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教会事工 > 堂点事工 > 关于“聘牧讨论”的感想

关于“聘牧讨论”的感想

扫码阅读 来源:生命与信仰 作者:辛立 2016-10-07 人气:... 我要投稿

编者按:前天生命季刊微信发了一篇名为《一个梦想》的文章,探讨聘牧问题,本文以及第三篇文章皆为针对那篇文章的回应。

一些北美华人教会通过刊登“广告”的形式聘请牧师,是在特定环境中的需要。“牧者园地”的有些讨论,将教会在解聘和续聘时的激烈矛盾,教会、同工和牧者之间的伤害等,都和聘牧的“标准”联系在一起。根据统计,在北美造成传道人高频率更换事奉工场、甚至放弃事奉(attrition)1的前三个原因是:1.达不到教会或个人的期许,2.道德品格缺失,3.家庭困难和压力。北美的各宗派和独立教会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些较成熟的教会对那些被其他教会解聘,却愿意继续事奉的牧师们提供生活费用、总结经验、走出低谷、重新装备的机会,为的是更进一步地坚固和深造神国的工人。教会带领者和会众们清楚地知道:从失败和跌倒中学习,是生命成长不可缺少的一步。

一、北美华人教会的两个特点

我们北美华人教会是北美整体教会的分枝;教会比较常见或常用的聘牧方式虽然有自身的特点,却深受近几十年来北美教会两种发展趋势的影响:第一,学园传道会的发展模式。第二,独立教会的兴起和发展。

北美教会的这两种发展趋势从70年代中到80年代开始长足发展,北美华人教会深受其影响。为什么?这和我们自己教会的历史背景有关。早期中国教会虽然多由西方差会或宣教士建立,但在1940以后影响较大的几位领袖,比如宋尚节、王明道、倪柝生、贾玉铭等,都没有专属于某个西方宗派,都和正在兴起的自治、自传、自养的独立教会运动相联系。1947年代的“大学生归主运动”则以知识分子为主、为神国培养了一批将来的领袖,却没有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建立教会上。所以,北美教会的独立教会运动和学园传道会的新趋势,很容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即将兴起的北美华人教会。这样的影响主要表现为两方面。

第一,北美的华人在1949年之前很少有普遍且独立的教会。到了60、70年代,东南亚、香港、台湾的新移民开始以学生的身份踊到北美,在求学的同时开始广泛的接触基督信仰。在他们中间虽然有基督徒,所占的比例不高,且多有学园传道会或学生事工背景。早期教会领袖和后来兴起的团契带领者或传道人也多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工作也多限定在新移民的知识分子群体和校园范围。

这些基督徒从有异象开始,通过有目的与华裔非基督徒的个人接触、进而传福音,逐步建立查经班或者团契;直到人数和金钱奉献等增长到了一定程度,聘请专职牧者的需要就随之产生。早期的团契和初期教会虽有经过北美神学院系统训练的牧者、也有从海外聘请的牧师。相比之下,大多数由查经班转型的教会主要带领者,较少走全职奉献、系统接受神学训练的道路。这就使得北美华人教会建立的过程,基本属于“学园传道会”的建立教会模式和步骤:先有异象、再传福音、继而门徒训练、最后则是建立教会和领袖培训。并且华人教会的传福音对象和组成者,是比较单一的华裔族群:知识分子、中产阶级和新移民。

和北美本土的学生事奉相比,华人的校园事工有自身的特点。北美本土的学园传道会多是在当地教会支持下工作;同工平时一起在校园事奉、以学生为主要对象;主日都回到各自不同的教会。成立独立教会的异象在具体落实中,意愿不甚强烈。学园传道会的领袖层对事奉者必须接受完整的神学训练持保留态度。华人的校园事工在部分程度上接受独立教会和学园传道会的特点,“取舍”的标准都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华人基督徒在成立团契并稳定后、就计划从美国教会中分离出来,进而成为独立的华人教会,带领者则以兼职事奉的同工为主。华人教会对全职事奉者的神学装备要求的标准很严格,因为教会成员多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但是对兼职带领者的要求则继承了学园传道会的传统,不要求系统的神学训练。这就将北美教会和学园传道会的双重特点,从自己需要的角度继承了下来。

第二,和北美主流独立教会的牧者相比,华人教会也有特点。美国教会的牧师多是有稳定的教会生活、有资深长辈的带领、经过基本的神学训练,然后进入具体的事奉工场,进而成为教会领袖。而我们北美华人教会则普遍存在着缺少如何聘请和培养成熟专职传道人(clergy)这一重要环节。补充这个缺环的方法,或是聘请北美以外的传道人;或是等接受神学训练的传道人毕业回来。与此同时,教会日常工作就由没有全时间专职奉献、没有系统接受神学训练的兼职者(layman)来带领。从教会发展的角度看,在“有异像、传福音、门途训练”这三步都较少产生激烈的矛盾,而在成立教会和领袖培训这两步则最容易出现冲突。关键在于:谁是新教会的领袖?由谁来培养领袖?如何培养领袖?是由现任带领教会的长执同工作为领袖,按照自己的经验来培养刚经过神学训练、没有牧会经验的传道人?还是由这些刚聘来的牧者、或没有经验的新任传道人作为领袖,通过神学训练来培训教会原有的兼职带领者?因为他们各自都有自身的优势:前者有治理的经验,后者有神学的训练。但各自也有不同的弱点。因此,在资深同工和新任牧者之间,在神学架构、教会治理、领导权柄、人际关系等方面,可能有各种各样潜在的矛盾、争端,甚至会导致教会分裂。

北美“独立教会”组织结构和模式的增长,也是从70年代初起步,到80年代逐渐长足发展。我们北美华人知识分子基督徒在从校园团契向教会转型时,正赶上北美独立教会在组织形式上开始脱离宗派的结构性变化,所以,很难避免不深受这一趋势的影响。因着这个历史特点,北美大多数的华人教会在组织形式上,基本都不隶属于任何宗派。我们的华人教会可以在神学观点认同的某种神学系统,但是除了少数宣道会系统的教会之外,很少有在组织上与我们所认可的神学系统和教会组织相互联系的。我们首先从组织上脱离了生养我们的美国教会、学园传道会或国际学生协会、进而独立;并且带着这种极强独立性的DNA,开始教会的成长。以致于后来在植堂时,即使在某一华人母会和所建立的新植堂分会之间,也很少有直接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

二、双重领导架构下的张力

北美主流“独立教会”的成立,一般是由具有领袖魅力的牧者带领;他们大多数也是在接受了最基本的神学训练之后,开始创建教会。而我们在北美的大多数华人教会,则多是由兼职的同工开始建立教会,再由被聘请的牧者加入,然后形成共同领导教会发展的双重架构。这就从组织形式上,形成了内在的张力。在形成教会带领者的成长过程中,兼职事奉的长执同工和专职事奉的传道人所经历的“步骤”很不相同。长执同工是从有异象、个人传福音、建立团契、门徒训练等逐步发展的阶段中,一步步走过来的。他们被会众认可的特点是:生命成长扎实、人际关系稳固、管理恩赐突出、神学训练相对薄弱等。而专职传道人进入事奉,则多是从“呼召全职事奉”开始,然后去神学院接受装备;毕业后大多没有经过属灵长辈手把手带领下的实习;在没有实际牧会经验的情况下,由应聘或者回到原来教会的方式进入事奉工场。他们被会众认可的特点是:有清楚的呼召、愿意委身、有神学训练的基础,但在处理事情的能力和人际关系等方面嫩一点儿。现在的问题是,谁是教会领袖?长执同工或专职牧者?我们常把这两类带领者成长过程中的优点浓缩在一类人身上,要求他们达标。不论是谁,要符合这些标准都挺难的。

在学园传道会和独立教会运动影响之下,北美华人教会形成了自身的特点。特别是兼职领袖和专职领袖的形成,都是因应教会的实际需要和80年代以来北美华人教会迅速发展的现状,这就使得这两类领袖群体进入教会事奉的模式各有不同。从理想上来说,这两个群体都必须以品格操练进入事奉。但从实践上来看,一个群体是以教会实践中的人际关系、品格成长和管理恩赐为特点。另一个群体则是以理论学习中的知识增长、明白神的呼召和神学训练为特点。如果能够将这两者和谐地结合起来,对教会的发展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对会众的生命成长会非常有帮助。

然而,牧者和长执的关系如果处理的不好,长执同工和专职牧者之间的张力,就很可能冲破两者之间的和谐度和容忍度,造成许多矛盾,带给教会、会众和事奉者伤害。这是北美华人教会普遍存在的问题:教会领导阶层的冲突与和谐,成为教会发展、基督徒属灵生活、广传福音等事工的交织点。从“教牧园地”关于聘牧的讨论中,我们看到不少负面的影响。因而,本有可遵循的圣经教导,在具体实行方面却出现了不同角度的理解和诠释。本应是牧者与同工在磨合中学习建立和谐关系,却因出现了意见不合的裂痕而无法修复。本是牧长们应该遵守合乎圣经教导的教会传统或会章,却成了“检查牧师是否合格的标准和规条”。本应是牧者的生命成长和长执的生命成长彼此激励,却成了自己以为属灵而彼此不相容忍。教会本应是属灵带领者与被带领者的合一见证,然而,有一个好的属灵领袖却成为会众和同工们的“梦想”,如此等等。

三、个人的经验之谈

我是1989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美国,1990年转为学生后,在校园接触到福音,接受耶稣作为个人的救主。在信主的23年成长过程中,我的属灵生命成长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信主和受教阶段(前6年)。1990年复活节,我在北卡州一间美国教会受洗,一年多后转入新泽西州的若歌华人教会。在其间的5年内,坚持参加每主日的崇拜和周末查经,开始认识真理和金钱奉献。我最感恩的,就是神借着我在这些年不间断的听道、查经和学习,逐步去除了我旧有观念中的文化色彩,建立起合乎圣经的世界观。我的经验是:作为初学者,一定要受教。

第二,事奉和伤害他人阶段(中6年)。我们举家迁往北卡后,加入刘传章牧师新建立的圣经教会,成为同工、开始参与教会的事奉。我很会和会众保持良好关系,却敢于“以爱心说诚实话”的方式伤害教会的长老和新来的传道人。然而,借着神的恩典和属灵长辈的帮助,我愿意在神、在人面前具体地认罪悔改。这都有助于我后来的全职事奉。我的经验是:伤害了别人,必须当面道歉。

第三,全职接受神学训练、牧会和灵命成长阶段(再7年)。我们有神的呼召而委身全职事奉,接受神学装备。开始事奉时最难的就是老我如何被磨练、人际关系的进深学习、从自以为“被伤害”的苦毒中走出来,不要去伤害别人。特别是夫妻关系在事奉中的深化。在这一阶段我所学习的经验,就是从失败和各种阴影中,靠着神的恩典走出来。不要把“牧者离开”完全看成负面的现象。神会借着这样的方式让疲倦的双方各退一步,有空间和时间思考。神祝福愿意学习、重整旗鼓的教会、同工、牧者继续成长。

第四,国度心胸的逐步成长。2009年我们成为全职的海外宣教士,接触并体验不同的文化和教会生活,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和一生不断学习的必然性,开始明白国度的事奉必须有国度的心胸,学习在实际生活中操练。教会的历史、组织形式和成员都会形成不同的教会传统和带领方式;然而问题不在于此。关键更在于神的真理和恩典,如何经过我们生命改变和圣灵帮助,将福音传到地极,造福万国万民。2

新进入事奉工场的传道人必然会面临许多的困难。北美华人教会不少牧者成长的起点,多是从没有植堂牧教经验的平信徒、新信徒开始。他们走上事奉工场的起点是呼召,所缺乏的多是恩赐,特别是管理和人际关系的经验,许多人也没有“口才”。加上他们所要去事奉的教会,又多是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独立教会,已经有了经过多年而形成的长执同工带领模式,要融入教会生活,继而进入领导团队,逐步成为属灵带领者,有一定的难度不说,更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给牧者成长的空间和学习的空间,是我们北美华人教会普遍缺少的意识;增强这样的意识,首先从我们教会的同工领袖开始。同时,给自己、给教会的同工、给会众生命成长的空间和时间。

相关搜索:关于 感想 聘牧 讨论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