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新年  奸淫  圣诞  祷告  创世记  开幕词  婆媳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以色列背包客正在敲门

以色列背包客正在敲门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撒拉,王东莉 2018-07-26 人气:... 我要投稿

经过两年多希伯来语的学习,今年四月,我开始在成都莎隆(Shalom,希伯来语的意思是“平安”)之家服侍。我们免费为来中国旅游的以色列游客提供住宿和部分饮食,以及旅途中所需的日常帮助。我们会与他们一起做中国菜和以色列菜,帮助他们买票、翻译、引路、购物,带他们学习中文,了解中国传统文化。

每当以色列游客第一次听到我们这些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说出他们的母语时,都十分惊讶,因为希伯来语不属于国际通用语言,是比较难学的小语种。几乎每个以色列游客都会好奇地问我们学希伯来语的缘由,我们总是回答:因为上帝爱你们,以色列是上帝的选民,所以我们爱上帝的百姓以色列,想要与你们交流和帮助你们,希望来中国旅游的以色列人感受到爱与温暖。

我们常有机会向他们分享我们的基督信仰,我们会用希伯来语告诉他们:“上帝爱你们,祂从来没有忘记你们。祂以永远的爱爱你们。上帝对以色列有美好的计划。”骤然从素不相识的中国人口中听到这句话,一些以色列游客当场流下泪来。

莎隆之家

“这才像个基督徒!”

我从小信主。妈妈小时候在上海教会的主日学里接触到基督信仰,后来,作为知识青年来到新疆一个小镇安家落户。她四十岁时受洗归主,那时也把福音传给了正在上小学的哥哥和我。但我真正重生,是从新疆回到上海之后。

根据当时的政策,知青子女可以有一个回沪。于是,我在14岁初中毕业后,离开父母回到上海,和外婆住在一起。那时我不懂上海话,又因为从边疆小镇来到大都市,学习、生活各方面适应都有困难。外婆当时已经86岁了,有老年痴呆症,脾气古怪,习惯白天睡觉,晚上自言自语咒骂幻想中的人,也骂我。我无依无靠,只有更多依靠上帝,向祂祷告。主日我一直参加教会的聚会,但总没有机会受洗。

六年之后,我突然开始思考我是否重生得救的问题,很受困扰。我跟上帝做了一个祷告:“天父,如果现在主耶稣来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得救?求你让我清楚知道我到底有没有重生?如果没有,求你让我重生得救。”祷告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看到自己实在是一个罪人,是一个失败的基督徒。

那年外婆去世时没有留下遗嘱。原先只有我的户口迁在外婆家,从继承权来说,外婆过世后,我继续住在外婆的房子里没有一点问题。但没想到,外婆去世前不久,住在上海附近县城的姨妈一家通过欺骗和伪造的手段,将他们的户口暗暗迁入外婆家。等外婆一去世,他们立刻就把外婆的户口本和房产证都拿走了,并把自己的名字变更为户主。然后,他们一家四口强行住进了外婆仅10.5平米的房子,我只能在阳台上搭一个小床。姨妈一家软硬兼施,苛刻地对待我,想要逼我离开。无处可去的我只能迫切祷告上帝,求祂为我开出路。

跟姨妈一家相持了差不多一年时间,直到有一天,为了多收几分钱的水电费,姨妈又开始对我骂骂咧咧。因为受欺负太久,我实在忍受不住了,彻底爆发出来。爆发前,我默默跟耶稣做了一个祷告:“主,这次你不要管我了,你站到一边去,我要自己来,你一直要我忍耐忍耐,我忍耐不了了。”于是,我跟姨妈回嘴。姨妈见我回嘴,就生气动手打我,表哥也冲出来打我,我激烈地反抗,打算跟他们拼命。这时隔壁邻居大喊了一声:“不许打小孩!”姨妈他们被这个声音震慑住,立刻停了手。

我走出家门,找了一个地方痛哭流涕地祷告!我并不是哭自己被欺负,而是难过作为一个从小信主的基督徒,居然到了要和姨妈、表哥打架拼命的地步。回想那些日子,我天天在心里和他们吵架,想着怎么报复他们,甚至有时气愤到想要杀人放火!那一刻我才发现,虽然我表面上没做出什么恶事,但我心里充满了犯罪的念头,或许只要一念之差,有个合适的机会就实行出来了。于是,我俯伏在上帝面前深深地认罪几个小时,呼求他的怜悯和赦免。边哭边祷告完,站起来时,我心里满了平安,我清楚知道我重生得救了。那年我21岁。

随后的日子,上帝继续光照我:他们欺负我的那些地方,是他们跟上帝的事,而我需要处理的是我跟上帝之间的事。祂让我想到,当亚伯拉罕的牧人与罗得的牧人为了草场相争时,亚伯拉罕采取的方式是谦让,避免冲突,因为亚伯拉罕更看重上帝的心意和亲情。而当我跟姨妈一家处在为房子相争的局面时,我却没有谦让。我领受到真实的悔改不仅要向上帝悔改,也要向姨妈一家道歉,然后搬出去,彻底放弃自己的权益,连外婆家的一针一线都不拿走。

我又花了好几天时间祷告,来确认这个领受是不是出于上帝。最终我向主降服了。当我鼓起勇气跟姨妈、表哥道歉,并告诉他们上帝怎样光照了我。姨妈也哭了,向我道歉说,她也感到非常对不起我,不应该打我。当他们听到我说,我会搬出去、户口也迁走,他们吃惊到难以置信。我表哥说:“这才像个基督徒!”

就在那一年,我受洗了,并把自己奉献给主。上帝在我顺服后奇妙地为我开路,在上海市中心给我预备了一处房子,使我有地方落户和居住。不但如此,之后的短短几年,我父母和哥哥的户口也都奇迹般地迁回上海!

2006年,我蒙主呼召辞去工作,开始在教会全职侍奉。

我在耶路撒冷精神病院的服侍

2011年11月,我参加了一场专为以色列祷告的聚会,经过一天的祷告,我关爱以色列的意愿增加了。次年2月,一位东北的牧师来到上海,传讲关爱以色列的信息。我开始对以色列生出更多负担,愿意为着“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这个应许来献上自己。

2013年,我决定要去以色列旅行,第一次在耶路撒冷过住棚节。我特别花了40天时间,每天禁食一顿祷告,预备自己的心。我跟主祷告说:“我去一次以色列很不容易,求主给我机会为以色列中的困苦人做些什么,以实际行动去祝福他们。”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但上帝非常信实,我来耶路撒冷后,通过同行的一位女牧师认识了一对从乌克兰归回以色列的犹太母子。

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丈夫是二战的犹太幸存者,早已过世。她靠在旅店里做杂活得一点小费度日,穿的是别人不要的旧衣服,生活十分艰辛。唯一的儿子是一位三十多岁的暴力型精神病人,住在耶路撒冷的精神病院里。母亲在苦难中信靠了主耶稣,但儿子没信。当时耶路撒冷有个祷告会,这位母亲参加了,恰巧坐在我认识的女牧师旁边。她跟牧师说,她特别希望中国人能去为她儿子祷告。

牧师找到我和其他几位中国姐妹,我们都非常乐意去探访。看到她的穷困,我们几个姐妹把身上能给她的都给她了。然后,我们陪她去医院看儿子。老母亲带着五个中国姐妹,加上做翻译的姐妹,总共七个人,也不知道医院是否允许这样的探视。我们凭信心出发了,一路祷告,求上帝开路。到达时已是傍晚,我们奇迹般地得到警卫的允许,经过安检后顺利见到了她的儿子。

我们找到一块草地,大家围坐在一起。我们跟这个犹太青年说,上帝把我们从中国上海这么遥远的地方差到你这里来,是要让我们告诉你,“上帝爱你,你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后裔,上帝没有忘记你,上帝要医治你、拯救你”。之后,大家一起唱了一首简单的希伯来语诗歌,感受到上帝强烈的同在。我们流着泪为这对饱经苦难的母子呼求,也为以色列祝福。

祷告时,我们似乎进入了他的内心,进入了整个以色列的苦难里面。这个犹太青年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才会变成精神病?想到以色列民族千百年来遭受的苦难,亡国后分散在万国中,被抛来抛去,经历了最悲惨的境遇,死伤无数。想到这些,几位姐妹在上帝面前都哭泣祷告,为他们呼求。再想到我们来到以色列后,感觉适应很不容易。其实,回归以色列的人原本在不同国家出生、长大,回到以色列就像来到一个新国家一样,也需要重新适应。我们常常简单地认为犹太人回到以色列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很美很幸福,其实他们也会遇到沟通不便、孤单无助、生活困难等种种难题,有人甚至因此抑郁自杀。他们迫切需要帮助和安慰。

相关搜索:以色列 敲门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