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祷告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我错把骄傲当成对神的信心

我错把骄傲当成对神的信心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文道 2018-11-08 人气:... 我要投稿

身兼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授、自己开创的事工机构的总裁、费城一间长老会的牧师等多重职分的著名牧者保罗·区普(Paul David Tripp),于10月22日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公开表示,一场疾病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信仰。在视频中,区普谈及他所遭受的病痛曾令他一度难以忍受,甚至想死。

这位常年受邀到各地讲演、著有《危机四伏的呼召》《人如何改变》等多部畅销书的牧师,勇敢地在回忆中承认,身体上的痛苦暴露了他个人自主和自我满足的妄想,他甚至不知道该祈祷什么,“承认我对基督的信心实际上是对身体状况的信心和对自我能力的崇拜,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入院期间的区普
入院期间的区普

“苦难先生”闯进名牧的生活

2014年10月19日,是区普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因为这一天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我不想改变我的生活,也没有计划我的生活改变,但我的生活改变了。这是出乎意料和不受欢迎的。”

“我想我可能在诊疗室45分钟,然后他们会给我开药让我回家。但不到20分钟,我的诊疗室里来了四个不同部门的医生,我非常震惊。我记得听到医生在背后讨论是否让我进行透析。我以为他们进错了房间,那时我意识到我的身体状况比我所知的要更严重,在医院的前36个小时,我经历了无法形容的疼痛,全身痉挛,感觉像是有人把一把刀插进我的身体里。非常冷酷,每两分钟插一次。我不想活了。”区普说。

“疼痛集中在我的腹股沟部位,每次来的时候我都尖叫一声。当你感到害怕时,你有时会大声呼救,因为你希望有人能听到并伸出援手。这些不是那种尖叫。疼痛是如此难以忍受,我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在我的叫声中,我绝望地喊道,‘上帝啊,帮帮我!上帝啊,帮帮我!’这是可怕的经历。我不惧怕第二天,我只害怕接下来的五分钟,害怕痉挛带来的折磨。”

在经历了一场比往常更可怕、更长时间的痉挛之后,区普流泪地看着妻子卢埃拉(Luella),告诉她他想死。他只是想停止这种折磨,而且似乎不可能有人帮他减轻痛苦。“突然间,我的生命掌握在我不认识的人手中,我的身体在做它不应该做的事情,我的余生和事奉都被搁置了。我被如此多的问题狂轰滥炸,弄得晕头转向。”

这位应邀到各地教导的著名大会讲员说到,病痛带来的不仅是软弱和无力感,而且是质疑“神在做什么”!“这不合理!在我最有影响力的时刻,神怎么让我成为我生命中最软弱的我”?

区普原以为在杰斐逊医院的一次普通体检,变成了10天的入院治疗。在头几天,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切都很糟糕很混乱,即将到来的许多服侍邀约被迫取消。区普躺在病床上,精疲力竭,心灰意冷。“我怎么这么快就病倒了?出了什么问题?如何解决?我是否在合适的医生手下?我要住院多久?这一切将如何改变我的生活?这会对我的事奉有什么影响?这对卢埃拉和我的孩子们意味着什么?上帝到底在做什么?”躺在病床上的区普,脑海里不停被这些问题轰炸。

区普开始在他的网站上更新自己的健康状况,这段经历让他真正思索苦难,并将他在苦难中学到的功课真实记录在《Suffering:Gospel Hope When Life Doesn't Make Sense》(苦难:无味生活中的福音希望)一书中。

区普把这次意外的疾病称为“苦难先生”。他说:“我不知道‘苦难先生’的出现会从根本上改变这么多事情。我看着他在我的生活中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重新安排一切,想着他什么时候离开,如果他最终离开会是什么样子。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把这个不受欢迎的陌生人赶出去,但我没能把他赶出家门……我花了太多时间试图弄明白他为什么敲我的门,为什么他选择了这个特殊的时刻。但我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入院第三天,主治医生告诉区普,他的肾脏严重受损。后来区普才知道,他患的是急性肾衰竭。如果晚七到十天就医,他的肾脏将彻底衰竭。“出院后,我被告知肾脏损害的严重程度,并被转到负责后续治疗的肾病学家那里。我被告知,我的肾功能已经丧失了65%,这种损害是无法逆转的。”

我的信心原来只是自我依靠的自信

疾病以区普从未经历过的方式,使他感到自己的脆弱和渺小。“直到现在我才想到死亡。我从来没有想过长期患病,也没有想过身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系统会受到严重损害。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继续做上帝让我做的事情,如果我做不到,我们会怎么做,我们将如何生活?我大声呼喊上帝的帮助,我太震惊和困惑,不知道该祈祷什么。

我抓住了祂的应许。我试图向自己宣讲祂的存在,但这很难。半夜里,当护士进来给我换药,我很难控制自己的思绪。卢埃拉睡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抓住她的手哭起来。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哭什么,眼泪就这么出来了。”

出院几个月后,区普得知自己需要做一个相当大的手术。那时他的身体刚刚有点恢复,牧师生活要面临再次中断的打击。区普相信神的智慧和良善,“即使在失望和困惑中,我仍然坚守着神的应许。但这非常令人沮丧。我确实努力克服这一切看似不合理的地方:在我事奉影响力最大的时刻,我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软弱,这有什么意义呢?”

随后,他在两年内做了六次手术。他的身体缺乏足够的时间恢复,软弱建立在软弱之上,症状堆积在症状之上。在第二次手术那天,区普在凌晨四点半左右被叫醒去医院做准备。他对手术感到焦虑,对效果感到失望。他有把握知道的只是他的生命和事奉将再次被搁置,而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区普在回忆中承认,身体上的痛苦暴露了他个人自主和自我满足的妄想。“如果你和我能控制我们的生命,我们就不会经历任何困难。我们都不会选择生病。我们中没有人会选择体验身体上的疼痛。我们都不喜欢身体虚弱和残疾的前景。没有人喜欢我们的生活被搁置。但身体上的痛苦确实迫使你面对现实,你的生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它提醒你,你是渺小和需要依赖的,你所拥有的任何一点点权力和掌控权都可能在瞬间被夺走。自我依靠是一种错觉,很快就会被痛苦暴露出来。”

区普发现他所经历的不仅令人沮丧,而且让人深感羞愧。他的软弱使他能够看到并承认他以前从未真正面对过的事情。“我的病重新定义了我对自己的看法以及我对与上帝同行的看法。在生病期间,我面对的现实是,我所认为的对基督的信心实际上是对我身体状况的信心和对自我能力的崇拜。

我一直精力充沛,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很累,从来都不需要睡很多觉,而且总能高效地工作。我曾经很自豪地说,睡眠对原本高效的一天是干扰。苦难有力量揭露你一直以来的信心。如果你的身体垮了,你就失去了盼望,也许你的盼望根本就不在你的救主里面。承认我所以为的信心实际上是一种自我依靠的自信,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软弱使我放下对结果的控制

这次病痛使区普首先看到的问题就是自己的骄傲。骄傲来自于对健康和成就的依赖。区普回忆:“大约在我生病前的三年里,我减掉了40磅,并开始更积极地锻炼,以便更好地工作。我感觉更年轻、更有活力。我为自己的身体健康感到自豪,对自己的健康充满信心。因为我身体强壮,所以我能高效工作。我常去世界各地参加会议,在此期间写了一本又一本书。健康和成功令人陶醉,但也很脆弱。”

当区普意识到他病得很重,虚弱和疲劳将伴随余生时,他受到的打击不仅是身体上的,而且是灵性上的。痛苦与其说改变了人的心,不如说是暴露了内心的真相。苦难具有揭示人内心光景的惊人能力。疾病的试炼揭示我们的真实思想和愿望,你在哪里寻找生命,你在哪里寻找意义,你在哪里寻找盼望。苦难总是会暴露我们与神关系的本质。

区普写道:“现在作为我日常生活一部分的软弱,已经成为上帝恩典的巨大工具。这些软弱暴露了一个我以前不知道的自我的偶像。我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和能力感到自豪……然而上帝创造并掌控着我的肉体,上帝给了我每天需用的恩赐。身体健康和能力恩赐应该生出更深的感恩和敬拜,而不是变得自我依赖和对自我能力的崇拜。我感谢我的软弱暴露了我的弱点,感谢神把我解放出来,不再需要证明我是我所认为的我。”

区普对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软弱只是证明了一直以来的真理:我们的生命、呼吸和其他一切完全依赖上帝。对我来说,软弱不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软弱提供了找到真正力量的环境。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章9节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当你第一次读它的时候,它听起来很奇怪和疯狂,但保罗知道神的大能是在他的软弱中成就的。软弱不是你我应该害怕的。我们应该害怕我们对自我能力的妄想。强壮的人往往不会寻求帮助,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需要帮助。当你被证明软弱的时候,你就会依赖你在基督里所拥有的无尽的神圣力量。”

很多人把自己的骄傲错当成信心,把自信误认为是对基督的信心,为自己的体力、健康、敏锐的头脑、社交能力、领导能力以及成功而自豪。区普特别指出,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倾向于把功劳归功于自己。我们忘记了我们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和大脑里的每个神经元都依赖上帝。我们忘记了我们取得的每一次成功都依赖于我们无法控制的力量,我们忘记了我们所有的恩赐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这些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罪。

这些罪使我们活在一个虚假的信心生活里。区普形象地描述,罪的DNA是自我中心。“罪使我们把自己置身于世界的中心,让生活围绕着我们。它使我们把日常关心的范围缩小到我们的需要和我们的感觉的小议程上。罪使我们被自私的欲望、权利的灵和一串无声的要求所驱使。罪使我们想要我们自己的方式,想要对我们无法控制的事物拥有主权,想要强迫别人为我们的议程服务。”苦难暴露了自我依靠的危险。我们倾向于把太多的安全感和希望放在物质上,比如房子、财产,放在身体健康上,放在工作、银行账户和退休计划上。

疾病帮助区普体会到,苦难有力量打破我们自我主权的泡沫。“我们想要相信,如果我们吃了对的东西,做了对的运动,我们就能控制健康。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好好地养育孩子,我们就能保证孩子会安然无恙。我们希望相信,如果我们预算合理、投资明智、储蓄谨慎,我们就能保证一个良好的财务前景。我们想,如果我们致力于一段充满爱的婚姻,我们就能确保它的健康和持久。这些都是可以做的好事,但认为做这些事能控制结果的假设是不正确的。”痛苦使我们审视自己的生活,并面对我们无法控制的事实。

神仍紧紧把我们抱在祂的怀里

当我们生活得很自信的时候,意外的痛苦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就会恐惧。因为我们突然面对自己的渺小,失去掌控会让一颗自以为刚强的心立马变得脆弱不堪,一股强大的恐惧感就会袭面而来。

区普写道:“当恐惧控制你的心时,你就不能正确地看待或思考生活。你的视力扭曲,导致你做出错误的判断和错误的决定。因为恐惧扭曲了你的视野,你就会自寻烦恼。在心理咨询方面,我一再警告人们,事情并没有那么糟,你必须用信心的眼光去看待生活,而不是透过恐惧的镜头。有没有证据表明你对痛苦的反应是恐惧变成了你的镜头和向导?”

恐惧会增加我们对神的怀疑,得出结论说:上帝不是良善的,因此不值得我们信靠。我们把神带到由我们审判的法庭上,以确定祂在某些方面是不忠的、没有爱心、漠不关心的。因此我们不再相信我们曾经相信的上帝,离弃了对上帝的信心。

疑虑的种子是仇敌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受苦时,我们很容易听到撒但在我们耳边散布的谎言:“你的神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你被挑出来受苦?也许上帝确实有偏爱。为什么神不听你的祷告?为什么别人比你容易得多?也许上帝根本就不爱你。”神若任凭我们受这样的苦,怎能配得上我们的倚靠呢?这是对神的良善的直接攻击。撒但知道,如果我们开始质疑神的属性和能力,我们就不会再去寻求神的帮助。

区普认为,实用且持久的解决方法是把对世界、对魔鬼的恐惧转变为对上帝的敬畏。“对上帝的敬畏,也即是对祂的荣耀、主权和权力的谦卑承认,就是在看似困难和无望的事情面前找到安息之所和盼望的泉源。”当我们跌入谷底或遭遇瓶颈时,我们很容易成为谎言的牺牲品。但上帝已经赐下祂要亲自与我们同在的应许,以此保护我们免受谎言的攻击,消除我们的恐惧。神的话提醒我们,神仍然紧紧地把我们抱在祂的怀里。

神正在使用苦难使我们摆脱对此世的虚假盼望。神使用苦难撬开我们的手,让我们的心不再紧抓世界,而是摊开掌心,勇敢地学会向神支取每一天的力量,依靠祂而活。

相关搜索:信心 骄傲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