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弃假归真 > “小偷村”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偷村”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扫码阅读 采编:jnmd.org 作者:迦百农 2016-09-20 人气:...

手记:

8月28日,徐玉玉一案的嫌犯悉数落网,嫌犯背景被曝光后,人们发现原来这6个人都来自临近村镇。而就在徐玉玉案发的前两个月,云南一个村子40多人涉“盲井式杀人”案就已经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近年来,据媒体公开报道,“涉毒村”、“诈骗村”、“造假村”等整村犯罪现象屡见不鲜,而其中犯罪嫌疑人以处于大好年华的青少年居多,这让许多人心生痛惜,如徐玉玉案6名嫌犯中5名为85后、90后,最年轻的出生于1997年。

人民网曾在一篇分析整村犯罪的文章中提到,这些村大部分在贫穷地区,生活一贫如洗。在微信公号团结湖参考的文章《乡村成了“诈骗基地”,就真的回不去了》中,作者特别指出,“犯罪行为还可以被纠正,如果一个相对封闭社区的价值取向真的被颠倒了,那真不是法律能扭转的。”有媒体报道,一个在央企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因为收入不如村里那些搞诈骗的,被父亲训斥“书白读了!”

就如同近些日子惊到全民的甘肃农妇杀子悲剧,家庭里乃至邻舍间的冷漠、罪、伤痕、绝望,这些人性的恶,都不是政策制度所能解决的。

此时,我们听到了以下的故事:九十年代初,耶稣基督的福音让一个几乎全村皆偷的贼村放弃了偷盗恶习,不仅如此,还改变了打架的夫妻,不孝顺的媳妇、无赖,使口角斗殴的邻里彼此相爱。而生长于斯的乡村少年,深受偏邪风气的影响,从三天不打电话母亲就会认为他被抓进了派出所的叛逆之子,成长为本村及周围人爱的祝福。唯有耶稣改变人心。

从一人偷到全村皆偷

近三十年前,我所在的村庄是远近闻名的“贼庄”,这个几乎全民皆偷的小村子,成了别人厌恶和耻笑的对象。

我们村庄位于江苏省丰县,基本以农业为主,种植水稻、玉米、小麦,经济作物很少,时值80年代中期,经济条件还是偏落后的,也就是基本吃饱,老百姓手里都不宽松。

穷并不是偷的主要原因。我们村形成偷盗之风源于我们村的一个妇女,她还是我的一位远房奶奶。大约从1983年开始,她经常去集市上偷一些布匹、鞋子、日常用品拿回家,家用就很丰富,她还爱炫耀。

别人一看,哎呦!她偷了那么多东西,也没被抓,东西还马上就用。那时谁也没那么多钱去买,这样就有人羡慕效仿,就这么一两个人,结果对整个村的带动非常大。大家偷盗一般都形成团伙,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一伙,有人负责看偷来的东西,有人负责传递,有人负责处理赃物等。我们村子有四百多口人,大约八十、九十户人家,到后来村里没有参与偷盗的家庭大概就6-7家,剩下的基本都参与了。

我隔壁的三嫂先前对此举深恶痛绝,但最终她还是无力抗拒“贪财”的诱惑,还是参加了团伙作案的大军。我母亲后来也参与了,负责在团伙里看东西,分得少点。她起初有点良知,不愿意,但也经不起贪欲的诱惑。她说,人都有攀比,比如人家很穷,一偷就马上变宽裕了,就觉得好像咱不去参与跟吃亏了一样。

到集市上开始偷一些蔬菜、西瓜,后来偷布匹、衣服、鞋子、日常用品,反正能拿的都拿。因为总去偷,本地经常做生意的人一看就防着他们,慢慢在本地很难得手,然后大家就到隔壁县去偷或到下边集镇去偷。他们越偷越远,直到山东鱼台县、沛县、单县。经常做这样的事,就被那些商户检举,而政府对此无能为力,只是对犯案者抓了放,放了抓,隔三岔五我们村就有被派出所抓走的。不是大偷,基本关一两天就放出来了。因为查不到太多东西,小偷小摸金额也不多,被发现的都不够判刑。

记得当时村西头的一位大娘因在集市偷窃,被派出所铐在镇政府院子里整整一天,她被释放回来后,就眉飞色舞地向邻舍讲述自己被抓前后的“英雄事迹”,看她那样子,好像从战场上刚刚凯旋归来的斗士。大家都抱着“大不了关一两天就出来了,政府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想法,偷盗的势头一直都比较猖獗,并没有因政府的打击而消停。

就这样,我们村子大概从1985年开始成为远近知名的小偷村,直到1995年。十里八乡都知道这村子是偷东西的村子,名声坏到严重时我们村男孩子找对象都比较难找,长得很帅的男孩子找的对象都很难看,只要对方愿意就行,怕打光棍。

我那时大概10岁左右,也经常去偷东西,不是到集市上去偷,是到河边偷树。村子靠着运河,运河边上有很多树,一棵树可以卖两块钱。白天我和小伙伴,拿着切菜刀砍树,砍大树拿不动,就砍小树拿回家去。在那样的环境,我们并不认为偷是一件可耻的事,把东西偷给家里很有成就感。不以偷为耻,这影响到我后面很长一段人生路。

和丈夫打架、打公婆的母亲180度变了

我们村传入福音的途径有两条。第一条大概是在1989年左右,陕西或山西有人到我们村传过,但当时信主的人很少,都是八九十岁的老年人,拄着拐棍走路都走不好的。记得那时有人谈到耶稣这两个字,我跟我父亲是很嘲笑的。

而我没想到的是,1993年村民开始真正大批信主,却是我自己起到了一个主导的作用——我把福音传给了母亲。

1992年,我因着读书到了一个东北小城,遇到一个信主的阿姨,她是我同桌小峰的母亲。当时我第一次离开家一个人在外地,非常孤独。记得一个周六下午放学前,小峰告诉常跟他倾诉想家的我,他妈妈邀请我去他家过周末。

此后每个周末,我都会到他家度过,阿姨对我特别友善,甚至比母亲对我还好。她家有两个儿子,她老公是老师,当时工资还不到200块钱,家庭压力还是蛮大的,她都把家里最好吃的留到礼拜天,叫我到她家吃。我常想,阿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的爱意我完全体会得到,但不明白原因。

每个礼拜六我们晚上回去,会看到阿姨和一帮妇女在那里唱赞美诗,白天等手中的活计安顿完毕,阿姨有时会一个人“躲”在房间最角落的小炕上,跪在那里,无声或小声祈祷。

在我们功课之余,阿姨也会谈起那位赐生命给人类的救主,也多次说起自己是何等蒙福的一个罪人,对她邀约我去参加她们教会的主日敬拜,我都委婉地拒绝了,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所谓的上帝,只不过是老弱残疾那些边缘人的精神慰藉,跟我们年轻人没什么关系。但阿姨的笑容却常常感染我,生活的拮据并没有让愁苦写在她的脸上,相反,她满溢喜乐,待人宽厚友爱,影响着她的家庭和交往的每个邻居。

在我们村,除了偷盗之风盛行,一天到晚总会听到有人骂街,隔三岔五就有夫妻打架,有十五对以上的夫妻经常打,我父母也属于其中。小时候就觉得村里总是很乱的感觉。

我母亲是个急性子,有点不对付就开始乱打乱骂,跟我父亲三天两头打架,也经常打老骂少的,不仅我和两个妹妹经常挨打,包括我爷爷、奶奶都挨过我母亲打,属于农村那种很不孝顺的媳妇。当然我奶奶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女儿,也比较难伺候。母亲打我奶奶的时候,奶奶都70多了,裹着小脚,打不过我母亲,她把奶奶推倒用脚踢。

一年之后,我从东北回家,我把这个阿姨的见证讲给母亲听,那时我没提主耶稣的赦罪这些,因为我自己没信,只是从阿姨的美好生命看信主可以改变我母亲的性情。我说妈妈你去信主好了,家庭和睦。我提议时爷爷、奶奶、父亲、妹妹也很赞成,母亲是我们家的一个定时炸弹,让大家都没有安全感。

离我们那里大概有两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教堂,我母亲就真去教堂了。都是上帝的怜悯,她去了上帝就把她抓住了。刚开始的几个月她改变不明显,也骂爷爷、奶奶,第二年她就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她不再骂爷爷奶奶,很孝顺,也不和父亲三天两头打架了。孝顺、和气、良善,这些以往陌生的性情,从她身上显露了出来。

我母亲就这样180度地改变了,她很有见证,让我几个姑妈也承认真有上帝,后来大姑妈信主时说:“人改变人很难的,也根本做不到,我信主,完全是因为从你妈身上看到见证。”

上帝使用我母亲成为村里传福音的种子。

偷盗团伙和无赖奇妙消失了

我们家在村子最边上,家门口比较宽敞,村里人干活之后,习惯在我家门口休息,我奶奶会给大家烧开水喝。这时,我母亲就跟大家讲福音,讲信主之后自己怎么改变的见证。

村里谁生病了她也会去探访,有些妇女跟老公打架后需要找人倾诉,母亲就分享自己的见证。以前有点什么事,我父亲说一句,我母亲要说十句,然后就会打起来了。但她信主之后,我父亲一发火,她就跑掉,不顶嘴,她就对这些妇女说你没有信仰,忍让的力量就比较小。好几个和她同龄的姐妹信主了。

相关搜索:消失 发生 小偷村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