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我的身份意识危机

我的身份意识危机

扫码阅读 编辑:jnmd.org 作者:周文亮 2018-04-13 人气:... 我要投稿

今天一大早,我就拖着带病的身体领着老婆孩子匆匆忙忙地来到温州——这个从小到大唯一让我感到过真正快乐的地方。本来我就属于那种多愁善感类型的人,但今天的心情又多了一层阴霾。因为就在昨天,或者是前天,我记不太清楚了。那天,听我爸说,老家的又一位亲戚过世了,在那位亲戚过世前不久,我的另一位亲戚才刚刚过世。

本来连续数年都整天吵吵着回老家、回老家的父亲居然突然间不想回去了。原因是,老一辈相继过世,我父亲认识的人一个个都没了。老家既然没有了亲戚,回老家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回到一个没有亲人的老家,自己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你不认识任何一个人,任何人也都不认识你。

听到、想到这些后,一股虚空感突然向我袭来,我对此的恐惧绝不亚于我对我儿子半夜嚎叫的恐惧。我的身份意识危机就从这里产生了。

我自8岁起就离开故乡安徽前往上海寄居,所以对于故乡,我的记忆并不是很多。相反,虽然我并不是上海人,但我对上海的记忆却更多。然而,这里存在一个令我非常纠结的事情:在老家人面前,我是半个上海人(这并没有褒义),而在上海人面前,我不过是个比他们矮一截的外地人,而且我自己也清楚,我并不是上海人,但身为安徽人的我,却又不像是个地道的安徽人。

幸好,我在故乡还有亲戚,他们是维系我身份意识的最重要的支柱,当然,我的记忆也是一根不可或缺的支柱,没有了记忆,甭提安徽人这个身份,就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随着我的年龄一天天增长,我的记忆也逐渐消退,经常记不起上一刻的事情。若是现在让我说说小时候的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还真是一件难事。除开记忆的问题,亲人就成了我之所以是我的最后防线,亲人们走了,“我”也就“不在”了。

换言之,我需要有能够证明和维系我身份的人事物,这些一旦消逝,我便成了无家可归的浪子,我的老乡们不认识我,我走到的地方也不是我的家乡,那个概念中的“故乡”似乎是随着那些能够证明我身份的人事物而存在或消逝的。

而如今,我对故乡的记忆在不断消失,亲戚不认得几个,老一辈又相继离世,能够让我有身份认同和归属感的人事物越来越稀少,我深深地感受到我父亲所感受到的凄凉。这种心情类似于诗人说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时无奈与悲凉的心情。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世人必走的路,想留也留不住,想回也回不去。

当我思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的心中一面布满了愁云,一面对基督教信仰充满了敬仰。当我把当下的危机放在基督教信仰的光照之下时,我瞬间感到豁然开朗,就像你长时间在黑暗且狭窄的山洞中艰难地跋涉,在忍无可忍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一片宽阔的视野时的心情一样。

在这件事情上,当我转向另一种思维方式时,我心中的愁云便不再密布,在经历凄凉的阵痛后,我在基督教信仰里找到了至高的、无人能夺去的喜乐。在这里,我想起了主耶稣对陷入恐惧和忧愁中的门徒们所说的话: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暂时与永恒

我首先思想到的,是暂时与永恒之间的区别。不错,我是个安徽人,但这个身份是暂时的,我无法把“安徽人”这个身份带到永恒中,这个地上的身份,迟早要被丢掉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与此类似的,我与我亲人的关系也是暂时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受到血缘关系、地域、时间的限制,是这些要素使我和他们具有“亲人”的关系,但是这些要素都是不稳定的,在条件不满足的情况下,这个身份就会失落。

例如地域的要素,我已经许久没有回过自己的老家寿县,我现在如果回去的话,我肯定找不到儿时的那个“寿县”了,再等三五十年,“我的故乡”寿县也只不过是一个记忆罢了。因为这个缘故,我不可能把我的身份认同都建立在这些事上,否则,我便要惶惶不可终日地活着了。我之所以会产生身份危机,与这点有很直接的关系。

在这里,我特别为着自己的基督徒的身份而感到幸福。感谢神,“安徽人”不是我的第一身份,更不是我在永恒中的身份,我的首要身份是基督徒,而这个身份并不受血缘、地域和时间变迁的影响,这是我在永恒中的身份,无论如何,这个身份都会伴随着我,永远都不会有失落的可能:就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基督徒,我的身份也不会随着其他基督徒的消失而消逝;就算我走遍天涯海角,就算地域变化得再快,我的身份依然不会改变;“基督徒”这个身份具有永恒性以及永远的有效性,因为这个身份是超越时空的耶稣基督所赐的,这个身份并不需要任何人认同,天父的认同超越所有人的认同。我的安全感全建立在这里。

水平维度的家

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不是离别这个地方,就是离别那个地方,不是告别亲人,就是告别朋友,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是没有家的人。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只要安定下来就好了,只要安定下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稳定的居所,我就有一个固定的家了。然而,这兴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这种想法兴许是因为我流浪得太久了,渐渐地失去了从外界而来的身份认同,从而期望从地理上的“家”和关系上的“家”得到这份认同。

可是,如果我把自己的身份认同又像钉子一样“固定”在血缘、地域之上,那么这份身份认同又能够苟且偷生多少年呢?当我的地理上的“家”过了70年的产权期的时候、当我和我的妻子都到七老八十的时候、当我再次成为自己故乡的陌生人的时候,我能够留得住什么呢?岂不又要向亲人和家乡告别了吗?

如果非要从“家”来获取身份认同的话,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就看我对“家”的定义是什么。教会是信徒之母。教会的存在是个别信徒的安息所,哪里有教会,信徒的家就在那里;所以,教会才真正是信徒的家。上文说过,我需要有能够证明和维系我身份的人事物,一旦这些消逝,我便成了无家可归的浪子。

地方教会的存在正好能够保证这几样:在教会中,我们的弟兄姐妹绝不会稀少;在教会中,永远有一个位子留给你;在教会中,任凭时光荏苒,岁月变迁,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离开另一个人。因为“我信圣而公之教会”、“我信圣徒相通”,即便已经有长辈们已经安息主怀,但他们却活在神面前,我们仍然同属于一个大公教会。也许他们此时与我们有短暂的离别,但不久之后,我们必得重逢,届时我们将永远与他们相交。

垂直维度的家

如果说地上的教会是信徒的家和安息所,那么天上的教会就更是你我的家和安息所了。在天家,我们有比血缘关系更加亲近的家人,我们有永远都不会离别的亲人和故乡,我们也不再会因着记忆的衰退而忘记那里发生的事,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会成为我们美好的回忆。在那里,基督会赐予我们新的名字,你我的名字将会永远镌刻在祂的心中,永远不忘。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会有身份意识危机的可能,在那里,你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我是谁。

据此,天父绝不会允许你我成为浪子,在我们寄居的世界里,祂为我们预备了作为家庭的教会;在天上,祂也为我们预备好了天家,我们永远都不会孤单,我们永远都不用作浪子,我们也永远都不会丢失自己的身份。

想到这里,我的心终于得到了释怀。我知道,我不用害怕,也不用焦虑,有些人、有些事,我永远都不会失去。我只是一个天路客,我信主的家人也是天路客,或许我先走,或许我最爱的妻子先走,我的父母也不会陪我到永远,但我知道,我不孤单,我还有家,我的家在教会,我的家在天上。

相关搜索:意识 危机 身份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