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我怕丑,不怕痛” ——用整容解决心的问题?

“我怕丑,不怕痛” ——用整容解决心的问题?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王东莉 2018-04-09 人气:... 我要投稿

“你美你说了算,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对。”“我怕丑,不怕痛。”有人说,这是颜值扑棱一下翅膀,就能刮起龙卷风的时代。一家医疗美容APP发布的白皮书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医疗美容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全球每2.5个医美消费者中,就有1个中国人。

不仅如此,整容人群也已从明星、网红转向了学生、白领等普通人群,85后、90后更是被整容狂潮全面裹挟的一代。新世相在文章《脸贷:那些分期整容的90后们》中提到,有个女孩在读书期间就从小额贷款公司借了 6 万去整容,签约时,她看到了 600 多个大学生的整容贷款记录……

《境界》特别采访了自己或朋友有过微整经历的几位女性,她们的讲述帮助我们了解整容群体内嵌的价值观,和背后许多不为人知的心灵伤痛。太多人内心真正需要的并非美,而是在原生家庭、群体、亲密关系里没被满足的爱与肯定。

男友劈腿第二天我就去隆胸

受访嘉宾:Rebecca,88年出生,曾任艺人经纪,现为医疗美容培训师

我从小跟奶奶一起生活,因为父母离异了。可能由于没有父母的陪伴,导致小时候我特别自卑,班里的小朋友也不跟我玩。13岁那年,一个老欺负我的同学把我鼻梁打歪了。当时父亲和继母觉得不明显,没有给我做修复手术,可能他们觉得贵吧。我长得很清秀,但每次照镜子看到自己的鼻梁,就会想起小时候被欺负的事,这成为我心里面的一个伤口。

2008年,我一边上大学一边打零工,自己攒了钱跑去医院做了鼻中隔的修复手术,记得当时花了4800,去的是青岛一家医院。并非为了美,只是觉得这是我心里的暗伤,做完了我可高兴了。

2017年初,因为前男友出轨,我受刺激了,第二次做整形。他出轨的女孩没什么比我好的,除了胸部丰满一些。我想都没想,第二天就去了美容医院做了隆胸。手术花了十三万,前三天非常痛,我躺在病床上特别后悔,觉得自己特傻,怎么会因为一个男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真是不值,花了钱又受了罪,我整个人一度抑郁。

有一天在酒店,我拉开窗帘,光照在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动。我开始思考生命,思考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其实八年前我就接触过基督教,但我的心根本没有打开。回到家,我翻开多年前闺蜜送我的《圣经》。当我读到《诗篇》和《箴言》时,就一直落泪,觉得有一束光照进心里,里面积累的一些苦毒奇妙地消失了。2017年5月31号,我受洗了。

我以前从事艺人经纪,接触的都是艺人、模特、网红,对她们求美整容的心态我能够理解,与职业有关。但当我真正进入医疗美容这个行业,随着对专业知识、行业规则和社会现象的系统性了解,我发现很多求美者存在很病态的心理,尤其在北上广。现在很多来做整容的都是95后,富二代不少,她们在求美的过程中很不理智,盲目整容很普遍。有些人长得已经很漂亮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很讨厌本身的自己,就是要改变,一定要整成别人,比如整成某个网红或明星。跟她们聊天我发现,大部分人的成长过程都有缺失,通常都是父母离异,或者父母长期在外工作,童年没有陪伴。

我认识一个98年的小妹妹,成都人,富二代。警官学校文艺团出来的,本人自然长得非常漂亮,但她很讨厌自己,做了很多整容项目,全脸几乎都动过了。跟她聊天,她说从小爸妈离婚,爸爸是富商,在家里有暴力倾向,妈妈经常对她说负面的话。长大后家人什么事儿都用钱打发她。她心里有非常多的苦毒,每天都泡在酒吧里,一把把地撒钱。我一直在给她传福音。

其实整容起源于二战后,帮助那些在战争里毁容的人修复。没有信仰的支撑,现实中的人很容易崩溃,通过这样的方式帮他们重塑信心,免受歧视,回归社会。现在的人把整容看成一个利器,觉得我有钱就能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从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掩饰不安全感。

很多90后一点都不藏着掖着,整完就在朋友圈发,她们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甚至把整容当成攀比。70、80后因为感情被出轨去整容的比较多。还有一些人生活、感情不如意,想通过改变外貌找到一个不错的男朋友,她们把整容看得太神奇。当然,也有求美者确实长得不好,或者小时候身体某些部分因为有缺陷被嘲笑的。一些高级求美者,做美容是为了抗衰,不是为了改变。

现在医疗美容领域发展很快,很多人原本从事其他行业,属于跨行打劫,他只是一个投资者,目的就是赚钱,不会站在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上给求美者做引导。有些人赚钱不择手段,常见的消费贷、美容贷,几乎都是放给医院的。往往求美者没有想那么多,比如有的求美者根本没有偿还贷款的能力,也没有必要整那么多项目,一听所谓专业人士的蛊惑就去做了,这是很可悲的社会现象。

我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三年,认识上帝之后,我觉得应该让大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美的含义,给求美者正确的价值观。有些白领整了容之后觉得可以用外表作为武器来博取成功,其实你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外表只是第一眼的印象,女性要先肯定自我价值,内外兼修的美才永胜不衰。

对客户,我首先会肯定她,不需要做的地方就不要动,售后我会跟踪服务,配以心理咨询以及一些适当的装扮课程,也会在适合的时候把信仰带给她们。我想,上帝在我们每个人的专业领域都有美意,让我们可以成为祝福的管道。

失去“我”的存在,让人忧伤

受访嘉宾:小思,87年出生,现为全职妈妈

我的容貌比较平凡。小时候比较注重成绩,没有特别关注外貌。读高中时,我发现长相好的女孩会有男孩追求,我注意到容貌差异带来际遇不同。

一个高中好友上大学后在外貌方面的转变,让我颇为诧异,也对我有很大刺激。好友家境很好,但高中时穿衣打扮非常朴素,平时只关注成绩,是三好学生。高中一毕业,她就把近视眼给激光矫正了,大学还割了双眼皮,穿衣打扮大为改观,不仅注重时尚,还染发、染指甲、化妆。她对我坦承,女孩的价值最终还是以外貌取胜,而不是成绩。张爱玲说过,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心灵美丽而被爱上的。大学里男生议论的都是哪些女生是班花、校花。对当时还没有接受耶稣的我来说,张爱玲的话再正确不过。

2009年,我失恋了,两人暧昧了两年,恋爱了两个月就分手了。我从小父母离异,自己把很多希望和情感投入在爱情上。我当时想,得不到爱情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如果我的外表美了,追求者就会来。加上好友的“鼓励”,我没有半分犹豫,决定要割双眼皮。

当时手术费很便宜,在上海九院做的,900元左右。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做手术,我却没有任何紧张和对术后失败的担忧。候诊室里人很多,也有男孩来割双眼皮。割开的时候确实很疼,不过没有一会儿,这种疼痛就被我遗忘了。术后有1个多月的时间,眼皮就像两条香肠一样肿胀,出门都要戴墨镜。那时候心里开始害怕,怕手术失败毁容。等恢复好后,我回到学校,室友们都夸我变漂亮了,眼睛迷人又有神。但我并没有完全摆脱失恋的痛苦。

整容半年后,我信主了,我所有的自怜都在团契生活里被治愈了。传道人牧养我们就像亲身父母一样,团契里经历的无条件的爱,不需要我多美多好就可以被爱,填补了我心里的空洞。

我还记得自己刚割了双眼皮,向最初带我参加团契的老师自信满满地讲述经历,她眼神里不住地流露出惋惜和哀伤,当时我不能明白。信主后,我才明白当时老师眼神所流露的是什么。作为上帝独一无二的受造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张不同于别人的脸。上帝造我奇妙可畏,对我钟爱无比,可是我却放弃祂对我的独一设计,失去如此一个“我”的存在,这不叫人忧伤吗?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问题 解决 整容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