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祷告  圣诞  创世记  开幕词  婆媳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上帝让爸爸回家了”

“上帝让爸爸回家了”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海洋 2020-06-21 人气:... 我要投稿

当我果断处理掉自己一手创立的经营和口碑都不错的美术设计公司,离开河南老家,到北京创刊一本国画方面的杂志,很短时间内杂志就在国内美术界广传,得到名家好评,在圈内影响力迅速提升。我也作为优秀人才,被引进全国数一数二的美术专业创作机构,一家人风风光光在奥运村买了两套大房子,楼下停着两辆宝马。随后,我又脱产读书圆了自己的博士梦。一路顺风顺水,人生理想基本实现,内心无比骄傲自豪。

谁知,真正的跌落这才开始。

那一年我形同乞丐

我出生在河南农村,祖上世代务农。1980年,我上高二,东北大庆油田到我们乡招工,听说可以转为正式工、吃商品粮,这可是当时令农村人羡慕的机会。上学的目的,不也是希望毕业找到这种工作嘛,于是我托关系得到一个“指标”。

兴冲冲离开家,到了那才知道,原来是挖下水道的苦力活,工资按挖的土石方算钱,根本没有转正之说。我的年纪和身板实在干不动这种重体力劳动,又因水土不服,大病了一场。生活条件就更不用提了,几十个人挤在一个铁皮房子里,没法洗澡,身上生满了虱子。于是,我毅然决定回家。当时还没有手机,来时带的一点钱早花光了,找到遣送站,他们也不管。我只好逃票上火车,一次次被赶下来,在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到处想办法找吃的。回到家已经是蓬头垢面,形同乞丐。

这么一折腾,学也没法上了,就跟着父亲干农活。一想到要一辈子在农村呆下去,我实在提不起精神。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条美术学院的招生广告,我心一动——我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那时也没有老师教,都是自学——于是就给美术学院投了一张画过去,不久后竟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那家美术学院其实只是一家美术培训机构,就像收费进修班。由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和老师的指导,入学后,我和其他学生差距很大。但我强烈地意识到这是走出农村最后的机会,于是拼命努力,终于在第二年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的美术设计专业,正式把粮户关系迁到了郑州,吃上了商品粮。当时回村里办手续的时候,老家的人都觉得我很厉害。

重回校园,我既享受又倍感珍惜。因为表现优秀,每年都能拿到学校的最高奖学金。虽然我的专业是皮鞋设计,却因为喜欢绘画,课余开始自学漫画,创作连环画。记得当时花了好几个月画了一批漫画,找到河南日报《漫画月刊》的老师指导,主编看后直接说:“你不适合干这行,没有天分,赶紧回去学其他的,不要再浪费时间,误了前程。”我非常沮丧,却不愿服输,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更加努力。很快,我就在《漫画月刊》上发表了第一幅作品。之后,我频繁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作品,在学校里也小有名气。

我还兼职在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图片社做美术编辑、广告设计,颇受客户的认可,还没毕业,已经积累了数万元存款,那个时候算很有钱了。一毕业我就开始创业,在郑州成立了一家美术设计公司。虽然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在河南省的相关行业很有影响,但我内心对绘画的情节却越来越强烈,于是决定结束郑州的事业,去北京发展。

“糟糠之妻”令人郁闷

我和爱人是同班同学,她一直欣赏我、无条件支持我。在郑州创业时,她陪在我身边,后来,即使放下郑州的安稳日子到北京从零开始,她也坚定地跟随我。我们夫妻关系很好,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各方面都很满足。

当我进入了高水准的创作单位,幻想着未来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展现自己。我的内心不断膨胀,越来越感觉只有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交流时才会快乐,认为艺术家一定要解放,历史上很多大画家都天性不羁,敢把世俗的东西抛在一边。

那时谈得来的人中,有一位年轻的异性朋友交流很愉快。可是一回到家看到眼前的“糟糠之妻”就很郁闷。妻子根本不懂我的创作,还经常用日常琐事来烦我,我们所追求、思考的事情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于是我心里常有一些无名火,不愿意和她沟通,也很少和孩子说话。夫妻关系逐渐紧张,争吵越来越多,孩子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

对我而言,家庭日益不堪忍受,似乎只有离开家才能给我新生。妻子求我念着二十年来的情分,为了两个孩子慎重考虑。周围的朋友也这样劝我,但我很坚决地离了婚。大儿子跟我,她带着小儿子。

我在宋庄做了一个很大的工作室,有自己的阳光房,院子里种着各种花和桃树,很有品味,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很是开心。有一段时间我根本不去想离婚对孩子妈妈的影响。不过因为每星期我要把小儿子接到画室住一天,因此也有机会见到孩子妈妈。当时感觉她的状态很不好,后来才知道她一直失眠。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完美的家庭突然就破裂了,二十来年她一直做全职妈妈,守着这个家,为我和孩子付出很多,她不理解为什么我狠心抛弃了她和孩子。这对她是摧毁性的打击。

我惬意的日子也没维持多久。我的两个孩子相差十岁。那时,大儿子在外面画室寄宿、学画。我感觉大儿子和我很疏远,尽量避免和我住在一块儿,即使回家几天也很少和我交流。在外面学习,他经常不服从管理、违反纪律。等到周末,我给小儿子打电话的时候,他会说:“爸爸,你今天要来我妈妈家来接我吗?”有时他玩着玩着就突然说:“爸爸,你什么时候送我回我妈妈家呢?”听他这样说,我内心很痛,开始内疚没有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

这么有品味的房子里就我一个人住,一到晚上四周寂静下来,内心就生出一种孤独感。后来这种孤独越来越强烈,甚至整夜睡不着。和那位异性朋友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性格严重不合,也就不了了之。我以前不喝酒,失眠后就开始喝酒,不喝睡不着。面对良心上的拷问和折磨,我变得整天昏昏沉沉,体检的时候身体多项都不达标。

这样的状态也影响了我的创作,自从到了新的工作室,竟没有画出一张满意的作品。离婚使我全盘皆输。

第一次学着做父亲

大儿子的问题越来越大。其实他的户口转到北京后,在学业上有很大的优势,我给他的人生规划是,先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附中。这个学校对北京学生很优待,北京学生可以和全国的学生一起考试,上线就录取;如果没有上线,还会给他们专门加试,稍微努力一下应该就没问题。和我儿子一起备考的十几个北京孩子,没录取的只有两个,其中就有我的儿子。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溜走,最后落了个没学可上。

更严重的是,他天天闷闷不乐。我的状态也越来越不好,几乎到了绝望的境地。但自己选择的路,只能撑着走下去。

因为孩子的表现越来越差,我决定把他带离画室。我和他妈妈沟通孩子情况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在教会聚会了,虽然没有受洗,但周围有很多弟兄姊妹陪伴,她稳定参加小组活动和周日礼拜。孩子妈妈说教会里有负责青少年的老师,建议我去和老师聊一聊。

一个周日,在等老师的过程中,我听了牧师的讲道,当时感觉特别舒服,内容我也很认同。来参加聚会的人看起来都很虔诚、和蔼,内心缠绕我多日的烦躁没来由地减轻了不少。

第二天,我和教会负责青少年团契的黄老师在电话里打了两个小时,我将孩子的问题、以及我和孩子的沟通障碍一股脑倒给他。黄老师当时并没有给我提出什么具体的解决方案,只是说他正在参与一个学习做“好爸爸”的事工,会组织一个爸爸早餐会,约上几个爸爸礼拜天早上边吃早餐边聊一聊孩子。我欣然接受了邀请,一直坚持参加早餐会的学习。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开始学着做父亲。

之前我一直为事业忙碌,很少有时间陪孩子。黄老师挑战我说,他正在组织孩子们到青海进行为期15天的短宣,问我是否愿意参加。想到可以利用这段时间陪孩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次旅行很难忘。我是以司机和后勤保障的身份参与的,全程和孩子们同吃同住。他们大部分都受洗信主了,阳光喜乐,很有爱心,和当地农村的孩子没有任何隔阂。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了和大儿子相处的时间。我发现每当他和同伴在一起互动的时候都很开心,但是一和我有目光交流,神情立刻就低落下来,有时候脸上露出一丝丝的迷茫。我不得不反思,我们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一起参加活动的孩子和老师,都跟我表扬儿子,夸奖他有非常强的组织、协调和执行能力,还有团队意识,善良、亲切,青海当地的孩子也很愿意和他一起玩。我很意外也很惭愧,一直没有留意他身上还有这么多优点,平时对他大多是训斥责备,有时候还动手打他。

短宣快结束时,有一个特别的安排,老师们给孩子洗脚,活动在对上帝赞美的歌声中开始。有的孩子哭了起来,我也控制不住流眼泪,后来终于哭出了声,走过去紧紧抱住儿子,一遍遍地向他认错、道歉,请他原谅之前我对他的忽略和伤害,儿子止不住地嚎啕大哭,从来没有见他如此伤心过。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渐渐解冻了。

找回丢失的幸福

回到北京,我一直按时参加爸爸早餐会,后来继续参加了卡西牧师(著有《世界需要父亲》《做个真父亲》)的系列培训,努力做个好爸爸。同时,我渐渐认识了上帝。

一天小儿子在小区玩的时候被人高空抛物砸在头上,严重受伤,那一段时间我回到家中和他妈妈一起陪伴孩子。我向孩子妈妈认罪悔改,希望得到她的原谅,再给我一次机会。但她受伤太深,一时之间走不出来,我们全家人都在挣扎中呼救。有一天,弟兄姊妹们到我家里,我做了决志祷告,我不停地认罪、忏悔,孩子妈妈终于被感动。

神没有抛弃我,张开双臂接纳了我,让我心里充满了盼望和感恩。妻子也在基督里接纳了我,我们一家四口又团聚在一起,家里重新有了欢乐的氛围。2017年圣诞节,我们全家人一起受洗!

现在看我的妻子,她是多么好的妻子!爱我至深,风雨相伴,我有什么理由不爱她,有什么理由抛弃她呢?!大儿子脸上重新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带着小儿子去散步的时候,遇到玩伴,他会专门介绍说:“这是我爸爸!”两个孩子刚信主时,牧师谈话问他们怎么认识上帝的,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上帝让爸爸回家了!”

很快大儿子进入紧张的高考备战状态。因为喜欢画画,他准备参加艺考。他的专业课成绩不错,文化课很不理想,还剩短短两个月,要想冲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只有每天为他祷告,求上帝带领他,给他开路。大儿子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他全力以赴,查漏补缺。

高考前两天,教会的弟兄姊妹来到家里为他恳切祷告。最终,儿子的高考成绩不但达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文化分数线,还超过了50多分!想当初,我为他规划的未来“蓝图”一败涂地,他那些考取美院附中的同学,因为学制四年的关系,今年才能参加高考,而大儿子已经读大一了。在这件事上,我们全家都经历到神的奇妙和信实。

现在大儿子在大学里一直保持着很好的状态,所学也是他最喜欢的专业。当他有问题的咨询我的时候,我会将我的经验和建议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但最终的决定由他自己把握,我只希望他多向上帝祷告。我也尽量多花时间陪小儿子,每天晚上和他一起做睡前祷告。小儿子在同龄玩伴当中表现得很有自信和魅力。

以前做美术评论的时候,经常会用到一个词叫“天分”。那时候并没有仔细去思考这个词的内涵,现在却有了深切的认识,所谓的天分就是上帝给我们的恩赐,让我们每一个人各有不同,各有光彩。孩子是神给我们的礼物,有独立的人格。父母要相信,上帝对孩子的发展和未来有最好的安排,而不是用自己的想法强压孩子,伤害孩子的自尊心。父母要帮助孩子在爱中成长。

现在我们的家庭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和妻子找回丢失的幸福,我用神给我的恩赐描绘这个上帝创造的奇妙世界。虽然我们每个人都不完全,仍然会有不好的情绪和表现,甚至会动气,但和之前不同的是,每当问题出现,总会有一个声音把我带到神的面前,带回圣经中,以祷告和爱面对所有的困难。

相关搜索:爸爸 回家 上帝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