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穿越风暴,至死忠心

穿越风暴,至死忠心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9-29 来源:ijingjie 作者:赵杰 发表于2016-09-29 人气:...

2016年五旬节,中国基督教西北灵工团发起七十年整。

“到明年四月,我作为灵工团成员被差遣刚好七十年。”9月12日说这句话时,李道生距离自己的93岁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这位新疆七泉湖镇基督教会的老牧师因心衰躺在病床上,每天用两个小时,对我们回忆他过往大半个世纪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其间有歌唱,亦有眼泪,更多的是不住口的赞美和感恩。

七十年过去,西北灵工团当年差派的数十人均已先后故去,“有为主殉道的,每逢想到他们的名字,我就内心酸楚,他们为主的真道视死如归;有从山东来的,安息在天山南北的已有二十多人;在新疆奉献给主的也有十几个人已经睡了。想起他们我深深地怀念,止不住流泪,”李道生说,“如今,只剩我一人还活着,我只求告主,让我活着一天,就为祂做见证一天,告诉世人神的名是值得称颂的。”

西北灵工团,全名“基督教西北灵工团”,发起于1946年五旬节的山东潍县(即现在的潍坊)乐道院灵修院,并于同年差派第一批工人。该名称由杨绍唐牧师于1948年正式确定。按照李道生的解释,其意为:“基督教是我们的信仰,西北是我们宣教的方向,灵工是属圣灵的工作,团是同心合意的工人团队。”整个灵工团一致领受的异象是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两次死里逃生

1923年11月,李道生出生在沈阳一个以织布为业的家庭,是家里第四个孩子。7岁那年,他随家人回到原籍山东潍县寒亭区大埠村,在当地读小学。

李道生在母亲口中一直被称为“命大”的孩子,缘自他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一次是他刚出生后不久,就得了一场重病,奄奄一息。由于父亲不在家,束手无措的母亲准备按当地风俗,把他放到野外去。同时托人告诉父亲说:“增喜(李道生的乳名)不行了,快回家。”父亲得到消息后急忙赶回家,在半路一个小书摊上随手买了一本治病小药方和偏方的书,回家看到他还有一口气,就照其中一副偏方抓回中药服下。没想到,几副药服下之后,儿子的病好了。

“知道消息的人都说我运气好,母亲也说我命大。”死里逃生的李道生慢慢长大,每周随着已经信主的父亲去寒亭教会做礼拜。当他14岁在这间长老会教会被施以点水礼洗礼后,开始意识到自己不是命大和运气好,“而是神的奇妙大爱,按祂的旨意拣选了我。”

1945年在当地学校任教并刚刚成婚的他,再次从死亡线上逃脱,成为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彼时,大埠村突然闯进一群日伪军,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挨家抓人抢东西。全村所有人被押到村外场院,被一挺机关枪直愣愣地对着。这时,人群中的李道生看见日伪军的勤务兵抱着一条毛毯往马背上放,一眼认出是自己的结婚彩礼,顿时血气上涌,冲着对方大喊:“那是我的东西!”

喊声未落,立即招来五个日伪兵的毒打,差点被枪毙。后来被放回家,全身上下已经皮开肉绽,母亲在家中也被打得头破血流。婚房早已被翻得底朝天,穿衣镜被砸烂了,皮箱被刺刀捅碎了,手表、怀表、被褥和衣服鞋子都被洗劫一空。看着眼前忍着伤痛用蛋清和烧酒给自己涂抹伤口的母亲,这个22岁的年轻人心如刀绞,绝望至死。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耶稣,心里油然而起一种温暖,儿时学会的诗篇23篇浮现在心中:“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疼痛在这话语里变成了一种反省的力量,“经历了神的慈爱怜悯,我发现一直以来,自己在神面前像无知的骡马一样不肯顺服,但是神竟然在这样的危难中保护我,使我从敌人上了膛的枪口下活过来。”反省进而变成感恩。就在那一天,一位奉献给主的表姐王金忠来看望李道生,“她劝我到滕县华北神学院读神学。”

“如果不是挨了毒打死里逃生,我不一定会接受表姐的建议,但是有了这次经历,我答应努力争取读神学,”时隔71年后,早已白发满头的李道生回忆起那次经历依然感怀不已,他认为正是神的奇妙安排和丰盛恩典,亲自呼召自己为主而活。

同年秋天,华北神学院开学,李道生报到。在这里他完成了生命的两个重要改变,一个是脱下做老师时“原以为很美的”高档服装,换成和同学们一样的粗布衣服;另一个“极重要的改变”,就是决定把自己的一生献给神。

“我想下世界”

1945年底,内战烽火四起,枪炮声此起彼伏,神学院决定停课南迁,昌潍地区的学生则返回原籍待命。当时火车不通,一行十余人要步行北上。

离开的第一天,李道生等人要从滕县走到鄒县。“我从来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也没有尝过饥渴的味道,”那是李道生第一次经历肉体和灵命上的争战。其他同学边走边唱,只有他一个人跟在后边,闷不作声,“我不甘心,心里很痛苦。”

当晚,大家住在鄒县城南关教会。其他同学在油灯下读经祷告、唱歌赞美,唯有李道生心里苦恼不得释放,一个人低头流泪。就在这时,他眼前出现了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画面,“好像主用柔声对我说:‘你的脚痛比我为你钉十字架还痛吗?’”他一下子哭出了声,心里回应主的问话说:“是的,主啊!你手脚上的钉痕钻心的痛。”这样一问一答之间,他感觉自己全身轻松,再也没有痛苦,所有的乏累都消失了,“痛苦变为甘甜,怨言变成喜乐。”

当晚,李道生心有感动写了一首小诗:“为主吃苦滋味甜,在世发光又作盐。思想救主十架苦,何敢迟延在后边。努力踏上舍己路,不偏左右向标竿。忠心事主直到死,结实百倍献主前。”

“这次经历以后,我和以往大不相同,心中暗暗决志,这一生要奉献为主,走十字架的道路。”他再次立志将自己献给神。

但是,奉献自己和活出信心之间仍有距离,考验很快接踵而至。李道生有两位教书时的朋友表示愿意为他介绍工作,分别是时任潍县城警察局长的张廷杰和东关警察分局局长的张剑鹏。“依他们的地位,肯定能给我找到一份好工作。我的属灵生命急剧向‘耶利哥’坠落。心里开始动摇,我想下世界,”李道生坦言自己软弱了。

在世界与神之间摇摆不定的时候,李道生晨更祷告,跪在地上觉得内心痛苦极了,无言无语。后来,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在家乡通往县城的大路上,横着三角形木架,上面有铁丝网拦住了去路。“这个异象及时挽救了我。我很清楚是神的大爱亲自拦阻我的滑跌,”躺在病床上的李道生说到此处泪眼朦胧,“我当时哭着说:‘主啊!我对不起你,我软弱了!’”等他祷告完站起身,痛苦全无,心里有了前所未有的笃定:“我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甘心乐意走吃苦舍己的道路。”

“从那以后,我服事主的心志再没有动摇过。”那次的软弱和争战使他第一次清楚认识到,神的工人要完成传福音的大使命,必须先对付自己,合乎主用,“不是摆花架子,更不是上几年神学,预备多少讲章,明白多少圣经知识,而是要经历真理生命的造就,磨净肉体渣滓,脱离卑贱的事,成为圣洁。”

夫妻穿越数千公里

1946年五旬节,李道生所在的灵修院全体同工祷告时,一致领受了“往西北新疆传福音”的异象。7月22日,刘淑媛和张美英两位姊妹奉差遣,背上装了圣经的书包和几件换洗衣服,在没有任何财物支持的情况下,踏上前往新疆的征程。

当时灵修院差派工人的原则是,清楚神的呼召,有圣灵话语印证;重视安提阿教会榜样;神仆人受感动为奉差者按手送行;遵守主的教训,手无拐杖腰无金银,凭信心仰望主;传福音目标、方向清楚。“如果不具备这些属灵的条件,是没有勇气踏上锡安大道的。”李道生说。

继刘淑媛、张美英姊妹西行后,1947年春天,又有两位姊妹李佩贞、黄得灵受圣灵感动被差遣。同年4月,经历过祷告、争战和磨合的李道生夫妇同样蒙召受差遣。就在前一年,他的妻子惠荣还极力反对,甚至不惜提出离婚,但是祷告几个月后,“她被圣灵充满,心里火热,与之前判若两人,义无反顾地和我同工前行,至死没有后悔动摇过。”

李道生夫妇从灵修院出发,一路步行前往济南,一度两脚肿痛,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拖拉不动”,但每每两人同心祷告,就心里火热,继续西行。

郑州、西安、宝鸡、兰州,这对年轻夫妻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中间除了步行,几乎搭乘遍了各种交通工具,最后开始穿越河西走廊。“越往西越荒凉,新疆又将荒凉到什么地步?”李道生面对着苍茫古道,心里默默祷告:“天地的主,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原野,缺少雨露滋润,住在荒凉之地的人心岂不更荒凉吗?人心需要福音,求主打发奉献为你受苦的工人,开垦荒芜的土地,播撒福音的种子,把耶稣基督的救恩传遍河西走廊、塞外边疆。”

祷告完了,他眼望着连绵不断的祁连山和北山山脉,想到由此到新疆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顿时精神抖擞,忘记了此前饥饿的苦楚。此时的夫妻二人成了奔赴前线收复失地的将士,豪气凌云,“我们这些福音使者,肩负着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大使命,撇下故乡亲人,走在锡安大道上,是任何风沙阻挡不住的,在这条漫漫十字架的路上只有跟主前行,绝不回头”。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至死忠心 风暴 穿越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