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祷告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安娜希塔:为绝望之人而战的伊朗女人

安娜希塔:为绝望之人而战的伊朗女人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文道 2018-06-12 人气:... 我要投稿

“安娜希塔,你知道我结婚时的年龄吗?”安娜希塔耸了耸肩,祖母接着说:“我十三岁就嫁给了比我大十三岁的表哥。这不是我的选择,但这是我的责任。我对他想要什么样的妻子一无所知。当时我还只是个孩子,他对我不好。四年后他离开了我,娶了另一个女人,搬到了德黑兰。”

安娜希塔·帕桑Annahita·Parsan出生在伊朗古老的伊斯法罕省一个穆斯林家庭,从小就常跟着祖母去清真寺做礼拜。她至今还记得她和祖母之间的那次对话。当时她们从清真寺回到家后,本该放松一下。很多穆斯林女人一跨过门槛进入自己的家,就可以揭开头巾,和家人有说有笑。但那天早上,祖母并没有取下头巾。祖母认真地对她说:“安娜希塔,我很担心你重复我糟糕的生活。”语调是那么悲伤。

祖母18岁时才被允许离婚。原来的家庭不再保护她,所以,她只能与安娜希塔的祖父再婚。自从那天之后,安娜希塔第一次意识到,生活中可能会有比她童年时的恶作剧更多的危险和痛苦。

儿子一出生,她就饱尝丧夫之痛

在伊朗有两种类型的妇女。一种接受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一切,出于恐惧而过着被人辖制的生活。这些女性几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会向父亲和兄弟寻求安全感。一旦结婚,又把希望寄托在丈夫身上。他们的整个生活都在男人的掌控之下。

另外一种就是安娜希塔的母亲那一种:坚强、独立、勇敢。母亲是个务实的女人,她反复告诉安娜希塔,伊朗每个女人都需要知道如何赚钱。在安娜希塔十三岁的时候,妈妈送她去暑期学校花了三个月学习缝纫。

课程最后一周,一位老师问她是否愿意嫁给她的儿子,她害羞地婉拒了。第二年,安娜希塔再去暑期学校时,那位女老师又提到结婚的事。“你是个好女孩。我邻居的儿子正在学习,但他想结婚。你想结婚吗?”

后来,安娜希塔和老师邻居的儿子穆罕默德结婚了。穆罕默德对安娜希塔说:“我妈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爸爸娶了另一个女人。我没有钱,没有任何对未来的保障,但我知道我会为你做一切。”安娜希塔回忆:“我当时就知道他爱我。虽然我只有十五岁,但我知道他的爱是真实的,他对我的尊重是真实的。”

安娜希塔很快就怀孕了。这时,穆罕默德被派往伊朗西部边境打仗。他们的儿子但以理(Daniel)出生的时候,她的叔叔却将丈夫因车祸身亡的噩耗带来。听到这个消息,安娜希塔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好像所有的恐惧、所有的悲伤和所有的痛苦都是为我编织在一起的。我担心自己无法呼吸。”

她无法接受丈夫的死亡。有一次,她的妈妈准备按照惯例把穆罕默德用过的东西送给穷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回来时还需要它们。”“他不会回来了!”妈妈的声音有些大,“醒醒吧!为什么你看不到?我们已经失去了穆罕默德,我们不能再失去你!”

逃离被暴力笼罩的国家

她的生活被分成了两部分,一半是对穆罕默德的怀念,另一半是对伊朗国内局势的恐惧。

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霍梅尼掌权后,附近的清真寺变成了军事基地,隔着墙都能听到十几岁的男孩被训练使用步枪的声音。他们把恐惧带入人们心中。

后来,考虑到自己的安全,安娜希塔不得不再婚,嫁给一个和穆罕默德一样的士兵阿斯加。阿斯加的前妻死于车祸,留下一个女儿切丽。安娜希塔希望藉着再婚,能使自己的情况有所改善。

结婚第一天,安娜希塔就发现了丈夫的家暴倾向。从丈夫第一个妻子的日记中,她读到更多有关丈夫暴力以及他的前妻有多么不快乐的内容。不过因为害怕再次离婚,她不敢跟父母谈论阿斯加的暴力。“不到二十岁,结了两次婚,已经是莫大的耻辱了。我的兄弟姐妹都没有结婚,我知道我离婚的丑闻会毁了他们找到一个正直、恭敬有礼之家的机会。”

有一次她的姑姑来访,看到安娜希塔的一刹那非常震惊。她姑姑上下打量着她,并且抚摸着她说:“这些瘀伤是从哪里来的?你看起来像个老太婆。”当时已经怀孕的安娜希塔都挺了过来。

他和阿斯加的女儿罗莎娜出生后,阿斯加的家暴减轻了一点,但却从未让她完全放松。1984年,伊朗与伊拉克战争爆发后,阿斯加被霍梅尼政权通缉,想要逃亡土耳其。他想让安娜希塔先留在伊朗,安顿好再来接他们。

安娜希塔恳求丈夫带着全家人一起走。最后,他们只能带着最小的罗莎娜,其他孩子不得不留给亲戚照顾。

失而复得的女儿

逃亡路上,因为环境恶劣,罗莎娜失去了呼吸。安娜和丈夫误以为她死了,伤心之余,他们把孩子装在袋子里,想到土耳其再找个地方埋葬。

他们进入土耳其境内,遇到边防军。一位士兵向他们走来,仔细看着他们,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袋子,用刺刀朝袋子刺去。安娜希塔大声叫他停止,她小心翼翼地解开袋子,想让士兵看一看死去的孩子。她惊讶得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原来女儿又恢复了呼吸!

“我确信她已经死了。当我们在山上时,她没有呼吸、没有声音,也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现在她又活过来了。我抓住她,抽泣着。

我很高兴,我们没有放下她,很高兴阿斯加把我们从坟墓里带出来。所有的痛苦——从头到脚的冻伤、疲惫和寒冷,瞬间都消失了。我不停流下感激的眼泪,尽管我不知道我感谢的是谁。这是神吗?祂是否原谅了我对祂的愤怒?这似乎不太可能,但还有谁能施行这样的奇迹呢?”

随后,阿斯加被两名士兵带走,安娜希塔和孩子被带到另一处地方。经过一系列查问后,被带到一间地下室的监狱。“当我走进监狱时,我能感觉到他们在盯着我。我尽量不去看,但不可能不注意到一些人揉着眼睛,凝视着我和罗莎娜。任何地方都比这更好。甚至有一间屋子里有血迹斑斑的指甲,地板上还有破损的棍棒。”

“让孩子闭嘴!”狱警对她说。孩子饿了,但没有食物可以喂她,安娜希塔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抱紧她,试着用头巾把她的哭声掩盖起来。

“令我吃惊的是,在我们被关在地下室的四个月里,罗莎娜从来没有生病。虽然我们周围都是跳蚤和污物,但我们中谁也没有生病。她只是躺在我的床上睡觉,或温柔地发出满足和幸福的声音。有时我觉得她能忍受这样的条件真是太好了。”

尽管逃出了两伊战争的恐怖阴影,但安娜希塔仍然被丈夫折磨着。

“从我们搬到地下室的那一刻起,阿斯加的暴力就成了牢房里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加入狱友的歌声中,他会叫我闭嘴,扇我耳光。如果有男人感谢我给他们装水,叫我妹妹;他会指责我是个妓女,再次打我。”

无法逃离的家庭暴力

后来他们被带到警局,然后被释放了。获得自由的安娜希塔却丝毫没感到轻松,她只知道另一段旅程就要开始了。她们得知丹麦正在接收难民,于是就向丹麦申请庇护。在抵达伊斯坦布尔七个月后,他们收到了丹麦的消息。丹麦政府给他们寄来了签证和单程机票。

1984年,他们来到丹麦和另外两个难民家庭共享浴室和厨房。政府给他们安排了就业培训课程,但丈夫放弃学习的机会,21岁的安娜希塔进入当地的一所大学学习。她想尽快掌握丹麦语,学到更多的东西。

九个月后,他们搬到了哥本哈根郊区的一套公寓里。安娜希塔这时也进入一所新的大学学习。随着学期的临近,安娜希塔无意中向阿斯加透露,她被邀请参加一个年终派对。她告诉丈夫她不去,因为丈夫会指责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但丈夫却180度转变,让她一定要去。

从派对回来,阿斯加闻到她身上的气味,问道:“你喝酒了吗?”安娜希塔开始解释,但还是遭到一顿痛打。“他抓起我的头发,把我拖向卧室。当时,我感觉到我的头皮几乎都要被拽掉了。他把我推到床上,我蜷缩着想躲起来,藏在枕头和被子下面。但他还是抓住了我,用所有能想到的淫秽语言大声怒骂。他伸手从床底下拿出一根像我手腕一样粗的棍子,打我的腿。他以前说要用这个棍子来保护我们不受入侵者的伤害,但那天晚上举起它来打我。”

安娜希塔的同学知道之后想帮助她,但她的心被恐惧辖制着,不敢接受帮助。“她不可能帮上忙。我在内心深处怀疑,我是否值得被拯救。前夫穆罕默德死后,我听到的那些‘神在惩罚我’的话,仍然困扰着我。……我害怕神,害怕给我的家人带来更多的耻辱。这种恐惧让我被困在了牢房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躲起来,把我的故事从同学、老师和父母那里藏起来,把瘀伤藏在化妆后,把悲伤藏在努力工作的背后。”

相关搜索:绝望 伊朗女人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备13002895号-6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号)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