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初相遇

初相遇

扫码阅读 采编:jnmd.org 作者:胡映玉 2016-11-12 人气:... 我要投稿

我信主是在一个不眠的晚上,耶稣悄悄地进入我心,在我心中遇见我,感动我,并住在我心里。祂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我,前半夜不信,后半夜就信了。

信主之后,我常唱的一首歌是:我是个罪人蒙恩典!

1、不信的时候

我的爷爷奶奶是虔诚的基督徒,可是,我不信。每一次送东西给爷爷奶奶,他们必定要说:“感谢主,感谢主。”我的妈妈常常为此非常生气,明明是她做好送给他们的,他们却要谢耶稣去。

我在文化大革命中长大,所以,认为信耶稣是错误的。爷爷奶奶与我说起耶稣,我就一肚子反感,对他们说:“这是反动的。”他们就非常难过,也就不再多说了。因为知道他们非常巴望我信,有一次,为了使他们高兴,我假装说:“感谢耶稣。”他们那个高兴啊!不能平静地高兴了很久。他们的高兴是真的,而我却是骗他们的。只要是与耶稣有关的一切,我不仅反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地从心里反感。

我先在武汉工作,黄鹤楼下摆满了算命、看相的摊子,还有不少与此有关的书。我就常去那里,叫他们算,也学习他们怎么看相算命,买了不少书读。当别人打牌、打毛衣、聊天的时候,我就研究这些看相算命的东西,做了很多笔记。把我们设计院里的同事,亲戚朋友中能够算的,差不多都算了一遍,有些亲近的就算了几遍。把他们各人的生辰八字都在本子上记下来,他们的年柱,月柱,日柱,时柱和之间的关系等等都记了好几本,天干地支背得滚瓜烂熟。

有一次台风过后,我到姑姑那里去,路上到处是洪水泛滥的痕迹,天上满了乌云,飘落下来断断续续的雨。到姑妈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天晴朗起来,太阳照着我们。姑姑出来迎接我们的时候说,“奇怪,天怎么突然晴了。”随后,她对我说:“你如果急难的时候,你就呼求耶稣,你呼求祂好了,祂会来的。”姑姑那么坚定地相信,耶稣会来的。我虽一声不吭,心里却觉得很好笑,我呼求耶稣,耶稣就会来的,祂怎么来?从哪里来?祂来到哪里?祂来到房间里,还是来到房间外?

姑姑说了这话之后不到一年,我真的呼求耶稣,耶稣也真的来了,祂来到我心里。

2、信主的过程

1995年下半年,我到新加坡吉宝的贸易公司工作,卖船舶电气的产品。我是从事船舶电气自动化设计的,现在来卖船舶电气产品,看来好像有关系,实际上差别很大。一个是技术活,一个是买卖活。我一点也没有贸易的细胞,甚至反感做生意,我完全不知道什么产品拿过来加上百分之多少的价钱再卖出去,一窍不通,对这新的工作是云里雾里,不知道在哪里。

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英文,在中国搞设计不需要英语,都是对国内单位,全中文。而我们读书的时候,英文才刚刚开始启动,考大学的时候,只占百分之三十的比例,大学里英文也不是主科,我虽然学了一些,但是,发现新加坡的英语与我们原来学的不一样,他们说的英语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增加了我理解的难度,常常是竖起耳朵也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更何况贸易性质的英语,就更听不懂了。

老板同事们知道招错了人,他们集体的身体语言已经很清楚地向我表明,这使我很难受。更难受的是我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做下去,天天诚惶诚恐地活着,心惊胆战地不知道如何是好,成天害怕被遣送回去。

这时候,一个念头来到我心中,到教堂去学英语!从我爷爷奶奶知道,教堂的门永远是向所有的人大大敞开的,他们不会拒绝,也不会收费。

我就住在教堂旁边,星期天一早,我就去教堂。我没有看见过教堂里面是什么样子,虽然爷爷奶奶是信徒,但是,我懂事起,教堂一直是封了的。

进了教堂,当我看见里面有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凳子,可以随便进去坐,为了迫切地学好英语,我就进去坐第二排(不好意思坐第一排),坐了一会之后,人陆陆续续地都来了,台上开始唱歌了。当歌声响起的时候,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我完全不知道在唱什么,在歌声里,我就是低着头流泪,怕被人看见。原来这里的耶稣与我爷爷奶奶信的耶稣是一样的!

去了二、三次英文的聚会后,我觉得要去中文的,到了中文部的时候,虽然台上讲的我不怎么同意,但是,每一首歌的歌词都正好是安慰我的,眼前的歌词,常在泪眼中模糊了。

有一位姐妹在带领我,她总是每个星期约我,要带我学习圣经,要我背一些经文,我不太愿意。觉得背的这些经文没有什么意思。当她讲到一些我不同意的地方,我就激动地批判,新加坡人的嘴皮子没有国内出来的人厉害。我噼里啪啦地一顿猛批,把她批哭了。

听见她们祷告,我也想祷告,但是,却堵在那里,一个字都出不来,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堵得一个字都不能出来。

由于在工作中矮人一截,我十分尊敬每一位同事,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一位同事带我去一个地方,我就跟着她去了,原来是一个佛堂,一个人在上面讲,讲完了之后,有一个人手里拿着剑似的东西,在我前面类似舞蹈那样跳,跳到后来在我的印堂上用手指按了一会儿。讲的那人说要记住五个字,并常常在心里念,我真的在心里念,但是,一点点的平安也没有,反而更加糟糕,心里莫名地恐惧发慌。我还是喜欢星期天去教堂,教堂的歌平安多了。

尽管星期天的歌声使我温暖起来,星期一开始工作,我就沉入痛苦的深渊,天天害怕被遣送回国。信仰再怎么好,我工作的大问题还是存在啊,谁来解决我工作的痛苦?

圣诞节快到了,有一些人要受洗礼了。我觉得洗礼就过分了,这些人为什么信到要洗礼呢?我觉得他们有些奇怪,来听唱歌很好,洗礼就完全没有必要,我是不可能受洗礼的。

圣诞前的星期六早上,我安排一位司机去一个公司拉货到船厂去,我不知道这批货要大卡车送,我安排了一个面包车司机。结果,这位司机白跑了,他回来告诉我的时候,已经快下班了。再另安排司机就是星期一了,造船工程中,电气的安装是最后也是最紧张的,一天耽误工期罚款是上万的。而偏偏是星期六,第二天供应商不上班,等于耽误了二天。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所有的指头都戳中我。我是极少失眠的,面对这么大的压力,当天晚上我失眠了。先是为工作的事情纠结,而后来,思想却转向洗礼的问题去了,我想这些人怎么会要洗礼呢?我是不愿意洗礼的!思想里十分清醒,比白天还清晰。然而,到了后半夜,我很想受洗了。这真是奇怪了,几个小时过去,思想居然一百八十度转弯了。当时,我不知道这是圣灵在工作,心里只渴望要洗礼。我就起来了,打开灯,给我父亲写信,那时已经是凌晨了。那个时候的通讯方式是写在纸上的信,我一边写一边流泪,在信中,我第一次呼唤:“主啊,求你牵着我的手走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呼唤“主啊!”在呼唤的同时,泣不成声起来,整封信纸上滴满了眼泪,泪水把信纸都泡得凹凸不平了。

这天的凌晨正是我三十三岁的生日,耶稣三十三岁死,而我三十三岁生日的时候重生。主给了我这样的纪念,纪念祂死的时候,正是使我重生的时候。

第二天早上,不仅并未因为一晚上没有睡觉而疲惫,反而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看万物生光辉。到处都熠熠生辉,阳光下的树叶都在愉快地向我欢呼,清新的风迎面拂来,晨光中的我带着充满的喜乐。我要去受洗!正好是星期天,我急匆匆地到教会,带着兴奋奔向一个领袖模样的人,对他说:“我要洗礼!”他愣了一下。我随即转到另一个领袖模样的人,对那人说:“我要洗礼!”那人后来安排一个姐妹与我谈,告诉我现在不能洗礼。听说不能去洗礼,我就哭了。只能等上完课,参加下一次洗礼。

还没有到下一次洗礼,神为我换了工作。我的神啊,你有怜悯,有恩典,有丰盛的慈悲!

洗礼那天,我一到台上,眼泪就像线一样不断地流,从来没有这样直流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既没有难过,也没有特别的喜乐,只是泪如泉涌,控制不住,真像线一样没有断续地流下来。那位负责帮助洗礼的弟兄为我祷告说:“求主擦去她的眼泪。”其实,我心里没有别的,只是泪水不停地涌出来。

主啊,我终于面对面属于你了!

“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怀里,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里。从我母亲生我,你就是我的神。”(诗篇22:9-10)

最使我难忘的那一夜,主静悄悄地进入我心,我为此反反复复地写诗《初相遇》,也总不能表达与主的相遇。

初相遇

那初相遇的夜里,主啊,你怎样悄悄地住进我的心里,从此,我的生命便就有一首永远的歌,在心中唱起。

那时,我这边,是浪子糊涂的愚蒙,你那里是慈父惊喜的爱。

你悄悄开了我的心门住了进来。

于是,不知道为什么满了涌起的泪水:第一次,我呼唤你:主啊!呼唤着“主啊,求你牵着我的手走吧!”

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你那样地感动着我,整张纸面上都是我的泪。

我的主啊,你悄悄地来,带着多年的等待,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你光照我那蒙昧的心灵。

第一次真实地遇见你,从那一天开始,我便终身属于你。

相关搜索:相遇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上一篇:逃跑的新娘——我的婚姻见证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