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穿过自卑焦虑抑郁失眠的隧道

穿过自卑焦虑抑郁失眠的隧道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江涛 2020-09-02 人气:... 我要投稿

我曾经是个非常自卑、脾气很差、没有一点耐心的人。我曾经是个心胸狭窄、充满嫉妒的人,甚至看到亲戚朋友过得好,自己心里都会不舒服。我的人际关系曾经很糟糕,我曾经不断换工作。我曾经是个浪子,吃喝玩乐,懒惰成性,谎言连篇,没有一点责任感,遇到困难就想逃避,不断逃避,直到无处可逃。我曾经陷入极度懊悔之中,整天生活在过去,对生活没有信心和展望。我曾经看不到生活的意义,靠外界的物质刺激来寻找满足感和存在感,过后是更大的空虚与无聊。

我一直焦虑抑郁,只是我自己不知道,我的家人也没有认识到。我曾经严重失眠,连续3个月,平均每天睡眠不足2个小时,失眠导致更严重的抑郁和焦虑,焦虑和抑郁又加重失眠。我曾经在医院的精神科住院2个月,我曾经试图寻找各种可能的手段自杀。

然后,这一切在我遇到基督之后,全然改变了,让我对生活,对生命有新的认识,让我看待周围的人和事有全然不同的角度和态度。不仅我的身体得到医治,更重要的是我的心灵得到释放,我重拾生活的信心。我充满了感恩,凡事都是主的美意。坦白说,没有基督的救恩,我活不到今天。

被尿床蹂躏的自尊

我是80后,出生在豫北一个农村家庭,母亲不识字,父亲读到初中毕业,这在当时的农村算是高学历了,所以后来做了教师。因为我是超生的孩子,家里被罚,被拉走了很多粮食,父亲也被迫离开已经从事十年的教师岗位。

我从小很笨,两岁才会走路说话,胆小内向,懦弱爱哭,一直被父母小心呵护着。因为有夜晚遗尿的毛病,从小就被村里人嘲笑。没想到这个毛病竟然伴随我从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一。

初中高中六年住校,本来最朝气蓬勃的季节,却在每晚的忐忑中煎熬。老天为何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不拿去我的性命,却来看我的笑话呢?我萎缩着身躯,害怕夜晚的来临,却又恐惧早晨的醒来,如何是好?我没有选择,听之任之。不止一次幻想着就这样一觉睡去吧,在另一个世界的早晨醒来,应该不会再有尴尬的异味。

如果不是遇到一位女同学的鼓励和帮助,我无力走过那段岁月。那应该是上帝安排的天使吧。身体在成长,怨恨在积累,恨父母,恨周围同学异样的目光,我恨这个世界。我有机会就放纵自己,就让我这样消极下去吧,命运已经这样安排,我反抗有什么用呢?我认怂吧,我低头吧,我独自哭泣吧。于是我讲话低声下气,我看人闪闪烁烁,我谎话连篇,因为我要用谎言遮盖我尿床的事实,于是我用一个谎言遮盖另一个谎言,我佝偻着身躯,目光呆滞,满脸忧愁。我感觉自己就是行尸走肉,徒有一幅空皮囊。尿床把我的自尊自信自爱蹂躏了一地,碎了满屋。

到了十八岁一个大一的冬天,某个夜晚遗尿的毛病突然就好了,这是我无法控制的,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一直罩着,现在那只手忽然拿走了,给了我自由。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痛哭流涕,十八年的酸楚通通哭了出来,我的童年、我的花季雨季就这样一直被阴影笼罩着,没有真正快乐过,不会微笑,笑的样子甚至比哭更难看,别人这样说,我也对着镜子确认了这点。经常就是这样忧郁着一张脸,跟年龄不相符的暮气。我的内心就那样一直孤独着,躲在角落里我自己小心呵护着,没有谁能真正了解我的苦楚。

父亲小时候也有这个毛病,尿床到十多岁,想必父亲更懂我,可父亲没有外出求学,没有住集体宿舍。就算父亲知道又奈何呢,父亲也曾带我外出求医,却不曾治愈。父母眼里经常流露着无奈,他们给我更多的只能是呵护和宽容。

生活就是先做出决定然后后悔

虽然身体疾病痊愈了,十八岁时性格已经基本形成了,心理疾病却不曾治疗,很像现在很流行的说法——“巨婴”。心理没有一点承受能力,害怕困难,害怕失败,甚至从来没有勇气去面对。

学校里学到了什么呢?课本的知识进入社会就全都还给老师了,我一直在一个不健康的心理状态里较劲,没有掌握学习的能力。毕业后不断换工作,严重缺乏安全感,等有了相对稳定、容易的工作以后,又拼命拿物质来满足内心的不安,甚至以为结婚了生孩子了,家庭会给我安全感。

很遗憾,物质不能给我真正的安全感,而老婆孩子是需要我给她们保护、给她们安全感的,我却还从家庭索取安全感。我一直处于一个不平衡的状态,没有明确的奋斗目标,没有真正开心过。

给客户做了几年安稳的采购工作后,自不量力地创业,两次碰壁让我心灰意冷。当时我在深圳工作,面对日益高涨的房价,就想到逃离,逃回老家,天真地以为那里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于是我就不负责地逃回来了,让老婆孩子不得不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

回家一年多,因为没有调整好心态,工作环境和待遇与原来在深圳相比有较大落差,于是就换了两份工作,其实这样的心态,家乡也不会有我合适的工作。于是2016年初,我再次辞职后,缺乏了再找工作的动力,加上女儿的出生要忙很多事,就索性在家开网店销售服装。借口也好,退缩也好,就这样选择了。

封闭的空间,生活、工作不分,没有交流,没有学习和进步,无法马上见收益,这样的状态过了两个月。巨大的落差,加上初生婴儿在家吵闹的环境,我后悔了,怀念深圳的生活,那里的灯红酒绿,那里的朋友,那里的天气,那里的便捷,那里的信息。我就愈发讨厌这里,无意中跟以前的朋友联络起来,人家都过得挺好,房子车子票子,由于我不努力,这些曾经距离我那么近,现在却离我很远,我后悔至极。

我开始失眠了,突然就几天睡不着,脑子都是深圳和过去。我无法接受现状,现在的一切,甚至女儿。持续的失眠让人突然就憔悴了,然后就是严重的焦虑,心情很低落,整个人没有一点气力,没有一点食欲。我抑郁了,整个人好像突然掉进一个陷阱。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对,我不该后悔,我不要失眠,我不要焦虑,我不该奢求更多,我应该满足,我有老婆孩子房子车子,有儿有女,我还奢求什么呢?然而我已经不能自拔。

白天晚上都很难熬,特别是早上三四点睡不着的时候,我就跑去另一个房间,打扰我老婆,不停和她说话,寻求她的安慰。老婆白天要工作,还要喂奶,晚上还要带孩子,一天睡眠不足三四个小时,被我折磨着,为我的病情担忧着,已经有了很深的黑眼圈,整个人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她很坚强,她知道她不能倒下,不然整个家庭就完蛋了,她就咬牙坚持。

我情绪很不稳定,做任何一个小的决定都会后悔。比如出去吃饭点菜,该点什么菜呢,点了以后就会后悔。总之就是不断地否定和后悔。我甚至否定自己,也对老婆口出恶言,让她走,离开我,孩子带走或留下都可以。我认为我没救了,不想连累她。可是她却不离不弃。没有她的坚持,我也走不过来。她实在是最爱我爱孩子的人了。

我知道靠自己调整不过来,就去看心理医生。对着医生不停地倾诉,告诉他我是世界上最可怜最无辜的那个人。医生确诊我有严重的抑郁、焦虑和失眠症,建议先吃药。

情况依然没有改善,我脾气越来越暴躁,注意力无法持续哪怕一分钟。有时候难免开车出门,上路经常违规,因为反应总是迟钝几秒。后来就怕开车,想着干脆把车卖了吧。脑子里每天很多念头在打架,我知道必须要寻求别的出路。

佛祖、算命师傅和新工作,都没能救我

后来表弟带我去拜佛,我小心翼翼地求佛祖帮助我,可是我对佛祖又了解多少呢?佛祖又了解我多少呢?怎么我平时不记得佛祖呢,现在有难了来求佛有用吗?回家以后,病情并没有改善,我的内心没有任何变化。

后来又去找算命的,看看有什么破解之道。第一个人说我克父母,女儿克我,还说我跟妻子不适合,不会离婚,但是过不好,我不适合在北方,应该去南方发展,要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岂不知我早已经去过南方,却还是回来了。另一个算命的老太婆,说这是父母的原因,说特别是这两年不可动身去南方。两个人不一样,这让我更困惑了。

算命以后,我看女儿、父母、妻子的眼光都不同了,我心里对他们多了一些怨恨。我后悔不该生这个女儿,我就想让妻子把女儿带回她老家。可怜的女儿才四个月大,作父亲的却这么狠心。自己总是跟妻子吵架,那应该是性格不和,是注定的事,我改变不了,既然不能离婚也不能幸福,那还需要努力去经营婚姻吗?反正结局都一样,我对妻子的态度更恶劣了,总是抱怨呵斥她。我心里恨父母,恨他们造成我今天的样子。也恨我自己,我认为是我的回来让父亲的眼睛病变、视力模糊,让大家都不得安宁。于是我更想回南方去。

也许出去工作,换个环境就能好起来。我真的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因为失眠,我无法集中精力,无法控制情绪,我的焦虑第一天就在同事面前暴露无遗。我又后悔自己没能坚持做网店,第二天就去找人事经理,说了我的经历,人事经理挽留我,让我不要想太多。第三天我还是以同样的理由找他,他还是同样挽留。

我知道我支撑不下去,第四天晚上,我给人事经理发信息,抱歉不能胜任。第五天早上又无比后悔自己的辞职。晚上人事经理电话来,让我去工作,因为下周要去深圳培训,我于是不加思考就答应了,整个晚上都很兴奋,结果是更严重的失眠。

早上因为手机信号不好,就丢在地上,跟老婆闹着我要换手机,老婆被我气得跑出去,我出去找不到人,又后悔至极。想想这些天我都做了些什么?整个家族都被我搞得处于崩溃的边缘。最终我还是失去了这份工作。

医生说,复发率50%

我求家人送我去医院。这次去了精神科,医生说长期的失眠已经造成了脑部损伤,需要立刻住院治疗。我住的是开放病房,上午输完液就可以回家。病房很破旧,玻璃是破损的,门是破碎的,床褥是破旧的。

楼上是封闭病房,时不时的传来嚎叫声。因为要去找护士和医生,我去过上面几次,里面的人有老有少,每个人看起来身体都很健全,但是目光都呆滞。听说,住进楼上的人很少有能下来的。

在医院的日子每天都是煎熬,心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住院费用很昂贵,一个月要6000多元,医保只能报销40%左右。很多病人复发多次,有的长达20年,有的间隔很短复发,有的间隔10年复发回来住院。似乎这是个魔咒,再坚强的人陷入其中都不能逃脱。

这就是我人生的结局吗?很戏剧,很悲剧。我不接受又怎样,一切都是我亲手造成的。医生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这么糟糕的状态至少住院半年,然后是两年的服药期,而且复发率50%,复发后就是5年10年甚至终身的服药,药物副作用很大,没有食欲、便秘、器官损害。我看不到希望。

我感觉我无路可走,求佛算命看医生都试过了,这就是命运吧。我深感罪孽深重,也许死亡就是我的归宿。与其继续痛苦,不如结束了给家人减轻负担。我就想用什么方法结束生命呢?我选定了方法,准备按照在网上查到的资料购买材料。

可是,有时候仍能感觉到一丝求生本能,一个微弱的声音似乎在问我自己,就这么放弃了吗?死了带给老婆孩子的不会是更大的痛苦吗?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死不是一种逃避吗?死了就不愧对亲友吗?那声音好像微弱的烛光在风中摇摆,那么的微弱,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我能感觉到死亡在一步步临近我,听到了脚步声,深深地预感我活不过今年。

跟耶稣同心协力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信基督的同学,去他家里参加一个家庭聚会,讲的是“耶路撒冷母亲上帝”,我当时就感觉不太对劲儿,因为他们一上来就跳着解读圣经的字句,我于是早早就离开了。他们还请我第二天晚上去麦当劳餐厅见面解经。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我想了解耶稣基督,但是对这种方式很忐忑。

回到家,我突然想起了在美国读神学的表弟,他是虔诚的基督徒,可惜我们平时联系不多。我跟表弟说了我的处境、我的绝望,还有我刚认识的“基督”信仰。当天表弟就提醒我要警惕,这是异端,最好不要接触。出于一种求生的需求吧,在表弟的带领下,我想试着更多了解基督信仰。

看了《耶稣传》,我被深深触动。我就尝试着忏悔,深刻忏悔,承认自己的罪恶。我说:“主耶稣我就单单地信靠你吧,我是罪恶的世人,你是大能的,拯救我吧!我对工作不负责,对家庭没有爱,对朋友不够诚实,我知道我一无是处,但是我现在有老婆、父母要照顾,有很小的孩子要抚养,求你垂怜我,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认真地做事,负责地活一回。”

就这样深刻忏悔了几天,每次泪水都湿了眼眶,心里有太多的情绪需要倾倒。几天以后,我的内心似乎没有那么焦虑了,我祷告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生命的救主。我还后悔什么呢,这一切都是神安排的,不经历这些,我的心还是刚硬的,无法认识神。

救恩就这样临到我,我真的就不再焦虑,不再忧虑,我感到很诧异,深感不配。救恩就这样白白地赏赐给我了吗?要知道我过去的人生是不堪的,耶稣基督真的不计较吗?佛祖还要求世人平时多烧香呢,不然临时抱佛脚都没用。这种爱,超过父母、夫妻,因为人对人的爱总是有条件的,而神对我们的爱却没有任何条件。

你不计较我这个浪子在外面犯了什么罪,你说回来吧,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太累了,只有在父你的怀抱里,才不再担惊受怕,才能安详入睡。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爱,受宠若惊;我每天都泪流满面,那是激动感恩的泪水。

我相信我会好起来,不用依靠药物。减停药物的过程也很痛苦,但只是身体上的,我的内心有力量支撑。出院20多天,我就基本停了焦虑和抑郁的药。过了一周,安眠的药物也停了。我的身心一天天好转。我每天早上五点起来读经,看解经课程,看好消息电视台,听“丰盛清泉”……

我的生命好比一座孤岛,耶稣基督已经在我的心中抢占“桥头堡”,但魔鬼不会轻易投降,他在我心里驻扎多年,对我很了解,以前这都是他的地盘。战斗打响了就不会停下来,基督耶稣必定是胜利者。跟耶稣同心协力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是痛苦之后,感觉更多的是成长,我深切感受到我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句言语、每一个动作、每一天都在靠近胜利。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悦过,从来没有这样信心百倍。

现在我可以坦然面对人和事,不再自卑或任性,不再不断寻求物质刺激,不再不停找朋友聚会。我不再迷失于嫉妒比较之中,那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都一样,每个人都犯了罪,都有内心的挣扎。我不再抱怨出身,反而很感谢父母把我养大。我的性情不那么急躁了,以前我从来不会慢下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慢下来。重新审视现状,原来我没有那么糟糕,我生活在神的祝福里,心里有盼望,行动就有力量,还有什么是难成的事情呢?

妻子和孩子都感受到我的变化,不只是身体好起来了,我热爱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我喜欢买菜做饭,带孩子,陪孩子写作业,这都是我以前非常讨厌的。我的人生第一次有正能量散发出来,我第一次发现我会鼓励人,我能真正地帮助别人,而且我很愿意帮助别人。我第一次这么肯定自我,周围的人惊讶我的改变,感觉很诧异。我却淡然一笑,我知道这只是开始。我渴望活出基督一样的生命,为人去付出!

相关搜索:自卑 抑郁 焦虑 失眠 隧道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