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身心医治 > 谁能救你脱离灵魂的捆绑?

谁能救你脱离灵魂的捆绑?

扫码阅读 来源:境界 作者:冉若 2016-06-25 人气:... 我要投稿

  我18、19岁就想人为什么要活着,我究竟要一个怎样的人生。观察周围,妈妈是医生,爸爸是中学老师,看过他们的生活,我真的不愿意自己跟他们一样每天周而复始地过一辈子,还要有很多心思、很多手段、还要编出很多的人际网。可是,我又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我的家庭条件不错,不缺少亲情和物质。我也有自己的爱好,我喜欢音乐,做过萨克斯手和贝司手。可是最可怕的在于,任何事情都会让我厌倦。有人说你去敲妓女的门时,你实际想找上帝,但你不知道自己在找上帝。很多酒鬼、吸毒的、吃喝嫖赌的人不是因为他太恶太坏了,而是在约定俗成的社会里找不到意义。后来我信耶稣了以后才逐渐知道,可当时陷入其中无法看清。

  20岁的时候,我几乎天天会醉,醉了以后一定会唱两首歌,黄家驹的《无尽空虚》和《灰色轨迹》。我感觉人生没有意义。

  两个捆绑:酒和性

  中国有一支快速反应部队,当暴徒有行动时,他们需要快速出动。我曾是其中一员,参与过犯人集体逃跑的追捕行动,看过许多毒贩在我面前被判死刑枪决。后来我儿时的伙伴染上了毒品,我当时的方法是先劝后打。一个人吸毒,对家庭来说真是灾难。可是我的办法一点效果都没有。其实那时候我和他们差不多,只是我选择的不是毒品,而是酒精。

  有一次有两个人要和我结拜兄弟,大家洒血为盟。我就说既然是兄弟就喝吧,喝到最后一路吐回去,其中一个要去我家住。我回家后还是一直吐,我请他开灯,他没听见。直到半小时后,他突然惊醒跳起来开灯,一看地上都是血块。很多人一起把我抬到医院,医生一看说救不了了,叫我爸爸准备后事。我当时脑子却很清醒,还嬉皮笑脸地说,爸、姐,我要走了,我走了和我朋友没有关系,不要怪他们。后来我活了过来,又继续喝,一直到23岁。我不喝酒的时候就会手抖,我自己都没有意识。

  我在警队里,有次教官和警员发生冲突,我就骂他们。当时喝了酒,越闹越大,最后警官没办法控制局面,就拿出枪来,叫全队集合,鸣枪警告。他拿枪对着我的肚子,但我却说你打呀,用肚子顶着他后退了7、8步,如果他扣动扳机,我就死了。另一次,喝醉了以后打110,和他们挑衅打架,最后被他们制服了。还有一次,我帮一个警察朋友打架,他也喝醉了,子弹从我的耳边划过,我气愤地夺回枪来扔在地上。如果枪找不回来,就要被判刑了。这三次差点被枪打死,都和酒有关。

  除了酒,另一个捆绑是性。因为空虚,在男女关系方面非常混乱,在不同的城市里都有感情纠葛。最好的朋友也会背叛你,最好的爱人也会有让你无法理解的互相伤害;一旦受伤就在里面留下伤口,就会影响你的第二段感情、第二段友谊。直到信了耶稣,才明白自己里面有罪性,可当时觉得自己那么好对别人,换来的却是伤害,因此就更加放纵和混乱。

  世界上没有人吸毒后能戒掉?

  我那时很执着地帮助吸毒的朋友。我经常去监狱看他们,去家中探访他们的父母。和他们聊聊天,他们想送辣椒酱给孩子,我就替他们去送。有一次我看到两个吸毒的朋友,他们清楚地告诉我,世界上没有人吸毒后能够戒掉的,不要浪费时间在我们身上了。我当时非常不认同,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只要你真心想做,一定能够做成。然后我就和他们说,现在你们把毒品拿来给我,我也和你们一样吸上瘾,然后我戒掉后给你们做榜样,到时候你们也必须要戒。

  他们当然都不同意,但我逼着他们把毒品拿来。我说你们每次吸黄豆大那么点,那我吸你们的两到三倍,然后我戒掉,要让你们知道人是可以戒毒的。从那天开始,我就猛吸,就像喝酒一样,最后我意识到自己上瘾了。然后我就决定戒毒。我开了一间房子,从床上滚到地上,在地上又滚来滚去,就像鱼扔在草皮上的感觉。整整48个小时,不停翻滚,不停流汗、昏昏沉沉,全身被火烧、被蚂蚁咬的感觉。非常痛苦地经过2天半的时间,我在生理上脱瘾了。

  休息了几天后,我觉得整个人焕然一新。然后我决定实现我的理想,就在昆明租了一个房子,去家乡丽江带来两个朋友,让他们住在我租的房子里,告诉他们我已经做了你们的榜样,你们也要戒。每天给他们20元吃早点,我下班后就去看他们。一开始还挺好的。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又开始吸了。我从注射器甩出的血迹可以看出来。然后,我又听说他们去别处借钱。我就对他们说,好好好,兄弟一场,要死一起死吧。我就带他们到毒品交易地,开始和他们一起吸起来。

  我再一次被毒品捆绑了。

  既然不自杀,就这样每天吸吧

  当时是为了赌一口气,可对已经上过瘾的人,再次接触就很容易上瘾。所以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毅力摆脱毒品。即使我没有复吸,像我那些朋友,天天喝酒,最后死在酒里面。毒品的捆绑不是生理上那么简单,最主要是灵魂的捆绑。到目前,我真的不相信人可以靠自己摆脱这些捆绑。

  我原来不缺钱,但任何一个吸毒者都会落到每天都需要找钱的地步。我不喜欢借钱,也做过一些犯罪的事情,比如,抢劫那些卖毒品的人,或者用各种手段来骗。最后健康没了,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每天像幽灵一样飘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最痛苦的是父母,我有时向他们发火,但毒瘾过后又后悔。第二天又去找钱吸毒。父母劝我,我就对他们吼。两个姐看着我这样也特别难过,我还安慰她们我自己会把握的。任何吸毒的人开始都觉得自己能够把握,就像色情、酗酒等,一开始只觉得是游戏而已,但撒旦的谎言很快就像鱼钩钩住,让你摆脱不了。那时我已经把握不住了。

  父母实在太可怜了。特别是我爸爸有次想陪我找个药物戒毒的地方,我们俩坐上大巴车,结果堵车,我的毒瘾犯了,后来好不容易通了,一到城里我就和我爸说,我实在不行了,我必须下车。我们俩下了车,租了一间房间后,我让爸去买安定药。一直到了七支,还是没有效果。我爸说不能这样打了,我说没事没事,打了八支我还是非常清醒。我爸非常愤怒,骂了一句脏话后,就把一支扔出了窗外。我足足打了九支才昏睡过去,一般人打几支就不行了,我却整整用了一盒。

  第二天去找药物戒毒机构,我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疤痕,又去医院做艾滋病检查。虽然没有染上病毒,可是我的身心灵已经濒临死亡。看到我爸为了我跪在一个医生面前,我心里极为痛苦。我想,这次戒不了的话,就不戒了。后来回去,戒了几天,爸爸很高兴。我说想吃点汤圆,我爸就扶着我一家一家问,可是大清早哪有人卖。我心里一边很感动,一边觉得自己已经戒了三四天了,真的需要再吸一口。回到宾馆,我爸给我冲了一缸葡萄糖水,出去看我表姐。我马上打电话给昆明的朋友弄毒品。

  吸毒的人真的不是靠自己能控制的。我心里想这次要怎样报答爸爸,这次和毒品断绝关系,但我就像我曾帮助的朋友一样,什么都没法改变。不是我不感动,或者铁石心肠,但是毒品的钩子还是钩着我。朋友找来毒品,我吸过了整个人又后悔,但后悔也没有意义。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摆脱它。

相关搜索:灵魂 捆绑 脱离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