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教会事工 > 栽培牧养 > 当代中国家庭教会牧师的软肋

当代中国家庭教会牧师的软肋

扫码阅读 编辑:jnmd.org 作者:沙玉 2018-03-13 人气:... 我要投稿

虽然笔者没有牧会经验、自己也不是牧师,但基于这些年在教会事奉的经验,我观察到一件事情:就我所了解的范围来说,大多数中国家庭教会的牧者(许多牧者根本没有按照《圣经》的标准经过信仰和信仰生活各方面的考核,也没有经过区会、总会的按立,便自称是牧者、牧师)都没有基本的学问和有关神学的训练、关于牧养的知识和技巧,而他们也不愿意在这些方面受造就,你很少看到他们以正式或非正式的途径研究《圣经》、读一些扎实的神学经典、主动接受正统的神学培训。上一代牧者至少还会追求敬虔、圣洁、长时间而有规律的祈祷,而他们的下一代连这些特质都在逐渐失去。再加上现在在教会中的一些潮流——组乐队、卖乐器、搞小组和各种活动、出国“学习”(我更倾向于认为是出国“玩耍”)、去以色列朝圣等,牧者们更是忙得不亦乐乎,而他们也下意识地以为,这样的事奉很充实。麦克何顿曾经在他的《没有基督的基督教》中对此批判说,现在教会的这些活动越来越多,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教会正在兴旺,其实他们已经落入了没有基督(不以基督为中心)的错误之中,以至于教会的事奉越来越走向去基督化的悬崖峭壁。

我个人是比较保守的,我觉得,一位牧师的首要工作就是牧养好神托付的羊群,有些所谓的牧者甚至是一种被称为“自由”的讲道人,他们只有一间或几间教会(甚至有的牧者连一间教会都没有!),平时不去探访信徒,也不去主动辅导那些家庭、工作和信仰方面出现问题的信徒,然后自己在外面跑,只有在主日的时候才能见到他们,他们是一种只负责主日讲道的牧者,我认为这样的牧者是不负责任的。一位牧者的主要责任是牧养信徒,然而,现今教会牧者的素质实在是令人堪忧,在本文中,我主要要谈论的是身为一位牧者所应当具备的研究能力。

首先,我们必须从历史中那些伟大的牧者们身上汲取宝贵的经验。对教会历史中那些有名的牧者们有些了解的人都会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特征:他们是牧者,同时也是学者。最早的护教者游斯丁精通世俗的学问,教父们如革利免、爱任纽、特土良、俄利根、安波罗修、奥古斯丁等都是当时非常杰出的学者和牧者;宗教改革时期的领袖们如路德、加尔文、墨兰顿、伯撒等人也都具有相当高的专业水准;到了清教徒时代,牧师的标准在中国家庭教会严重也是难以想象的高;再后来,爱德华兹、怀特腓、司布真、霍志恒、范泰尔等人同样是一等一的专家学者和牧者。正是这些身为学者的牧者们为今日的教会战胜了各种异端、拟定了最重要的信经和信条、出产了最重要的神学文献、传承了基督教正统信仰,然后把纯正的信仰在传递到后世之人的手中。然而,曾几何时,牧者与学者之间开始产生巨大的裂缝,最后竟然演化到分道扬镳的程度,尤其是在那些反智主义的教会中,他们认为牧者就是牧者,学者就是学者,牧者不需要学者的专业水准,而学者也无法做一名好的牧者。可是,当我们回头看看历史,就知道:伟大的牧者一定具有学者的特质,伟大的学者也一定具有牧者的特质;只有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教会才能够成为这世上的光和盐。

当学术与牧养分道扬镳、渐行渐远时,问题开始出现了:牧者无法针对社会问题提出正确而深入的解读,无能回应世俗哲学、心理学等意识形态的挑战,无法灵敏地察觉到教会有什么重大问题所在,无法有效遏制和防御世俗文化对教会内部的冲击,也无法以先知性地眼光洞悉教会的未来,这方面的问题还有很多。让我举几个例子:

第一,中国家庭教会从一开始就没有弄明白教会与政府的关系,以至于“政教分离”的错误立场一直被家庭教会持守,这种立场不但让教会站在纯粹被动挨打的位置上,而且也让教会对社会几乎毫无影响力,以至多年来,教会一直徘徊在文化和社会的边缘地带,基督的主权并没有被在真正意义上高举起来。

第二,国内外都有这样一种现象:因为牧者不是学者或专业人士,所以无法与这个社会中的精英对话,于是,也无法为主得着那些社会上的专业人士,教内信徒的资质普遍相当低下;而且,当牧者从专业范畴退出时,许多社会专业人士便开始充当信徒的“牧者”——当信徒碰到问题时,他们会倾向于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所以现在的很多信徒家庭出问题了,寻求的不是牧者的意见,而是世俗婚姻辅导专家的意见,当信徒心里有问题的时候,他们寻求的不是牧者的帮助,而是心理医生的帮助,当孩子出现问题时,他们不是寻求牧师的意见,而是寻求那些教外的专业人士的意见。

除了以上因素以外,还有一个关于牧者自身而言相当重要的因素:一位牧师若不会做研究(精确地说,是没有学者精神),那么他的思维和教导一定会逐渐变得越来越僵化、狭隘、固执、充满偏见、没有新意、陈腐、目光短浅,在讲台上永远只能老生常谈。而且,他的僵化、狭隘、固执、偏见、陈腐会让整个教会对真理都没有完整地掌握,他对带领教会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若是如此,再要进行纠正就很难了。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缺失,而且是致命的弱点。

我之所以这样主张,是因为我已经看到太多的牧者都是这样,甚至有些时候我发现,有的牧者讲道的方式就跟传销用的手段一模一样,把信徒唬得一愣一愣的,实际上他们是在贩卖敌基督信仰的毒药。我举一个例子,我接触一间非常高举某个教会明星的教会,那个教会明星的教导实际上是打着“以福音为中心”的口号反律法的,教会的牧师推崇他的思想到一个地步,只要你一提起律法,那么几乎整个同工团队都会对你矛头相向,你必须和他们一同主张律法是不好的、基督徒不需要遵守律法,不然你就变成了众矢之的了。那个牧师恰好就是我这里所说的,只读了几本书、了解一个片面的观点,并没有对律法和福音的关系有深入研究,然后就带领整个教会反对律法,提倡一个不用遵守律法的福音,或者直接用爱来代替所有的律法——只要爱、不需要遵守律法。有一次,我偶尔提到某个教会领袖的名字,他们便立刻把他定为律法主义者,其实那个教会领袖根本就没有律法主义的倾向,他甚至写了批判律法主义的文章,但他还是躺枪了,因为他多说了几次“律法”、强调了律法的正面功用和重要性。

最后,我要在这里做一个总结:只吃大白菜和土豆的教会是不会健康的,只了解片面观点的教会很难不走偏,缺乏学者精神的牧师注定有一天会成为教会成熟之路的绊脚石。我的劝勉是:要么作一个牧养教会的研究人员,要么作一个有学者精神的牧者。总之,这两者决不可分割。否则,牧养教会的人没有深度,而研究的人没有为父的心肠。最伟大的学者是牧者,因为是牧养使得研究有了实在的价值和意义;最伟大的牧者是学者,因为正是学者精神使得牧者成为一名穿戴全副军装的武士、一位鉴察当下、预见将来的先知。

请思考以下问题

1. 当代教会的牧师群体的问题是什么?

2. 为什么牧养和研究是不能分割的?

3. 当这两者被分割之后,会导致哪些结果?

相关搜索:教会 牧师 软肋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