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11.11光棍节相信爱情:等你出狱,我们就结婚!

11.11光棍节相信爱情:等你出狱,我们就结婚!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青梅,橡溪 2020-11-11 人气:... 我要投稿

如今,我和丈夫婚后已经在海南安家。与原本计划的婚期相比,没想到一等就是5年。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五年后的爱情,根基更稳固了。

回想起来,我第一次去教会还是在2000年,和我一起合租房子的一个基督徒医生带我去聚会。一进教会看到很多人在那里闭着眼睛祷告,我以为是念经,心里有些害怕,就没再去教会了。其实这之前也接触过一点,我有一个读师范时的同学,听说她毕业后在教会讲道,我就嘲笑她,怎么成天和这些老年人呆在一起。

2006年,我的感情遇到问题,感觉挺挫败的。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一个爱我疼我的男人。我的父母有五个孩子,父亲是那种说话都带刺的人,孩子们和父亲都没什么话说。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个有父爱的男朋友。

当我陷入失恋的痛苦再次走进教会,这次的体验和之前大不一样。我感受到教里的人对我的关心和爱,我在那里倾诉,他们在一旁倾听,不断安慰我,让我有一种安全感。

婚前男友承认,“我是一个通缉犯”

2007年,我信主并受洗。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当时他人在温州,我在海口。因为已经受过感情的打击,这次我心有戒备,不能太轻易相信爱情了。我先向他传福音,跟他说,不要忘记去教会聚会。他为了追求我,就从工地走很远的路去教会,但是感觉他不是真的要谈感情。

他认识的女孩子不少,有一次他发信息给另外一个女孩,不小心发到我的手机上。我就觉得这个人不可信,仿佛自己又被骗了,后来就不联系了。

哪知到了2010年,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到海南,再次和我联系。我一开始很拒绝,还骂他。但他厚着脸皮要见我,说着说着人就已经到了三亚,当时因为他的肾结石严重,还挂着水。我们约在主日聚会见面,我在海口见到他的时候,他手上还举着吊瓶,那一刻,我被他的举动感动了。我带他去教会聚会,后来我们参加了一个基督徒婚恋的训练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当我们准备在2011年年底结婚的时候,他的一句话让我如遭晴天霹雳。我们在参加婚前辅导期间,有一天他从工地回来,一下子跪在我面前,他说他20岁出头的时候犯罪抢劫过,是一个被通缉的罪犯。听他说完,我就懵了。好消息转眼就变成了坏消息,一时间我真的无法接受。随后,当我心平静下来,我想,如果他不是因为信了主,把这件事如实告诉我,他还会继续骗下去。就算结了婚,伤害可能会更大。

而后,我们得知公安部这一年有一个全国清网的行动,如果主动自首的话,会被从轻处理。我就劝他去自首,他的妈妈很爱他,知道这件事后,妈妈哭得很厉害,希望儿子能去自首,减轻罪行。男友那时也很害怕,一怕坐牢,二怕再次失去我。他对我说,如果我愿意等他,他才会去自首。我就坚定地说,我愿意等你。最终,我带着他就去自首了,但那个时候,他还是不太相信我会等他。

我清楚地记得,2012年2月28日,他被拷上手铐关进看守所,最终,法院判了他六年,因自首的缘故,刑期改成了五年。判完之后,我的一个妹妹问我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我说五年啊,那个时候我已经35岁了。可是,我一想到,我们是基督徒,而且已是半个夫妻。选择离开他是不可能的。他的妈妈在湖北老家哭得伤心,我打电话给他妈妈,我就下定一个决心,跟他妈妈说:“妈,你不要担心,我愿意等他。等他出狱,我们就结婚!”他妈妈听到这句话,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很得安慰。

面对脑瘫儿,“如果你们不养,我来养”

2011年,出乎我意料的不单是我的“婚姻”遭遇“婚变”,我还突然面临要独自抚养一个脑瘫婴儿的重担。这样的打击是我未曾想到的。

事情是这样的。2011年,我弟弟的孩子出生。当时遇到难产的情况,但医生没有建议弟媳剖腹产。最后等到孩子出来时,都已经快不行了。情况很危急,接生的医院让我们去找别的医院,巴不得我们赶紧转走,这样就不用担责任。当我们转到另外一家医院时,医生却说因治疗不及时,已经造成很严重的脑瘫。得知是脑瘫,家人都很绝望,加上我们家经济很差,没有钱治孩子的病,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有一天,我弟弟在弟媳生产的医院正忧心无助的时候,有一个迎面走来的医生递给弟弟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有人要改你们的病例。弟弟看情况不妙,立马往楼上跑,正跑到的时候,看到几个医生正在改孩子的病例。弟弟出来就去找监控,院方不给看,过了十分钟,弟弟去看的时候,他们已经删除了。那些医生全都吓跑了,后来我们找记者也没什么用。弟弟想到一个法子,他想让我们老家人到医院门口举个横幅闹。当时,我正从海口到三亚的路上,我就说,不能这样做。我在车上祷告,求神掌管这个事情。

奇妙的是,接生的医院竟然承认了是院方造成的医疗事故,经过协商他们同意把孩子接到医院,但要通过法律程序。后来,有一位基督徒律师帮助我,然而,让人心寒的是,医院和法院串通在一起,我们根本没办法打赢官司。弟弟也绝望了,而且他一直排斥这个孩子,因为宝宝的整个身体都是蜷缩在一块的,他看到孩子的情况他很痛苦。但我觉得孩子不能生了没人养,我跟弟弟说,如果你们不养,我来养。朋友就劝说:“你神经病啊,你自己还没嫁人呢!”

后来,医院愿意赔偿30万,一半给我弟弟,一半给孩子,当作将来在福利院的抚养费。宝宝出院的时候已经7个月,我们找到的福利院是一个主内姐妹办的。送去福利院,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福利院的孩子很多,而且弟弟的孩子情况最严重,于是就放弃了福利院。

随后,去了律师朋友家。第一个晚上我就没法睡觉,孩子哭闹得厉害,要抱着摇才能睡一会儿。我一边摇着孩子,一边唱《你坐着为王》,唱完之后人觉得很释放。住在弟兄姊妹家也不是办法,我带着宝宝就回到了海口租房子住,在弟弟不知道我把宝宝从福利院带出来自己养的情况下,我和宝宝在海口住了一年。

我和宝宝住在一个房间里,走到哪里都抱着他,不然他就会一个劲的哭。白天晚上人都没法睡觉,不能休息的时候我常常跪在地上祷告。孩子哭的时候,我就跟他说:“姑姑爱你,姑姑爱你”。

在海口住了一年后,有个姊妹建议我们去成都的一个主内的福利院,去了之后,不用自己做饭,但是孩子还是要自己亲手带。在那边住了一年时间,宝宝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刚开始因为福利院在山上,离医院很远,后来,孩子吃东西总是吐出来,我看情况不对,就想给宝宝找一个更好的地方。

得知河南有一个群体在服侍孩子,负责的新玮姊妹曾经收养过类似的孩子。但是负责的同工告诉我,他们那边实在收不下了。后来在《境界》看到新玮服侍的见证,让我更加了解和佩服这位有爱心的姊妹。

2014年,我带着宝宝从成都去探望男朋友的路上,去了一趟河南。我想去看看新玮姊妹所服侍的地方。到那一看,那里的孩子太多了,已经照顾不过来了。但是新玮给我两个选择,可以留下来一边在福利院帮忙,一边照顾孩子,而且治疗孩子的钱,由他们福利院来付;第二个选择就是回到成都的福利院。

最终因为其他的原因,我选择回去,但是新玮对我说的一番话,让我很受安慰。她说:“不要轻看我们的服侍,神喜悦那些布道家有能力的服侍,祂也喜悦我们这样用爱心服侍无家可归的孩子;神最喜悦的事,是祂的儿女做那些世人都不愿意去做的事。”

“对不起,这么久都苦了你了”

当我准备要回成都的时候,发现宝宝的肺部疾病很严重。到了成都,我带着孩子去大医院排队挂号找医生,医生说要户口,但孩子没户口。无奈之中,我带着宝宝去了成都某县城的医院,医生说孩子已经休克了,需要立即住院抢救。我心里很慌张,心想,宝宝要走了吗?

我在祷告中,求神带领宝宝的道路。我跟主说:主啊,是你要接宝宝走了吗?如果不是主你的爱,我一个晚上都带不下去。主啊,如果你不让他走,不管多苦多累我都愿意带着他,如果是你的旨意,让他这个时候去你那里,求主你接纳他的灵魂。

宝宝在医院住下来,我打电话给认识的弟兄姐妹,让他们为宝宝祷告。那个时候,得知新玮病了,不想打扰她,我就联系和她一起同工的一个弟兄,把孩子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新玮得知后就打电话给我,为我祷告并且要我把账号给她,他们汇钱给我,好及时给孩子治病。但是,我心里的感动就是不用他们寄钱给我。

生命在主的手里,主在掌管。孩子七个月大,我就开始带他,已经带了两年半的时间,而此时,孩子的很多器官已经坏掉了。到了晚上,孩子的鼻子开始出血,孩子的身体坏了,但是灵却非常清楚。我跟宝宝说话,我说是不是舍不得姑姑啊,他会流眼泪。

医院的一位专家看到孩子的病情,也得知我和孩子的经历,只说了一句:有信仰真好。但他对孩子的状况很担忧,他说应该活不过第二天。然而,第三天第四天还活着。到了第六天的时候,真的很奇妙,神藉着一个医院扫地的阿姨帮了大忙。那位阿姨过来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孩子时说了一句:“医生不是说孩子要走了吗?怎么还没走,他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

我心里一惊,宝宝都三岁多了,还没回过地上的家呢!但我不敢打电话给弟弟,怕他骂我,因为他之前不要让我养,他以为是福利院在养。当扫地的阿姨说了这句话之后,我心里就被触动了,我就去祷告。

祷告完了,我就打电话给弟弟。弟弟得知情况后就说:“为什么要告诉我孩子的情况?”当天晚上弟弟就关机了,我打电话给弟媳,让弟弟接电话,我说:“你的孩子都这样了,无论如何,都要来成都看孩子最后一面。”弟弟最终接了电话,我就让他跟宝宝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我就跟他说,你就说你爱他。弟弟说完,就挂了。

没想到,半夜两点,弟弟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让我很感动。他说:“对不起,这么久都苦了你了。”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涌出来了。

最后,我的父母还有弟弟、弟媳以及他们刚满一岁的小儿子,一起买了飞机票来成都看宝宝。宝宝的奶奶见到孩子就跪在孩子面前哭,说如何对不起宝宝,希望宝宝能够原谅他们。

本来父母还会担心会不会回到老家被乡亲们嘲笑,我就说,出生这么久了,连地上的家都没回过,这是我们一家人对宝宝的亏欠。于是,我们一家就带着宝宝回到了三亚的农村。回去后,邻居们都非常同情,还因为一直是姑姑带着孩子,就觉得非常不容易,纷纷安慰我的父母。

虽然,宝宝离开了我们,但是看到全家人都接纳了宝宝,而不是抛弃他,我心里充满了感恩。在这期间,我向家人传福音,我九十多岁的奶奶信了主,我带着她去受了洗。

承受苦难的环境,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宝宝安静地走了,我的心思再次放到了男友这边。男友在金华看守所关了半年后,2013年被转到了哈尔滨。我觉得离他更远了,为了近一些,让他觉得我是真心愿意等他的,2014年6月30日,我踏上了去东北的火车。

到了东北,最终在齐齐哈尔找到一个工作。一开始同事都不喜欢我,我是年纪最大的一个,普通话又不标准。他们觉得我是海南人,干嘛大老远跑到这里,脑子有病。他们欺负我,说我做事不灵活,总是抢我的客户。下班后,我就在神面前哭,后来,我把这段经历当作神操练我的功课,他们看到我工作的态度很好,对待客户很真诚,怎么骂我也不还口,于是,他们开始接纳我了。

在齐齐哈尔安定下来之后,我就去哈尔滨的监狱看男友,哪知去了之后就被拦住了,他们说我的条件不符合探监。他们让我找科长,我把我的情况告诉科长,他听了我的经历,很感动,让我开个证明就可以探监,最终我可以每个月去看男友。东北冬天的天气很冷,监狱的位置很偏僻,但不管多冷多远,我都按时去看他。

男友很感动,很多狱友都羡慕他,说一个海南姑娘愿意来到哈尔滨等你,而且是常年待在那里,真有福气。虽然监狱的生活很艰苦,但是神也很恩待他,因为我每次写的信,都要经过狱警查看,信里会用圣经的话鼓励他,狱警知道基督信仰好,就很信任我男友,让他不用干重活,专门管吃的。所以等到男友出来的时候,看起来长得白白胖胖的。

虽然负责监狱饭食,但男友不偷不抢守本分,很得监狱领导赏识。男友在监狱里被允许可以读圣经,他常常读圣经,还经常传福音给其他狱友,教他们唱赞美诗,用神的爱安慰那些身处困境的人。

记得男友在金华坐牢的时候,我准备带着宝宝在监狱附近租房子等他出狱,我问他:“你出狱后是否愿意接纳我弟弟家的这个孩子。”他点了点头说愿意接纳他。学会爱和接纳别人,这是我和男友在我们的经历当中所学到的。圣经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1:4)

我的一个闺蜜,因为患了癌症,陷入绝望当中,我非常能够理解她的难处,我们一起祷告,一起承受这样的环境,用神赐下的安慰去安慰她,她也变得喜乐起来,后来她的癌症奇迹般地好了起来。闺蜜说她遇到这么多苦难,但是每次我们一起交通祷告的时候,一个个坎就过去了,重担得以脱落,日子越走越轻省。

如果男友没有认识耶稣,他可能一辈子就躲躲藏藏,但是耶稣赐给了他一颗平安的心,他开始向往做一个新造的人。男友说他以前脾气不好,容易暴怒,不爱关心人。甚至有时看到我哪里做的不好,他就控制不住怒气。但是神藉着圣经的话,不断光照他,让他能够止住怒气,还学会了哄我。我看到他的生命因为耶稣的爱而不断改变。

5年前,我们想走进婚姻的殿堂,然而,这一等就是5年。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五年后的爱情,根基更稳固了。

2016年8月份,我的男友出狱。哈尔滨教会的弟兄姊妹也去接他出狱,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去接他。当他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每个弟兄姐妹都过去拥抱他,他感动地流下眼泪,真实地感受到来自主里的那种接纳的爱。

出狱后,一位漠河的牧师为我们祝福祷告。牧师对我的男友说:你出来了,不要用别人的眼光看自己,要用神的眼光看自己,你就是神的孩子!

回到海南的家之后,我和男友又再一次报名参加了教会的婚前辅导。我们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但是我的亲戚家人都在那场婚礼中听到了宝贵的福音。

福音就是完美的神接纳我们这些不可爱的罪人。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