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身心医治 > 一个纽约黑帮老大的回头路

一个纽约黑帮老大的回头路

扫码阅读 更新时间:2016-06-23 来源:境界 作者:李建安 发表于2016-06-23 人气:...

  十六年混黑帮,死里逃生

  我叫李建安,广州出生,1982年我14岁的时候随家人一起移民去美国纽约,进学校没多久就被帮派分子骚扰。为了不被欺负,我也加入了帮派,书也不读了,每天跟着兄弟们去夜总会,勒索、抢劫、打架、开枪,很快我就成为他们的重点培养对象。

  有一天,一个兄弟叫上我去报仇,我一上车,他们就递给我一把手枪,对我说:“你可以朝他们开枪,你不够15岁,打死人顶多坐五年牢而已。”我压根没有犹豫,看到敌对帮派怒火就冒上来,接过手枪摇下车窗,就朝他们开枪。那是我第一次开枪,心里也有点怕,没有打中人,但之后我非常开心,觉得枪可以多给我一种保护。这之后他们就跟老大说,这个人非常有用。老大马上把我带到理发店,做好看的发型,染成金色,还买了好些衣服,给我现金,叫我好好地干,“你很有前途”。

  1984年初,我做了第一单刑事案。我知道如果要成名,必须得狠。我就故意带一把手枪路过敌对帮派的地盘,对方几个人跟着我,在河边把我围住,我心里很得意,展示武力的时候到了。他们把手伸进衣服,好像要掏枪,我哪能给他们机会,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枪,冲着一个面向我的人的头开枪,结果子弹卡住了。他们转身就跑,因为他们没带枪,否则的话我可能第一个死;我再把子弹推上膛,一个人上来抢我的枪,结果中指被打断。有人摔倒趴在地上,我冲上去,对着他的头扣动扳机,结果又卡住了——如果不是因为那把枪,现在我可能还因为杀了人在牢里。

  一个月后我被警察抓住,那时候我15岁,老大帮我摆平,对方没有上庭指证我。那次之后,我更有信心,要在黑社会里冒出个名声。1985年的时候,我为了讨好老大,抢劫被抓,16岁就被判了两年。坐牢的时候,我有点不甘心,我想我是为老大去做的事,但两年里没有兄弟来看我,也没有安家费和监狱里面的费用。所以我就想,以后出去不要做小弟了,要做老大。于是我就读了很多遍《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以为多读那些东西,出去肯定有用。

  我18岁出狱的时候,立志要自立门户。刚巧我出狱之前,联邦政府在纽约扫黑,把中国街的帮派都抓了,所以我出牢的时候以前的老大不在了,一些师兄整天只管喝酒,也不带兄弟去赚钱为他们谋一些福利,我看到这一点,决定等机会。等了两年到1989年,有一帮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来找我,他们觉得我的名号在中国街有一定份量,年纪又轻,跟我合得来,就说“我们来跟你”。我们一帮人有十来个人,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凑了几百块美金,就买了一把点25掌心手枪,用那把手枪抢了一个餐馆十万块。我们把十万块全部用来买军火,然后我就有足够的人和火力去跟我师兄谈判。

  有三个师兄是掌握权力的,我就约他们在酒吧里谈:我现在要坐这个位子,如果你们不同意,那今天晚上就开打。那时他们看到我的一些武器在车上;我们也有14岁的小弟,万一警察来抓,小弟顶上,他们只会坐五年牢而已,但我保证五年里照顾他的家庭,会给他一笔安家费,安心坐完牢出来。我也给几个师兄留后路,你们去外围另外几个区,这条中国街,曼哈顿范围的,我来管;另外,中国街的所谓工商会,开设赌馆需要我们保护,他们也劝师兄那批人离开。结果没费一粒子弹,我就把权力拿到手。

  那时我只有20岁,年少轻狂,九十年代曼哈顿中国街没有人不知道我,进入每个场所,每个人都会叫你哥啊爷啊,前呼后拥,女孩子也不少,开始变得目中无人。餐馆,特别是按摩院,主动送钱来要我保护他们的生意。势力巩固之后,我还在波士顿的中国街开了一个分支,那边的兄弟是贩毒为主。在纽约我不同意兄弟贩毒,因为这个很招警察的注意,吸毒我不管,那时候都是可卡因、大麻之类的。

  我的名声那时候非常坏,警察也注意了,他们想等我的案越来越多,一次就把我做死。从1989年到1997年,因为我而死的有四个人,都是帮派之间的火拼,不是我亲手杀的,我没有内疚,却怕鬼来找我。外面很风光,内心有煎熬,我常常在寺庙拜观音拜关公,也给寺庙钱求平安,但没有用。到后来,我整天都穿着防弹衣,回家要兄弟开车一前一后跟着我,进屋之前要检查我做的记号有没有被动过,每个枕头底下都有枪,很累的。虽然每次都有很多兄弟保护,但也有几次给人埋伏,只是没打中我。

  边吸海洛因,边吃烂水果

  十六年的黑社会日子终于在1999年结束了。1997年纽约警察的反黑活动,把中国街所有黑帮都抓了,我那时候就打官司,人家都判了好多年,我只判了社区服务,因为证据不够,起诉不了我。我在法官面前承诺重新做人,后来就开了一家蔬菜批发,表面上是做生意,暗地里操纵兄弟做事。这些事瞒不过警察,他们知道用联邦法起诉不了我,他们就用移民法,把我关押起来,遣送回中国。

  美国移民法规定,五年之内犯了刑法又判刑的话,就永远无法申请成为美国公民,而且会面临被递解出境。那时律师也劝我,如果在移民局没有担保,无限期关押在里面,倒不如自动放弃,签字回中国。我考虑那时候我结婚刚一年多,儿子只有一岁,只能选择这条路,就跟检察官达成协议。

  1999年6月,我被美国两个FBI押上飞机,把我押送到北京首都机场,移交给中国当地的公安,然后就把我释放了,我坐飞机回广州。回广州之后,我觉得非常平安,因为不担心给人报复,也不担心坐牢,太太和儿子跟我回中国生活,我觉得那是我最开心的时间,每天帮儿子洗衣服、换尿布、逛公园。儿子差不多三岁了,我想得把他送回美国去上幼儿园,他在中国陪我一辈子也没用。2000年我叫他们母子两个先回美国,从那以后我们三个直到现在再也没有见过面。

  妻子孩子回去后,我一个人住很空虚。我有些兄弟在中国,从美国跑路回来的也有,被递解回来的也有,我就常常跟他们联系,找他们去玩,太无聊了就想搞点毒品。以前我在美国什么都试过,但没有上瘾,身体不舒服就停,在中国没有家人没有兄弟在身边,吃不吃没人问,睡不睡也没人问,每天都对着海洛因,结果不用两个星期就上瘾了,几个月我就把从美国带回来的钱全花光了,只好要美国的兄弟们寄钱过来。寄了几个月,我兄弟觉得奇怪,家人也觉得奇怪,因为家人每个月固定会给我寄钱。不知道谁把我吸毒的消息传到家人那,结果家人就把钱给停了,还叫兄弟以后都不要再寄给我。

  那时候家人固定八百块美金一个月,也不错,换人民币有四千多;但毒瘾越来越深,两个星期就花光了,于是我就长期过两个星期有的吃,两个星期连饭都没得吃的日子。最痛苦的时候,我宁愿把钱用去吸毒,都不愿意用来买饭,因为我宁愿肚子饿,也不要身体痛。

  半夜没人的时候,我就拿一个袋子,走进市场里看到人家不要的烂水果,全部收集到垃圾袋里,带回家去吃。吃到嘴里的时候真的流泪了,我第一次想到我的人生就这样完蛋了;当时又很有决心,决定不再吸了,但是钱一到,腿马上就跑去拿那些东西。当钱花光,又去捡垃圾吃的时候,又想去戒,反复好多次。

  我也试过自杀,一百粒装的安眠药,吞下去睡了一两天,迷迷糊糊死不掉;割脉,可能怕痛,不敢划得太大力,血都流了也死不了。有钱的时候买了几百块戒毒的药,结果坚持不了多久,反反复复这样。

  没钱付房租被房东赶出来,我就拖着两个破行李箱到广州的海珠广场去,睡了一晚上,醒来时候钱包剩下的一点钱也被人用刀片割开裤袋偷走了;行李也被割开,衣服满地都是,没有值钱的。不知道去哪里,我就问老天我要怎么办?给车撞死也好,或者楼上掉下一个花盆把我砸死也好,但是又不甘心,很矛盾,就拉着行李在街上乱逛,看着那些路人真的很伤感;看到一些跟我同龄的人很幸福,一家人带小孩在公园里玩,还有老人家一对一对锻炼身体……我羡慕万家灯火里面的温暖,我以前也有,现在没有了。这个毒瘾,我真的没办法戒掉。

  家人对我死心了,他们没有放弃我

  2005年,在广州有一个老姐妹来跟我说,要不要试一下去福音戒毒?她是通过我爸认识我的,她说耶稣会帮助我。那时候我无路可走了,6月去到江门一个福音戒毒点。那里有一群跟我同年龄的人,我去的头几天发瘾的时候,他们陪我聊天,送饭给我,还帮我按摩,每天晚上我睡不着的时候,他们守在旁边,看我有什么需要。我觉得挺不错啊,这帮人还可以。因为我那时候刚进去,从来没听说过信仰,也不懂什么是爱,只懂得顾自己的需要,我来这,你们照顾我,心安理得。

  一个月后身体好了,心瘾又冒出来了,钱又有了一点,因为家人打来生活费在我的帐户里,我就从戒毒所跑回家。从第一次接触福音戒毒到2010年,我进出戒毒点很多次,原因就是心里其实没想戒。每次进戒毒村,那些割草、种地的事我都不愿意做,我是黑社会啊,只有人服事我,怎么可能我帮人!他们要是叫我去做事,多叫几次我就发脾气,他们也不骂我,我就觉得这帮人真的很奇怪,我无心探讨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的心还在毒品上。一有钱的时候那个心思又来了,我没有想去摆脱,结果很快复吸,一个地方不收我,就去别的戒毒点,五年之内去了三四个点。

  到2010年我觉得这样不行,我真的尝试要改了。家人都对我死心了,但那个老姐妹没有放弃,我后来才知道她多年不停为我祷告。2010年我接触到福音戒毒点创办人林老师,开始认真听老师在台上分享。在戒毒村我第一次跳下鱼塘捡鸡粪,我觉得这种事都能做,我应该可以戒毒了吧?我以为付出劳动就可以改变,还没有进到基督里面,只是看行为,以为做一些好事就会改变,后来才发现又错了。有五年时间,经历了根基不稳,出去又跌倒,但是弟兄姐妹从神而来的那种爱不离不弃,不因我跌倒就放弃我。

  很多时候夜深人静,一个人住,我就想,究竟是不是真有这个神?如果你在,你让我经历你吧。人的爱我尝过,我对人很有义气,为兄弟两胁插刀的事多的很;神的爱我还非常模糊,我常常祷告神,让我体会深刻一点。其实那些弟兄姐妹十多年对我的忍耐已经是一种爱,但我很贪心,还要再多一点。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纽约 黑帮老大 回头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我要投稿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10-2016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原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