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陈终道牧师蒙召见证---游子迟迟归

陈终道牧师蒙召见证---游子迟迟归

扫码阅读 采编:jnmd.org 作者:陈终道 2016-08-08 人气:... 我要投稿

编者注:陈终道牧师出生于香港,虽幼年得救,但少年时期非常反叛。抗战期间,他约15岁时,便脱离家庭,在大陆自立求学。本文记载的是作者1945年在重庆读书时被神复兴并呼召的经历。

第二次复兴与蒙召

进入复旦大学后,我的生活虽安定下来,但灵性却没得到复兴,心境也未能平静。复旦大学不是我想进的大学,可是那里却有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团契。我十二岁信主后,常跟母亲到聚会所听道,十三岁时已被接纳在聚会所听道及擘饼。所以我有一个很深的偏见,就是瞧不起那些所谓“公会”或是什么团契之类的组织,认为那些只不过是搞杜交活动的团体,在属灵方面不会有什么供应。其实当时我自己的光景根本没有资格批评任何人,因我已灰心、退后到比任何人都不如的地步。回顾已往,在我还没献身事奉主之前,我的灵性起伏不定:我有时会不顾一切地盲目热心,但一经挫折,却又冷若冰霜,全不理会神的旨意,凡事任意妄为!当时我的心灵空虚到极点,有一天就过一天,原先的目标已经失落,美梦一再破灭,我还能作什么呢?

一、复兴的经过

国立复旦大学位于重庆北碚的夏坝,嘉陵江边,风景优美,距离重庆约有两三小时轮船的路程。一个星期天,我乘船到重庆闲游,偶然经过一所房子,外面有一个牌子写着:“重庆基督徒聚会处”。这牌子使我忽然兴奋起来,那不就是小时候我聚会擘饼的教会吗?那天刚巧是星期天,我便进去参加聚会,原来那天是江守道弟兄讲道。我十三、四岁时在香港也听过他多次讲道,他与先母是非常熟稔的,我在香港时,已经在他们中间一起擘饼了。当日他讲道后有擘饼聚会,擘饼前先介绍新来一起擘饼的肢体,我自以为江守道必认识我,便把名字写下交了上去。那天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新来的弟兄,但江弟兄只介绍了他们,却没有介绍我。我心里有点奇怪,怎么江弟兄不介绍我?

不久便开始唱诗和作思念主的祷告,然后有人为饼和杯祝谢,继而传递饼和杯。他们只是用一个饼和一个杯的。递饼和杯时,大家都低头祷告、思念主恩。我也闭目祷告,这次是我离开西康以后第一次那样热切祷告。但当我刚祷告完毕,睁开眼睛时,那记念主的“杯”,已经从我左边的人递到右边的人手中,越过了我。我心中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把杯递给我呢?就在那一刹那,在我心灵中彷佛有人对我明说了一句话:“你已完全堕落了,怎配来喝主的杯呢?”那天的讲道我全不记得了,但这个在我内心回响的声音,却深印我心。聚会完毕后,我便匆匆赶回学校去。

一回到学校,我便遇上复旦大学的基督徒团契举行奋兴布道大会,由赵君影牧师讲道,于力工弟兄领诗。直到今天,我从未见过有人像于牧师是次领诗时那么活泼感人,又与讲员配合得那么合宜。连续三个晚上,神都藉着他仆人的信息去打动我的心灵。赵牧师写的那首短歌,实在使我的心像蜡般溶化:

“主啊,我心爱你,现在爱你,永远爱你。任凭海枯石烂,主啊,我心爱你!”

两年前我曾向主许愿,现今却竟因学业上的挫折而向他失信,我既悔恨又惭愧,终于忍不住流泪认罪,真的倒空自己。

我遵照赵牧师所讲的道,不但向神认罪,也逐一向人认罪、赔罪。那时我才想到要去找寻那我多年未有通讯的父母,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相信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后来舅父舅母到重庆,偶然与我相遇,我才知道母亲在上海。于是我写信向家人认罪,又告诉母亲我小时怎么偷她的钱,心里多么怨恨家里的人……。我向家人逐一认罪之后,心里有说不出的喜乐。凡我所能想得到自己曾经对不起的人,我都向他们一一认罪求恕。我心里非常坚定的相信,神是与我同在的。

但有一样罪是我还未对付的,就是伪造文凭请侨委会保送我进复旦大学那件事。因那时全国仍处于军事管治时期,大学是国家机构,伪造文件是刑事罪,认罪所带来的后果实在难以预测。我内心挣扎了多日,终于决定以书面方式向校长认罪。当时,复旦大学的校长章益立即召见我,给我训斥了一番。我把整个过程直说不讳,他叫我自己到注册处办理退学手续。幸好,校方最后因我诚意悔改而不作追究,并允许让我继续留校直到学期结束。事后我虽然受到一些同学的冷眼,但内心非常平静,有如放下了心头大石似的,整个人都变得轻松。可是这事使我所有的门路都关了,所有的大专学院都不会收我了!但我所注意的,只是我已对付了我该对付的罪!

二、献身事主

我跪在主前祷告,想起主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三次问彼得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你喂养我的羊。”又想起自己在西昌时向主所许的愿——终身爱祂,至死不渝。这些年来,我自以为努力奋斗,其实是瞎闯乱撞,一事无成!再回顾自己从幼年到青年所遭遇的种种挫折与苦难,我确知是主在我这卑微的人身上早有安排,不用见异象或听什么声音。我一生的经历,都是祂的作为,祂要预备我作祂的仆人。我不爱主还能爱谁呢?不作祂的仆人还能作谁的仆人呢?

在那次奋兴会中,与我一同献身的共有七人,其中最不及格的该是我了。我常听见不少人在见证中,提到他们为主撇下了至爱、至亲、财富、高位、美好前途而献身传道,我竟没有可为主撇下的!主啊,我是空着双手来的,我所有的就是我这个人,我愿把这整个人献给你,任凭你使用。我就这样用真诚的奉献来回应他的呼召。

三、神的印证

这许多年来,有两项明确的凭据,使我无论面对多大的困难、委屈或令人丧胆的境况,仍确信我是他拣选的仆人,那就是:(1)当我面对各种不是我力所能胜的处境时,我都感受到祂暗中给我扶持和指引,我知道祂的眼睛在看顾我(以赛亚书30:20-21)。(2)在我大半生的事奉中,祂常给我赐下他的话语与信息。祂的话不但使我灵命饱足,也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耶利米书15:16),这是祂仍要用我的凭据。

老祭司以利的光景使我深受警惕。撒母耳记上三章一节说:“……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童子撒母耳愈来愈有神的默示,而老祭司以利则愈来愈没有神的信息。这是多么可悲的光景呢!神啊,无论我是否跌倒,又或偏离你的旨意,求你不要向我缄默,不要让我作无道可传的传道人。求你打开天上的窗户,给我赐下恩言,这是我挚诚的祷告!

早期事奉与追求

一、初步学习

在确信自己蒙神拣选后,我便立即开始学习事奉,又立即看自己是神的仆人。赵君影牧师教导我们每人选几位同学作为“迷羊”,然后引领他们归主,看看在一年之中能带领多少人归主。我选了四个同学,努力向他们传福音,带他们参加团契,为他们祷告。结果有一位同学在我进神学院之前信了主,另一位答应继续参加团契,其余两人则失落了。其实,当时团契中有负责人照顾我这刚刚蒙恩的人,我才是别人的小羊。这些人包括施亚东弟兄、孙美芝姊妹(已为主的缘故死于劳改场)和杨宜海姊妹(现仍在国内任牧职)。我在他们当中年纪最轻,是个不懂事的小弟弟。

一九四五年夏,十字军(即中华传道会前身)与灵修神学院合办了全国第一届大学生夏令会,复旦团契是主要的筹委之一,负责制作宣传海报、出版大会每日简报、安排宿舍、布置礼堂等工作。大会在是次活动中,借用了神学院的宿舍,以及南山山下一间中学的礼堂来举行聚会。

当时有两位新闻系的老大哥负责制作大会的新闻海报,他们是史习敉与师道宏。史大哥能写一手好字,经常为复旦大学各部门画大幅海报。我被编在他们一组,跟他们学写美术字和设计广告,但时日太短,所学的未入门便已派上用场。我帮忙做跑腿、写简单的海报、张贴海报和新闻稿。那时我对文字工作还没有什么负担,其实我什么都不懂,心想只要可以跟着别人学习事奉神,无论做什么都觉荣幸。当时的男生宿舍,跟我在乐山住的客栈差不多,无论是大堂或大厅,只要把地板洗干净,用粉笔画上四尺乘六尺的框框便算是床位了。远近来赴会的同学,各人把被包摊在地板上,那便是自己的睡床了!

相关搜索: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