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身心医治 > 那捆绑我的已死去

那捆绑我的已死去

扫码阅读 来源:境界 作者:白子 2016-06-17 人气:... 我要投稿

  幼年经历神

  我第一次接触信仰是刚上初三时,住在奶奶家前院的一个姐妹给我传福音,说神是三位一体的神,小孩子信主蒙福,当时我因为不懂就和她展开激烈辩论,但过后也会暗暗思想:这个世界是否真的会有上帝呢?有没有呢?我心里觉得,如果有神的话,三位一体的说法是很接近真神,因为真正的神岂能被人测透呢?

  我初中成绩不是很理想,但也希望能考个好学校,所以临考职高前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上帝,你要是让考试出的题都是我会的,我就信你。”

  结果看到考题的我,惊喜若狂,果真是自己会的,我就如愿以偿考上了心仪的学校。然而,过后我并不完全相信那是上帝的作为,将这归结为自己努力学习的结果。

  接下来的事更出乎意料。我在体检时被学校告知,已经开除了我,并且档案已退回劳动局,理由是来得太晚,体检时间早就过了。明明是按着日期去的,怎么会晚了呢?我的心里很受伤,这才想到自己是不是因为得罪了上帝,祂才变着花样整自己?我又和上帝立约说:“上帝如果你是真上帝,就让我回去,我就信你!”

  当时我父母很着急,他们匆忙跑到劳动局询问。负责人说:“你这种情况,除非有一个人不念了,然后你儿子才可以替代。”正巧,那时有个女孩打来电话说她考到外校去了要求把档案调出,所以我才有机会重新回到那所学校去读书。我的父母高兴得不得了,相比之下我却十分地害怕,因为我确实知道了真有这位上帝的存在。从那以后,我又在心里和上帝立约,只要一毕业就信祂。

  职高快毕业临近实习时,我第一次去了当地的教会。那里的基督徒都是老人家,大部分还是身体有疾病和缺陷的。当我走进去时,他们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但我的心里也还是特别欢喜快乐,跟着大家一起唱赞美诗,在听到赞美诗中有类似“迷失的羊”的歌词就情不自禁感动落泪。

  后来,我就稀里糊涂地受洗了,可什么也不懂,只知道“神就是爱”。当时,我已经开始痴迷上摇滚,并随一位音乐老师学习声乐,另外还经营着一家自己的理发店。一边做事,一边学习写歌,并向神祷告说求祂赐给我创作音乐的才华。过了一些日子,我很快就写出一首超出我能力很多的歌——《雪花》。

  现实毁灭了我

  1995年,我开始创作歌曲,并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沈阳一起组建了一个摇滚乐队,名叫“蓝领天使”。每天晚上在住宅楼前把音箱拿出来,架子鼓摆上,大家就开始,什么Beyond、黑豹、唐朝,一首一首地接着嘶吼。虽然那样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但却导致我对理发店的生意疏于管理,最后干脆关闭理发店,全职搞音乐了。

  1997年我创作了很多歌曲。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我背着破吉他,带着满腔的热忱和这批作品,离乡背井来到北京。我想在更广阔的文化艺术领域里去追寻音乐梦,去拓宽我的事业和未来,希望有一天能够出版一张属于我自己的唱片。

  刚到北京的我,很迷茫,也不知道脚下的路究竟在何方。等到我把住处安顿好以后,就忙着去找唱片公司,一个一个地自我推荐,然后总是被拒,屡试屡败。最后,为了维持生计选择每天晚上到酒吧去唱歌,从晚上8点唱到12点收入是50元钱,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记得有一次,一位客人让我反复地唱,唱完以后又要我喝鸡尾酒,这让我感觉十分羞辱。于是我放弃酒吧的工作,后来又转到去地铁唱歌,去到校园表演,生活陷入困顿与穷乏,我不断在理想和现实的漩涡中挣扎和徘徊。

  1998年开始我在地铁西单、公主坟附近唱了一年以后,嗓子就哑得唱不出歌了。99年我重回沈阳组建“蓝领天使”乐队,直到2000年我再次来到北京,找到了宋庄的一个小院住下。虽然我那时仍然还在唱歌和玩摇滚,但生活却变得越来越混乱,因为一直以追求纯艺术的我,突然发现在现实生活中,梦想不如自己想像得那样美好。

  回顾我从95年就开始做乐队,到目前为止,其实那也是我人生中最黄金最宝贵的一段时间,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里面,基本上没有任何回报和收效,确实是万念俱灰,人已崩溃。我视音乐为我的全部生命,我把它看作一个纯洁的梦想,但结果却变成了商人手中把玩的游戏,这个现实把我从头至尾,从里到外地毁灭了。

  结果,就在那段时间里,因为极度的空虚和失落感,使我无法排遣内心的孤寂,就拼命地吸大麻,每天吸,吸得连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在哪里都不到,好像我那时的情形就是拼命想用抽大麻来麻痹我的神经,暂时躲在它的里面,来忘却不能实现理想的痛苦。

  天籁之声寻找我

  2002年8月,我心里突然有了想死的念头。带着这样的决定,所以我去了云南,想在那里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来对自己的生命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洗涤一下灵魂然后安静地睡去。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坐在四方街的街头,开始对着丽江的夜色歌唱,第一首歌就唱许巍的《故乡》,那时候我的整个人已经到了要完全崩溃没办法平衡的地步,我只能借着这种疯狂的歌唱,极度地享受快乐,沉迷于其中,好像要把我十多年献给音乐的青春,一瞬间都给补偿回来。

  我去到泸沽湖,在那里徘徊游荡,眼睛凝望着那个像蓝宝石的湖泊,它是那么宁静美丽,美得有一种让你突然想要死的冲动,透着一种神秘而耀眼的光芒,我真想就那样迅速跳到湖里,静静地等待着生命最后时刻的来临和消逝。

  然而,当死亡一步一步悄悄逼近我的心,神的恩手也在不经意间护庇着我,落在了我这个在音乐中苦苦追求价值的人的身上。

  在一天夜里,我去参加一个篝火晚会,有很多摩梭人在露天场地里欢声笑语地唱歌,然而从人群中传来一首“爱是从上帝而来”的歌,像是天使的歌声。我听到以后,悄悄地走近,原来是一些从香港来的姊妹加入到人群中间来一起歌唱,于是我走近她们说明自己也是基督徒,这些姊妹先是提出来要请我喝咖啡,之后问我能为你做一个祷告吗?我说好。当一双双热情的手都伸出来放在我头上的时候,刹那间宛如一股暖暖的爱把我包围起来,正在这时,神的话语也临到了我:

  “我往那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那里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这一次和神奇妙的相遇,深深地敲击着我疲惫的心灵,我静静聆听着来自遥远世界里天籁般的声音,让祂触摸我灵魂深处悲凉的喟叹。感谢神,祂的爱还在,并一直没有离弃我,后来祂把我很平安地带回到北京,重新踏足教会,告别以往那醉生梦死的生活。

  以音乐为祭献给神

  2003年非典时期我回到宋庄,教会接纳了我,并且安排我参加一场特会。在祷中我仿佛看见耶稣圣洁的宝血从脚趾流下,我继续在祷告中问祂:“主啊,我知道你是很好的神,但我为什么要信你,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主让我想起父母:“如果是你父母挂在十字架上,你会怎样?”我回答:“他们有他们的命运,我又能如何?”主耶稣回应我:“孩子,你觉得你还正常吗?”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思考什么是“正常”。正常人看见父母受苦应该会流泪吧,为何我没有?我已经理性到如此冷酷的地步?

  那瞬间我崩溃了,也明白了。原来我真的疯了好多年:我疯狂地搞音乐,疯狂地以自我为中心转圈,早已忘记如何去爱。接着,我眼前一幕幕地浮现出过去犯过的许多罪,我清楚知道了自己是罪人。于是痛哭流涕,一条条地认罪,好像神正在为我祛除掉布满全身的癌细胞,我要得痊愈!

  就像从一口深井中被神的救恩拉出来一样,从那次认罪之后我也如释重负,连走路都感觉到很轻盈,心里被喜乐平安充满。我的生命从此改变,不再需要大麻,因为我已经找到赐力量的主。我全部生活习惯也彻底改变了,每天凌晨四点半我就起来种植蔬菜,然后祷告、读经,好像跟神在蜜月当中一般快乐。在祷告了一年以后,神把我的妻子带到我身边,在主里使我有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

  而在这其间,我认识了许多基督徒音乐制作人和爱好音乐的弟兄姊妹,在彼此的学习和交流中,相互激励,不断成长,对我一直所追求的音乐事工,也有了新的突破和发展。

  2004年,王增瑞弟兄给我一首词《化作蝴蝶》,我反复地看它,在有一天清晨,我相信是上帝的感动,我一气呵成把这首歌做出来。我把它理解为,我自己由一个摇滚青年,蜕变成上帝国度子民的经历,也就像毛毛虫蛹化成蝶的过程,痛苦、真实、甚至残酷,但是,最后也获得一种自由、解脱、美丽。

  2014年,我开始着手做生命中第一张唱片《生命之诗》,我知道这唱片至少得有十万块才能起步,但是我在祷告中对神说:“主啊,只有你才能供应我这一切,我要单单依靠你而行。”

  2014年至2015年,感谢神让我和张保罗牧师配搭服侍,从扬州、阜阳、山东、开封、商丘,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将《一首生命的歌》到处传唱,我一有时间就赶快回北京找到乐队同工一起排练,直到成形。

  我向神求录音棚,神借着一个姊妹预备了THE ONE录音棚;我向神求录音师,结果神为我预备了像小平弟兄那样好的录音师,一切都没有落空,神的恩典是如此丰富。从没有钱到这张唱片出版,我经历神奇妙的供应,我会陆续写出来,因为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正如圣经撒迦利亚书中记载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

  现在这张唱片有了手机版本的数字唱片,它收录了我十首原创赞美歌曲,是我与北京彩虹来乐队等基督徒艺人合作录制而成。在专辑的首页,我介绍说,我从前在北京玩摇滚,过着混乱的生活,之后在2003年“重生得救”。现在我只想以音乐为祭献上给神,希望可以影响更多的人认识主耶稣基督,来彰显祂的荣耀。

相关搜索:捆绑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
关闭
微信订阅
关闭
微信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