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祷告  圣诞  创世记  开幕词  婆媳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失而复得的爸爸

失而复得的爸爸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小云 2020-06-19 人气:... 我要投稿

十年前,父母办离婚手续前,我的两位姑姑特意跑到家里来劝和。她俩劝过爸爸妈妈之后,还与我单独聊天:“小云哪,你也不想父母离婚吧?父母要分开,你愿意吗?”没想到,我却一板一眼地回答:“无所谓,我已经长大了,我尊重他们的决定。”

十年过后的今天,再回想起我说过的话,真是深深地为自己当年的无知和自以为是的成熟感到心痛,因为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离婚,也不曾经验对亲人的“亏欠”之情,更不明白那年跪在地上求我们不要离开的,身患抑郁症的爸爸,当他终有一晚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中,心中该是多么悲凉。

崩溃的爸爸

爸爸一直都不是个温情的男人,甚至是不善言辞、也不愿意表达爱的。即便对我这个娇弱的小女儿,记忆中他也没有怎么亲昵地宠爱过。高中之前,我们一家三口都住在一块儿。他和妈妈一起忙于工作,担负家庭重担,你很难将“不负责任不顾家”这样的帽子扣在他头上,然而在我生命中“缺席的父爱”却是不争的事实,相比照顾和陪伴女儿,他会更喜欢和朋友们搓麻将。

我要承认,从小到大我总觉得自己对爸爸、或爸爸对我,都并没有太多深厚的感情,直到现在我还是很难回忆起他如何爱我的片段。甚至到了有一天妈妈不堪忍受爸爸的抑郁症,偷偷收拾行李带着我彻底离开家、离开他的时候,我都没有任何深刻的痛心过。

那年我读高一,爸爸的情绪开始异常,与妈妈的吵架升级到一些肢体冲突或扔东西的爆发状态,而且他坚定地怀疑我妈妈有外遇,不停去跟踪、查她,没有查到什么却依旧认定这是“事实”。

我和妈妈都被他的激烈行为吓怕了,而且也意识到他的情绪出了问题,可能需要就医。自小爸爸妈妈关系就不好,“外遇风波”成了妈妈最终决定和爸爸离婚的导火索。爸爸拼命地挽留妈妈,但他在情绪崩溃时的言行却造成妈妈更大的伤害。

这种令人害怕的状态持续几个月后,妈妈为了保护自己和她唯一的女儿,便选择一个爸爸上班的白天,急匆匆地收拾好行李,搬离了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临走时我还自以为成熟地留了封信给爸爸,内容大概就是“我们走啦,你要好好地,你还是我爸爸”之类。

直到几个月后他们正式签订离婚协议之后,我才从爸爸口中得知他那晚回家之后的悲惨境况:感觉自己完全地被抛弃、背叛了,痛恨自己的无能,不仅失去了家也失去了一切的所爱,只得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这样撕心裂肺的痛楚也直接导致了爸爸对妈妈的怨恨,以至于妈妈在我读大一时再婚的事情,我一直瞒了他两年才敢透露。即便是这样小心翼翼,当他得知我们另有家庭了,我另有一位“爸爸”时,他还是崩溃了……

继父的爱

再一次的背叛和伤害,不仅仅来自前妻,还有血亲的女儿。自那以后,爸爸就开始不愿意接我电话,也不主动联系我了。随后,我从姑姑们那里听说他因为情绪爆发,离家出走了一个月才回去。再后来,我听说他失踪是因为抑郁症加重,自杀未遂。再后来就没有他任何消息了,想找也找不到,他好像铁定心不再要我这个“背叛”他的女儿了。

你问我很难过吗?当然!很担心吗?当然!可是面对这种情况我也有我的委屈——离开你是迫不得已的情况,妈妈再嫁也是她的选择,你的病情也并非由我造成,从小到大我并没有什么温情脉脉的父爱记忆存留在心底。作为女儿,我在你们离婚后,依旧努力维系父女关系。但为何总是我单方面地努力和付出,却未曾感受到你对我的疼爱?我要如何做,爸爸你才满意呢?我已经很努力去做一个“成熟”的乖女儿了,该怎样才能让你感觉到我从未抛弃你呢?我不理解我的爸爸,自己也开始深深堕入情感缺失的无奈和无人分担的悲伤中。忧伤的情绪彻底打破了我外面的光鲜,我发现自己的里面是瑟缩、恐惧的模样。

这次与爸爸失联是我生命中很大的转折点,因为就在那时,我听闻了福音。有一个姊妹告诉我,基督信仰是处理我们心灵苦难的根本方法。我将信将疑,我过去看过许多心理学的书,致力于不少助人自助的活动和学习,都没办法从这苦楚中走出来,难道你们口中的主耶稣可以吗?或许当时我也没其他的方法了,也就怀着这将信将疑的心,开始看一些基督教的书籍,参与基督徒的聚会,然后我开始向神祷告,到最后越来越多的祷告。我并没有求神令我爸爸理睬我,只是祷告说:如果你真的存在,你向我显明你的真实。如果你是真的,你帮我!

离开爸爸之后的日子,坦白讲,我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妈妈再婚了,继父经济条件不错。他照顾我们母女、供我读高中读大学,而且视我如己出。更可贵的是,继父情感丰富、性格温柔,他也乐于跟我表达爱。

尤其当我大学毕业工作之后,与继父同在一所城市朝夕相处,彼此也越来越信任和融洽。他像所有普通爸爸那样关心我的生活、情感和工作,并且给予他认为很正确的引导。

比如他很忙且厨艺不怎么样,但还是会在有空的时候专门为我做一顿晚饭,并且细心留出合适的分量给我这个第二天要上班的女儿作午餐饭盒;又比如我会跟他倾诉自己感情上的一些挫折,说到伤心处他也跟我一起哭,一边哭还一边破口大骂那个他也不认识的混小子,一再警告说我认识男生要及时跟他汇报;再比如他和妈妈一样反对我的信仰,更反对我在基督教机构做事,他为我找关系介绍工作,期待我能有份体面、收入高的职业。这当然是我信仰上的阻碍,但从另一个层面也让我看到他真的把我当自己女儿一样教训了。

对我来说,这一切都是十分温暖、真实的陪伴,是令我感动又感激的父爱。我幼年时不曾体会到的“爸爸”,成长过程中一度认为自己不需要的“爸爸”,再到长大成人后要面对的那个对我满怀怨气、咫尺天涯的“爸爸”,这所有残破的形象竟然在继父身上得到深刻地补偿与满足。我曾无数次地在上帝面前,为着这份珍贵的父爱而感谢祂。

拒绝与被拒绝之间

然而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却在去年八月被一次突如其来的大病给打破了。继父原本就有糖尿病,因为种种原因引发了肾衰竭的并发症。入院不久就告病危,虽经过治疗缓和了一些症状,可是后来医生对家人说的一番话却犹如晴天霹雳。医生对我说:“照现在这样的状况,即便之后每周按时来做三次肾透析,他的生命也最多还有五年。”

这跟被判了死缓的犯人有什么区别?!上帝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既然赐给我这宝贵的足以弥补缺失的一份父爱,为什么现在又要夺走了?!在得知继父病情之后,我哭了又哭:独自一人哭、与继父抱头痛哭、在妈妈和亲密朋友面前边说边哭……从来没有像这样无力过。如果你从来不曾体会被爱的滋味,那么失去也许没太大的震动;最难受是已经深深体会到这父爱的安慰,却时时刻刻都有消失的危险。

在我这样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时,有件事是继父希望我为他办的,他希望能够见到他的亲生女儿。因为继父和妈妈结婚之前,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并且留有一女跟着前妻,这情况跟我极其相似。

但戏剧性的是,继父与他亲生女儿的关系很不好。当年,他与前妻离异后,女儿开始慢慢疏离爸爸。继父无数次主动关心她,送生活费赠礼物,却遭到她无情的拒绝!

许多年以来,继父想到这个他深爱的女儿,看着她的相片,总是黯然落泪。继父患病后,思念女儿之情更深,甚是希望能见上一面。后来,继父联系上女儿,告知病情,她和她的妈妈一同来医院探望。

那天,我并不在场,但我很为继父感动,也很为我这位“妹妹”高兴。纵然疾病本身是痛苦的,但父女重逢何尝不是修复破碎关系的第一步呢?这件事以后,在我脑海中电闪雷鸣般地想到我那位拒绝女儿的亲生爸爸。多么相似又决然相反的情况,在这抛弃与被抛弃、拒绝与被拒绝之间,我竟然无从思考。

震惊过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无论如何,要跟亲生爸爸联络上!继父生病这件事让我没办法抑制对亲生爸爸的担心,他多年患情绪病,我很怕他也出事,我不愿意做那个拒绝爸爸的女儿……如果他还能接受我的话。

陪爸爸回家

所幸是这次爸爸没有拒绝我,当他从大姑那儿得知我在找他时便主动跟我联络了。这次联络,距离上次我找他已有两年时间。电话中,我和他都有些激动。

我是因为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心中感慨万千,既开心又担心,我不想再失去爸爸……我说我很想念他,很想见他,他也终于认了我,他说无论如何,我是他心头的肉……这些感动的话语是他第一次向我表达,我也哭着回应说,爸爸,我爱你,这些年我都一直想念你。

与爸爸这次对话以后,我约他见面了。他苍老了不少,腿脚因中风行路也是不方便。一见到时,他两眼泛光落泪。三个多小时见面时间,我稀稀落落地把自己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尽了。

我和他说,我想念他,没能够陪伴,我很亏欠。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养育,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的爸爸。他仍然是有抑郁症加轻度躁狂的表现,谈话间四目到处张望闪躲。特别提及与妈妈过去的恩怨情仇,他怒气冲天,开始骂起脏话,甚至还会认为妈妈会伤害他现在的生活。

我感受到他的内心仇怨仿佛淤结出毒瘤,熬成这十年苦痛。然而,我依旧感谢我所信的神,上帝听了我当年的祷告。祂首先在我的家族拣选了我,医治我破碎的心灵。如我大三信主时的祷告,祂知道我需要帮助,也必帮我面对支离破碎的家庭关系。我曾向祂求的,祂不仅清楚记录,也按照最好的时间逐一成全。

再一次倾听父母的恩怨,我的心已经不再泛起巨大的涟漪,只是心疼爸爸在黑暗幽谷中,是多么需要上帝的怜悯和医治。我求上帝让爸爸经历祂的饶恕,以致他能够饶恕妈妈。

之后,我们便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这一次是很大的突破,因为我决定回到爸爸的老家。时隔十二年再次回老家,我还想去探望爷爷,看看爸爸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妈妈知道后很生气,她气哭了,我理解妈妈心中的伤,便在与她倾谈中帮助她看到她心中的憎恶和怨恨。妈妈还是很生气,但她晓得女儿的脾性,决定后便会义无反顾地去做。我求上帝原谅我的任性,同时安慰和医治父母心中各自的苦痛。

在家乡只是短暂停留,我祈盼能够表达我的诚意。这次寻根之旅,我陪爸爸去到奶奶的坟头,到祖屋送爷爷礼物,与大家族的亲人们吃团圆饭,还有,与爸爸和爷爷拍了一张合照。我的家人们欢迎我,他们说:我长大了,懂事了。虽然父母分开,竟能够独自回来认亲,真的是懂事了!我看着两位姑姑热泪盈眶的样子,心中思想:是啊。我终于长大了!十二年前,那时爸爸带着妈妈和我第一次回家乡。时过境迁,如今是第二次,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也就只能够是一个人。

在老家的最后一天,爸爸开车带我到了一栋房子前面。他停下来说,这就是他住的地方。然后,他好像很艰难地告诉我,他再婚了。这一点我并不难接受,那位阿姨我多年前也见过,只是他们结婚的事情没告诉我而已。我理解爸爸为何隐瞒我再婚的事情,也能接受他不信任我的事实。人心灵的创痛该要多久才能愈合呢?他说现在跟我讲这件事,心都在滴血……无论如何,我庆幸自己还是坚持回老家来,让我发现更多的真相……

我有三个爸爸

上了楼,见了阿姨,她看起来是个乐观健康的人。爸爸走开了,我们俩便坐下来聊家常。这时,她拿出手机翻出一张孩子的照片,对我说:“小云,你知道你还有个妹妹吗?”妹妹?我?爸爸从来没有说过……

我听阿姨讲述孩子的事情,看着她的照片,眼泪就涌出来了,不停地流。我也说不清是个怎样的心情,我感觉我好像是偶像剧里面的女主角啊,成长路孤单又无助,而且少不了挫折艰险。为了让自己不给大人们添麻烦,只好逼迫自己懂事、成熟。

待到成年,又得重新剖开幼时深藏在内心的恐惧和哀伤,尝试和那个充满疼痛的自己和好,以致重新和失去的关系连接。到了最后,命运又告诉你,其实你不是一个人,你有妹妹的,不只一个,还有一个。而且,这个和我有着同一位爸爸血统的妹妹,她才八岁,她长得好可爱,好可爱……

我的眼泪像水龙头一样涌流,阿姨说,不哭。我摇头回答,我很感动,我想我会很爱她。她是我妹妹。

我想到在爸爸不愿联络我,在他忍受抑郁症折磨的这几年,原来他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孤单凄惨,原来他还是有一个家庭可以得温暖,想到这些我心里是感到安慰的。这时,爸爸也进来了。我哭着告诉他我知道妹妹的事了,我为你们高兴。

回到老家的几天,眼睛像是打开阀门关不上的水龙头,一碰就流泪。临走的时候,姑姑们送我对我说,小云,其实爸爸很爱你,只是他不懂怎么表达,记着多点打电话给爸爸呀!就在那瞬间我突然想起十年前他们离婚时,我对她们说的那番冷冰冰的话,这是他们的选择,我尊重……

我感觉这是多么无知,多么没心没肺的一句话。我开始体会到爸爸当时是多么地痛苦和受伤。他不想放弃我,但却最终被我们抛弃。他面对母女的离开,瘫坐痛苦的场景是多么悲惨!

我也明白为何他多年不愿理睬我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爱我的,他是多么舍不得我。他不懂怎样爱我,也无法接受我自以为很好的关爱。当我们自以为我们是爱对方,却愚昧地在伤害了对方。我不断求神怜悯我,怜悯可怜的我,可怜的爸爸,我越来越体会到,我们都只不过是在有限的躯壳里面经历爱恨纠缠的罪人。我无法回到过去,只能完全俯伏在上主面前,让我有继续前行的力量。

坐在回去的车上,再一次眼泪爆发,想起过去的种种,有后悔有无奈有委屈有无助……更多是对亲生爸爸的亏欠。而哭完那一刻,我心中又十分牵挂我的继父,很想立刻见到他,立刻抱抱他,看看他这两天身体还稳定吗?肾透析做得好吗?

哦,我心中的害怕又冒出来了,如今的我没有强行压制下去,而是慢慢地让这些情绪出来。是,幼时的恐惧和疼痛仍然存在的,而且会继续影响我未来的人生。庆幸的是,我不再是一个人了。我有三个爸爸,第一位是生养我的爸爸,第二位是现在陪着我的爸爸,还有一位,就是深深眷顾我们所有人的,天父爸爸。

不管前路如何,不管过去有多恨,不管这复杂的心绪我之后如何梳理,我感恩,此刻的我只想继续去爱。

相关搜索:爸爸 失而复得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