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分享 > 感恩见证 > 罪使人孤独——面对我的重度社交恐惧和抑郁

罪使人孤独——面对我的重度社交恐惧和抑郁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张莉 2018-01-05 人气:... 我要投稿

我1982年生于皖北乡村,2009年受洗成为基督徒。

和别的孩子略有不同,从记事开始,我的性格就有些敏感。因为儿童较多,且乡村环境自由自在,所以我的性格没有给童年生活带来大的困扰,小时候总体是快乐自足的。

我被幻想中完备的爱感动得哭了

虽然有父母的呵护和熟人社会的关照,我的敏感和封闭性格还是使我渐渐变得悲观沮丧。十多岁时,我常常没来由地感到“生活意思不大”。我发现潜伏在平静生活外表下,人的争强好胜、自私自利、恨有笑无、诡诈冷漠、放纵欺凌等等幽暗面。或许大家都习以为常,毕竟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恶人。

我曾天真地想,既然成年人都懂得善恶,喜欢良善,为什么不坐下来签个保证,从此每个人都不作恶、只行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对人性负面因素的敏感和失望,助长了我的怨天尤人。遇到挫折的时候,不肯寻求解决办法,也不和人倾诉,而是常常跑到田间河畔排解。

我得过且过,不觉得生活有什么长远的目标。父母在学校事务的忙碌之外,常常教导我“吃口馒头赌口气,女孩更比男孩强”,要立志奋斗做出一番事业。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十多岁孩子内心的变化,直到父亲有一天发现我写的求死的“反诗”,大发雷霆。虽然我从此不写了,但死亡的问题却在我心里生了根。

上中学后,我对环境的怨恨和无力感也在增强。我总是渴望别人给我完备的爱。常常一有人对我流露亲近和友谊,我第一反应是笨拙的惶恐,担心下一秒对方就要撤回了,因为对方一定会在我身上发现不喜欢的东西。如果对方仍和我做朋友,我还会试探,就是如果我伤害了你,你还爱我吗?你对我能爱到让我放松的程度吗?我真是恶!有人就被我的古怪吓退了。

我的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在有限的交往中渐渐流露,我发现自己没有能力真正接纳别人,自己也不怎么配被爱。有时候别人流露出一点不好之处,我就自以为看破了对方本性,毫不宽容,马上从心里放弃他,还表现得若无其事,甚至暗暗笑他;如果别人因为我的不好而疏远我,我就觉得是塌天的不公平。我外表常常笑着,琢磨着更理想的言语和人对答,内心却荒芜贫瘠,做着各种荒诞的白日梦,梦见有人给我完全的理解、爱心和激励,长久沉浸其中,自己被感动得流泪。

某个希望在幻想中的远方等着我

读高中的我把全部的时间投入学习,幻想着进入一个远方的学校,见识完全不同于家乡的人和事,也许可以给我暗淡焦灼的心带来希望和安慰。尽管我不知道那安慰是什么。

就在我信心百倍准备刻苦攻读的时候,我因为水灾报到迟了,宿舍被调换到一个陌生房间。这对我是一个惊恐的消息,因为我对环境极端敏感,适应力极差。我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就是杜绝和人交流。现在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但当时自己的不自信、恐惧人际交往和成绩好带来的骄傲使我走向自闭,舍友的眼光也从不理解慢慢走向模糊的敌意。我仍然困守孤岛,相信没有交流就是最好的交流。

一个陌生女孩“投靠”我,倾诉自己受了欺负。出于对信任的感激,我就跟着她骂对方,但不久女孩与对方和好,把我的话和盘托出,激起了对方对我的怨恨。这次小小的出卖激起我内心怀疑的沉渣:第一,我是没有魅力的,所以命中注定留不住朋友;第二,人性是恶的,谁都靠不住。这进一步加深了我的自闭,越自闭越安全,了解越少伤害越少。两年后女孩主动与我打招呼和解,我也没有接受。

社交问题积重难返的时候,老师们因为我的成绩好而多加鼓励和帮助。结果我把老师的关心也说成是有所企图。于是连师长都厌烦我。

屏蔽了社交,神情渐渐机械,我在情绪的漩涡里越来越无力。我自大又自卑,自怜又自苦,可笑又可鄙,我以自我为中心,转身又否定自己,我如此无力,又假装自己的外壳无比坚硬。我和人在一起的时候渐渐有僵硬的症状,简单的对话都无法回应,我搞不清自己怎么了。父母带我到周边各大医院检查,都说是学习压力过大,需要多多开导,吃点补脑的药。我很绝望,因为我大概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只是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

吃药没有效果,父母就去求助镇上拜菩萨的。我虽然好奇,但觉得那不是真正的医治,因为“拉上帘子请神灵”的做法违背我的一个观念,那就是真理——如果世间有真理——应该明明白白行在阳光下,而不是躲在帘子后面。尽管疾病渐渐成型,我还是对未来抱有乐观的期待,总是模模糊糊觉得大学里面有某个希望等着我,而不会是“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你总得信点什么才能活下去

大学迎接我的第一个消息,是我在校方测试中确诊为重度社交恐惧和抑郁症。这不能打倒我,我一边接受老师辅导,一边奋勇向前,我要努力打造新生活。我的努力有了回报,我感受过美好的友谊、无私的帮助。但校园里同样有贫富差距、背景歧视、爱情纠纷。

人性恶的现象一直试图把我推回原有的自闭,我渐渐感到中流击水的艰难,我发现自己仍在原地受困。我的病陷入胶着,我理解了心理辅导老师对我自杀倾向的担忧。

我所学的法律专业是我随机选择的。我发现法律不能自动使人向善,使人被爱充满,不能使人从心里厌弃罪恶。所以学习法律并不能使我快乐,不能填满我对爱与被爱的渴望。后来我在圣经里读到了“爱就完全了律法”,当我们满心爱神爱人,自然不忍也不愿违反律法的要求,而律法也只有放在爱里去理解,才不会显得那么冰冷。法律和哲学、科学、人的理性一样,在推动人的灵魂归正层面总有“那么点不够用”。它们就像路标,指示着那里有一条路,但路通向哪里、正确与否,不是路标所能回答的。

我心里从小就有一个神龛,我在里面放过传说中聪明的祖先、佛祖、功名富贵、亲情爱情、享乐主义,但后来发现这些东西无法为人生的基本问题提供整全的解答。

在一次法律讲座上,主讲人提到,事实是什么?怎么认定?推展开来说,人活着的根基是事实还是“我信”?一个人如何知道他称呼妈妈的人二十年前确实生下了他?如何证明身边的爱人明天仍然爱我?如何确定明早太阳会照常升起?所有的不过是基于我们的相信,相信科学家这样解释,相信亲人,或者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头脑。总之,你得信点什么才能活下去。这番话对我产生了很大触动,我仿佛猛然被抽离了根基,站立不稳。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和人相处久了,你会发现谁都不可爱;一个好人的标准是经常觉得自己不好”;“恨使人不自由,我们的心灵一定要免于仇恨的状态”。我之前从没听过这样带有灵魂关切的表述,我觉得背后一定有某种力量支撑。恨那些亏欠我们的人是人的常态情感,为什么它会与自由不自由的心灵联结起来?心灵的自由又是什么呢?有谁绑着我的心灵呢?

我由此开始了解基督徒老师背后的神。我离开了“从肉身上消灭阻碍社会进步的阶级”的理论;只要你活着,神永不放弃你,帮助你离开罪恶,而不是把你这个刁民除掉,组建“良民社会”。我想起中学在黄昏小路上无望的自言自语,请求冥冥中的神明帮帮我。感谢上帝,一年以后在专业课上,神使我遇见他,有了全新的盼望。

我从基督徒老师身上看到一个人可以正直到何种程度,跟随上帝的人可以“惧怕上帝到一个地步,以至于不惧怕世间的任何人”。他能坚守圣经原则,以圣洁跟随上帝;他嫉恶如仇,为世界的罪焦虑;他宽容他人过失,谦卑随和。这种“恨罪爱人”的态度深深震撼了我,我开始研读圣经,学习祷告。

我不认为我的罪性无可救药

我对信仰仍有疑虑,何况是我以前完全抗拒的基督教?从现实的角度说,这个信仰不但要我放弃原本的人生方向,还要我完全交托自己。这很冒险。亲友听说我倾向基督教,不断找机会劝我放弃,不要鬼迷心窍、自毁前程。

毕业时我的信仰仍在摇摆中。我接受了上帝的观念,但没有动力走信仰之路,又不甘心只追求世界的好处,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夹缝中生活。生存不易,世界的复杂令人无奈,对工作和赚钱毫无热情的我不断辞职。原有的社交恐惧逐渐加剧,病情最后发展到超过十分钟的对话,我脑子就会一片空白,嘴里不知所云,甚至荒诞重复着简单可笑的话,目光涣散、身体发僵。社交障碍刚刚好转,抑郁症又来了,一半的身体成了僵尸,脱敏疗法、森田疗法、中药西药,短暂好转,很快又陷入恶性循环。

我又去了教会。大家信心满满,互相帮助,祷告充满感动和力量。然而我纯粹为了得到温暖,我的信心并不坚定,也没有真正顺服。那时的我只承认上帝是创世的主,是审判全地的神,是一切爱、美善和公义的源头,是认识和敬畏的对象。但他和我距离遥远,我过我的生活,我对我的选择负责,他就是一个高大全的美好概念,我有自由选择亲近或不亲近他,我不愿他干涉我的精神自留地。

其实我当时根本就不算是基督徒,因为我只认上帝,不认耶稣。我不认为我的罪性无可救药,我认为我是偶尔说错话或做错事的好人,我也不相信两千年前一个叫做耶稣的木匠就是神本身,他经历酷刑死去是为了救赎我的罪,我更不相信他的复活。我一本正经谈论着神,又顽固拒绝神在圣经里启示的耶稣基督。我的不信终于结出了恶果。

相关搜索:抑郁 孤独 社交 恐惧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