能争战得胜、站立得稳。

只有在死亡面前、在撒但面前,我们才知道自己不是神。求神怜悯我们,让我们谦卑下来,承认人的脆弱,把自己交托给神,在必死之地依靠神,才能经历祂复活的大能。神允许我们经历自义的破产,否则我们依然以为自己有什么,甚至在祷告中犯罪、企图掌控神。

面对疫情,你依然坚守岗位,努力工作,照顾家人、忠诚尽责。这很好,但仍然不足够。邦兹说:“想只藉着劳苦工作与忠诚履行每日职务,而使自己适合神用,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我们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忘记我们拥有属天的权柄,有责任为家人祷告、为武汉祷告,为中国祷告,为各处的病人和医护人员祷告,为官员祷告。我们不祷告,谁来祷告?我们祷告,不是因为我们是好人,没吃过野生动物,不到处乱跑,而是因为我们知罪了,我们知道自己犯过更大的罪,得罪了神却经历了祂赦免的爱,因此我们愿意谦卑降服下来。“祂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求主帮助我们,以祷告建造自己,以祷告来爱人,以祷告来争战。

相关搜索:祷告 得胜 战场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