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吴大龙上任

吴大龙上任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麦风 2020-11-17 人气:... 我要投稿

编者按:本文取材自真实故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人物和机构名称都进行了虚构处理。

吴大龙病了,是心病。

白天无精打采,最爱的梅菜扣肉也不香了。晚上翻来覆去,似梦非梦。一个月下来,人消瘦了好几斤。

这事啊,得回到一个月前。

“大龙,听说你要调任北泰大学战略院当办公室主任了?祝贺呀!”

“祝贺吴处,祝吴处步步高升,前程似锦!”

……

吴大龙正在慢慢欣赏着刚发下来的调任红头文件,祝贺信息的提示音不断响起。吴大龙逐条看完后,端起保温杯,吹了吹水面的菊花,小啜了几口枸杞菊花水。十分钟后,开始逐条回复信息。

吴大龙今年30岁,气色在养生茶的滋养下越发红润。大脸盘子在细嫩皮肤的衬托下,视觉上又大了一圈。大脑袋上的发量日渐稀少,和一米六五的身高搭配起来,倒也有一种协调感。

吴大龙这长相,在老家村里,叫官相。吴大龙从求学到工作,一路顺风顺水,两年前就升任了北京产业院的处长。这次调动看着是平级,但原来手下就两个“兵”,现在有七个。最关键的,这事儿是大领导直接点名的,意味着他的努力已经入了领导的眼。

一想到未来似锦的前程,吴大龙不觉飘飘然。

第二天,吴大龙早早到了北泰大学校门口。

北泰大学是国内顶级高等学府,虽说还不到八点,侧边的小东门已经排起了长队。侧门是专为旅游团开放的,一到假期,祖国的莘莘学子会从四面八方涌向此地,以早日沾上学术“圣地”的荣光。

吴大龙整理了一下衣领,夹着公文包走到员工通道,亮出工牌,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北泰大学。到了战略院门口,望着眼前这栋恢弘的建筑,吴大龙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声:真气派!

正准备迈开腿踏上大楼门前的楼梯,一辆跑车一阵风似的停在楼梯东边。男人爱车,吴大龙也不例外。跑车车标上雄鹰的翅膀和字母“B”在晨光的照射下格外亮眼,吴大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跑车上走下一位女子,婀娜的身姿包裹在一件保守的黑色高级裹臀衣裙下,未被墨镜遮盖的小半张脸冷若冰霜,将吴大龙挡在了与她不同的世界中。

战略院所在的大楼内部构造复杂,如同一个三叶草。吴大龙在12层转了好几圈,才找到战略院办公室的标识。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刘会计才接上。他压住内心的不满,进了办公室。

“刘会计,马上通知所有人开一个晨会,时间定在九点整。”吴大龙坐在新办公室椅上,对正欲离开的刘会计说道。

“九点?”刘会计重复了一遍。

“有问题吗?”

“可能有点小问题,咱们人可能还没来齐。”刘会计讪讪地笑了笑。

“什么情况?办公室规章制度上写的是八点整上班,九点了,人怎么还没到齐?”吴大龙指着墙上挂的规章制度,皱了皱眉。

“我不清楚哦,我只是个跑腿报账的。”刘会计继续满脸堆笑。

吴大龙走出办公室,往工位上瞧了一眼,发现原本设置了七个人的工位,现在才坐着两个人。

“这样,人来齐了,立马组织会议。”吴大龙生气地对刘会计说。

到了下班点,吴大龙仍没等到刘会计的开会通知。吴大龙气呼呼地走出办公室,正准备发火,发现居然除了自己,其他所有人早已下班了。

吴大龙越想越不得劲,立马给刘会计打了个电话,让她立马挨个通知办公室人员,要求第二天早上九点准时开会。

第二天早上九点,吴大龙走进会议室,居然发现前一天遇到的“冰美人”也坐在会议室里。吴大龙板着脸,心里默默数了一遍,七个人,没错!然后坐在了领导位置上。

“大家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吴大龙面色稍微柔和了些。

会议室一片安静。吴大龙稍显尴尬,对着刘会计说:“你先来。”

“啊,好。那我就抛砖引玉了。我叫刘明明,负责咱院综合项目组的报账事宜。另外,我还负责咱们办公室的一些琐碎的事,比如购置办公用品啦,报修电灯啦……”

“我是项目A组的项目主管,我叫赵荣。”坐在吴大龙正对面的烫着波浪卷的赵姐微笑着,言语中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赵姐45岁左右,衣着端庄大方,神情也很泰然。

“我叫钱芳菲,是项目B组的项目主管。”钱主管坐在环形会议桌距离领导位置最远的座位上,体型高瘦,穿着宽大的棉麻黑长裙,长直发自然披在肩上。

“我是项目C组的项目主管,我叫李潘。”赵姐旁边的李主管开了口,穿着及神情中透露出女学者的知性。

“我是博士后流动站的主管,秦冰。”“冰美人”随性地说道。

“我叫杨同,是新来的实习生,”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小男生腼腆地推了推眼镜,“暂时负责项目D组的联络工作。”

“我叫丁当,是院里的研究助理,也是企业数据库的负责人,”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温和地说,“同时负责综合项目的统稿工作。”

“丁当?”吴大龙心里“咯噔”了一下,仔细端详了一眼,没错,就是那个丁当。样貌成熟了些,但模样并没有太大变化,名字也对着呢。

吴大龙清了清嗓子,笑着说:“好!大家的自我介绍都言简意赅啊。这里除了杨同,都是女士,看来我成了洪常青了。”

“咱们院目前承担了四个重大项目,虽说核心工作是由校内外的专家承担,但办公室是项目统筹、运转和财务的中枢,大家都是在非常重要的岗位上。大家不仅要表现出职业的态度,而且要彰显出向上的士气。从明天开始,我们严格执行上班到点打卡制度,不能按时打卡的,从奖金里扣。刘会计,考勤这个事,你来负责。”

半个月后,吴大龙拿过刘会计递来的考勤表,当场气红了脸。迟到、早退、旷工、请假,一样不少。

“怎么回事?”吴大龙指着画满了叉叉的考勤表问,“这一个月下来,我是心力交瘁。项目眼看着就要结题了,各种结题会议的筹办毫无动静。院外其他课题组的材料早就交上来了,你们也不给汇总。咱自己院的报告呢?到现在都还没收齐。你们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赵荣和李潘怎么请假这么多次?钱芳菲每天不是迟到就是早退,什么情况?还有秦冰,我已经收到两位博士后的投诉了,说是服务态度极其恶劣。还有实习生和研究助理,怎么每个周五都没来?”

“我只是个跑腿打杂的,不清楚的呀。”刘会计一脸无辜地回答。

吴大龙盯着刘会计,足足十秒钟。

“好吧,是这样的。张副校长最近公务特别繁忙,陈教授最近院士提名,也很忙。”

“所以呢?”吴大龙不悦地问。

“赵主管是张副校长的夫人,李主管是陈教授的夫人。”刘会计干脆地回答。

吴大龙嘴角抽了抽。

“钱主管家刚二胎,她们家娃娃爸爸最近也上了系主任,基本都在出差。她每天早上要先把老大送去北泰附小,还要安排好老二和保姆。秦主管嘛,你就只能忍忍了。还有杨同和丁当,每个周五都要去院长那汇报研究工作。”

吴大龙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空气凝固了好一阵:“行了,知道了,你出去吧。唉,回来,刘会计,咱们每个月的住房公积金比例是多少?”

“这个我确实不太清楚,我只管项目报账,这个可能要问校内财务处。”

“你的住房公积金上缴比例是多少嘛?”

“我不知道唉。我们家没有房贷的。”

“你们家房子买得很早吧?多少钱一平买的?”

刘会计停顿了一会儿,缓缓地问:“你说的是哪套?”

吴大龙浑身从内到外,凉得透透的。他冲刘会计挥了挥手:“行了,你出去吧。”

从这一天开始,吴大龙开始干什么都不起劲了,整天晕晕沉沉的。人生灰暗了,感觉做什么都没了意义。

一个周末,吴大龙无聊地走到办公室,发现只有丁当一个人在埋头跑程序。看着丁当的背影,吴大龙有些恍惚。

13年前,丁当15岁,正上高一。吴大龙17岁,正上高三,是丁当隔壁班的。他记得他那时坐在窗边,就经常这样看着在走廊上罚站的丁当。丁当那时也是扎个马尾,经常手插着裤袋,仰望着天空。班上的同学和丁当总是保持着距离。

“丁当,还在加班呐?”

丁当回过头看了吴大龙一眼,笑了笑:“是啊,这个项目比较着急,下周就要看到模型结果,但程序还是有bug,差不多快好了。”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一直想和你聊聊,但这个月太忙了,一直没顾得上。”吴大龙犹豫了片刻说道。

“好啊。”丁当爽快地答应了。

半小时后,两人一起去了自助食堂。

“在这里遇到你,我还挺诧异的。”吴大龙不禁感慨。

“哈哈哈,是吧?我自己也挺诧异的。当年我是有名的差生嘛。你是老师眼中的大红人,我们都知道你。”丁当大笑了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吴大龙尴尬地回答。

“这是事实啊,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话说回来,我足足看着你在走廊上站了一年呢。”

“是啊,其实我足足被罚站了两年。到了高三下学期,我觉得我该换种活法了,所以拼了命地学,不过基础太差了,结果只考了一个一般大学。”

“你那样的成长环境,能上大学已经不可思议了。”

“是啊。”丁当沉默了好一会儿。

“抱歉啊,说起你的伤心事了。”吴大龙隐隐觉得之前说得不太妥当。

“没有关系的。我知道那时候同学们都在后面议论我。爸爸有另外一个家,妈妈又带着弟弟离开了。我整天和一些狐朋狗友泡一起,抽烟旷课。没有谁喜欢这样的小孩的。”

“可是现在的你,很优秀,也很快乐啊。”

“我也很诧异自己的变化,好象完全变了一个人,比我计划中的、想象中的都要好。哎,别光聊我啊,说说你的情况。这一个月感觉如何?”

吴大龙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怎么?不顺心啊?”

“工作开展不了算不了什么,关键是人生信念好象被击垮了,”吴大龙看着丁当诚恳的眼神,继续说道,“所谓的七个兵,一位校长夫人,一位知名学者夫人,一个未来可期的青年才俊的夫人,还有一个开着宾利来上班的阔太太。一个整天唯唯诺诺的小会计,家里居然也有北京的几套房。感觉自己努力的终点都到不了人家的起点。我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努力,自己的人生就像没有意义了。”

“与你何干?”

“什么意思?”

“别人若要当官、成名、挣钱,与你何干?你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关系。”丁当淡然地回答。

“怎么没有关系?当你发现你努力学习工作了几十年,只是换了一个人家出生时就拥有的北京户口和房子,就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啊。终生努力跑向别人的起跑线,怎么甘心?”

“不可贪恋人的房屋和他一切所有的。”

“这是我想努力得到的,我想要的别人正好有,这能叫贪恋吗?”

“这就是贪恋的定义吧。”丁当大笑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努力呢?难道不是为这些吗?”

“我做我现在所做的事,是因为我有这种使命感。”

“使命感,那是历史中的大人物或者各个领域中最杰出的人才有的吧?”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带着使命感来做的。”

“我不明白。”

“比如我做数据分析,因为我擅长做这个,也喜欢做这个,这是一种恩赐,我怎么敢不去做?当我遇到困难而胆怯时,最爱我的他说‘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我怎么敢不往前冲?当我害怕落后而不敢停下脚步时,最爱我的他说‘你们要休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也是自己的职责啊。这么多年,无论大事小事,我都是抱着这种心态做的。不知不觉,日积月累,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他而做,每一天、每一件事便有了意义,我的生命自然就丰盛了。”

“那你怨过你的父母吗?”

“曾经有过。他们最爱的不是我,我以前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自暴自弃。但谁规定了他们必须最爱的是我呢?我已经遇到最爱我的他了。我不介意别人爱我是多还是少,对我来说,给予别人爱比别人爱我更重要。”

“理论上说,你的这些观念确实能帮助人脱离人生的泥沼。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一个‘爱你的他’吧?”吴大龙继续问道,“所以,是爱情改变了你喽?”

“不,是上帝!”

相关搜索: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