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祷告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谁应该为那被逼死的母子们负责?

谁应该为那被逼死的母子们负责?

扫码阅读 编辑:jnmd.org 作者:张微 2019-01-14 人气:... 我要投稿

1月3日《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自闭症儿童家庭为何走上绝路?——孕妇携子烧炭自杀调查》。看着这篇文章,我的反应很奇怪:在死寂的心中沉默着沉默着,爆发了很深的恸哭,又不像是在为这家人哀哭,好像是为绝望到走投无路的心灵哀哭,如同枯枝在为落叶哀哭,因为它们都死了……

疲惫的家庭,有绘画天赋的自闭症男孩,惊慌的家长群,难以融入的社区……我如同看到了真实场景一样看着这样的描述。这位母亲被逼入了怎样的绝望?带着自己有自闭症的大儿子和腹中的三个月大的胎儿,将提前买好的木炭堆入卧室,在2018年12月24日晚,用胶带细心封好门窗,在约十平方米大的卧室里点燃了“绝望”,慢慢失去生命……

因为在家长群里,她的儿子被围攻,指责他打同学、打老师。人群为了保护自己、捍卫心中的公义、发泄嫉恶如仇的愤慨,向她发出警告和斥责。当无论如何道歉,都宣告无效后,她告知了群中家长自己孩子自闭症的事实。结果情况急转直下,没有同情、没有怜悯,没有关心,没有问候……这样的境况并非不熟悉,就好像自己被雨淋得浑身湿透,狼狈透顶,来到一个团体里也没人注意到。我会用麻木和无所谓,以及我不关心自己的感受来掩盖自己的自怜。可是我又很敏感,我会把自己的感受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地牢里,似乎能稍微体会到那位母亲的感受。

12月24日晚,正是平安夜啊,当平安的歌声响起,我沉浸在耶稣诞生的默想中,这三个生命却正在走向回击绝望的’解脱”……我感到寒冰彻骨的寒意,一丝念头闪过,他们有生之年听过福音吗?

一种莫名的哀伤在我心头涌起,没有回响,无限的死寂。是的,我习惯了新闻,自己也写新闻,没有情绪,只是在陈述事实。我不知道那些“得理不饶人”的家长们,会想些什么。但是他们让我想起《乌合之众》中的一句话:“只有在群体之中,他们才能够会感受到一种残忍、短暂但又巨大的力量。”我仿佛看到一条由无数的声响汇聚成的长蛇,将这位母亲紧紧地缠裹。我觉得她快要窒息了,却仍在被撕扯,她声嘶力竭地求助,失去尊严地寻求和解,却仍被这条蛇给吞噬在了黑暗里。

群起而攻之的时候,会觉得怎样,我只是会想到,像我这样的恶人,只配如此对待。可是内心真的不受伤吗?而这位母亲,这位为了给孩子治病,什么苦都忍受住了的母亲,她的内心是怎样的呢?有些弱者给外人的一面是卑下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一点点存活的余地。当斥责和谩骂焦灼,理解和接纳渺茫。自尊生吞活剥的丢在一旁被践踏,生存权蛮横无理的被挤压,她和孩子的人权,谁来为之捍卫?!

这些家长,为何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位母亲的感受?为何在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恳请下仍然咄咄相逼?为何当她将实情告知之后,仍没有给她一丝喘息之机,反而变本加厉?他们都是正常人,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当他们看到这则消息,可能也会在下面评论,这些家长太没人性了吧?

难道不是吗?事不关己,看客而已。谁曾在人心拉出界限呢?谁曾指明人权的标准为何呢?谁曾立定道德的根基在哪里呢?人心中的尺寸在自鸣公义之时,就已经陷入暴戾。在是非搅扰之中,随波逐流。这些正常人可以用他们的道德将残缺的人逼死,然后说我们在秉公行义。

这些年来,我很少用言语表达自己,才发现我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我只能够用写的。于是听的越来越多,别人的观点,向风一样刮过,在我脑中留下对他们的印象。我忽然发现,人其实也是靠着言语被人了解,如同窗外飞舞的雪花,星星点点,随意飘洒,却在诉说背后的故事,隐藏的心思。

这些家长,觉得自己是受害者、正义的、光明的。这种受害者心态,如同风平浪静海面下的暗礁急流,潜伏着等待行驶其上的航船,一旦哪个冒失鬼闯进来,撞个粉碎不说,还激起千层浪,到最后还不是海的问题,而是谁让你闯进来的问题。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比如我给了某人需要的,他开始非常感激,后来又转过来诋毁我。我很难过,伤心大哭。我想再也不要服侍了,再也不要行善了,再也不要和人建立关系了。当我在神面前哭诉的时候,情绪越来越安静,心里越来越柔软,灵里充满平静的喜乐,一句话在我心头环绕:“不以自己的行为夸口,夸口仅指着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心中默默重复这句话,心想:“是啊,耶稣基督三年行道,却作了毁谤的话柄,叫许多人心里的意念显露出来。而我所做的仅仅是一点点,而且还不完全。更何况,我之所以能行善,是因为基督的工作在我身上成就了,因他为我死,我才可以为他活着。既然是为他活着,我怎能做自己的主呢?我不是应当尽心竭力讨他喜悦吗?他已经为我舍己,我为何要让自己活在自我保护中呢?既然有人要打我左脸,索性右脸也叫他打吧。或者神看见,可以怜悯我,伸手医治我所受的伤。”就这样,我开始求主免我的债,如同我免了人的债。

忽然想起一句话,“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内心完全得被感动!我虽不好,如此瓦器,可是神却愿意将祂的荣耀显现在我身上。我并不比世人好,只是我有神,我若靠自己,就永远是一个受害者;若没有神的爱包裹,就依旧是一个自怜的人。那样,我就永远陷入黑暗中,整天受魔鬼的欺辱,让灵魂滑入冰窖,失去爱的能力,就像失去耕种的田地,开始生长荆棘蒺藜,一段时间以后,再也不能长庄稼了。那样,我的生命就死了,如同罗得一样,再也结不出可以荣耀神的果子,再也没有初熟的果子可以献给神。

一切都在情理之中,那些家长和那位妈妈都需要福音,并非是谁善谁恶的问题,也非你好我坏的问题,而是这个世界缺乏爱,人们需要躺下,躺倒在耶稣基督的爱里,而不是假装刚强地站立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去向这个世界宣告,你们当怎样行,才可以让世界更加美好。人人都说受伤的是我,你要对你给我带来的伤害负责。其实,如果不是自我被冒犯,别人就那么容易伤害到你吗?在基督里,我仍会受到伤害,仍会感觉被恶待,但是我却不会一直在伤害里溺毙,也不会压抑着痛苦的情绪,而是我有一个庇护所,有一个遮盖,有一个磐石,我享受他给我的天地,因为在心灵里,所以是无限的常阔高深天地,无比的自由,充满着恩典,像血液一样遍满全身。

我不是钢铁侠,每一个人的生命怎样脆弱,我也一样如此,甚至比众人更脆弱。因为我常被责备是不刚强的。我不知道刚强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只是我如此真实地体会到软弱、无力,却因着基督,我可以做一些我做不了,也做不到的事情,然后和主耶稣一起享受这份美好而真诚的欣喜。

怎能不为此感慨呢?想想那位妈妈和她的儿子,以及她腹中三个月大的胎儿,就有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回响:“你的弟兄在哪里?”我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雪,飞舞跳跃,身姿各异。我仰望灰白的天,长叹一声:“主啊,到我见你面时,我能说,‘看,在这里!’吗?我的手正拉着他的手。”

思想平安夜那天,她一定遇到了很多卖平安果的,但是她是否碰到过一个将平安夜的主人带到她生命中的人呢?雪还是这样无声无息的下着,自由自在,无知无识,从天上而来,悄然落入大地,渗入泥土,种子被它浇灌,幼苗被它呵护,害虫被它冻死。春,已经在路上,人心的春天,离得还远吗?

相关搜索:负责 母子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9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