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奸淫    新年  祷告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讲道讲章 > 研经释经 > 从民族分裂学功课---撒母耳记信息18

从民族分裂学功课---撒母耳记信息18

扫码阅读 来源:会员投稿 作者:黄智奇 2020-07-22 人气:... 我要投稿

撒下19:8下-15;19:40-43;20:1-2

支持大卫的军队打败押沙龙叛军了,也杀了那未经过先知膏立的王押沙龙了。可是出逃的大卫仍停留在玛哈念,还没有人请他回京城恢复王位。虽然以色列的长老们并没忘记大卫以前退敌的功劳和恩情,也知道国家需要领导,就是仍没动作去邀请大卫回宫复职。唯独以色列十二支派中的犹大支派,既没经过和其它支派商量,就迳自行动,浩浩荡荡地欢迎大卫回耶路撒冷复位。

本来全国请大卫回来作王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应该皆大欢喜地和光荣地办成这事,来个民族大团结才合情理。可是,这欢迎大卫复位的事,却产生了大动乱,以色列十个支派的领袖为此要和犹大支派划清界线,说以后不归大卫的领导。紧接着是示巴搞独立。动乱的形势比起押沙龙为害时候还大。最后流血收场。这事件初步结果是两个人丧了命。那位负责带兵平乱的候任元帅亚玛撒死在老元帅约押的手里,那号召以色列人叛乱的示巴也人头落地(撒下20:9-22)。

除掉了军头,十二支派的之间的矛盾表面平息了,但这个支派分裂伤口,为患以色列民族以后三百多年。到了大卫的孙子罗波安作王掌权,就再也镇不住了。国家分裂成为南北两国:十支派组成北国,犹大和西缅两支派融合的南国。

虽然内乱平息,但大卫的领导日子也不好过。他的身边有位叫他难受的部下约押。这位高权重约押敢公开违背他的命令,取了他儿子押沙龙的性命。还骂过他,以下犯上地倒过来命令他到军队面前安抚军心。大卫再气也拿他没办法。大卫想要立亚玛撒代替他作元帅,结果连亚玛撒也被约押杀了。约押还照样得到群众支持当元帅(20:23)。大卫除不掉约押,在余下作王的日子,约押就成了他的眼中刺,一直到大卫死的日子。

以色列十支派和犹大支派本是同根生的民族,又都说自己是神的子民的,为什么为了拥立大卫复位会生嫌隙,以后还常彼此兵戎相见不断斗争?

圣经的记录者将这次动乱事件的前因后果交代很仔细。对我们这些属神的子民,他们的作风恐怕正是我们的写照,值得我们警惕留心。

分裂动乱的起源不会只是因为示巴一人的。中国人的历史都习惯了将历史的功过归与少数几个人,像晚清的时候,所有的腐败就归咎于慈禧,李鸿章,文革又归罪给四人帮。其实民族的分裂动乱,和领导班子的作风有关系,也和民族素质有关系。民族素质(民族性)可以是动乱分裂的温床,领导人的手段则起促进的作用,但也可以起消解的作用。像示巴之类带动分裂的,那只是星星之火而已。没有惹火的干草,气候不干燥,又有人随时作好灭火准备,再多的火星也引不起大火的。从以色列支派为大卫复位的言行里可以读到他们民族素质的问题。

留心引起分裂的民族素质

第一,内外有别,搞小圈子。

以色列十支派的问题:“我们弟兄犹太人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并跟随王的人过约但河?”

犹太支派的人对以色列支派的问题回应:“因为王与我们是亲属。”(参19:41-42)

这样的回应就出了问题。以色列其他支派称犹太人是我们的弟兄,犹太人称王与我们是亲属。以色列支派的人更火了,回应说:“按支派我们与王有十分的情份”(43)。

于是你们的、和我们的就分别出来了。其实他们大家都是雅各的子孙,都应该互相称对方我们的兄弟。但这当中再要有比我们兄弟更亲的,要分别出内和外,就分化了兄弟合一的心了。这事情大卫有难以推卸的责任。他们民族性里本就有内外的分别,加上大卫作领导的,也在利用这个挑动人,分别用“我们”、“你们”的手段去收买犹太人,好叫他们出面迎接自己回国复位。看大卫透过人传话收买犹太支派人心所说:

“你们为什么落在他们的后头呢?你们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为什么在人的后头请王回来呢?”(19:11-12)

他带头叫以色列的支派作“他们”,犹太人支派就是“我们”,内外关系就凸现了。

我们的民族性同样像他们。常是内外有别。我们看在海外的中国人社团就最明显,“广东台山乡亲联谊会”、“福州同乡会”、“黄氏宗亲会”。台湾社会又会分别出“我们台湾人”,“你们外省人”。连信了主的在教会里也会说“我们香港的”“你们大陆的”“他们台湾的”。从上海来的又说“我们上海的”、“你们北京的”。

内外有别就意味着会产生小圈子,小圈子会造成特权圈子。也意味会有排斥、轻慢不属于自己圈子的。

教会的观念,应该是都是主的身体。不管是台湾来的、香港来的、国内来的,只要你信了主,你就是主的身体。都该只有我们。不应该再分我们、你们的。

第二,爱面子。

以色列支派看到王回来就职,那本来是他们原先在商议的事,只不过他们一直拖拉,议而不决,没有行动,但为什么犹太人弟兄作了,他们就要来问大卫王要个公道?

主要原因恐怕是那句“你们为何藐视我们,请王回来,不和我们商量呢?”(19:43)那是人的自尊心问题。人很看重自己是不是受人的重视。我们会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来先和我们商量?”先和我们商量是对我们的尊重,这比地球转动不转动更重要。

我们都爱看重别人的尊重。孩子从小就已经要人看重,“你怎么可以没问我的同意,就摸我的玩具。”越是年长了越要人看重,有了些社会地位的、有了高职位的,更加要人看重自己。自己的工作表现是不是让别人满意那可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有没有问你的意见。

以色列人应该为社会里有人支持儿子杀爸爸生气才对。应该为了自己做工作长期拖延,又总爱议论没有行动,怕负责任推卸责任而生气才对。但他们不为那些生气,倒只是为了弟兄支派作了他们原先计划作但拖拉着没去作的事生气。

面子啊!尊严啊!何其的重要!国家团结都在你以下,教会合一见证也可以搁一边。自己要负上些什么责任也不检讨,只要“我”受别人的尊重。

教会也常受这样的伤害。有主日学的老师,因为临时有特别的讲员请来了,牧师将整个主日学取消,来不及事前通知他,他就觉得被藐视,为了那事,还离开了那教会。当牧师的是可以作得更周详点,是该提早通知的,但有时候也有遗忘的时候。何必把人家的尊重看得那么要紧呢?要是有弟兄姐妹开了一个会,作了一个决定,没有你在场,可能是没有通知你,可能是忘记通知了,可能是像你说的他们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教会得着益处,弟兄姐妹得了好处,基督的名字受人尊重,不就得了吗。

第三,讲人情不讲究原则。

大卫是公认的先知撒母耳膏立了给犹太人作王的,谁废掉大卫的呢?是大卫自己逃离的!那他们找谁来作王呢?押沙龙。为什么要立押沙龙呢?膏立他的是谁的心意?谁给他膏立?是谁拣选他?他的品格合适不合适?他的恩赐是什么?这些立王的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以色列人膏押沙龙时候有没有考虑?律法上说“你总要立耶和华你神所拣选的人为王。”(申18:15)

神给了以色列人律法,可是他们不遵行。

我们爱按人情办事,也按方便办事。我们的社会风气爱攀交情,有了交情好办事。你和某医生某医院有交情,看病轮候也特快,你和某公安领导有交情,拿护照出国就超快超容易。我们办事不讲究原则、法律、章程,可嘴巴坚持。我不喜欢那人,不愿为他办事,为了保自身利益的时候,就说坚持原则。我喜欢那个人,为他作些违背公平原则的事甚至是违法的事,我们就说是爱心。我们又常用法律章程套在别人身上,说别人没有原则不守法,自己却从心底希望有特权、免掉法律的限制。

第四,爱自夸。

当以色列人问“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属过约但河?”犹太人的回答里说,“你们为什么发怒呢?我们吃了王什么?王赏赐了我们什么?”意思是我们是白干的,义务的,没有受过王的赏赐。我们仁至义尽了,还要你说三道四?犹太支派在自夸!以为没有吃王什么利益就可以藐视别人。以色列人提出他们的看法说他们藐视,那是说出心地话了。自夸的犹太支派不知谦虚退让,反倒自大到底。“但犹大人的话比以色列人的话更硬。”(19:43下)

我们今日社会的特色:讲话要能砍(够尖锐),态度要够硬(不能吃亏)。无理辩三分,认错对方先!

我们也发现这样的作风竟然也在教会里。弟兄姐妹之间的作法可能不合自己的理想,我们的讲话也会很绝的。说他们把事情搞的“乱七八糟”,“一塌糊涂”,还给对方定罪说“假冒为善”,“自私自利”,等等。

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之间,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真理的事情争执,只不过因为有气。一方气对方,质问为什么;另一方气对方:不和自己商量等于藐视。本来事情是可以排解的,不应该化成民族分裂那么大的事的,就只为了一口气。那是多愚昧的事情。

这样的愚昧还是不断的重演。家里如此,工作单位如此,国家如此,国与国之间也如此,连基督教会也有如此。没有人愿意先说:“我的理解会有盲点,请你说说你的见解,看我怎么修正。”“我觉得你的计划好的部份是什么,不好的地方有可能是这样的……”,“对不起,我的话太重了,让你受到伤害,请你原谅。”

我们最爱说的是“我多为别人着想”,“我受了多少委曲”。我们会为自己解释说:“我们不给他们颜色瞧瞧,他还不知道他的问题呢!”有那么一天,真是自己的作风和计划把事情弄糟了,我们都没几个人肯光明磊落地说,“是我的错。”“我的想法作法有失误。”

我们今日看到有教会吵架分裂,没几个是因为捍卫圣经真理,都是为了讲话言语态度上的自夸,强硬不认错造成的。

论到教会工作的做法,可以是千变万化的,怎么做都没有一定绝对的,怎么做都有可能是神的心意,也可能不是。神的心意是什么?是“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互相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以弗所书4:2-3)

要是我们心里想着,“我们本来就是义务的,白干的,我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要你来说三道四!”那就是我们的骄傲自夸,是我们血液里存着的劣根罪性。我们要是这样在教会服事,作带领工作,教会就容易出裂痕了。

领导作风要三公

国家的团结要有三公:公义,公平,公开。属神子民的团体更要有这样三公。负责领导的肢体可以领导全教会团结,平息纷争,也可以搞成大分裂,取决于作领导的是否执行三公。导致分裂和领导者的作风有关。

公义是要赏善罚恶。善恶的定义都要清楚,不能说都是相对的。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也不能对谁作恶犯罪就不追究,说“要考虑政治形势”。

大卫在那次处理回归的事上,偏偏犯了三不公。大卫的儿子起来叛乱要杀父亲,那是违背了律法的死罪。可大卫却吩咐他的手下,要留住那“少年人”的生命。打仗消息传回来了,他不是问军队是否平安,只是问要杀自己的那儿子“平安不平安”。他知道了押沙龙死的消息,也不管军队心情如何,只管自己狂哭,让帮他打仗的以色列人像打败仗那样躲回家,因为大卫为自己的儿子忧愁难过到不能自禁。

他的不公义,使帮他出生入死的约押对他更有看法。约押骂大卫“你却爱那恨你的人,恨那爱你的人。你今日明明不以将帅为念。”(撒下19:6)

国家不赏善罚恶,就会越来越多恶人。早晚不是内战,就是招来别的民族侵略。教会也会如此,既要有慈爱,也要有公义。那些违背了圣经作了恶事的肢体,教会知道了就要执行纪律。教会知道有信徒与人同居,或有第三者介入婚姻,虽然社会认为这是合法的,是他们私人的事情,但教会却不能不管不问。教会不管不问,以后就有更多的肢体被绊跌。教会失掉她的圣洁特征就不会有神同在,就不会有力量作主的见证。

大卫处理复位的事不公平。他是以色列的王,要复位,要搞游行,应该是全国的活动,不该只是犹大一个支派。然而,他为了拉拢犹大人,就用了过分讨好的言语,说“你们是我的骨肉,是我的弟兄。”又暗示以色列是别人。“你们为什么落在他们后头呢?……为什么在人后头请王回来呢?”他为了拉拢一派,就用了分化的言语,挑起他们内外有别的私心。他的手法叫以色列其他支派觉得不公平,犹大人也觉得不公平,但那是犹大人特喜欢被偏重的不公平,因为这让他们显得有了特殊关系。你看他们马上就接大卫回国了!

教会的工作,也要注意公平。借给谁使用礼拜堂的设施,都是一样的,只要符合教会共同定立的资格,不管是谁,都是弟兄姐妹,不是因为你与我的交情。你晚了还你借的书,图书馆要罚你的款,要一视同仁。

大卫作事不公开。大卫回到耶路撒冷,被以色列的长老说:“我们的弟兄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并跟随王的人过约但河呢?”他们的问题,大卫一句话也没法自辩。因为他实在做了些不能告人的暗事。神的家里不应该有暗暗做的事,要做就做每个人都能知道的事。

有哪些事需要暗暗地做?应该是赒济别人,帮助别人的事、祷告禁食的事。那些事都要暗暗地作。但是牵涉到大众利益的事,就不能暗暗的。要是不能让事情公开,那最好干脆就不做。像买教堂的事,要向全教会公开整个买卖过程。像我们要修改教会的行政结构,也要完全公开,不能小圈子说了算。

仰望基督改变

以色列民族和我们民族性格作风很像。如何能改变那些坏作风、残性格?

大卫信神,但他不是神。他虽然想按神的心意领导老百姓过敬畏神的生活,但他也有不按神心意生活的时候。他连自己的老我个性都改不了,老百姓如何能改。我们信徒的老我个性作风还有什么盼望?

有盼望的!大卫的盼望是我们今日体会到的。大卫当时只能盼望,那盼望还没有实践。到他老年的时候,神的灵感动他说话。他讲了将来要发生的事情。

“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晓谕我说,那以公义治理人民,敬畏神执掌权柄、祂必像日出的晨光,如无云的清晨,雨后的晴光,使地发生嫩草。我家在神面前并非如此,神却与我立永远的约。”(撒下23:3-5)

大卫预言将来发生的事是有一位远胜于大卫的领导要来。

祂是真正以公义领导的。祂爱的必定管教。那些恨祂的最后都如烟消去。祂的领导光明得很,像日出的晨光,无云的清晨,没有任何的黑箱作业。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我们今日看到只有耶稣基督,从大卫家的后代出来的耶稣基督,才有真正的公义。

祂叫地上长出新的生命。这些像嫩草的生命,以神的爱爱人。又有爱慕神话语的心。这些人和他们原有的民族性格不一样。他们不自夸,乃是谦卑听从祂的呼召,甘心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神。他们“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有祂新生命的人都会知道如何避免教会的分裂,他们在哪里,也会叫哪里的人有和平。

有人说:“教会不是你想像那么美,教会还有分裂。”我们怎会和怎能不承认这样的事实呢?但任何真正属主的教会,有主生命的人,都会在经过主的管教之后成长。我们相信基督会洁净祂的教会,改造对付不合祂心意的。你这属神的人只管安静,看见有什么不公平的,就留心听,听神对你说什么话。别效仿示巴,和那些起哄的以色列人。看到有人像示巴,劝你离开教会,你不要听。你只管爱你的教会,因为那是基督的身体。你只管相信基督,相信祂正在管理教会,不要自己凭血气行事。

我们没必要为成长中的教会一些不成熟的表现而灰心。你知道神的旨意,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是多么的地重要。不管什么形式的教会,只要不作败坏人心的事,不违背圣经的道理,只要高举主的名合而为一,都值得我们放下自己的意见,去继续服事。

你会发现教会里的中国人的性格在变。我们都像大卫所说的地上的嫩草。那是因为以公义治理人民的基督,就在我们里面正成就祂改造的工作。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投诉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20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迦南美地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