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外婆的葬礼

外婆的葬礼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7 来源:境界 作者:喻书琴 发表于2016-07-07 人气:...

  “我晓得,到主那里我们还会见面”

  “外婆,您还认得我吗?”

  2016年4月,我赶回老家时,86岁的外婆听觉和视觉都已恍惚,一开始甚至认不出我是谁。

  不过,尽管严重失忆,她却仍记得提醒服侍的家人早点休息,仍记得招呼探望她的亲戚喝茶吃饭。这是外婆一生的性情写照,先人后己。

  一个月前,患严重骨质疏松的外婆连续两次意外摔伤,股骨折断,只能一直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吃喝拉撒需要人帮忙,身体需要人擦洗,白天夜晚都需要人护理。

  但外公88岁了,二姨和母亲也都60多岁了,他们这几年一直在尽心竭力照顾外婆,像这样每晚长时间熬夜,身体实在吃不消,于是高薪请夜间护工,但护工忍耐着做了3夜就不肯做了。于是,我主动提出回家的那几夜陪护在外婆身边,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夜里,外婆总是睡一阵醒一阵,但无论睡或醒,她的神情都带着那份隐忍的安详——不到万不得已时,她不会轻易喊痛,不愿麻烦别人。因病痛折磨,她的身体变得那么瘦那么细那么小……

  我躺在小小的外婆旁边,就像30年前,小小的我躺在外婆旁边。我重新变回那个坐在外婆那栋老屋前,大榆钱树下,小板凳上,爱吃红枣的天真小女孩。而外婆则重新变回那个带我去走亲戚,为我扎小辫,给我在夏夜摇着芭蕉扇赶蚊子的慈祥老太太。

  白天,老家教会的弟兄姊妹来家探望唱诗祷告。其实他们已来过好几次,让还未信主的亲人们非常感动。在这样一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一群非亲非故的人愿意不断花时间花精力在一个垂死老人身上,实在难得,令亲人们对基督信仰心生敬意。

  带领的孙姊妹求告主:“天父,若你定意让老姊妹存活,就显出神迹,让她身体好转,若你定意将老姊妹的身体气息收回,就让她息了这世上的劳苦,平平安安的走,因为在你那里好的无比。无论她走或留,老姊妹都是你所爱的,所怜悯的,用你十字架宝血赎买回来的女儿!”

  这位孙姊妹家境清贫,连像样的手机也没有,按世俗眼光,应该是活得毫无安全感和自信心的。然而,她却几乎每天去医院探访,去弟兄姊妹家探望,从内心深处洋溢出天真喜乐。

  唱诗时,本来迷迷糊糊的外婆突然变得清醒,枯涩的嘴唇跟着旋律慢慢蠕动,萎靡的脸色也精神了不少。然后,老人家持着本地方言,对围站在身边的亲人和弟兄姊妹们说:“我晓得,到主那里,我们还会见面,大家都亲亲热热欢欢喜喜的,就像现在这个时候一样。”

  得听外婆此言,大家一边微笑,一边流泪。

  外婆信主时已经80岁了

  5月,已回北京的我一直和二姨通电话,得知外婆身体已越来越差,进食困难,排便困难,说话困难,后背全是褥疮,任督二脉的那一条经络已经腐烂,开始用止痛药。二姨让我尽快撰写悼词,并含泪开始给我讲述外婆普通却不平凡的一生……

  外婆生于1930年,七岁丧母,从此与父兄相依为命,因家贫未上学堂,17岁时嫁给19岁的外公,当时祖父已谢世多年,留有三位幼小的姑妹待照顾,于是外婆协助祖母,用娇嫩的双肩和外公一同撑起了这个家。

  1949年,19岁外婆产下一女,但不幸一周之后即因患破伤风而夭折,成为她一生的伤痛记忆。此后,外婆又相继生下三女一男。上有年迈的婆婆要伺候,下有年幼的儿女要抚养。外婆含辛茹苦,任劳任怨,与外公相濡以沫。

  1953年,新中国成立后开始了合作社运动,外婆也应聘成为当地鞋帽厂的一名女工,她一面需要白天上班工作,一面还需要料理家务,经常夜间点着煤油灯为子女们缝衣做鞋,起早贪黑。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全家只能吃糠咽菜,一家人艰难度日,自然灾害刚结束那年,外婆再次怀孕,但因响应计划生育,被迫刮掉胎儿,据说是个男孩。

  文革期间,为了能贴补家用,外婆需要在高温烈日下,缝补一床又一床200多斤的油布,劳动强度很高,手上起了严重的老茧和灰指甲。

  1981年,外婆退休,没顾上休息,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帮助刚成家立业的子女们照顾孙子孙女,连同伺候年事已高卧床不起的婆婆,操劳不止。

  我童年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外婆家的老房子里度过,大约五岁时父亲接我离开,我不肯走,拼命地哭,还是被迫离开了。初高中时,我就读的学校离家比较远,天天晚自习前去外婆家吃饭,外婆每次见我都温温柔柔地微笑,让在原生家庭阴霾和应试教育重压下延口残喘的我感到放松而自在。

  后来念了大学,回老家的时间也就一年一次或两次,外婆老了,牙掉了,背弯了,脚腿不利索了,但见我还是温温柔柔地微笑。

  到了读研后,我信了主,成为整个大家族中第一个基督徒,并开始热心向家人传福音,可惜一直都没有发现家乡教会的存在。直到2009年7月,我回家探亲时终于辗转联系到家乡新成立的教会,并在主日当天上午分享了我对家人的福音负担。老家的弟兄姊妹听了很受触动,当天下午便三五成群到我家传福音,并再三邀请我的亲人们去教会慕道。

  然而,亲人们都婉拒了,唯一去教会的竟然是我80岁高龄的外婆。外公则处于一面犹豫一面思考之中。记得我返京的那一天,外公送我到车站,还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几千年前耶稣的死能代替几千年后人类的罪?我想不通。”

  半年后,我邀请外公一同到我丈夫老家过春节。丈夫老家民风淳朴,乡亲们也几乎都信主,外公喜欢他们的淳朴热忱,每天都去这个小乡村的教会听道,也很认真地读我拿来的福音小册子。记得外公看《十字架:耶稣在中国》的光盘时潸然泪下,我就知道圣灵亲自在老人家心中做工。在我公婆的热情劝说与迫切代祷下,外公答应返回自己老家后一定会去教会加深了解。

  果然,不久后,老迈的外公开始搀扶着更老迈的外婆一起去教会听道。教会坐落在老家一座旧宾馆的四楼,楼梯很陡,光线很暗,老两口每次走到教会门口都上气不接下气,但即使如此,他们无论刮风下雨都坚持不误,外公更是每一次去教会必认认真真做听道笔记,密密麻麻写满好几个小本子。

  2010年圣诞节,外公外婆一同受洗归主名下。那时,他们一位80岁,一位82岁。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外婆由于长年累月积劳成疾,出现了由骨质疏松引发的各种病症,耳朵越来越听不清,背越来越佝偻,但即使体力透支行动不便,依然亲自洗衣做饭,不愿连累子女儿孙。

  从2013年起,外婆的骨质疏松日益严重,只能在室内走几步,连下楼都困难,更无法再去教会听道——但福音的盼望已深深印在她心里。记得那年我回家,陪着外婆在阳台上晒太阳,和她聊起生死归宿的问题,外婆还是温温柔柔地对我微笑:“我晓得,耶稣会接我去天堂,我只是希望家里没有矛盾,大家都互相忍让,互相饶恕,心平气和过日子,我就放心了……”

  那时因很多历史遗留下来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不断累积,大家庭内部有些深深浅浅的矛盾,外婆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所以她依然温柔的微笑里,带着一丝隐隐的伤感……

  家和万事兴——这是外婆生前最大的心愿。

  弥留之际的外婆

  写完悼词,转眼到了6月,再次接到外婆病危的消息。6月11日,我料理好家事,安顿好孩子,再次坐上返乡的火车。

  6月的江南水乡,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芳香馥郁的栀子花,而弥留之际的外婆房间,也飘荡着一抹清香。原来二姨在外婆床头放了一碗栀子花,朵朵纯净清新——就像老人家空谷幽兰的气质一样。

  外婆脉搏越来越弱,呼吸越来越急,严重昏迷已5天。我在房间里轻轻地播放着赞美诗。

  表妹赶来了,三姨和三姨夫也过来照顾10多天了,但依然有几位至亲没来,我总觉得,正因外婆心中还有某种对子女儿孙的牵挂和期待,重度昏迷中还不肯安心瞑目。于是,我开始祷告主使我做和平之子,并极力劝说亲人们冰释前嫌化解恩怨,在死亡面前,还有什么拿不起放不下的?

  6月13日晚上7点半左右,终于,所有的至亲都来了……这时,老人家突然间眼中有泪,嘴唇无力地动了动。也许,她一直在等待他们都到齐;也许,她还有什么遗言想对晚辈们交代;也许,她希望自己归天之后地上的亲人都能彼此忍让和饶恕……大家都哭了。

  6月15日清晨7点半左右,终于,86岁的外婆走了……就像老人家自己相信的那样——息了世间劳苦,回到天父怀抱。

  亲人们含着泪水,给她穿好了寿衣,化好了妆,盖好了缝着十字架标志的白布,等待着老家殡仪馆的灵车……灵车缓缓地驶向殡仪馆,外婆的遗体被从车内抬入冷棺。灵堂布置起来了,鲜花摆放起来了,而天空中竟飘过一丝丝细雨。

相关搜索:外婆 葬礼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