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教会事工 > 布道宣教 > “植堂”会犯哪些错误? ——CMP宣教策略中的六大危险

“植堂”会犯哪些错误? ——CMP宣教策略中的六大危险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麦克·斯蒂尔斯 2020-09-04 人气:... 我要投稿

每个基督徒都有植堂的使命,对吗?你怎么会反对这种说法呢?因为这是合乎圣经原则的:“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叫他生长’”。(林前 3:6)

教会是蒙神拣选的工具,用来拓展他的国度。如果主姗姗来迟,教会将在今天的这些邦国和文明被人遗忘后依然长存。今天存在的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教会存在的时间长。我认识的每个宣教士都说他们热爱植堂。

开始服事主以来,我也热爱植堂。我曾在美国和中东植过许多堂。有一些失败了,有一些成长扩大了,还有一些成为我生命中最大的喜乐,就像我现在在伊拉克埃尔比勒牧养的教会。不仅如此,神还藉着他的恩典,使用我发起了一场帮助植堂的运动。

因此,当时下以“植堂运动(CPM)”为名的新的宣教策略吸引全世界想要宣教的人们的眼球时,我一点也不惊讶。CPM与耶稣侍奉的例子联系在一起,充满了成功的传闻故事,并带出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复兴的希望。它聚焦家庭教会,专注于归纳性的圣经研究、个人见证、民族特性及转向基督的信仰历程。这场运动以激进的种族主义和“教会”的快速复制为特征——加上引号是因为对于许多运用CPM宣教策略的人而言,“教会”不过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聚集在一起。”

渴望将CPM策略应用于实践并迫切地想要让基督的名传遍各国,这是大多数宣教士的愿望。在中东生活并服侍的这20年中,我看到宣教策略层出不穷转瞬即逝,不免有几分担忧。

一、CPM的四个优点

首先,在我看来,那些想要推行CPM的宣教士有以下几点做法值得肯定。

1. 决心:他们一心一意、敢于奉献也敬畏神。他们渴望那些失落绝望的灵魂能够认识到耶稣对人的爱、怜悯和饶恕,这一点令我很感动。

2.本土化/种族化:他们挑战圣经并未特别强调的传统的教会形式。他们反对西方教会中一些不合乎圣经甚或带着罪性的教会实践,这一点有助于西方教会归正。

3. 看重圣经经文:这是最引起我共鸣的一点。在过去许多年里,我个人看到许多未曾接触过福音的人,是通过归纳性的圣经研读认识耶稣的,通常他们会研读整本《马可福音》。

4. 门徒训练:很多宣教士不知道如何训练门徒,这一点需要引起重视。这些宣教士来自那些较少或完全没有门徒训练的教会。毫无疑问,一旦挣扎的宣教士们从CPM学会这种方式,他们就不会放弃,因为这是他们获得的第一个训练门徒的工具。

二、令人担忧的六个缺点

除了上述优点以外,CPM也有以下六个令人担忧的缺点。每一个缺点,都与CPM缩略语中第一个单词即Church(教会)有关。CPM的目标是植堂,但在我看来这个策略并没有优先考虑圣经中有关教会的结构和标准的教导。

1. 对教会的草率定义

我从CPM倡导者口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不想要西方教会”。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赞同这个说法。我们不想建立一个美国教会,我们不想将当地人西化为我们的教会文化;但另一方面,所有的文化都是堕落、破碎的,正如我们不想复制美国的教会文化一样,我们也不应该制造一个模仿当地文化的教会,当地文化同样有其特有的盲目性和破碎性。我们渴望看到的是建立在圣经原则之上的圣经文化。

当然,我们的目标绝不是消除民族和文化特征。但正如我的一位宣教士朋友所说,我们的目标是使这些身份“次于我们作为上帝子民的新身份”。此外,尽管圣经文化的忠实传达在不同的地区因年龄差异而有所不同,但它们的基本DNA都是相同的。

当我要求CPM的成员定义教会即他们这个运动的最终目标时,他们中的许多人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许多人带着讥讽的口气谈到教会的形式“不是教堂建筑,而是家庭教会;不是坐在教会长椅上,而是地板上;不是布道,而是圣经讨论。”

该如何看待圣经的教导?一个非基督徒可以成为教会成员吗?如果我们太急于植堂,我们如何避免任命年轻的信徒做长老/监督——这是提摩太前书3章6节所禁止的?坦白地说,CPM在我听来更像是传福音的策略,而非植堂的策略。我热爱传福音,但把福音扩展称为建立“教会”是令人困惑的。

这种对教会的定义一问三不知的现象令人悲伤,因为这并不是一个难题。我想用以下四个易于理解的短句,来解释《新约》中如何界定教会的关键且不可随意删减的部分:

教会是一群受洗重生的信徒的聚集,共同持守爱的约定,以圣经为权威、在教会长老的领导之下定期聚会。

教会的关键活动有:听道,唱诗,祷告,奉献,参与圣餐和受洗礼,践行教会的原则。

教会的首要任务就是大使命:让万民做主的门徒,并教导他们遵守基督的道。

教会的存在就是为了敬拜神,是福音的见证,且最终荣耀上帝。

为了让聚会的信徒成为教会,以上要素必不可少。一些聚会的群体可能会逐渐成为一个教会,如缺乏上述基本的标准,他们就不是符合圣经标准的教会。

我知道当下对于现代宣教而言,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按圣经标准建立本地教会。有年轻信徒的新教会需要从一开始就遵守这些基本的圣经原则。我们不应该对新教会就放松圣经的原则,相反,我们应当更加严格,因为这对教会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但问题是:这需要时间。

2、易出现错误和异端

我对CPM第二个的担忧是,CPM模式以本土化为名排挤成熟的教师和牧师,团契容易受到狼和骗子的攻击。

过去我不断看到有本土教会和个人信徒被教会外面的邪教和内部的异端毁掉。正如我已经注意到的那些训练方面的缺陷,我历来认为,只要有明确的领导和圣经教导,这些问题本可以轻松解决。

这些教会面临的危险包括:高压统治、独裁的本地牧师、教会领袖接受外来资金制定媚外的教会日程、教会内部的明争暗斗、外部邪教和律法主义对团契的渗透、西方异端如所谓的“成功福音”的入侵等,不胜枚举。

这些错误是悲剧性的,但并不令人惊讶,因为新约有很大一部分内容就是关于如何防御新教会所面临的威胁。由于CPM过分推崇的教会本土治理,往往导致年轻的信徒面临毁灭性的打击。

我的一个宣教士朋友注意到,保罗(作为一个犹太人)在以弗所教会呆了三年之久就是为了推迟当地教会的本土化领导。(徒20:31)我们需要受教于知行合一的牧者的忠实信徒,他们因此具备牢固根基并接受了圣经真理教导,但这些和他们的国籍与种族无关。

3. 实用主义的诱惑

CPM鼓励宣教士追求事工果效、人数增长及戏剧化的经历。尽管这些追求本身没有多大坏处,但它们很容易诱惑宣教士和宣教管理者们摒弃圣经的教会原则,采取世俗化的教会成长模式。这种宣教风潮,其实是对宣教事工的破坏。

CPM宣教士的托词常常是他们要抛弃西方原则,因为这些原则在其它文化行不通;但他们追求教会规模、人数增长和快速果效的做法,有时看起来更像是另一种更换了文化包装的美国价值观而已。

4、圣经教导含混不清

保罗祷告,希望自己能大胆而清晰地传福音(弗 6:19-20;西4:4),但CPM策略关于教会学在内的几个问题确是含混不清的。

比如,谁是真正的信徒?如果有人说他爱耶稣,这是否意味着他就是跟随耶稣的人?(我曾听穆斯林声称他们比基督徒更爱耶稣。)或者,由此来看,到底是什么构成了福音?

明确圣经关于宣教的教导,是至关重要的,但CPM总是尽己所能地使这一切含混不清。

5、同民族/种族聚集

我所认识的宣教士们愿意为反抗种族主义而献上生命。但我们一定要谨慎,不可为了呼吁“同种族教会的发展”高看一些民族却歧视另外一些民族-这是CPM的倡导者们常犯的错误。

如果有宣教士来美国声称他们想要建立一个纯白人的教会,你会有什么反应?我希望你会吓一跳。不,教会应当是所有人的教会。从根本上而言,所有的教会都应当是国际教会 (教会应当竭力追求),因为那是我们在上帝宝座前的终极目标。

由于语言差异出现种族限制是正常的,但将种族主义本身作为限制就完全违背了圣经的教导,而且也是十分邪恶的。这样的做法会促进教会成长吗?当然,我假定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追求教会的快速成长。但这样做是否正确呢?当然不是。

6、过度语境化

许多参与CPM事工的人因过度语境化,而将自己置于激进种族主义的名义之下。当然,传教士可以也在食物、生活环境、衣着和语言上做到入乡随俗,但福音本身不能随之改变。

对福音断章取义甚至歪曲原本清晰的圣经经文含义以便让福音更好地趋附当地文化,这样的做法其实是放弃了圣经叙事,即偏离了上帝在圣经中精心设置的叙事主线。放弃圣经叙事就是过度语境化的表现。

令人震惊的是有些基督徒居然认为他们可以根据他们的处境按自己的理解随意改编福音。我们是否应带着爱心和审慎的思考传讲福音信息?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是否需要对其他文化保持敏感?一点没错。但我们更需要在现代宣教中理解福音,大胆地清晰地传讲福音,且知道耶稣预言有逼迫,并已告诉我们如何面对逼迫。

对福音的过度语境化可能表明是宣教士而不是宣教的对象已经皈依了本土文化。

三、扭转局势

我建议那些推动CPM宣教策略的人要扭转局势,放弃急功近利的心态,速率不是呼召。本土化策略也许是有效的,但根据我的经验,与当地人的建立关系更富有长远的果效。西方教会有许多优秀的榜样值得我们学习。对父权主义的反感使本土领袖不愿花时间去学习传教士为他们树立的基督徒领导模式,这与保罗和提摩太的模式不同。审慎而富有思想的教会神学、福音和合乎圣经原则的归信才至关重要。

我认为,传福音和植堂可以同步进行,虽然这种路径一度加重了CPM宣教士们的顾虑。例如,我们在伊拉克埃尔比勒的教会,有来自不同文化和语言的信徒。我们的主要责任是在没有接触福音的群体中间让教会一起把圣经的真理活出来。那些不信上帝的人常来参观我们的教会,看见不同种族的基督徒在一起敬拜上帝,很多人就这样来到了基督面前。

除了在讲台上和对个人宣讲上帝的道,我们还开展一对一的门徒训练和归纳性的圣经研究,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建立更多由本土领袖牧养的教会。我们的教会不完美,我们不会假装它是完美的或将是完美的,但我们会努力成长,教导、塑造并归正它。

我在上面提到CPM是个新策略,是指相对于在整个宣教历史而言它是新的;但对这个现代宣教方法层出不穷的世界而言,CPM(大约诞生于2001年)已经过时了,它被更新的方法所取代。我的另一位宣教士朋友说:“DMM(门徒制造运动)是新一代的CPM,专注于以顺服为基础的门徒训练和发现圣经研究,但不太注重植堂。”

这些新方法都如同其它宣教风潮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唯有在健康的圣经教会中清晰地传讲福音真理,将持续到耶稣再来。

相关搜索:危险 错误 策略 宣教 植堂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