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在拉美游击队员和非洲孤儿中间——记艾达牧师夫妇

在拉美游击队员和非洲孤儿中间——记艾达牧师夫妇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徐俊 2019-06-10 人气:... 我要投稿

2013年当我第一次去西非时,就认识了艾达牧师和他的妻子露丝。我曾经多次采访他们,他们总是谦卑地说:“我们没做什么,都是来自上帝的恩典。”

直到2019年我再次去非洲短宣期间,才有机会详细了解单身时期的艾达牧师只身闯入秘鲁“光明之路”游击队长的家,用爱感化杀人不眨眼的游击队员,带领他们脱离了魔鬼生涯;后来他们夫妇来到几内亚比绍,为了将孤儿院的孩子安全转移,在炮火纷飞的内战中坚守到最后一刻;后来,他们又成功地建立了一所兼具医院、学校和残疾儿童看顾功能的新型孤儿院。在他们服事非洲28年的故事里,我读懂了他们的心志。

孤儿院的孩子们
孤儿院的孩子们

自寻苦难的爱情之花

艾达1960年代出生于巴西圣保罗一个天主教家庭,父亲是一位黎巴嫩籍的农场主,经营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园,赚钱是父亲的梦想。母亲是一位小学老师。聪明的艾达从小就被父亲器重,先是进入一间法学院学习了两年,然后在圣保罗一家大酒店里实习了三年。父亲希望看到自己的梦想在儿子身上实现。

年轻的艾达在商场左右逢源,然而银行户头里逐渐增加的数字却无法解决他寻求人生意义的饥渴。人活着就是为了赚钱吗?终于在25岁那年,他怀着一颗渴望新生的心接受了洗礼,成为了一名基督徒。从那时起,他清楚地知道上帝呼召他做宣教士。他下定决心放弃舒适的生活和家人为他设计的人生。当他告诉家人他不想完成法学院的课程,也不要做酒店管理人,少不了要面对父亲的愤怒和母亲的眼泪。

那时的露丝也正对人生感到迷茫。露丝的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在餐馆做女招待。家境贫寒的露丝学习非常用功,进入大学以后,学习当时最时髦的生物学。毕业后,她在巴西农业部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十七岁受洗时,她同样感觉到上帝呼召她去帮助远方的穷人,但是她不知道如何做。二十五岁那年,两个同样年龄同样志向的年轻人,就这样在教会相遇了。他们一同奉献,进入神学院学习。

1989年,艾达被派到巴西麻风村工作。临行前艾达问露丝:“我很开心去麻风村,你可以去看我,毕竟是在一个国家。如果哪一天我去外国当宣教士,你会等我吗?”“你要去哪里?”“秘鲁!”“你不知道那里非常危险吗?”露丝一把抓住了艾达的袖子。

八十年代秘鲁的左派“光明之路”游击队崛起,他们为了夺权,袭击政府机关,暗杀地方官员,捣毁各地的投票机构。秘鲁选举院院长多明戈 · 雷达(Domingo Garcia Rada)被暗杀受重伤,美国国务院国际发展署官员康斯坦丁 · 格雷(Constantin Gregory)被暗杀身亡,两位法国助理被刺。他们还绑架了多名外国宣教士索要赎金,希望获得国际媒体的关注,扩大影响。

“露丝,请为我祷告,我的心已经决定,先去麻风村一年,再有可能去秘鲁。如果我能够安全回来,我们就结婚!”艾达用手轻轻地擦去了露丝眼中晶莹的泪珠。露丝默默地为他祷告,盼望他安全回来。

艾达在游击队员中间建立的教会
艾达在游击队员中间建立的教会

入虎穴感化游击队员

1991年初,三十岁的艾达孤身一人来到了秘鲁首都利马。车水马龙的街头不见一丝腥风血雨,他不知道他面临的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搏命考验。

他在利马的贫民窟租了一间茅屋,没有水电,公共卫生间臭气熏天,空地上搭起的三块石头就是厨房。他每天早起准备好一天的饭食,到处去敲邻居家的门。在贫民窟,每一间茅屋都像同卵多胞胎长得一模一样,也没有路名和门牌号码。在外面转悠一整天的他,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时经常找不到自己的家门。

1991年8月9日,噩耗传来。两位波兰宣教士,托马斯扎克(Michał Tomaszek )和斯塔科斯基(Zbigniew Adam Strzałkowski )被“光明之路”绑架。索要赎金不成后,游击队残忍地虐杀了他们。在同一地区传道的意大利宣教士多迪(Alessandro Dordi)已有预感,他曾在邮件里说:“我将会是今年第三个为主殉道的。”果然同年8月25日,他被绑架后杀害。

艾达忍不住怀着恐惧问自己:“我将会是第四个宣教士吗?”他依然每天去敲贫民窟邻居的门,用满脸的笑容来迎接别人的惊愕,希望用爱心唤醒人心底的善良。

1992年4月5日,秘鲁的日裔总统藤森解散国会,全国进入宪法紧急状态。政府对“光明之路”的宣战,游击队以更血腥的暴力回应。1992年7月16日,1000公斤的炸弹在利马爆炸,当场炸死25人,炸伤155人。

露丝忐忑不安地打来电话:“亲爱的,回家吧,我不想失去你!”艾达一边安慰她,一边举起右手和她一起祷告。放下电话,艾达又敲响了贫民窟一间黑色的小房间。

一个精瘦的男人坐在里面,眼睛露出微笑,手上摆弄着一支手枪。他用嘶哑的嗓音问艾达:“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艾达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我是一名宣教士,从巴西来。我到这里来想劝你们停止杀戮!”“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传过来,“你不怕死吗?居然敢到这里来?”

等到艾达的眼睛慢慢习惯了屋里的昏暗,他才看清床上和土墙上,到处都挂了AK47和各种其它型号的步枪、子弹和手榴弹。艾达意识到,他一不小心进入了虎穴。他暗暗祷告,求上帝让他沉着应对,任何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怯弱都可能带来杀身之祸。

这个男人用手枪指着艾达说:“我只要手指头一动,你的命就没了。”“没有上帝的允许,你对我什么也做不了!”艾达壮着胆子回答。这个男人有点吃惊:“好吧,你今天晚上不要离开,我是游击队长,我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勇敢?”他一把抓住了艾达的衣领,用手枪抵住他的腰,把他推进里屋。

“不要想逃跑,你只要一抬腿,我就毙了你!”艾达说:“我不会逃跑。队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有没有想过将来?”“将来?”一句话触到了他的痛处,现在政府对他们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他的队员一片消沉,没有人看得到将来。

艾达真诚地告诉他,自己和他一样都是罪人,都需要悔改。人一定要对付自己的罪,放弃杀戮,对人献上爱心。队长的脸色缓和下来,把手枪插回枪套之后说:“你讲得不错,我放你回去。不过,你真要是有种,明天再来!”

艾达一直在犹豫,难道自己还要自投罗网?可是如果改变了游击队长一个人,就可能改变整个游击队,就能挽救更多老百姓的性命。他买了一些食品,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晚上再次敲开了队长的门。队长没有拒绝他的礼物,脸上也不再那么凶巴巴的了。

从那以后,艾达经常拜访队长,多次与他彻夜长谈。终于有一天,队长对他说:“明天晚上十一点,是我们地下游击队员见面的时间。你愿意去见见我的队员吗?”

艾达非常开心,他不能放弃这个难得的时机。第二天晚上,艾达走在赴约的路上。昏黄的路灯下一声响亮的口哨响起,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二十几个人,每人都手拿冲锋枪、腰带匕首。

“把他带到前面的大树底下!”队长命令说。艾达心想:“我真的成为第四个殉道的宣教士了?”他镇定地抬起头说:“我可以说几句话吗?”队长还在犹豫,他没有等到允许就转向队员们:“弟兄们,我和你们一样也是罪人,我也想过上好日子。只是我心中的罪逼我走上了邪路。”

上帝给了他灵感和口才,他滔滔不绝地讲述人的罪性,从亚当夏娃开始,讲到从天上而来的永不止息的爱;如果没有爱,每一个灵魂都在世界上流离失所。人们需要神的爱。艾达越讲越有劲,游击队员们的枪口慢慢地垂了下来。

艾达逃过了一劫。从那时起,他和游击队员交上了朋友。他经常邀请队长吃饭谈天,用爱来温暖这颗只会杀戮、不知怜悯的心。队长请他每星期天来给游击队员们讲课。这群从未听过福音的人如饥似渴地听着,甚至听到“要爱你的仇敌”这些原本对他们不可思议的道理。他们的心像春天的田野一样,慢慢显出了发芽的绿色。他们开始放下形影不离的武器,靠劳动谋生,开心地与家人团聚。

艾达在这群游击队员中间耕耘了三年,建立起一所教会,挽救了许多原本暴力嗜血的灵魂,也避免了许多平民被伤害。艾达还在游击队员中培养了几位教会的领袖,教会发展至今已经颇有规模,每周有两百多人聚会。

艾达和露丝1995年在非洲的蜜月
艾达和露丝1995年在非洲的蜜月

拯救贫穷的蛮荒海岛

1994年,艾达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拯救了许多生命的欢欣,回到了巴西,不久被再次派进巴西的一个麻风村服事。在那里他遇见了从哥斯达黎加来的女宣教士,五十岁的伊莎贝尔。她第一次见到艾达,就说上帝要呼召艾达和她一起去西非的几内亚比绍!

1995年艾达和伊莎贝尔一行五人来到几内亚比绍,一放下行李,他们就赶到帕西塮岛(Pecixeisland)。这个海岛上有32个村庄,居住着3200个仍然延续着刀耕火种的村民。他们从未听说过电灯,常常陷入饥饿,疲于寻找一切可以果腹的东西。宣教士们送去了一批粮食和牛肉,饥肠辘辘的村民立即就把牛肉放在火上烤起来,半生不熟地撒上盐巴就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几天后宣教士决定煮几大锅牛肉汤,免费分发。牛肉加上生姜和香料,馋涎欲滴的香气将许多村民引来。他们震惊地发现牛肉竟然可以放进铁锅,铁锅居然可以做出如此美味的汤。村民们在华氏100多度的高温下,平生第一次享用牛肉汤,个个喝得大汗淋漓,脸笑得像一朵朵盛开的斑鸠菊。

岛上疟疾、寄生虫和热带病猖獗,死亡像幽灵一样到处游荡。只要有年轻人倒毙在地,村里的巫师就蛊惑人心地说:“这是神灵的惩罚,谁也不能接触死人。”尸体腐烂、恶臭四溢进一步恶化了当地的卫生条件。宣教士们一边忍着恶臭宣传卫生知识,一边动员村民们捂着口鼻掩埋尸体。大家一起努力,减低了许多传染病的流行。

他们奋不顾身的爱心和发自心底的微笑,让村民们感动。虽然团队只有阿司匹林,面对各样的疾病时他们也不懂医学,但当他们凭着爱心为村民按手祷告,许多病人就得到了医治。许多村民因此离开了巫医。

有一天晚上,天气潮湿闷热,像厚厚云层一样的蚊子将他们咬得体无完肤。正在他们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帐篷的门被拍得“啪啪”直响,一个浑身像黑炭、高大的壮汉唱着稀奇古怪的歌谣,一边打鼓,一边将一些木头刻制的偶像摔在帐篷上。他右手挥舞着一把亮闪闪的大刀大叫:“你们是谁?竟敢来到我的地盘?我要杀了你们!”

原来他是村里的巫师,他制造偶像崇拜,恐吓村民,甚至杀害婴孩祭拜鬼神。每当他做法术,就有一团红光围着他。他靠着邪灵对村民们予取予求,村民们伏倒在他的权势之下,战战兢兢不敢违抗。宣教士们砸了他的饭碗,他要报仇。帐篷被他摇晃得摇摇欲坠。艾达一边祷告,一边打开了帐篷门。谁知巫师一看见艾达拔腿就跑,像兔子一样一溜烟就不见了。

就是这样,小岛苏醒了。学校和教会、电话和发电机,使小岛的村民走向了新生活。不久这位巫师也抛弃偶像,接受了上帝,成为艾达的帮手。其他巫师痛恨他的“背叛”,把一些毒物放到他的饭食里,靠着祷告,他居然没有被毒死。经过这样的试炼,他的心志更加坚定,将许多村民们带进教会。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