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身体如此残破,我竟遇见爱情?

身体如此残破,我竟遇见爱情?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Crystal 2019-11-27 人气:... 我要投稿

13岁那年,父亲突然车祸去世,我都没来得及跟他告别,更没来得及问他,是不是爱我。

从小我就是父亲全部的希望,他对我非常严格。每天早上五点,我就被拉起床锻炼、学习。除了看新闻联播以外,其余时间都在学习。如果不服从,就会被打或者罚跪阳台。记忆里,我从没有体验过父爱的温暖。

亲友们将父亲的离世归咎于我,说我克死了父亲。为什么是我?我感觉被父亲遗弃了,心里对父亲有一种强烈的愤怒。爱恨交织的复杂心情贯穿了我的整个青春期。

为什么是我?

与父亲过世同时,母亲的单位破产。母亲受到打击,两年之久每天以泪洗面。她没日没夜工作,用非常微薄的收入供我读书。而我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却很疏离,每天不过是一两句无关痛痒的问候。

我只能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几年后,我考上了大学,命运却和我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刚读大一,我因为皮肤过敏服用了一种叫“类固醇”的激素,结果导致双腿股骨头坏死。医生说,如果不做手术,我将无法走路。没想到的是,手术失败了,即使后续又做了5次手术补救,也未能改善。为什么是我?那一年,我18岁。

活蹦乱跳进大学,如今只能坐着轮椅穿梭在校园,我心里再次充满愤怒、羞愧和无力。我本想放弃念下去,母亲却异常坚定,说宁肯背着我也要支持我读完。就这样,我在轮椅和母亲的背上,继续我的大学。为了不辜负母亲的每一滴汗水,我的成绩常年排名第一,得到学校的各种奖学金。那时,我相信可以依靠努力学习改变命运。

大三那年,我又被查出患有红斑狼疮。那天我妈差点哭晕在医院。这种病是全身免疫系统的病,会破坏全身器官甚至危及生命,至今无法彻底治愈。治疗主要靠激素,但副作用很多,除了容易导致肥胖以外,还可能带来糖尿病、股骨头坏死、癌症等。

医生说:“股骨头坏死和红斑狼疮本来就是两种对立的治疗,不吃激素的话就是等死,吃激素的话就会加重股骨头坏死。”在挣扎和等待的过程中,我的身体指标越发恶化,甚至有生命危险。医生果断给我用大剂量的激素冲击治疗,配上化疗药物。

我的身体变得臃肿不堪,脸严重变形,头发脱落到只剩下很少一撮。治疗不仅改变了我的容貌,股骨头也越来越疼痛。住在医院里的我,每天都想着如何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个病让我活得毫无尊严。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我?

一次机缘巧合,省内一家媒体报道了我的事,没想到随即吸引了国内各大媒体的注意。媒体把我塑造成正面乐观的形象,可那时候我心里充满了无价值感,常常想自杀。无论我看上去多么坚强,我依靠的只是自己那股蛮劲。在疾病面前,我的内心其实不堪一击,坚强只是伪装。

这群医生怎么了?

有基督徒读了报道后来看我。我第一次听到了福音。作为无神论者,我感到他们简直不可理喻。基督徒就像一群想象力超强的疯子,每天叽叽喳喳地给我洗脑。其实我心底最不能接受的是——如果神存在,为什么会让苦难发生?为什么不来医治我?

后来,我得知我的一位骨科医生竟然也是基督徒。他邀请我参加医生团契和音乐赞美会,因为不好意思拒绝,我就勉为其难地去了。没想到,见到的是一群高学历高职称,却非常温和的知识分子。那时的我,每一次出现在聚会中,就是为了用搜集来的神不存在的证据和他们论战。他们耐心听我的看法,却不与我争论,更多的是关心我,这使我非常震撼——到底是什么力量,使他们的内心如此柔和?

为了驳倒他们,我阅读大量的历史和考古文献。我惊奇地发现,确实有很多证据证明耶稣的存在。哪怕是那些不信神的学者,也不轻易否认耶稣的真实性,这让我的兴趣更大了。我告诉自己,阅读圣经只是为了做研究。但有许多次,我被耶稣的话触动。我不禁思索:耶稣真的存在吗?

我一面难以相信有神,一面每每在读了圣经后,内心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平安。我内心挣扎剧烈。为了逃避这种矛盾的撕裂,我索性不读圣经了。可当我不读却失眠了,整夜整夜失眠。

一个月以后,我终于忍受不了了。我说:“耶稣,如果你真的存在,请告诉我,让我死也死得明白。”我重新拿起圣经,刚好翻到《约翰福音》6章,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只是我对你们说过,你们已经看见我,还是不信。”我心里一惊,赶紧跪下来祷告:“神啊,你真的是神。是先前的悖逆和骄傲拦阻我接受你。”我拿起弟兄姐妹送的小册子,跟着里面的格式自己做了决志祷告。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妈妈,一个星期后,妈妈也决定相信耶稣。

一信主,神就送我一个大礼包。如果我要站起来走路,必须要做手术,但是我的骨头已经完全坏死,无法再使用。有一天,我的基督徒医生突然给我一个电话,有个外国专家来医院做示范手术,只有一个名额,问我是否愿意。我当时豁出去了,就答应了。

手术那天,我听到钻头钻进我骨头的声音、锤子敲打骨头的声音,我却无比平安。我感到耶稣就站在手术台旁边,告诉我不要害怕。这次手术成功地帮助我脱离轮椅,重新站起来。

我听到心碎掉的声音

还在慕道阶段时,神给了我一个感动:“你要来服侍我。”我当时的反应是:“不会吧,病成这个样子,怎么侍奉!”自从2011年3月受洗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我不断追求更多认识神。课余时间我都用来读经、听道,阅读灵修书籍。看边云波弟兄的《献给无名的传道人》,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不明白为什么内心有一股强烈的燃烧感。

2012年5月,带领我的导师来探访,鼓励我参与教会的侍奉。她说:“很多人坐轮椅也照样侍奉,你可以通过网络神学院装备自己。”虽然当时的我已经逐步脱离轮椅,但仍需要双拐行走。我担心自己的身体不允许,就没有回应她。

当时的我,内心还有一种渴望没有被满足——爱情。从小缺乏父爱,我依然希望透过爱情来填满心里的空洞。

2012年8月,我恋爱了。我希望对方也有侍奉神的心志,却发现他有点心不在焉。三年的恋爱里,心灵的对话少之又少,我企图改变他,心想只要不停祷告和忍耐等候,他就会成长。事实上,当时我已经把太多精力放在了爱情上。

2015年新年,距离我们计划的婚期还有两个月,对方突然用了三条短信和我分手。原来由始至终,他与父母都无法接纳我的身体情况。那一刻我全身颤抖,几乎听到自己的心碎掉的声音。我忽然听到另一个声音:“我要翻转你的生命。”但我什么都不想理会,我感觉自己的心被撕开被踩碎。我无比厌弃自己,恨恶对方。我想不通,为什么总是我?

牧者对我说:“神给你的功课很难。因为上帝很爱你,为了锻造你的生命,扩张你的境界。”我感到心在滴血,生不如死。我已经把对方看成了唯一能满足我对爱渴求的人。我把我的价值和身份认同完全建立在人的身上。一旦对方抛弃我,而且以嫌弃我身体为理由抛弃我的时候,我就像被践踏在泥里的草,没有存在的意义。

神让我重新面对:我是谁?我为什么要信?我为谁而活?如果亲人、健康、爱情这些我看为至宝的东西都被拿走,我还相信神的良善和信实吗?没有了这些宝贝,才经历到和神之间纯粹的关系。我确定,我所有的好处都不在神以外,离开了神,我什么都不能做。每一夜,我只能哭着跪着求大能的神医治我,祈求圣灵用说不出的祷告安慰我。期间我经历了三次崩溃,每次都像死了一样。爬起来时,我慢慢体会到世上的一切都黯淡无光,主耶稣才是真的宝贝。

半年以后,我从失恋的伤痛中恢复。神帮助我不仅饶恕了对方,还甘愿为对方的生命祷告。神真的扩张了我的境界,翻转了我,把我从十多年来的自卑、无价值、害怕被抛弃中带出来。

你要对得起你受的苦难

一天走在路上,我心里忽然浮现出自己的经历:爸爸去世,和妈妈相依为命;身患两种无法医治的重病;身体刚好转又在谈婚论嫁时被分手。我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是我?这次神当即给了我一句话:“你要对得起你受的苦难。”回想这么多年神给我的恩典,回想我对神的亏欠,我把神的呼召置之不理……顿时内心非常羞愧,哭得稀里哗啦。

我作了一个祷告,求主亲自引导我去到祂呼召的禾场。一个月后,神回应了我的祷告:一个机构邀请我参与大学生事工。2015年7月,我正式开始了服侍。

通过助学的方式,我接触到这些在名校读书的学生。他们非常努力却不知道目的;灵魂破碎,遭遇各异;有的家境贫穷,有的家庭残缺,有的家人重病;心里自卑,缺乏安全感,不愿敞开,需要长期陪伴建立关系。我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发现我过去的经历让我很能明白他们。学生很容易信任我,和我分享他们的经历,很多人在我面前痛哭。我常与他们一同哭泣,同得安慰。

从定期的聚会到私下探访,传福音、初信栽培、门训……每天结束,我心里都充满喜乐。这是过去任何工作都不能给我的满足感。越服侍,我越感受对学生沉甸甸的负担。有些学生常年累月封闭自己,突然有一天他们开始主动关心身边的人,懂得发自内心的感恩……他们生命的一点点转变都会让我欢呼雀跃。当有人远离神,我也由衷心痛。

有时当我的好意遇到冰冷甚至更糟的回应,虽然我很难过,但也因此懂得了耶稣的心:祂也曾被世人弃绝,祂的爱也曾被践踏。当我回到主那里,我的心大得安慰,因为我看到过去的自己也曾如此拒绝耶稣,但神却无条件地接纳和赦免我。我从来没想过软弱的我可以如此服侍。

我感谢神,原来地上父亲的离世,让我可以紧紧抓住天父的爱;病痛中的绝望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骄傲与无能,愿意放下自己;恋爱中的失败,让我经历到神的无可代替。多年前我那么多个“为什么是我”的追问,原以为是神苦待我,如今却发现神要借着患难生出的忍耐和盼望,让我可以安慰其他人。

神把爱你的心放在我里面

随着年龄渐长,我开始为自己的婚姻祷告。有过之前的经历,我很悲观。我求神帮我理性对待感情。

我为自己未来的配偶列了一个清单:他要很有信心;乐意侍奉,虽不一定全职,但支持我全职,并且和我一起侍奉;他懂得欣赏神透过我软弱的身体彰显出来的神的荣美,赞叹神在我生命中的恩典和大能,愿意与我经历风雨和冠冕;有双方父母的祝福……我把清单发给我的好姐妹,请她提醒我不要随便把心给出去。

我知道我的情况进入婚姻太难。每当软弱时我就呼求神:“我的身体状况是你允许发生在我身上、成为我生命一部分的,在你有医治的大能,你允许这样的情况,相信有特别的心意。求你不要让身体的残缺拦阻我进入一段关系,更不要拦阻我继续服侍你。”

刚信主不久,我就关注了《境界》,是《境界》的老粉。那时我刚好读到力克胡哲的分享,他说:“我当时确实轻看了自己,更可怕的是,我也轻看了神,轻看了他给两个人长久相爱的礼物。如果你也曾经像我一样苦苦等待神赐下人来爱你,我不希望你也犯同样的错误。也许你已经知道,神带给我一个不可思议的良人,她对我的爱之深,每天都让我感到惊讶。如果你想得到爱情就永远不要放弃,因为神把这个愿望摆在你心里是有原因的。”这鼓励我继续为自己的婚姻祷告。

2017年我在一个营会上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当时并未留意,后来有机会一起侍奉,我才被他那股单纯信靠的“傻”劲吸引。他在国外长大,是名校的学霸,后来却得了抑郁症,在黑暗中被主得着。信主后,他一直对中国有负担,博士毕业后放弃了很好的机会来到中国。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个城市,“神让我来,我就来了”。

随着彼此了解增多,恐惧再次涌上心头。我很怕旧事重演,所以诚实说出我的身体情况以及未来的风险:“我可能会坐轮椅,可能无法生育,可能突然病发死去……”听完我的话,他说想慎重祷告一下。

我向神求两个印证,第一个,如果是出于神,求神让他不单单是接纳我,而是能透过我身体的软弱看到神的大能;超越我的残缺而看到我内里的美好;第二个,是他的父母能接纳我。我知道我信心不足,总要看到实质东西才愿意踏出去。但神偏偏要在这方面修剪我。神了解我的品性,整整三个月里,无论是个人灵修还是主日讲道,都是围绕着“信心”的主题。

有一天,他约我出来,支支吾吾说了一堆话。两个小时后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在对我表白。离开前,他告诉我,除非神让他放手,不然他是不会放弃的。他确实担心过,身边的属灵长辈也让他慎重,但他看到我透过身体的软弱经历到神的大能,欣赏我在这么多挫败后依然有对神的笃定。他跟父母如实说明了情况,父母尊重并支持他的决定。

我们开始小心翼翼地交往,每次见面时,我都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们更多敞开自己,哪怕是脆弱不堪的自己,帮助我们彼此认识更全面。我发现,原来他的品格正符合我当年写下的择偶清单!神所赐的超出我的所求所想。我们过去各自的经历,磨得我们不敢为自己夸口,所以不会吵得你死我活。当然,圣灵所赐的温柔与自省,也让我们看见各自生命的缺口和罪性,而不是一味指责对方。

刚刚步入婚姻的我,忍不住几次问他:“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你为什么这么爱我呢?”他的回答都是一样:“因为是神把那份爱你的心放在我里面。”

相关搜索:爱情 身体 遇见 残破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