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教会事工 > 布道宣教 > “福音传回圣城”的我知我见

“福音传回圣城”的我知我见

扫码阅读 采编:jnmd.org 作者:边云波 2016-11-07 人气:... 我要投稿

一、六十年前的福音勇士

福音,带着历代殉道者的血迹,从耶路撒冷开始,经过了安提阿、古罗马、英伦三岛、北美大地,传到了中国的沿海一带。

多年以来,在中华大地上,苦难重重,战火连连,你争我夺,内忧外患。在艰苦的岁月中,神唤醒了祂在中国的儿女们。

在1940年代的复兴热潮中,涌现出一些志往西部边疆去开荒布道的福音战士。有些人没有人组织,凭着信心,前后呼应着奔向西南的少数民族地区。另有更多的弟兄姊妹,组成了两个福音团体,决志到西北回民中去传扬福音,他们是遍传福音团和西北灵工团。这些人出发的地区不同,起初也互无联系。但他们同被一灵所感,愿意沿着某些前代人的脚踪,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去!

二、遍传福音团

遍传福音团是西北圣经学院的师生组成的。该学院由中国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先生的孙子戴永冕牧师所创建。戴院长十分关心西北的福音事工。1940年代中期,在该学院中建立了遍传福音团,由教师马可牧师任团长。他们的开荒使者遍及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地。当年马可牧师所写的《遍传福音》一诗中便有“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诗句。

1946年夏天,我在陕西洋县传道时,正好有两位西北圣经学院的神学生,到那里去实习布道。其中一位,是三十多岁的俄罗斯弟兄,另一位是只有二十几岁的陕西的弟兄。我们谈及边疆的福音工作,有时直谈到半夜。

他们在当地教会教唱了一首诗歌。这首歌词是:

起来,我们走吧!

撇下一切,背十字架。

跟主脚踪,往各各他。

起来,我们走吧!

几十年来,由于我时常在各地教唱这首诗歌,有人就误以为这首诗是我写的。其实,直到如今我也不知道作者是谁。但是我知道,这首短诗的确感动了一些弟兄姊妹,走向了这条通往各各他的窄路。

遍传福音团里有一位弟兄,原名叫赵崇义,后来改名叫赵麦加。当年一听到他所改的名字,我就很受感动。以后在祷告中便时常记念他。

三、西北灵工团

1946年秋天,我到了南京,一面继续大学的课程,一面在一些院校团契中参与一点服事工作。有一次在泰东神学院,听到了刘素媛、张美英两姊妹的见证。她们是从山东潍县灵修院(早年的乐道院)出来,要到新疆去传道的。她们服装朴素,语言朴实,却感人很深。

忘记了是1946年冬天还是1947年春天,潍县灵修院的负责人张谷泉弟兄在南京黄泥岗教会讲道,再一次提到他们把福音西传的托付。我有幸认识了他,很受激励。当年他写的《西北之灵工》一诗中也有“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诗句。

后来由潍县灵修院去往新疆的同工们,组成了西北灵工团。他们的共识是:不诉苦,不借贷,不谋求中国教会的固定资助,更不会向西方教会募捐。他们的事迹见证是令人感泣的。

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跪在床前,提着边疆同工们的名字,一个一个地为他们祷告。而他们的见证,也激发了我去往边疆少数民族中传福音的心志。

四、向西行

1948年元旦,我应邀到江苏丹阳去布道。第二天出城禁食祷告时,灵战十分激烈。一方面深感到过去事主之难,一方面也预感到将来事主之险。但想到,当年主耶稣明知耶路撒冷有苦难,却仍是定意面向耶路撒冷而去(太16:21,路9:51)。历代圣徒都是从这条窄路上走过去的,自己天天为之代祷的边疆布道者也正走在这条窄路上。心有所感,便写了一首小时《向西行》。当年春天以“一只小羊”为笔名,刊登在遍传福音报上。其中有几句是这样的:

向西行,向西行,

面向着耶路撒冷向西行。

默默地向西行,

暗暗地向西行,

哪怕路途窄,

窄路早有主脚踪……

我要随主向西行!

早在1940年代,已有不少唱诗或朗诵诗中,反复出现过“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这样的诗句或语句。

五、不同的声音

“把福音传回圣城”这是当年中国部分信徒的心志,现在有人仍有这种心志是很自然的。但若把它当作全中国教会的唯一使命,便有不妥,当年那一代的信徒也并未这样讲过。若是把它当作向西方教会募捐的口号,这和前代人的作法更是背道而驰的。保罗是外邦的使徒,自己又精通希腊语文。但所到之处,都是首先到本民族的会堂去,向自己的同胞骨肉传讲自己的领受。而近几年有人从大陆出到国外,虽然不通外语,跑遍世界各地,却避而不进林立海外的华人教会,专到西方人的教会去“作见证”、“筹款”,这绝不是当年传道人的脚踪。

但是,我们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裹足自缚。对某些确切受感、有托西进的弟兄姊妹们,绝不可因为有人用以谋利,因此就对“传回耶路撒冷”噤若寒蝉,碍口不讲。我们也不相信,一个害群之马就会妨碍万马奔腾!

六、残笺如泪

最近在清理个人旧作的时候,惊喜地发现,还存有赵西门弟兄大量的亲笔信件,和他手写的诗歌文稿。

赵西门弟兄奉献前曾从事文字工作,颇有成就。他的妻子文沐灵姊妹出身于贵族之家。二人蒙召传道之后,抛弃了世上一切的名利,于1946年到南京泰东神学院深造。那时笔者正在南京中央大学读书,我们都在黄泥岗教会聚会擘饼,因此有些交通。1948年冬天,我去往西南传道,西门弟兄和文姐妹于1949年去往西北传道,以后风云突变,便失去了联系。

经过了约三十年的狂风暴雨之后,于1987年我们又开始了通信,一直到1994年他离开新疆的前后。虽然西门弟兄不听我的劝阻而去了河南,但我仍然尊重他是被神重用过的仆人。现在西门弟兄等故人都已归天去了,神却使我三次从死亡的门口又走了回来。他既把这些诗文信笺留在我的手中,我想理当编集这些书札诗文,和众弟兄姊妹们一同分享,以便追思逝去的人,互勉在世的人。

在整编他的来信和寄赠的诗文之际,重温西门弟兄的手迹,真觉残笺如泪。

60年前那一代传道人,他们为主的缘故献上了一切。有人抛弃了前途辉煌的学业事业;有人放下了近在手边的名利成就;有人忍痛断开了背叛信仰的婚友爱情;有人含笑捐献了辛劳积累的所有家产。这些人,离家背井,奔赴边疆,长途跋涉,忍受饥寒,虽然生活艰难,但却从不宣扬,只是亲手作工,养活自己。他们宁肯挖苦菜、吃糠团,却省下钱来筑房购屋,到处传扬福音,建立教会。当年海内海外好些弟兄姊妹,不约而同地纷纷成立了边疆祷告团,自发地在后方为边疆的同工们日夜流泪代祷,支持着前方用血泪撒种的福音战士们。没有人倡导组织,也没有人呼求捐款,大家却以灵相通,以爱相系,默默地共同事奉,谱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华人宣道史诗。

60年来,他们历经艰辛,有的在监牢中献出了生命,有的在出狱后走完了窄路,如今仍存留于世的已都是八十岁左右的老人了。笔者今在风烛之年,愿意跟在大家的后面,一同从这残缺的书笺上,再看一看当年大陆一些传道人的脚踪和泪痕,愿这些云彩般的见证人,激励我们放下应当放下的,脱去应当脱去的,存心坚韧,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相关搜索:福音 圣城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