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新年  奸淫  圣诞  祷告  创世记  开幕词  婆媳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父母离婚,我患抑郁症……悲催的日子何处是归途?!

父母离婚,我患抑郁症……悲催的日子何处是归途?!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耶子 2019-10-16 人气:... 我要投稿

1.心痛的原生家庭

似乎从我记事起,我总能听到父母在婚姻中经历的悲欢离合与苦不堪言。

我3岁时,父母就离婚了,但我在小学时总能看到爸爸的身影,他会弹奏各式各样刺耳的“交响曲”。

“你服不服?”

“不服!”

“我打死你!”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从小,我总能听到这些撕心裂肺的叫喊,抑或是锅碗瓢盆的破碎声,看到两个朝夕相处的人竟然可以赤膊相处。在打架时,女人往往是吃亏的,所以经常能看到她身上鲜红色的血。

为了写一篇老师留的作文,妈妈带我去爬山,高兴的劲还没有过,一记耳光从脸庞刮过,随后鲜血从鼻孔流出,接踵而来的是谩骂声、嚎啕声、心碎声。

“哭什么哭,把嘴闭上。”

“我鼻子出血了。”

撒娇是女孩子的本能,即使是在挨打之后,同样希望妈妈的爱能再温暖一些。

每次妈妈展现完自己的“功夫”,总是会表达一些对我的心疼。爸爸去外地务工,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妈妈身上,她要负担生活费和我的学费,而没有被爱过的人是不会去爱别人的。

赶上春节、端午节这些节日,爸爸还是想回家看看我们。虽然两个人一直没有再去领红本本,但是日子就这样过着,爸爸会像客人一样一年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几次,心中的恨意如星星之火点燃着我的内心,妈妈更不例外。

“你怎么回来了?”

“早知道你不高兴我就不回来了。”

“那你现在就走吧!”

“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竟然这样对待我。”

“这个家你管过吗?你拿过一分钱吗?房子还是我爸拿的钱,孩子上学你也没拿过钱,你怎么有脸回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见爸爸的手抬得高高的,先是以脸为点,再以脸的下半部为面开始强有力地攻击。

我赶紧冲上前线,试图拉开爸爸,“爸爸,你别打妈妈了,爸爸。”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妈妈虽然被我一手推开,但爸爸揪起我的头发,从此门框与额头的有了完美的相交。我感受到隐隐的头痛,哭声越发大了起来。

我记不清这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是如何结束的,只记得当时爸爸终于要走了,但内心也会有一些小失落,毕竟我还是希望爸爸妈妈都在我的身边。

原生家庭带给我的终究是无法抹去的自卑和敏感,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生怕哪句话错了会被嘲笑或者谩骂甚至挨打。在同学中我也是那个性格比较古怪的人,脾气不是很好,终究我开始讨厌我自己。

2.阳光照进心田

高三那年,我患上了轻度抑郁症,不想去上学,换了班级呆不下去,又换了学校依然不想去上学,妈妈看到我的表现反而更加地生气。

“你如果这样不听话我就把你送你爸那里。”

眼泪终究如泉水般涌出来,我是不是不应该来到世界上,我感受到周围都是异样的眼光,我没有办法正常面对周遭的人事物,我甚至买了安眠药,但是没吃下去。

就在这一年,我遇见了耶稣。

有的人可能觉得我需要个信仰,最后选择了基督教,并且信的很虔诚;有的是父母辈都是信耶稣的;而有的人是人生走入绝境时来信靠耶稣的。

显然,我属于最后一种。那时,我每天都问自己,为什么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结局就是死亡,那为什么还要活着?有什么意义?什么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我无处查考答案。

我反过来问妈妈,她也无从解答。

直到我遇见耶稣,一切都有了答案。耶稣的爱温暖了我冰冷的心,但这只是刚刚开始,这颗心需要被慢慢融化。

那天,对我无计可施的妈妈在亲人的劝慰后带我来到教会,我认真记得这次讲道,正好讲的就是原生家庭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其中有一句我记忆犹新,“孩子是上帝赐给每个家庭的产业”,我终于对自己的存在有了另一种认知。

其实在这之前,妈妈也带我去过两次教会,一次是在我幼儿园期间,一次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而且家里还有一本亲人送的圣经,但我和妈妈也只是去看看,听一听,没有真正相信耶稣是我们的救主,后来就没有继续跟随,直到我得了抑郁症。

妈妈对我的前途很担忧。当时由于高考压力,焦虑过度,导致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向我发起最终的抗议,病痛对我的折磨更是让我失去了对生活的盼望。短短几周,我瘦了10斤。妈妈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再带我来到教会。

聚会结束后,亲人把妈妈和我带到一位陌生的阿姨面前,简单的沟通了几句。

阿姨对妈妈和我说:“你们愿意让耶稣成为你们的救主吗?”

我抬头望了望妈妈,妈妈告诉我如果我愿意,阿姨会为我们祷告。

我说“我愿意”。

“我说一句你们说一句,把眼睛闭上。”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流程,但我还是乖乖地照办。

后来,有一天我问这位姓杨的阿姨:“杨姨,你脸上怎么一点皱纹都没有,平时是怎么保养的?”

杨姨就会告诉我:“我平时不用什么化妆品,每天就是喜乐,不皱眉心里喜乐就没有皱纹了。”

深陷抑郁症的我听到“喜乐”二字,就像找到了灵丹妙药,“杨姨,你是怎么做到喜乐的,为什么我乐不起来呢?”

“耶稣担当我们的忧虑,我们的每件事情都在他的手中,为什么还要忧虑呢。飘飘(我的乳名),平时要读圣经。”

是啊,耶稣担当我们的忧虑了,担当我们的羞辱与软弱。“杨姨,其实我爸爸妈妈离婚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阴影,我一直对婚姻有错误的理解,我并不希望我的婚姻也不幸福,而且我的外公外婆之前也离过婚。”

杨姨边打扫房间边听我诉苦,当我说到婚姻时杨姨注视着我的眼睛,很严肃地对我说:“飘飘,这是家庭的悲哀,你爸爸有重新组建家庭吗?”

“没有,我妈妈也没有,但他们就是合不来。”

“希望他们能复婚,这个家族还是可以破镜重圆的,前提是你爸爸也得信耶稣。”

“我爸爸应该不信吧?”

“给他传福音,在神凡事都能,这样你的家庭才会幸福。”

简单的几句话,如阳光照进了我的心田。

回到家中我告诉妈妈:“妈妈,你得和我爸爸复婚,否则我的婚姻也会不幸福的。”

妈妈刚开始没有理我,但是听我解释完她陷入了沉思。对于一个母亲,最大的安慰就是希望孩子能平安幸福地度过一生,况且虽然两人争争吵吵多年,但是感情依旧存在。

3.终于破镜重圆

高考前夕,爸爸要从海滨城市回来了,据说是因为我马上高考了,为了让我开心一下。爸爸回来后我问他:“爸爸,你想复婚吗?如果你想复婚就得信耶稣。”

爸爸惊讶地抬起头来:“你们什么时候信的耶稣,我早都信了,在下班回家路上的旁边有个教会,那位苏大姐给我传的福音,给我讲解的主祷文。”

我喜出望外,还记得妈妈说过爸爸去年回来时脖子上带了个佛的项链,没想到被耶稣拣选了,而且我和妈妈也被耶稣拣选了,这实在是主不可抗拒的恩典临到了我们。

耶稣的应许没有落空,当我愿意的时候,我的生活已经被翻转。

“当时苏大姐还给我张祷告纸,因为不会祷告,她告诉我天天念,就会经历上帝的奇妙作为。”爸爸神采飞扬地讲述着他信主的经过。

爸爸每天都念一遍,他的内心也期盼一个完整和睦的家,其实妈妈和我也一直在期盼,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沟通,不知道该如何化解积压在心中这么多年的怒气与不满。

当我在教会领圣餐时,如同看到兵丁在蹂躏耶稣的身体,但耶稣只是为他们祈求,“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耶稣承受毒打、羞辱,尚且怜悯他们,我们遭受的如若和耶稣相比也算不了什么。

不知道爸爸妈妈是怎么沟通的,没过几天,两个人领了结婚证。当领完证后,外婆终于释怀了,多年来对妈妈的愧疚也在那一刻释怀了。

在我17岁那年,上帝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他在两个不同的地方,拣选了三个孩子,让支离破碎的家在14年后终于破镜重圆,所有的伤痛都被耶稣的宝血遮盖涂抹了。

认识耶稣是生命的至宝,祂让我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也让我知道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点,还有更美好的永恒的家。

在我上大学后,妈妈和我来到了爸爸居住的城市,终于一家三口团聚了。这个画面曾在我心中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如今竟然实现了。

4.成为爱的器皿

团聚只是开始,信仰是不断顺服耶稣的过程。平时,父母也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吵架中难免会提起过往,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能悔改来到耶稣的面前,并愿意顺服祂。

聚会时我在祷告,耶稣问我:“你愿意接纳自己吗?”

“是啊,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家庭的累赘,但我是耶稣眼中的瞳仁,我愿意接纳自己的不完全,我愿意接纳爸爸妈妈的不完全,我愿意降服,我愿意成为家人的祝福,我愿意。”

我很感谢这段美丽的经历,让我的生命如同蝴蝶般绽放。我们家人经历了分离、争吵、聚合,潮起潮落,当有弟兄姐妹处于相同的经历,痛苦不堪、寝食难安的时候,我们可以去帮助他们,讲述耶稣的奇妙恩典,讨论如何建立十字架爱的关系,如何在基督里得到真正的幸福。

生活中,每天都会面临不同的功课,因为从小爸爸不在我身边,需要更多的磨合与尊重。当我们胜过一个功课,生命就会被提升,并会更加认识自己,在服侍别人时也会更加有从神而来的怜悯与力量。

现在爸爸在工作之余会参加教会的诗班,妈妈也会参加教会的服侍,远在外地工作的我委身于一间教会,目前我能够做的只是代祷,学习做爱的器皿。

感谢耶稣的拣选,让我们拥有了新生命。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