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最后的宣教士

最后的宣教士

扫码阅读 来源:境界 作者:潘蕾蕾 2016-07-22 人气:... 我要投稿

  白德培(Tobias Brandner,1965-),瑞士人,1990年开始参与监狱事工,1994年成为城市委员会(City Council)议员,1995年获得瑞士苏黎世大学(University of Zurich)神学博士学位,在瑞士改革宗教会(Swiss Reformed Church)被按立为牧师,1996年被巴色差会差派到香港做监狱牧师直到如今。著有《铁窗内的心灵世界:香港基督教监狱事工面面观》,《超越藩篱:基督教更生事工点滴》。

  白德培(Tobias),是瑞士巴色差会(BaselMission,现已更名为Mission 21)第202位来华宣教士,也是最后一位长期驻华宣教士。总部设立在瑞士巴塞尔的巴色差会,在中国的异象是向客家人宣教。

  自1847年第一位巴色差会宣教士入华以来,宣教士们在广东客家地区建立了150间教会,巴色差会有明文规定,在每一个教会内只要有10-12个小基督徒,就要设立一所小学。

  据1927年的数据统计显示,巴色差会在华有神学院1所,中学2所,初级中学3所,高级小学22所,初级小学134所,女子中学1所,女子示范学校1所,女高小2所,女初小5所,女传道学校1所,还有医院2所,共有174所。一百多年来,巴色差会对广东客家地区的教育、文化、医疗,宗教等多方面产生了深远影响。一位资深文化学者说:“若要系统了解华南社会史,还要从巴色差会来华宣教的历史中去认识。”

  2016年3月29日,我们在Tobias的办公室对其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采访,以下是他的口述实录。

  父亲抑郁自杀和潘霍华的《狱中书简》

  我出身于瑞士中产阶层家庭,在家中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虽然从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但信仰很理性,也很少去教会。在我中学时代,父亲因抑郁自杀身亡,他的突然离去令我一度失去方向,极度受伤,开始思索生命的意义,生命的目标,人类为什么存在?

  于是我开始阅读大量佛教、道教书籍,羡慕修士,道士的生活,希望将来可以成为他们。在做了大量的智性寻索后,我发现在其它宗教里有的宝贵资源,其实在基督教传统里都能找到。尤其是读到潘霍华的《狱中书简》时,我被基督信仰引住了。这本书也影响了我的一生。

  潘霍华在《狱中书简》中以非常谦卑的方式解释了信仰,他不再将十字架上的耶稣视为超人,而是代表软弱的人,放弃自己权能与人类一同受苦的同行者。《狱中书简》传递了入世的基督信仰,学习耶稣道成肉身,实践信仰,而不是远离尘世,做个孤独的修行者。此外,潘霍华在狱中的属灵洞见和灵性反省,都令我对监狱事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考大学时,我选择了神学专业,慢慢开始回教会聚会。一边读神学,一边参与教会服事,后来兼职做了监狱事工,另外还积极参与社会行动,29岁当选苏黎世城市委员会议员参与城市建制。

  基督徒对世界的关心有两个面向,一种面向是直接关怀,关心个人,采取关心个人的具体行动;另一种是间接关怀,比如社会建制,完善社会制度,鼓励好人行善,减少恶人行恶,这也属于价值关心。我服事理念就基于这两点,监狱事工一方面关心每个狱友,另一方面代表狱友与管理监狱的人谈判,让监狱制度变得更好些。

  一分钟决定去香港做监狱牧师

  博士毕业后,我还继续做瑞士监狱事工。1995年,我接到瑞士巴色差会(Basil Mission)主席的来信,因为前任宣教士马上要退休,需要招一位新的宣教士过去接续,他在信中表示,我的条件远远超过巴色差会的招聘要求,希望我慎重考虑给予答复。信中提到三个条件:“去香港”,“监狱宣教”,“必须学粤语两年”,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我想都没想,在一分钟之内就下定了决心。

  母亲得知我要去香港宣教,很高兴,就与周边亲朋好友分享我要去香港的消息。母亲今年80岁,有时我也会问是否需要我回瑞士陪她,她都说不用,她觉得我在香港做有趣有意义的事很好,不需要回去照顾她。

  1995年9月至1996年3月,我和当时的女朋友,也是现在的太太,一起踩着单车,跟着太阳一路向南。从瑞士出发,经过法国,最后到达非洲。那是我们认识世界,了解彼此的体验式旅行。

  深度旅行之后,我们对彼此,对世界都很有信心,为后来的婚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提供了美好的回忆。美好的事情总是要慢慢来,宣教对于我们而言是无比美好的事情,坐飞机太快留不下记忆,所以,我和太太选择搭火车,从瑞士沿途经俄罗斯,中国内陆,再到香港。一路上,窗外的风景,火车上的人,都引领我们慢慢靠近香港。

  跨文化宣教最重要的是学习谦卑

  跨文化宣教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学习语言。巴色差会当年供应我两年全职薪水,无需开展任何事工,只要学习粤语就行,第一个合同期是五年,否则他们的投资就算失败。

  对于巴色差会而言,宣教成功的评判标准不在于多少人决志,而是宣教士本人有没有融入当地文化,当地社会,将福音处境化。学习当地语言成了强制性要求,因为学习语言是处境化的必要手段。

  当我开始学习粤语,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不懂,陌生的汉字,陌生的人群,我不认识他们,不了解他们,博士这头衔一点都没用。两年时间里,我多次感到挫败,无助,无能,学习语言的过程也是学习谦卑的过程。不会沟通就无法打开对方的心门,要谦卑向本地人学习,用本地语言了解本地文化,了解这里的人们,也被他们了解。

  如果还是用英文与本地人沟通交流,心与心之间会有一道无形的墙,阻隔我们走进彼此的心灵。刚开始进监狱,狱友都不理我,我是一个鬼佬,对他们而言已经有距离感,再加上粤语讲不好,就更难建立关系。当我与他们的沟通交流越来越多时,我就慢慢走进了他们,他们也更多认识,接纳了我,我们有了很好的关系。

白牧师探访盲女院,为盲女们献唱

  亚洲的灵性复兴改变了我

  无论是监狱事工还是传福音,我认为灵性改变是属于于双方的。我越服事神,对神的认识就越被深化。监狱传福音不是讲福音,大部分时候不是靠讲,而是靠聆听,传福音是要聆听对方的需要。我是一个执着的人,有时候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见到狱友在监狱里任何想做的事都不能做,我就会想我该放下,要交托。许多狱友都很谦卑,这点,我要向他们学习。

  我现在的身份很多,有牧师,老师,父亲,丈夫等等。我自己对这些身份的认可是牧师的身份大过教授身份,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丈夫的角色,而父亲的角色是我这个年纪最为享受的。不论是家中三个孩子的父亲,还是监狱狱友的属灵父亲,我都享受。30岁出头刚开始监狱事工时,那些狱友叫我父亲,我还会害羞,不适应,如今却喜欢并享受他们称我为父亲了。也许年纪大了吧,转眼过50岁了。

  我个人的信仰自从来香港后,有了很大的改变和提升,不再像以前在瑞士那样理性。不是说理性不好,理性就像一种能力,好像掌握一门语言,但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理性解释。

相关搜索:宣教士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