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追寻神迹背后的神——爸爸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

追寻神迹背后的神——爸爸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Angel 2018-04-05 人气:... 我要投稿

我和爸爸的重病先后被神医治,在加利利湖他被圣灵感动痛哭。但得到神迹不等于得到神。回想爸爸的信主过程,我犯过错误:在爸爸经历神迹受洗后就以为他进了天堂的保险箱,鲜少跟进,直到他生病才和他确认信仰,错过了帮助爸爸生命成长的最佳时机。

这是爸爸离开后的第一个清明节。

80岁,也算高寿,但家里人都没有想到爸爸会离开。他一向身体硬朗,去世前的最后一次体检显示他的健康基本上没有问题,各项指标正常,耳不聋、眼不花,一口好牙。平常日子,思维敏捷,记忆力好,精力也不错,我们都以为爸爸能活到八九十岁。

爸爸去世的时候,已经受洗6年多了。基督徒常称信徒离世为“被主接走”、“回天家”,但对于爸爸的离开,我没有这么说过,我心中还没确信爸爸是回天家了!但这只有主知道。在爸爸的葬礼上,我并没有流多少眼泪。但之后眼泪总是在我想不到的时候落下,脑海中也时常出现爸爸的样子,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多地想起他,想念他!

刚硬的老爸,患病的我

1938年,爸爸出生在河南农村,是他们那个年代为数不多考进大学的人。不过,因为1960年代的大饥荒,学校办不下去,他回到老家,重新成为农民。20多岁就做了村支书,带领村里人办拖拉机配件厂,很快,全村通电,吃上了不掏钱的自来水,每家年底还能分红。他在村里的威望很高,不过因为在层出不穷的运动中深受其害,最终爸爸选择了远离政治。

1984年,妈妈信主了!妈妈信主有一大半原因是因她和爸爸糟糕的夫妻关系,在之前和之后的几十年里,妈妈一直经受煎熬,也让全家陷入泥潭之中。

为了家庭的完整和幸福,妈妈长年坚持为爸爸和孩子们信主禁食祷告。慢慢的,大姐信主了;接着,二姐信主了;但倔强、刚硬的老爸就是不信。二姐说:“如果咱爸信主了,全世界的人都会信主!”

在妈妈的软硬兼施下,爸爸也曾短暂跟妈妈去过教会,但都是被迫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以说,爸爸是三进三出教会。

至于我,虽然从小就跟着妈妈去过教会,但我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加上当时的农村教会老人多、妇女多、文盲多,我认为只有愚昧的人才信主。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妈妈给我传福音,让我读圣经,但《出埃及记》没读完我就放下了,觉得完全是无稽之谈。

1997年元旦,大学毕业半年之后,我出现臀部关节疼痛的症状,从单侧到双侧,情况越来越严重,影响走路。直到三年之后才在积水潭医院确诊,得了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医学上不能根治的免疫系统疾病,最终通过吃中药和按摩,我的身体维持在一个不好也不坏,病情没有继续恶化的状态。

2009年春节之后,我的左眼变红,看不清楚东西,同时眼睛睁不开,明显比右眼小很多。当时以为是虹膜炎(强直性脊柱炎的并发症)犯了,按着原来的办法治疗,却一直不见好,而且体力也极差。三个月之后,北大医院确诊我患上了更严重的免疫系统疾病——眼肌型重症肌无力。

这是重症肌无力中病情最轻的一种,却也足以把我打倒。我当时没有力气说话、工作,脑力不够用,每天丢三拉四。得强直性脊柱炎的十几年里,我一直很乐观,安慰自己:谁还没点病啊?与病共舞!但得了重症肌无力之后,乐观没有了!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没有好的方法来解决重症肌无力。西医让观察,如果症状更严重就服用激素,于是我决定先吃中药试试。

但很快就发现,两种病互相牵制。吃了治疗强直的大夫开的药,疏肝去火,我的眼睛红会变少,视力好转,但眼睛会更小,人也更没力气;吃了治疗重症肌无力的大夫开的补益类的中药后,眼睛能大点,人也有力气些,但眼睛就更红了,视力变差。我真的崩溃了,每天都哭,担忧未来怎么办,经常整夜失眠。

之前,我一直没有把病情告诉远在老家的父母,后来我照顾不了自己了,就在2009年9月告诉了家人。于是,在2010年十一,年过七十的父母从老家来北京照顾我。

我被神医治,爸爸百思不得其解

来京一周之后,妈妈看出我病得实在是不轻,她开始每天三次为我跪在神面前祷告,早晨5点、晚上睡前,半夜睡醒一觉的时候,求神医治我、拣选我!妈妈说:每天夜里祷告完看时间,都是一个小时左右,祷告完再躺下,总是很快就睡着了。

2010年元旦,我们得知5月有一个基督徒安排的去以色列的旅行团。妈妈特别想同爸爸和我一起去,却被我一口拒绝:“妈,我班都上不了,怎么可能出去旅行呢?我没有力气。”

过了春节,妈妈又再次和我商量去以色列的事。我陷入沉思,我不确定自己还能活几年,父母越来越老了,如果我不陪妈妈去,她这一生可能是去不了的。我横下一条心:死之前陪妈妈去趟以色列,完成她的心愿,回来死就死吧。

除了我,妈妈也想让爸爸去,但几次游说都被坚决拒绝。爸爸理由倒也简单:腿疼!爸爸的两个膝盖,年轻的时候就有关节炎,年老后磨损严重,弯曲变形,每走一步都很疼,已经到了医生建议做关节置换的程度。

2010年5月2日,我和妈妈登上了飞往以色列的飞机。飞机上我听到一个阿姨讲她祷告别人得医治。第一次,我的脑海中生出一个念头: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

5月3日清晨,当我在加利利的酒店里醒来的时候,脑海中有一个念头:这个世界有神!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当时的感觉就好像头天晚上,有人把我的脑袋打开,在里面放入了一个新概念:这个世界有神!于是,那天下午,我做了愿意跟随神的决志祷告。

5月4日早晨,当我在加利利的同一张床上醒来时,心中出现另一个念头:我是罪人。与我一起读经的基督徒们都知道,虽然我已经和他们一起读经4年多了,但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有罪,就像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有神一样。可那一刻,在我脑海中出现两张白底黑字的大白榜,我从小到大所犯的罪都列在上面,让我羞愧难当。

5月5日,在客西马尼园,我经历神赦罪的恩典。5月6日,下午4点钟,在哭墙外,我发现自己的眼睛不红了,能看清楚东西了,我被医治了!5月7日,在紧张和兴奋中,我在约旦河受洗归入耶稣基督。

从以色列回来,看到康复的我,爸爸别提多高兴了!当我向他详述我在以色列经历的一切时,爸爸笑得合不拢嘴,频频点头……但当我告诉他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位神,他却不相信。

虽然不相信有神,但爸爸很开心我信主。他也注意到了我的变化,身体好了,人比原来快乐、有爱,而最让他吃惊的是我思想上的变化,比如我相信女性要顺服等等……能看出,他在偷偷留心观察,但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爸爸被医治,却不去聚会了

2011年,又有去以色列的旅行团了。虽然病腿没有丝毫好转,但爸爸决定去一趟,他说他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神。当时,爸爸74岁,是哥哥陪他去的。

4月26日,在飞往以色列的航班上,半夜醒来上厕所时,爸爸发现他多年的病腿不疼了。出发前就和我一起祷告求神医治的爸爸立刻意识到,他被神医治了!后来他回忆:“上飞机的时候,我走在最后一个,一瘸一拐,跟不上队伍;下飞机时,我走在团友们的前面,边走边流泪,因为腿几乎完全不疼了。

接下来的行程,爸爸完全跟得上旅行团的步伐,每天都在各种感动中,尤其是在去加利利湖的时候,他被圣灵感动,心中涌出难以言表的委屈和爱的暖流,哭的用掉整整一包纸巾。

2011年5月1日,爸爸和哥哥双双在约旦河受洗归主!

从以色列回来,爸爸像换了一个人,满面红光,非常喜乐,看起来至少年轻了5岁。而且,他多年的火爆脾气改变了,人很温和,轻易不会生气,还会逢人就说:“真的有神!”他在教会多次为神做见证。

之后,爸爸大部分时间都能稳定参加主日聚会,不过也经常在聚会中打瞌睡,这些我们都接纳,年龄大了!但有时和妈妈或者我们闹别扭的时候,他就会拒绝聚会,理由是我们信主时间都比他长,为什么还有这些不好的行为。他会说:“你们还基督徒呢,你们都信的是啥?我不信了,我不去聚会了!”但之后,在妈妈的劝说和带动下,他还是会每天和妈妈读经祷告,逐渐恢复聚会。

2016年春天,父母应哥哥之邀来北京扎针炙。我和哥哥发生了一些矛盾,在爸爸找我沟通,希望兄妹和解的时候,我指责爸爸,他之前的罪给这个家带来现在的问题。一气之下,爸爸离开北京回了老家。

虽然我和父亲的关系很快就缓解了,但此后爸爸一直没有去聚会。而妈妈和姐姐们体恤我,所以没有告诉我。但在2017年3月的一天,爸爸开始拒绝读经祷告,并说了一些对耶稣不敬的话。而自从爸爸受洗之后,他和妈妈坚持一起读经祷告,圣经已经读了几遍了。

相关文章:
    相关搜索:追寻 神迹 清明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