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身心医治 > 妻子血癌末期突至,风暴中的平安

妻子血癌末期突至,风暴中的平安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许健文 2016-11-25 人气:... 我要投稿

灾难旋风般降临:血癌末期?

2010年7月,我和我太太怀着兴奋轻松的心情去参加教会为期三天的夏令退修会,礼拜五我太太就觉得胸闷身体疼痛,到了晚上,她突然痛到无法控制,整个人就倒下来了。当时教会的弟兄姊妹中有医生,立刻打了911,不到15分钟救护车就进入营地,把我太太送到附近的Holy Spirit Hospital的ER去了。

由于当时是抱着度假很轻松的心情参加退修会,再加上我太太身体一向非常健康,因此也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到了急诊室以后我就跟医生讲,请尽快诊断,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要马上出院,因为我周日还要回教会讲道。

到了清晨,我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地休息,迫切地为我太太能尽快出院祷告。第二天,周六上午一大早,经过短暂几小时的休息后,我赶去急诊室,医生一看到我就立刻说,情况复杂,你们绝对走不了。中午教会的牧长同工们来到医院探望,得知情况后,他们立刻在大会上报告并迫切地为我太太Rebecca祷告。

周日夏令会结束,弟兄姊妹们纷纷打包回家;我一个人在医院里陪着Rebecca,由于已明白情况不是太好,我就彻夜迫切地求神保守Rebecca的情况不至太严重。

周一上午见到了主治医师,他一开口就告知,还需继续做一连串检验才能诊断病因,但要我有心理准备,要做最坏的打算,并告知Rebecca 下半身不能动。

得知消息,我整个人都昏了;我们是抱着度假的心情来的,怎么会变成这样?下午女儿从Baltimore 赶来,得知Rebecca 情况危急,我们一起昼夜向神呼求,求神保守Rebecca 的性命。此时我们也告知台湾、澳洲的家人, 教会迫切地为Rebecca 祷告。

由于Rebecca 的家庭为牧者世家,各地教会的代祷关怀一波波涌过来,成为我们在急难中很大的支撑力量。Rebecca 开始经过一连串不断的检查,我们也一直迫切地日夜为她的生命存留祷告,期盼神大能的医治。

周四下午,当病房中只有我跟Rebecca两个人在祷告时,突然主治医师敲门进来了,他对我说要我和他单独谈一下。我看他手里拿着各样的报告表,我回头看一下Rebecca,她说她也想知道。我就跟医生说不用私下谈,你可以直接对我们俩一起谈。医生一再地问我们确定吗?我跟Rebecca同声说,我们确定可以一起谈。

医生搬了一张桌子,把所有的检查报告放满了一桌,逐一为我们解释了每一个检查报告的结果。最后他下结论说:他确定Rebecca得了很严重的末期癌症,目前还没有办法确定究竟是哪一种癌,但从各种检测报告中可以判断是下列三种癌之一。

医生解释Rebecca之所以现在半身瘫痪是因她的嵴椎受到伤害,有多处嵴椎骨被掏空,有一节嵴椎骨蹋下来压到神经。根据嵴椎受损程度,医院判断是骨癌末期,生命期不会超过六个月。更糟的是,他们强烈怀疑这不是原发而是转移到嵴椎的;如此,Rebecca 生命危殆,随时会走。第三个可能,血癌中的干细胞癌,如果是这样,根据检测结果,这是血癌末期,Rebecca生命也不会超过六个月。医生说完就走了,留下错谔不已的我和Rebecca在病房里;一时之间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这是事实还是在做梦。

不住地祷告,直到得着喜乐的心

过了许久,我才醒过神来,小声地问Rebecca,你听懂医生的话吗?她说她听得很清楚。一时之间病房中又陷入了死寂,过了一会,我小心地再问她,“你会不会害怕?”她一听眼泪就开始流下来说,我不会害怕,但我会很舍不得你和女儿。可是我一想到回天家后能与神同在,又可以见到我所思念的父母,而且我们有一天也会在天堂再见,我就不会害怕。

她话一说完,我就跪在病床前牵着她的手一起流泪向神祈求。祷告完后,心情稍微安静下来,神所赐的平安开始充满了我们。我也很平静地分享了这一周来非常独特的心路历程。

在这波涛汹涌的七天里,我对神发出最迫切最诚挚的三个祷告,每一次的祷告,神都很快回应,让我深知祂一直在我的身边。但令我诧异的是,神每一次的回复,都与我的祈求相反。我周五深夜向神祈求早日出院,周六清晨神透过医生告诉我走不了,我又对神祈求病不至于致命,周一医生立刻告知,情况不好,要做最坏的打算。最后我无助地向神呼求保留Rebecca的性命,周四医生告知生命期不会超过六个月且可能随时会走。

我看着Rebecca对她说:神似乎已定意要我们经历这苦难,我们只有顺服吧! 当我们夫妻再次同心迫切地求神赐下顺服的心祷告,我们一面流泪祷告,逐渐恢复平静,神所赐的平安开始临到了我们身上。

经过很长的祷告后,感觉一切的恐惧重担都脱落了,满有神同在的平安与喜乐。Rebecca 擦干眼泪对我说, 她不会再问神为什么,但是她会请神告诉我为了什么,她愿意顺服神的旨意来荣耀神。

生性幽默爱开玩笑的Rebecca,开始回想起我们自从认识、交往、结婚、出国读书、生下女儿直到今天的趣事,窘事,一时笑声开始充满了病房。当医生离开时,我注意到有一个护士不时在病房门口张望,这时她忍不住走进房间,问我们是否听懂医生的谈话?

我说听得很清楚。她接着问说那你们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平安甚至喜乐呢?这时我就脱口而出神的话:喜乐的心乃是良药。护士连说阿们,随即放心地离开了。

在学医的弟兄姊妹的帮助下,我们开始寻找更好医院的治疗,我们联络上了Johns Hopkins Medical 的一位肿瘤医生,不料在门诊的前一周, 她突然告诉我们因她产期提前,孩子要生了,没有办法看我们了。她安排实习医生来接手。看完实习医生的简历,我们信心顿时开始摇动不安。

妻子的瘫痪奇妙被医治

这时神安排一位姊妹帮我们联络上了JHM最好的医生,但他的时间很忙,必须等到两个月以后才能看我们。姊妹写了一封恳切的信,希望他能尽量帮忙,但这封信寄出去后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回应。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别无选择地依约去看那位实习医生。

当我们到达JHM check-in 时,服务人员告诉我们要看我们的是那儿最好的医生,而不是实习生,我们喜出望外。医生对Rebecca做了一系列检测以后,确诊她罹患了血癌末期(干细胞癌)。由于时间紧迫,医生要我们决定是要先治疗她嵴椎的瘫痪,还是要先治疗血癌,我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祷告以后心中觉得有平安,就请医生来给我们建议。医生建议要我们先治疗血癌,因为这是病原;但在治疗血癌的这段时间我们必须忍受Rebecca瘫痪的种种不便和痛苦。

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后,Rebecca开始了每周的化疗。经过漫长12回合的化疗以后,血癌终于被控制住了。医生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赶快帮我们联络了最好的嵴椎手术医生去治疗她嵴椎的瘫痪。

经过一周漫长的等待,终等到门诊的日子,当天又经过数小时等待以后,我们终于看见了这个嵴椎医生,他只花了10分钟,将Rebecca所有的病例报告,所有的MRI,、PET Scan、 CT scan看完后,他告诉我们说,你请回吧!我没有办法接受她,因为她经过12回合化疗,身体已非常虚弱,免疫系统几乎完全失去,若要切开背部做嵴椎手术,必无法承受。一下子我们又落入绝望中,难道神会让她一直瘫痪吗?

在无助绝望中,我们只有迫切地向神昼夜呼求。突然有一天晚上,有一位JHM 的医生打电话给我,他在JHM 的team meeting中了解了Rebecca 的病情,他说他有办法可修复她的嵴椎瘫痪问题,他很兴奋地用医学术语不断地向我解释,但我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请他直接与主治医师联络,由于我当时过于兴奋,只留下他的名字,忘了留下他的联络方式。当时已很晚了,第二天清晨,我迫不及待地与主治医师联络,但他说没有任何人与他联络,他开始尝试着去找这位医生,但一无所获,他又联络了医院积极寻找,几天后终于回复:JHM 没有这位医生。我们又落入了无助与不解之中,只有迫切地祈祷。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平安 妻子 风暴 血癌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