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记怒江峡谷为福音征战的前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记怒江峡谷为福音征战的前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画堂春,彭嵘 2019-09-04 人气:... 我要投稿
阿迪 传道人 101岁
阿迪 传道人 101岁

这次来怒江探访老传道人,不是我事先安排的。原本只是想开车过来顺便到怒江一带做些了解,因为我看过内地会宣教士富能仁的传记,在内心激起极大的感触,想多了解一下傈僳族的近况。

我今年4月份从北京出来,陆陆续续开车走了将近一个月才到腾冲。腾冲是富能仁当时宣教最开始驻扎的一个地点。到了腾冲之后,从一位弟兄那里得知,他们有一个探访老传道人的活动,想要帮助一些生活困难的老传道人。当天通完电话我就往怒江赶,5月3日就到了怒江的六库,参与到这次探访之中。

我们预备探访的25位老传道人中最年轻的已有70岁,最年长的超过106岁。这是一群为福音征战一生的老兵,一群肉体和心肠渐渐衰残的老兵,他们参加的那场福音战争是一场最惨烈也最漫长的战争,这场争夺人灵魂的战争早在伊甸园就已经开始。

这群老兵年少时听闻福音,从此跋涉在崇山峻岭之中,靠溜索飞渡怒江两岸,为拯救一个个失落的灵魂而争战。几十年了,面对过苦难和逼迫,他们中有些人被投进监狱关押二十余年。他们默默无闻、衰老、贫穷,他们的家多数是在山坡上搭建的一个窝棚,他们甚至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然而,他们却极为富有,因为他们的财宝积存在天上。

怒江
怒江

106岁的老约翰

很少会有河流是用人的情绪命名的,怒江除外,它名副其实。怒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咆哮着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劈开一条深深的峡谷,落差大,水急滩高,有“一滩接一滩,一滩高十丈”的说法。怒江峡谷两岸的高山峭壁上,居住着傈僳族、怒族、独龙族人,他们世世代代与世隔绝,过着刀耕火种、狩猎打柴的生活,说着自己独特的语言,却没有自己的文字。直到百余年前,几个外国宣教士来到这片土地,为他们发明文字,改变了这块神秘蛮荒的土地。

通常怒江流域这个季节是旱季,但是今年三、四月份雨特别大,连续下了将近两个月,造成很多地方的泥石流把路冲断。我们上路时,当地人说路才刚刚开通,头一天还是堵上的。一路过来果然发现很多路被洪水冲断,一些地方还搭上便桥,有些路边的房子都被泥石流埋掉了。一辆小奥拓,被一块大石头砸扁了,据说车里没有人,车就扔在那儿。我问傈僳族的同路人,是不是这里经常有泥石流,他说雨稍微大一点就有泥石流,但这么大的泥石流大概三四十年才一次。好在那两天基本没下雨,我们第一天就一直开车开到怒江最北边快到西藏的一个小镇,开始我们的探访。

第一个探访的是101岁的阿迪老传道人,他们家离公路还不算远,我们开车能开到他们村里边。他身体还不错,气色不像一百多岁的人,说话也比较清晰,可以详细给我们讲述他服侍主的经历,还为我们做祝福祷告。因为开始的时候时间紧张,我们结束一次探访后,就要马不停蹄地赶去下一个地方。

达美当·约翰 传道人 106岁
达美当·约翰 传道人 106岁

我们另一个去探访的是独龙江的一位叫达美当·约翰的老传道人,今年已经106岁了。从这个小镇到独龙江大概有将近一百公里,路非常难走,开车单程需要四个小时。他是独龙族的传道人,整个中国的独龙族都聚居在独龙江峡谷的那个乡里,一共有七千人左右。1930年代,傈僳族的传道人去给独龙族传福音,约翰是独龙族第一个信主的,后来到缅甸,在传教士莫尔斯开的学校接受装备,从此开始服侍并开拓教会。约翰老传道1958年被关押,在监狱里做了20多年牢。独龙族现在有几十个教会、一千多信徒。

后来由于我的时间比较充足,就想做一个稍微详细的访谈,对老传道人的宝贵经历做一些影像资料的记录。他们许多都曾跟宣教士们有直接接触,有的是宣教士当年带过的学生,有的与宣教士直接同工过。在随后的十二天时间里,我和当地傈僳族、怒族同工们一起,探访了二十多位散居在崇山峻岭中的老传道人。

肯阿博 传道人  86岁
肯阿博 传道人 86岁
约翰 传道人  79岁
约翰 传道人 79岁
叶永前 传道人  80岁
叶永前 传道人 80岁
秦自理 传道人  88岁
秦自理 传道人 88岁
约瑟 传道人  71岁
约瑟 传道人 71岁
李大荣 传道人  74岁
李大荣 传道人 74岁
仕付言 传道人  106岁
仕付言 传道人 106岁

这里竟然能建教会?

访谈之所以陆陆续续持续十几天,因为整个怒江一共有三个县,每个县大概三四个乡,这些老传道人分布在整个怒江将近二百多公里沿岸的不同村庄里。很少有两个在一起的,而且很多都是住在山上,他们的家和服侍的地方都在山上。

泥石流把路冲毁得很厉害,有一两个地方实在过不去。独龙江有一个地方要徒步十七八公里才行,像我们的体力,大概走五六个小时都到不了。没办法,有一些勉勉强强开车到山底下再走路,一共下来每天探访两三个人都很费劲了。

怒江越靠山顶上有平地,在山顶上稍微安全一点,泥石流洪水什么都往山下冲,所以他们都住在很高的山上。现在有些村子有公路了,就往下搬,搬到国道边上,但他们耕种的地还在山上。即使现在,当地的传道人服侍起来仍是辛苦的,爬山要爬两个小时,一千米左右,相当于爬一个泰山了,我们大概五个小时都上不去。

环境的艰难让人觉得宣教士们太了不起了,他们在那种环境、那个地方竟能开起教会来。现在我们开车上个山也很难,手心直冒汗,最险的就是下山的路,挂上四驱越野车加力档的一档往下蹭。宣教士们却全靠走路,他们从本国到中国就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从中国到内地,内地到云南也得要一个月,云南昆明到怒江还得一个月。我看富能仁的传记,他一走就是半个月一个月的。

他们语言不通,还有疾病的侵扰,很多宣教士都被疾病夺去了生命,富能仁就是在宝山患脑疟疾死的。福音在怒江这么兴旺,是宣教士用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血建立了教会。现在,怒江峡谷两岸,耸立着八百多座教堂,村村有教会,寨寨有堂点,怒江峡谷的三个县——泸水、福贡、贡山约有基督徒十二万多人。以傈僳族、怒族、独龙族居多,傈僳族基督徒有八万余人,占当地傈僳族人数的70%,有些村庄的基督徒人数达到90%以上。可以说,中国福音最兴旺的就是这三个县。

当地的老百姓基本就是维持温饱。全职的传道人、执事、长老,有电话费和交通补助,一个月最多的能拿到50到100块钱,专职同工没有收入。每周有三次固定聚会,其中周日一天一般有三场礼拜,所以传道人一周要讲五次道,还得探访,调节邻里矛盾,操办红白喜事,给人提亲等等。通常一个村子的传道人,可能要服侍四五个聚会点、四五个教堂。

聚会的频率,包括聚会的方式,都是宣教士给他们留下来的,他们一点没有更改。宣教士建立的基础非常扎实深厚。他们重视培训,建立了很多圣经学校,脱产的三个月、半年,还有一年、两年的。你一信主就可以到圣经学校学习。我们探访的几个老传道都是很年轻就信主,信主后就到圣经学校学习,然后开始服侍。

约翰 传道人 86岁
约翰 传道人 86岁

约翰老传道现在86岁了,他当时就是从圣经学校毕业之后就跟着杨思惠去各个村子传福音,杨思慧讲的时候,他带领诗班。杨思慧是美国宣教士阿兰·库克的中文名字,从1918年到1947年,他在怒江大峡谷度过了近三十年,妻子和养女先后病逝,就葬在福贡县的里吾底村。他们当时传福音非常有果效,三个月之内就建立了六七个聚会点,每个聚会点有六七十个人。他们的培训传统和体系也保存至今。

马可 牧师  85岁
马可 牧师 85岁

85岁的马可牧师,早年跟随宣教士杨志英、彼得森学习圣经,后成为宣教士重要同工,宣教士离开后1958年他被捕,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后被关押20年,他在监狱里就被圣灵驱使,在上千人的大会上高声歌唱赞美诗。为主公开做见证,出狱后继续带领教会,建立了州县一级的圣经培训学校。

普阿朵 传道人  78岁
普阿朵 传道人 78岁
唔倍局 传道人  76岁
唔倍局 传道人 76岁
彼得 传道人  83岁
彼得 传道人 83岁
沙米 传道人  84岁
沙米 传道人 84岁
咱利嘎 传道人  70岁
咱利嘎 传道人 70岁
邓扒社  传道人  73岁
邓扒社 传道人 73岁
大卫 传道人  86岁
大卫 传道人 86岁

所以,我们不丧胆

整个傈僳族非常持守真理,宣教士怎么教导,他们就如何传承,所有规矩都照着来,不更改不加添。唱诗也是,所有的唱式都是四声部,非常流畅,无伴奏无指挥。

他们的神学非常纯正,在艰难环境中也很有力量。1950年代,教会活动受到很大影响。当时一共三百多执事、牧师、长老被抓,最后回来的也就五六十人,殉道的非常多。

有位老传道在探访的时候告诉我,当时传教士莫尔斯有个学生是一个残疾人,叫多玛,是傈僳族的传道人,走路像青蛙,就是用手撑在地下走。这个老传道当时是马夫,他负责背残疾的多玛到处去宣教。他们就这么一起服侍。后来到了1958年开始抓人,他背着多玛到县里头,多玛就再也没回来。因为身体很差,一两年就死在监狱里面了。

邓干 传道人  82岁
邓干 传道人 82岁

丙中洛有一个老传道邓干八十多岁了,身体很好,看上去像六十多岁的样子。丙中洛离西藏大概八九十公里,他六十多岁时,就是二十多年前去西藏宣教,当时都是走山路去的。带着干粮走到西藏,走到公路需要一天到一天半。在藏区宣教很难,常被驱赶,所以他在那里就一点一点建立朋友关系,慢慢开拓乡镇,也慢慢建立起聚会点。

我采访他时,他妻子就在旁边补充。妻子特别支持他,他去了几趟藏区,觉得艰难想放弃,妻子就催逼他,说这样的事工你必须去做,这是主所喜悦的。家里的事你可以都不管,但你必须得去藏区传福音。他妻子简直就是赶着他去传福音。于是他坚持下来了,后来在西藏建立起一个家庭聚会,有三十多个人。

神实在恩待了教会与老传道人们,他们为主辛劳一辈子。在统计和探访怒江少数民族老传道人期间,不断发现更多需要关怀的老仆人们,现在还有21位,他们都是宣教士富能仁、莫尔斯、彼得森等人的学生。

近距离接触这些老传道,聆听老仆人们的教导和服侍见证,了解当地教会,对我们实在是一次蒙福之旅。有一次参加他们一个乡的培训,晚上我录了一段完整的视频,二百多个同工培训,晚上唱诗,场面感人至深。

遗憾之处就是语言问题,我们无法直接对话。虽然有翻译,但是大都只传达几句大意,没能了解到更多细节。我想着以后再去访谈,不知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些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的老传道人,持守信仰,走十字架的道路,服侍神一辈子。我们每个参与探访的人,为家庭困难、身患疾病的老仆人们祷告,也承受老仆人们的祝福祷告。在短短的几天当中,我和妻子一边采访,一边流泪。

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零。“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林后4:16-18 )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