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无价珍宝,代代相传

无价珍宝,代代相传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16 来源:生命与信仰 作者:李望一 发表于2016-07-16 人气:...

  青梅竹马

  我和刘康认识的时候,我4岁,他6岁。我的母亲和他的父亲是北京“德国医院”(现“北京医院”)的同事,我们同住在东交民巷的医院宿舍大院里。小时候我们和许多小朋友一起玩,冬天在院中一起滑冰,只要我一摔倒,他一定跑到我家,向大人报告:“小妹又摔跤了!”所以,每当此时,刘康总是比别的小朋友显得更加激动和忙碌,“重任在身”,往来于冰场和我家之间。

  童年的生活美好而短暂,不久我们先后搬离了宿舍大院。该上中学时,刘康曾和他父亲来我家,请我父亲(曾任音乐老师)看看他能否报考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声乐。我父亲发现他很有唱歌的天赋,还开玩笑说:“真不愧为余叔岩老前辈的后代!”(余叔岩是刘康的姥爷,梨园界知名的老生前辈。)那一天,我不在家。

  我们再见面时,已是时隔20年后的1967年,彼此也都不认识对方了。他是北京中央歌剧院的男中音歌剧演员,我在中央乐团弹竖琴。那时,文艺界经常有联合聚会,有时在天安门广场,有时在各体育场馆、各剧场,刘康常常会看到我,甚至知道我哪一次和谁坐在一起;哪一次在广场和谁互换凉鞋;哪一次去小卖部买了什么,我却浑然不知。……直到有一天,当他的母亲和他提起:“也该交一个女朋友了”的时候,他却和母亲说:“我倒觉得中央乐团有一个女孩子挺不错的,个子高高的。”(他身高1米86,我身高1米73)他妈妈听了这话,觉得未免有些离谱:“你又不认识、不了解她,怎么知道人家有没有男朋友?这些日子我倒是常常想起小妹(李望一)来,你们这些孩子中,我最喜欢她,要是知道现在她在哪儿就好了。”刘康说:“恐怕她早有男朋友了!”

  1967年,中央广播交响乐团排样板戏交响乐《沙家浜》,因乐队没有竖琴,我被临时借去参加排练、演出。那一段日子和大家相处得非常愉快,有一次集体观摩中央歌剧院的歌剧《红灯记》,散戏后,广播合唱团的章大哥叫我留下,我正在纳闷时,只见从后台走出一位还没卸妆的演员,啊!这不是刚刚在戏中扮演在粥棚里喝粥的那位大个子吗?只有一句台词:“呸!配给的,咯着我了!”看着我一脸的困惑,章大哥说:“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来我们团帮忙的中央乐团的小李,李望一;这是我的老同学、歌剧院的大康,刘康。”还加了一句:“人特好,忠厚老实!”只见刘康瞪大眼睛看着我,愕然之中带着惊喜,(原来他心里想着的和他妈妈心里想着的竟是同一个人啊!)我却还不知其中奥妙,只感觉太突然了,有些不悦,怪章大哥事先也不知会一声。

  回到家中,我们都和自己的妈妈说起此事,我妈妈说:“大康呀!那可是个乖孩子,小时候,数他最关心、照顾你!”他妈妈的喜悦,自然不在话下……时隔20年,我们竟这样“经人介绍”又戏剧性的重逢了,实在是上帝奇妙的安排!儿时的共同回忆遥远而亲切,友情的升华从心底渐渐燃起爱情的火花。中山公园、景山、北海、香山、动物园、北京展览馆、颐和园、圆明园……处处留下我们的足迹。

  1967年,“造反有理”的年代,父亲单位的红卫兵拿刀子比着我的脖子抄了我们的家,父母亲已经感到面临的危机,他们怕自己无法保护女儿(我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和刘康于1968年1月20日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婚后不久,父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接受批判教育改造;母亲被揪斗隔离审查、关押在医院太平间隔壁的一间只有一个草席的小房间里。父母的工资均被冻结,每月只发55元生活费。

  母亲的故事

  母亲杨英贞1911年出生在一个基督的家庭,她的爷爷是农村一位虔诚基督徒,险被义和团砍杀。危难时刻,蒙神奇妙拯救。她的母亲12岁成为孤儿,被美国宣教士领养,直至与同是基督徒的父亲成婚。(见《生命季刊》总第16期“神的慈爱直到永远”)母亲的姑姑杨崇瑞,生于1891年,虔诚的基督徒,为了事业终生未婚,是我国妇幼卫生事业的开拓者【注】。1929年她所创办的“北平国立第一助产学校”的校训和如今已成为“北京东四妇产医院”的院训均为:“牺牲精神,造福人群”。她常为支援边远地区的学生题字勉励:“爱人如己”。生活简朴,1983年93岁离世时,将一生积蓄6万多元,没有留给家人后代,全数献给国家。

  母亲中学就读“贝满女中”,在一次宋尚节博士的布道大会上,痛悔认罪,十八岁受洗归入基督。自“燕京大学”毕业后,入协和医学院,于1941年与同是基督徒的父亲、传道人的儿子李信征结婚。40年代,母亲留学加拿大、美国。1949年满怀一颗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毅然返国,经过巨大海轮的日夜颠簸,终于在1949年10月1日到达天津塘沽新港,立即转乘火车赶往北京。晚饭后,不顾长途跋涉的疲乏,立即参加了天安门广场开国大典的提灯游行晚会,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述!她立志为新中国的医疗护理事业,贡献自己一份微薄之力。回国后,任北京人民医院门诊部主任。不料,母亲的满腔热血,却换来了无尽的痛苦与羞辱:1957年被划为右派,罪名为:反对共产党的领导,以资产阶级的思想和方法来管理社会主义的医院,属敌我矛盾。受到撤职降薪的处分,被调到保健科负责地段居民的保健工作。母亲忍辱负重,不改初衷,每日骑车下街道,为病人尽心、尽力,废寝忘食,多次获得嘉奖,也深得居民们的爱戴。从此,我成了划不清界限的右派子女,从班委、优秀三好生到被拒之共青团的门外。在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内心十分郁闷,14岁的我常常彻夜不眠,因为无法相信,这样爱国尽职的妈妈,为什么一夜之间竟成了人民的敌人?!

  1968年,母亲被再次被揪斗,理由之一,竟说她49年10月1日晚参加游行是因为从美国领了任务,去炸天安门的!否则怎么会刚巧在开国大典的晚上赶到天安门广场呢?随着她“升级”成为特务,我也“升级”成为狗崽子了。每到节假日单位和街道会更加严厉地警告我们:“要记住,不许乱说乱动,只许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做人!”不久母亲被关押在医院太平间隔壁的一间小屋里,四壁空空只有一个薄薄的草垫子,终日劳动改造,批斗大会不断,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与羞辱;肉体上的非人摧残,钢锯条不知打断多少根,“坐飞机”的酷刑,令人难以忍受,以至身体多处致残,耳朵几乎丧失听力。关押一个月后才容许我们去看她,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阵阵秋风,片片落叶,增添了心中的凄凉。医院的太平间在整个医院的最后边,我和先生刘康朝着小屋疾步走去,还差十几米远时,看见小屋的玻璃窗后面,有一位老妇人向我们招手,那是谁?似曾相识又觉陌生,我的心猛烈地跳起来,走近一看,原来竟是一个月不见的母亲!她的头发突然一下子全变白了!人也消瘦了许多,改变了模样,她看着我们,眼里含着泪水,想努力给我们一个笑容。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紧缩起来,我看见她的头上,有斑斑驳驳的血迹,而且一块一块的没有了头发;脖子后面有一道深深的血沟,那是在批斗大会上,批斗者用细铁丝在母亲的脖子上挂一块重重的鉄牌子,上面写着“打倒特务、反革命杨英贞!”还不时的拉来拉去而锯出来的痕迹。我强忍着悲痛,心在流血,默默地说:“亲爱的妈妈,您受苦了,千万要挺住啊!”那一次的相见,终生难以忘怀。那年母亲57岁。

  在一个漆黑寒冷的冬夜,母亲实在无法继续忍受羞辱与痛苦,她选择了死亡,就在将要结束生命的一刹那,隔壁太平间送来了一位刚刚去世的母亲,她的女儿一路哭喊着:“妈妈,你不能丢下我呀!”凄惨又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回荡在寂静的冬夜上空,也震撼着母亲的心灵。同时,主的恩言在耳边响起:“孩子,不要怕,我永远与你同在!”她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上帝借着这一对母女,挽救了她,不仅是肉体的生命,更是与神相连的属灵生命。她的灵命苏醒,即刻向神献上感恩和认罪的祷告,求主饶恕她的远离和软弱。祷告后,内心平静,像安睡在母亲怀中的婴孩直至天明。第二天,她向专案组全面翻案,推翻了在逼供信情况下所承认的一切不实之词,可想而之,母亲遭到了更加严厉的拷打与逼问,但此时有神的同在,无数经文与诗歌不断涌上心头,甚至常常在深夜睡梦中大唱赞美诗而令看守人员大惑不解,罪行中又多加了一条:以基督信仰反对党。

相关搜索:珍宝 相传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上一篇:靠主得胜
下一篇:接过火炬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