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祷告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强势老妈 VS“听话”乖女

强势老妈 VS“听话”乖女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果莲、昕蓉 2019-11-08 人气:... 我要投稿

母亲篇:失望和悖逆让我想在家里掌权

我不想把自己说的当作见证,更想当作一个合适的认罪时机。我今年60岁,出生在内蒙古河套一个偏远农村。母亲务农,父亲做过工人,后来也回家务农。母亲特别勤劳灵巧,对我影响很大。在小孩存活率不高的年代,我们家活下来四个孩子,她特别珍爱我们,愿意付出,殷勤教导。

父亲留给我最珍贵的回忆是曾经给我买过一双鞋,鞋面是蓝色的,鞋底是四瓣花的图样。我很爱那双鞋,每天上学的时候我就把它夹在胳肢窝下,走七八里地去上学,快到校的时候才穿上。他还给我买过两只花夹子,可见他对孩子也是爱的,可惜这种感受太少了。

对男生的痛恨

对父亲的印象更多的是,他背着我们偷吃好吃的点心,打骂母亲。对我伤害最深的是他打我母亲,我都帮着母亲。看到母亲对父亲的无奈和厌恶,我心里不知不觉产生了对男性的痛恨。结婚后和丈夫的关系不好,我觉得天下男人都一样坏。

我和丈夫是别人介绍认识的,他以前是民办教师,别人说他也算聪明能干,但我们两人性格差别挺大,我没信主时对他特别泄气。我们的矛盾主要在小事上。比如穿衣服,我觉得出门穿好的,在家随便点,他不听;吃饭的时候要大家一起吃,他不管非要自己先吃。我不愿低三下四向人求情,而他和我不同。这些都让我很不高兴,我不高兴的时候火气特别大,什么狠骂什么,骂完还不允许他不高兴,因为觉得他应该有男人气概,应该会给我下火气。

两人闹矛盾的时候,他总是拧着劲儿什么也不和你沟通,我一定要他说清楚,有回应。有一次在我们承包的湖上捕鱼,因为他不肯听我的话,又不肯说自己的想法,两人就起争端。他划着船要走,我就抓着船不准他走,结果被船带着一直走到很深的水里,最后棉裤全湿了也不肯放手,丈夫只好上岸。我以前就是这么硬的脾气,女儿说我是女强人。

后来我把全部精力放在儿女身上,孩子小的时候我很满意,觉得起码他们是我的安慰。但这些年和儿女一起生活,我爱他们,却和他们相处不好。儿女不是滋味,我也不是滋味。当我们冲突的时候,我就怨丈夫,内心苦毒,觉得都是因为丈夫不好,孩子才不合我的心意。

认识主以后,我才明白婚姻是上帝设立的,父母做得不好对孩子影响很大。我是自己家里最小的,其实没啥大本事,觉得丈夫不如我,心里的失望和悖逆让我想要在家里掌权。儿子的性格像我,非常强势,现在媳妇到我这儿告状,我也只能为他们祷告。

“上帝你要是在,就来抱抱我”

我女儿从小特别乖,特别听话。在她信主前,我认为她是完美的女儿。到2009年冬天,我放弃了老家的一切,来北京和女儿女婿一起生活后,我们开始有冲突,我发现女儿对我不再百依百顺了。

一个原因是钱。我到北京前把自己的产业都卖了,给了一些钱给儿子和女儿。我看女儿和女婿奉献钱给教会,心里非常不好受,因为在我们老家,几百块钱就够人一两个月美美的生活。

我常常干涉他们用钱,觉得女儿没良心不听话,宁愿把钱给教会也不肯体恤我的苦心,对耶稣很有敌意。尤其是当我看见没信耶稣的人也好吃好穿,想不出信耶稣哪里优越。当他们说内心平安的时候,我觉得他们是自欺欺人。

十多年前女儿带我去参加过教会弟兄的婚礼,那时觉得信耶稣挺好的,起码等我去世了,孩子们在世界上还有一些叫弟兄姊妹的朋友可以帮忙,所以当时我没反对女儿信耶稣。

后来一次听道,一句话触动了我:“多种的也没有有余,少种的也不缺。”不知道怎么的,一些话逐渐打动我,女儿和女婿也尽量想办法让我开心,后来我也开始奉献,对钱的心疼就慢慢过去了。

现在想来,信主前,我是用世界的眼光衡量女儿,觉得她在信仰上浪费很多时间和金钱。而我们沟通又少,我觉得她在瞎搞。后来我真信了主,我才明白我们是灵里不合一,自己当时在意的只是儿女情长和自己的感受。

另一个吵架的原因,是我觉得女儿不理解我对她的爱。我来北京是为了照顾外孙,让他们的生活轻松一点,没想到有一次听女儿对牧师讲,想要照顾我的信仰才让我来北京的。

这件事让我的内心更加孤独和愤怒。我的自尊心让我自怜自爱,我平时和他们说话也会捎带这件事。女儿的语言、表情我都看不惯,特别敏感,常常觉得孩子在蔑视我。对女儿也是想骂就骂,但骂完了也没有办法平复。

有一次又因为一点小事和女儿吵起来,我心里很不平,我失声向上帝控诉:“你在哪里,要是你在的话你就来抱抱我啊!因为没有人爱我!”我情绪失控的时候,女儿进到另外一个屋子为我祷告和唱赞美诗。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听到她唱歌的声音我更加愤怒,里面夹了仇恨。我心想:“好啊,我难过你们倒高兴了。”心里甚至想要自杀。我和上帝说,要是你不出现我活着也没意思了。谁知一会儿,女儿从屋里出来从身后抱住了我,我里面的暴怒顿时消失了。我想:“真的有上帝,上帝真的听了我的要求。”

那天是我生命的转折点,也是我和女儿关系转化的关键一步。

定睛在人身上永远是痛苦的

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我对上帝有了更多认识,我也读经,读属灵书籍。我认识到我对丈夫的一些态度和做法很恶劣,我不该总要求丈夫改变,而应该自己先改变。可是我做不到,我原来也不敢和主说,后来我知道要向主敞开,我就说:“主,你要帮助我。”就这样,我慢慢学会向上帝祷告。

这次和丈夫一起回老家看我婆婆,我和丈夫还是话不投机。好几次按以前我肯定会和他吵起来,但都没有。主真的在帮我,让我不再大喊大叫。我真的看到自己的改变。后来我发现,丈夫在祷告中说,自己没有恩待少年时所娶的妻,因为我老是埋怨他。我听了真的很感动,上帝也在改变他。我看他都觉得他变年轻了。

现在我也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但过后能主动找孩子和丈夫和好。以前觉得要是和女儿有冲突就是我的羞辱,是我不被尊重。现在我明白冲突是正常的,关键是怎么处理。孩子也有孩子们的想法,他们也在改变。

以前我总期待女儿的爱,现在我渴望能和主单独在一起,觉得特别满足。以前我动不动发脾气,很在意钱,觉得在女儿家寄人篱下伤自尊。因为我以前是为女儿做,觉得她不领情我就不满足,要抱怨,但现在我是为主做,我觉得在家里服侍三个外孙也是一种很好的事奉。

我现在和外孙们在一起时特别注意言行,努力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常常依靠耶稣帮助我照顾他们。这个环境是主给我的,如果定睛在人身上永远是痛苦的。如果看着人,就觉得儿女靠不住,丈夫靠不住,现在知道唯有主靠得住。

我也常常为儿女的婚姻家庭祷告,现在和女儿共同语言多了,像知心朋友。我很愿意给人传福音,坐火车的时候也传,特别看到子女和父母有一方没信的,就劝说他们把亲人带进主里。

女儿篇:我走出了和妈妈非正常的情感联系

在我印象里,我们家对孩子还是挺民主的,有什么事儿爸妈会问我们的意见。但就父母的相处来说,他们的交流模式让我从小就觉得婚姻是一个很可怕的事。他们经常吵架,连碗筷放不好这种事情都会吵。打架就真的动手,一年一两次。一般吵完了之后我爸就保持沉默,不怎么说话,气吼吼的,我妈盼望回应,但我爸始终消极抵抗。

我没信主时,总站在母亲一边,要不然我妈怎么说我以前是个完美女儿呢!从大约三四岁,妈妈就跟我聊她的感情、对我爸的感受、对婚姻的认识。我对她言听计从。年龄太小就去承受成人的问题,这导致我和妈妈在情感上有非正常的联系,她觉得婚姻不幸,我也觉得不幸,她觉得不能在一块儿过了,我也会觉得不能在一块儿过了。我就像另一个她在活着,没有健全的自我。

从完美女儿到悖逆女儿

我在大学信主之前,觉得以后如果和丈夫吵架的话我就要离婚。我还有一种受虐倾向,看电影和小说,喜欢看那种有虐待情节的。

记得我跟丈夫谈恋爱时,有一次我出差,他没有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打电话没找到他,后来他嫌我唠叨,烦了就不接我电话,我就使劲打,烦得他把电话线拔了,手机关了。我发现没法控制他,就觉得自己很悲惨,活不下去了,那时我就感觉进入了我妈对我爸的那种痛苦和失望的感受当中。

我恨不得把手机砸了,发疯了似的。忽然感觉上帝对我说了一句话,“有那么严重吗?”我里面一下没有怒气了,确实好像没有那么严重。后来我发现,我对关系恶化的担心,其实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这甚至影响到信仰,我在信仰里前几年有很多不是真实的自我状态。神藉着一位学过圣经辅导的牧师,帮助我处理了与妈妈情感上的非正常联系。那之后,我才找回自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原来我不是跟我妈想的完全一样,我有我的想法。

于是,母女就开始冲突。妈妈觉得我变了,对她不再言听计从就是不爱她,我以前那些好都是装的。她觉得我虚假,现在翅膀硬了敢违抗她。她常和别人说,我信主后就开始悖逆她。

妈妈认为她到北京来都是为了我们,没有老友,没有房子,把产业全卖了,但她觉得我并不领情。这是我们主要的冲突之一。我当初的确是为了她的信仰才愿意让她到北京的。她很长时间都过不了这个坎儿,觉得我根本不明白她的爱。

另外妈妈给了我和弟弟一些经济上的帮助,她手里没有原来那么多钱了,然后又发现我不听话了,想后退也没有办法。所以她就很焦虑,担心我以后会怎么对待她,担心我和丈夫不可靠。然后她看到我们花钱有时不按她的心意,就很难受。

其实我的要求更高

从2009年到2013年,对我是一个挺难的时期。我妈的骂人方式让我很痛苦,她带着咒诅的话,一开口就给你下定义,你是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人。一开始我忍、沉默、不说话,像我爸一样消极抵抗。

信主后,我对那些带着负面力量的话语很敏感。于是我对早已习惯了的妈妈的骂骂咧咧,产生了又怕又恨又恼的感觉。因为不能正面顶撞,不自觉地就想远离那些负面的话。但是躲避不是办法,我脸上的表情还是能被她捕捉到,正面冲突就产生了。

有一天上帝开启我,我看到自己里面有很多惧怕,确实我妈闹得我都怕她了。有一位老阿姨提醒我,爱里没有惧怕,那个惧怕应该不是从上帝来的。我意识到之后,里面的惧怕就挪开了。后来妈妈骂我的时候,我就能平和地面对,尽管还是不喜欢听。我可以为她祷告:“主啊,请原谅我的母亲,她不是故意的,她真的找不到处理情绪的方式,她还不会靠你来解决问题。”

慢慢地我意识到自己和妈妈一样,对于改变自己是那样的无能无力。不知不觉间,我对她为我们小家庭的付出,生出了真实的感激。原来我的眼目定睛在什么时候她离开,或者什么时候这样的吵闹不再发生,后来很感动看到妈妈那么爱我的孩子们,这也是孩子们的恩典。

《改变带来医治》里有一个例子,让我印象很深:一个女孩跟别人去见辅导员,她跟辅导员抱怨家人都在要求她,她很痛苦。辅导员说,你对他们没有要求吗?她回答没有。

我觉得这就像是我的状态,我觉得我对妈妈没有要求,是她对我有太多要求。比如说话,她都想好了我应该怎么回答,我觉得这是一种辖制。但这个例子好像点破了我,使我反省:妈妈一直是这样说话的,其实是我在要求她不再用原来的方式对待我,是我在要求妈妈改变。可她已经习惯了,怎么改?其实我的要求更高。承认这点对我来说是一个释放,我妈就这样什么都不改也行,我不用再紧张她的话,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对我处理和妈妈的关系带来很大的转变。以前发生冲突后,我害怕,就去哄她;后来就不再哄她,也不理她,她反倒自己去面对上帝。儿女都不可靠,是不是真的有个上帝?她开始跟上帝哭诉,反而建立了真正的属灵生命。

妈妈成了我们的属灵遮盖

妈妈提到的“拥抱事件”对她来说很重要,是一个标志,意味着上帝真的存在。那之后妈妈开始有一些信仰上的追求,2013年她用两个月读完一遍《圣经》,她挺想知道知道上帝是怎么说的,这让我很感动。

她觉得《圣经》真好,以前读不懂也读不进去,那时一下子就读进去了。以前她总嫌我看属灵书籍,后来她也偷偷看,再后来跟我抢着看。《改变带来医治》《完全饶恕》《给盼望一个理由》《孝顺父母》,这几本书是我买来自己看的,想不到妈妈在收拾屋子的时候都看了。她说对她有很大帮助。

我们曾有一段时间经济紧张,但除了买房子借钱外,其他方面并没想从妈妈手里拿钱,是她混乱了界限。有一天上帝开启她,她意识到这样掌控我的生活,干涉我买什么或是做什么,是因为她给了我钱。她对自己说:“那我把自己的钱把握好就行了,我不要再给他们花钱。他们花他们的,那是他们的自由。我也不用干涉,我花我的。”这样她就释怀了。

从那之后妈妈不再给我们花钱,说要拿好自己的钱袋。当我们经济好起来时,也会给她钱。她慢慢有了安全感。现在她不仅愿意自己十一奉献,还把钱奉献给别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有一次我去配眼镜,她就说我给你奉献五百块钱。我说你这不是给儿女吗?她说不是呀,你们做神的工作,我奉献给你们,就是把你们当成主里的弟兄姊妹。

对妈妈来我们家的原因,我现在能理解她的想法,所以我跟别人介绍的时候会说,我妈是为了帮助我们来北京的。

妈妈变化的确很大。我和丈夫要上班,还要服侍教会,孩子还小,妈妈帮我照顾孩子很辛苦。原来她希望我们领情,现在她认为都是服侍上帝,不是为儿女,所以她现在很喜乐。她还很有智慧,孩子闹,她就祷告,请耶稣帮她哄小孩。

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她就起来一个人祷告,也为我们祷告。我一个人在家哄小孩时都顾不上读经,但妈妈会忙里偷闲,趁孩子睡着读经。孩子闹的时候,她就边弹琴边唱赞美诗安抚他们。妈妈现在可以做我们属灵的遮盖了,她经常寻求耶稣的帮助,好多地方都值得我学。

回想前些年的挣扎与成长,真的感谢上帝对我们的恩惠和怜悯。

相关搜索:强势 听话 老妈 乖女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9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