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黑人父亲死后,儿子唱起饶恕的歌

黑人父亲死后,儿子唱起饶恕的歌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苏醒,刘霞,方济温 2020-06-29 人气:... 我要投稿

帮派老大:嗨同志,还记得我们吗?

本杰明·杜布:我记得你和你的手下。今天我能为你们做什么?

帮派成员:杜布,你闭嘴。你这个人,快停下讲你的白人耶稣。

帮派老大:你的讲道让人们软化,而我们想要他们争斗和残杀,那是通往自由的唯一道路。

本杰明·杜布:自由的唯一道路是通过耶稣的十字架……

帮派成员:都是狗屎!自由通过AK47的枪口才能获得。

帮派老大:我会说阿门,你知道的,如果你继续讲道,你就是反对我们去“争战”。

本杰明·杜布:和罪恶争战只能藉由上帝的帮助获得成功,而非暴力。

帮派老大:你有一个大嘴巴,但是你一无所知。

本杰明·杜布:最近你帮中两个弟兄已经找到耶稣基督了。我认为我也能帮到你认识耶稣。

帮派老大:(讽刺的笑声)我会在地狱看到你和你的耶稣基督,离我和我的弟兄们远点。这是给你的最后警告。

本杰明牧师夫妇
本杰明牧师夫妇

——这段剧本中的对话,是根据本杰明·杜布(Benjamin Dube)牧师在南非种族隔离时期的真实经历改编的。杜布牧师的遗孀把细节讲述给舞台剧的主创人员。

当时,南非黑人和白人的生活区域被严格区分,黑人只能在“黑人家园”生活和工作,黑人的医院、学校和交通工具都与白人分开,不能在某些公共场合与“白人”混在一起。种族歧视带来越来越严重的族群对立和仇恨。

“我们需要仇恨,而不是爱”

1960年代,警察在小镇沙佩维尔向黑人开枪。“沙佩维尔惨案”引发了黑人群体的强烈不满,从游行示威到有组织的暴力抗议甚至武装斗争,南非陷入混乱。仇恨在小城索韦托也不断积蓄,直到1976年的“索韦托惨案”,仇恨达到新的顶点。

本杰明·杜布牧师就生活在索韦托,他是一名传道人和福音歌手。他与妻子和孩子组成了“杜布之家”音乐组合,他们在教会的演唱总能博得满堂喝彩。他相信耶稣基督才是通向真正自由的道路,人们必须饶恕与悔改。

在族群撕裂的年代,温和派想要妥协,激进派想要战争和流血。一些深受共产主义影响的黑人群体,认为暴力才是终结种族歧视和压迫的法宝,基督教所宣扬的爱只能让人软弱。激进的黑人同胞充满敌意地对本杰明吼叫:“我们需要仇恨,而不是爱!”对于黑人革命者来说,基督徒的要求太少了;对于白人保守主义者来说,基督徒要的又太多了。

“我们需要从我们的罪和错谬道路中悔改,请求上帝饶恕我们,然后我们需要饶恕那些亏欠我们的人。饶恕显然非常困难,但因着主耶稣到我们生命中来,祂给我们能力来饶恕那些甚至不可饶恕的人。如果我们不饶恕或者没有饶恕的灵,上帝也不会饶恕我们。真正的和平、真正的自由,就是认识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并且爱耶稣。如果我们爱耶稣,去爱就变得非常容易。”本杰明的讲道吸引了大量听众。但在形势越发紧绷的索韦托,激进的黑人最想要仇恨的火把点燃群众的情绪,爱和宽恕的信息听起来显得那么刺耳。

“你自己也是黑人,”他们叫嚷着,“还敢口口声声说要爱那些白人?”本杰明的回答总是一样:“我们不该仇恨他人,因为耶稣爱我们所有人——无论黑人白人。”“你再这样把爱挂在嘴边,我们就杀了你!”

“你们要爱那些杀我的人”

反对本杰明的人打算采取行动,彻底让不听劝的本杰明闭嘴,别再传播那些关于饶恕和爱的说辞。

有天晚上,本杰明半夜把全家人招聚在一起,对家人说出了他的预感:“我确定他们很快就会来杀我。” 尽管家人觉得难以置信,但看到本杰明认真的样子,知道他并不是随口说说。当晚,全家人一起祷告,这是他们永远难忘的祷告会。“要忠于主耶稣,”本杰明对家人说,“你们要爱那些杀我的人——因为耶稣爱他们。”

几天之后,一伙黑人同胞拦住了本杰明的车子,将他从车里拖出来殴打。“我们要仇恨”,凶手们边打边喊叫着,直到本杰明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本杰明的圣经被他们抢过来丢在地上。仇恨得胜了。

更可怕的是,本杰明被杀的时候,他最小的儿子,14岁的博纳尼·本杰明·杜布(Bonani Benjamin Dube)当时正在车上!整个过程中他胆战心惊地躲在车子后面,虽然侥幸逃脱,但亲眼目睹了父亲被杀的悲惨一幕。博纳尼仓皇逃回家,将爸爸被害的噩耗告诉妈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夜痛哭。

小博纳尼
小博纳尼

在眼泪当中,博纳尼感到上帝在他心中动工,他想起父亲曾对他说,“小本杰明,如果我遭遇不测,你必须代替我为主歌唱”。第二天清早,博纳尼的房间竟然传出歌声,起初带着哽咽,随后越来越响亮。隔壁房间的妈妈格瑞斯辨认出歌词是一句圣经经文:“父啊,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博纳尼的歌声感染了母亲。母亲回忆说:“我再也无法自抑。主啊,帮助我,使我像我的孩子们一样,请你帮助我饶恕。”

上帝确实在帮助了格瑞斯和她的一家。“每次儿子唱起这首饶恕的歌,对我来说,太阳看起来就更加明亮,那些对谋杀者的阴暗想法就离开我。我赞美神,因为祂给我们恩典,并且祂的爱给我们爱仇敌的力量。”格瑞斯说。

悲剧发生之后几周,博纳尼哼唱的这首诗歌成为杜布一家的主旋律。暴徒们没有想到,本杰明的死却使爱和饶恕的信息传播得更远、更快。妻子格瑞斯继续带领自己的儿女四处歌唱、分享,他们的歌声和见证为那些在仇恨中受过伤害的灵魂带去美好的安慰。

第二年,“杜布之家”踏上赴荷兰巡回演出的行程。在演唱会上,他们一边歌唱,一边分享了父亲的遭遇和见证。巡演结束之后,“杜布之家”发布了名为“父亲的原谅”的专辑,博纳尼创作了其中的大部分歌曲。

“我是杀害你丈夫的凶手”

本杰明去世以后,妻子格瑞斯接续丈夫的使命成为牧师。几年之后,索韦托的一场聚会上,“父啊,饶恕他们……”这首歌的旋律再次响起,圣灵在聚会中奇妙地同在,听众聚精会神。

格瑞斯走上讲台,她翻开圣经,“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七次可以吗?耶稣对他说,是七十个七次。”格瑞斯再次讲述了丈夫遇害的往事,讲完之后,她邀请人们前来接受主耶稣作他们的救主。

人们陆续走到台前,格瑞斯一一为他们祷告。但她发现有一个人犹疑不定,好像很害怕。格瑞斯鼓励对方说出自己的忧虑,出乎她的意料,对方说:“我需要你所讲的耶稣,我需要得到饶恕……我……我是杀害你丈夫的凶手之一。”

格瑞斯当时浑身颤抖,既害怕又困惑,她从来没有预想过这一幕的发生,也完全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唱‘父啊原谅他们……’是一回事,但真的饶恕杀害丈夫的凶手又是另一回事……”格瑞斯诚实地回忆到。一时之间,她呆在那里不知所措。但上帝开始在她心中真实地工作,“我只知道主当时一定是极深、极深地摸到了我的心,祂给了我力量和勇气把手搭在那名凶手身上,我饶恕了他——就像耶稣饶恕了我们一样。‘你从现在起是我的弟兄了。’”聚会结束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人,而我也是。”

在本文开头的那出舞台剧的最后,黑帮老大有胆量承认自己是凶手之一。“他正视自己的罪过,并了解自己急需被原谅,这个过去的凶手,如今是一个幸福的人。他以一种个人的方式认识了创造他的那一位。本杰明·杜布的死至少救了一个灵魂。”

在后种族隔离时代的索韦托,本杰明的妻子格瑞斯继续致力于族群之间的饶恕与和解。2019年的最后一天,格瑞斯歇了自己在地上的工。

代替父亲向主歌唱

儿子博纳尼在本杰明遇害之后,的确成了代替父亲向主歌唱的人。父亲的音乐及其所委身的福音在儿子身上结出了美好的果子。1970年代,“杜布之家”的音乐在南非开始家喻户晓。1986年博纳尼录制了第一张商业“福音”专辑,其中收录了热门单曲《圣灵》,这首歌取得了巨大成功。此后,博纳尼打开了自己的国际知名度,在美国与众多福音歌手同台巡演。

受到父亲的影响,博纳尼的音乐有着鲜明的非洲节奏,同时他也将外国音乐元素引入,开创了一种新的风格。这些革新为他赢得了南非“当代福音音乐之父”的美誉。在2009年皇冠福音歌曲颁奖典礼上,他获得了最佳男歌手和终生成就奖;他还多次获得最佳敬拜专辑和最佳敬拜歌手奖,歌迷遍布许多国家。唯一福音(One Gospel)机构为他颁发了两个奖项纪念他的成绩:最佳当地歌手以及福音歌手传奇。

他的创新努力也曾饱受争议。博纳尼回忆:“我接到牧师和基督徒的电话,他们指责我的歌曲,说我采用‘世俗和异教徒的节拍’,其他音乐家在报纸说我在攻击他们,因为我在歌里写道:他们唱着福音,却没有把福音活出来。”

攻击促使博纳尼认真反思福音的意义:福音是一种音乐风格吗?如果是的话,人们如何活在“福音”里呢?最终,博纳尼认为,福音是“以任何方式传达生命的信息,因为有了耶稣,神给我们带来了生命”。而福音音乐就是以基督徒的生活和圣经的教导为内容主题的音乐,音乐本身可以采用任何风格,因为最主要的是文本。因此,他的曲风多变,R&B、Kwaito(hip-pop的一种)、摇滚、爵士等各种音乐元素都被他信手拈来,用以传递福音的信息。

博纳尼不仅继承了父亲的音乐恩赐,也传承了父亲对福音宣讲的热情。1994年他蒙召成为牧师,曾在前南非总统曼德拉的“自由之城”颁奖典礼上演讲,并受邀见证了曼德拉以及姆贝基的总统就职典礼。

不过,作为福音的歌唱者和传讲者,博纳尼对福音的理解却并不来自这些令人称羡的高光时刻。恰恰相反,福音帮助博纳尼面对的是自己的羞耻和失败。他在讲道中坦承自己在婚姻上的溃败。两次离婚的经历,让他的人生和侍奉一度停滞,失去前行的勇气。各种并非毫无理由的攻击和控告扑面而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博纳尼为挣脱离婚带来的羞耻苦苦挣扎,他在基督里的身份随之摇摇欲坠。

“我曾经历低谷,但神告诉我,仇敌用什么武器企图毁灭我,我正要用它们来抵挡仇敌。”当他渐渐可以回顾自己的失败时,他说,“尽管面对许多挑战,但我们站立得住,并宣告神可以使我们坚强,帮助我们抵达目的地,尽管沿途遇到很多苦难。”

以前的博纳尼站在原告席上,艰难地拥抱自己的杀父凶手,面对他人触目惊心的罪恶,宣告神的饶恕和赦免。经历了自己的人生失败之后,博纳尼猛然发现被告席上站着的正是自己。那个原谅人的,原来同样是需要被原谅的。真正难以跨越的不是族群之间的距离,和别人的罪对我的拦阻,而是自己的罪造成的我们与上帝的隔绝。我们和杀人凶手一样都需要重新认识自己的本相,带着羞愧和挣扎来到耶稣基督的恩典面前,以此作为重新出发的起点。

相关搜索:父亲 儿子 饶恕 黑人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