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内容搜索
 祷告  爱情  感恩  情书  珍惜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婚姻恋爱 > 流浪的婚姻(上)

流浪的婚姻(上)

扫码阅读 来源:ijingjie 作者:以便以谢 2016-12-22 人气:... 我要投稿

“主赐给我的所有恩典,我浑身是口说不尽。”这是让我和老公特别感动的一首诗歌。我俩都是90后。

我想为主做一件事,因为我真的会忘记主的恩典。那时恩膏满溢,以为终身难忘,但日子一天天远去,恩典又显得轻描淡写。这就是我们罪的本性吧,我过去气过彼得,耶稣同他一起,经历那么多神迹奇事,怎么信心还如此小!耶稣受难时,竟然不认主。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唯主耶稣不因我们的过犯待我们,那一日想起主的恩典,也许能够体会到彼得的痛哭。

婚姻是神设立的,圣洁而又蒙福。我们在等待和祷告中,等待它的到来,我们本应做一个合神心意的儿女,可我们悖逆的心却轻看了神的圣洁与公义。我们选择了一条弯路,受了神的管教。

2014年6月12日,距离毕业还有一个多星期,几经波折与崩溃的边缘,我和男朋友小宇瞒着父母领了结婚证,我们正式成为合法夫妻。我的脸上充满了笑容,老公悬着的心也豁然放下,仿佛看到了一些希望。我坚信我们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真的别无选择。我们这次选择信靠、顺服。然而,我们要面对的更多,我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会发生的事,最坏的情况我们都已经挺过来了,如今,不是孤身一人,是我们俩,还有对主的坚定。

又过了三个月,2014年9月7日,小宇正式受洗成为基督徒。之前几年,虽然他上过受洗班,但心里一直不能确定信仰、确信上帝。半年的时间,神不仅重生了我,也重生了他。特别感恩的是,受洗日原定在8月,那时我们不在北京,以为必要错过了,但因为各样原因受洗最后的日期推到了9月初,牧师也认可我老公的信仰没问题。我们教会很多弟兄姊妹都怀着激动的心情送小宇参加受洗,一路来他们亲历了我们的婚姻不易。

2014年10月21日,我们在我的家乡举办了简单的婚礼,虽然男方,只有老公小宇一人出席,但我真的从没想到,我能拥有一场婚礼。

悖逆的苦果:意外怀孕

时间回到2014年5月初,距离毕业还有一个多月,我们都在忙着毕业设计和论文。我因上火牙龈肿痛,刚好晚上给妈妈打电话,妈妈让我买些牛黄解毒丸吃,我到药店买了一盒,吃了几天,一盒的剂量,还是没有好转。正值五一假期,我一身疲惫地回到家,接下来的几天,不是躺床上睡觉,就是靠在床头上网。

一周很快过去了,突然我意识到什么不对,我看了下日历,计算一下日子。超了十天了!我心里打鼓,马上发短信给北京的男朋友小宇,他又惊又觉得不可能。在过去的三年里,见面的机会不多,也有几次担心,但意外终没有发生。

上次见面是清明假期,生理期刚过。最后还是冒着小雨第一次到药铺买试孕纸,为了更准确,我还买了贵一点的试孕棒,藏在袖子里带回家。我躲在卫生间里,仔细地阅读说明后使用,真的是两条杠!但我又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很奇怪,我也没有意识到我犯罪得罪了主。也许我觉得,大不了我们结婚。我发给小宇图片,他又惊又怕,不知所措。

我还是有些常识的,在不知道妊娠反应的情况下吃药,孩子可能会有缺陷,怕是不能要了,我吃了一盒孕妇禁药,还待在吸烟场所。打掉!老公发短信给他姐姐,姐姐已经结婚生子。姐姐让我们请假去找她,她会瞒着父母带我做手术。

片刻,我想到教会一个和我不错的姐妹,在医院实习。立即发微信给她,她认为吃药没那么严重,她说如果吃了些抗生素是影响不大的。她再去帮我咨询相关专业同学。我跟小宇说,如果孩子没问题,我想留住他,小宇也表示同意,他转告姐姐我的意思,姐姐也说行。我心里知道基督徒不能堕胎,但如果孩子真的有问题,我还是想放弃,但我不想让教会知道。

很快,我买了火车票回学校。小宇从北京到我的城市送我。乘公交去火车站的路上,我望着窗外,心里一阵感动,这个孩子是神给我的提醒,“不要再继续犯罪了”,我眼里一阵温热,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声音来自哪儿,但却如此清晰。神的眼目无处不在,我以为神不会处罚我,我以为我们是一定要结婚的,住在一起就没关系,我自认为小宇一定会成为基督徒,我就觉得我们是可以被原谅的。种种我找来的理由,霎那间都崩塌了!长久以来,我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从不敢正视真理!

孩子会怎么样,我不知道。家人会什么反应,我也不知道。在这个败坏的社会,未婚先孕又或是流产,都不是新鲜事。可我是基督徒,不管怎样,我都是基督徒。然而,犯罪的苦果,身体上的、心理上的,才只是刚刚开始。

吃了孕妇禁药担心孩子有缺陷

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不会为了在一起而着急结婚,更多的时候是当一个生命就摆在自己的面前,无法回避时而选择婚姻。

好友知道我怀孕并没有很吃惊。“这有什么!现在的情侣,没必要年纪轻轻就结婚,都是怀孕了就结婚,这很正常!”这是我听过最多的评论,但这真的正常吗?

小宇送我回到南京,我们就去了妇幼保健院,先确认是否真的怀孕了。即便我们心里知道应该是了,还是想检查一下身体情况,也顺便咨询吃药的问题。医院的人真的很多,放眼望去一个个都是大肚子,我不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但总感到自己杵在孕妇堆里格格不入。排队、挂号、再排队、检查、排队,繁琐漫长。

医生的态度并不好,血检单显示怀孕40多天,又让我做超声波,超声波没测到胎心,虽然排除了宫外孕,却不能排除葡萄胎。没有任何经验与知识,我急忙打电话给附近中医院正在实习的好姐妹,经过一番周折,我们见到了她的导师,一位温柔和蔼的阿姨说:“是在宫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一定是个好东西!别担心,回去多休息。”

我不敢告诉其他同学,我怀孕了,纵使我们即将毕业,这也必然会成为老师和同学间的“新闻”。可又担心出了事,没人照顾,便只告诉了两个闺蜜。我一直纠结自己吃药了,担心孩子不健全。饮食起居,我都开始注意起来,多吃蔬菜水果,手机电脑控制时间。然而,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始料未及。当我去卫生间,发现有很多褐色血状物,我心里到有些轻松,兴许是孩子掉了。自然流产,我便不算继续犯罪,主对我的惩罚到此结束了,小惩大戒,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短信告知小宇这件事,便出去打印毕业论文。男友一时电话又没联络上我,认为出大事了,一点经验也没有的他,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待在北京。他先后告知北京教会和南京教会的负责人,希望他们能给我建议和保护,自己买了高铁直奔南京。同时,他也告诉了家里人,经过一些事的公公婆婆,也认为孩子是保不住了。我心里压力很大,教会知道了,我该怎么办?

在小宇的陪同下,我又一次走进了B超室。我和他心里都认为,孩子应该不在了。不知为什么,我又希望医生告诉我还在,我的心里既紧张又纠结。“好了。”医生收了仪器。

我忐忑地问:“怎么样?”“都挺好,没什么事,长胎心了。”

小宇被他爸爸打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心里由衷高兴,宝宝的生命力太顽强了。小宇打电话给他妈妈,让我说,我高兴地告知平安,可是未来婆婆的语气并不高兴,“言言,我跟你说,你们还年轻,小宇还在上学,以后再要……”

我听了很失望,把电话递给了小宇,我看到他很为难地接过电话,脸都变了色,他什么都没说,只听到他妈妈电话里传来的教训声“你看看你还上学不?不能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男朋友家人的反对,我更想要这个孩子,也许我认为不要也是我自己的事,不应该由他们决定。

小宇夹在中间显得特别软弱没有力量,我从没见过他这么恐惧。我突然很想保住这个孩子,因为我流血,去挂中医保胎,鉴于我孕前三个月有用药史,医生不愿给我保胎。

我们一周前约了一个优生优育专家门诊,刚好在第二天。所以,我们先回酒店休息,晚上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让我放弃要这个孩子,小宇当时没有勇气承担,只回答说:“言言想要这个孩子,担心流掉对身体有影响,以后万一不能再怀孕了。”顷刻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我很不能理解他的说法,为什么说我想要,不说他想要,哪怕说我们也可以啊!

第二天一大早,正当我们准备出发看专家门诊,小宇爸爸打来电话,他父母正在坐高铁来南京。我看到小宇吓得无处躲避,“等我们看完专家门诊,就去传道人家,我爸妈到传道人家谈会好些。”此时的小宇只想抓根救命草,师母也打来电话:“言言,不管专家说什么,都不要先做决定,好吗?”我表姐也打来电话支招:“如果专家说有问题,一定不能要!我同事有这样的事,最后流产了,孩子畸形会是一辈子的负担!”

我们急忙打的赶往医院,就在我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我在心里默默祷告:“如果神让我留住这个孩子,就让专家给我平安的信息。”如果孩子有问题,我真的不知怎么办。我做好最坏的打算,推开门。专家简短的问话,看了下病例和B超单,丝毫没有说有任何问题的可能,只说:“不用保胎,正常观察,建小卡。”

我们又迅速赶往传道人家里,小宇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师母告知他,要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把所有问题扛起来,保护我和孩子,不管父母说什么,就温柔坚定地告诉父母:我们已经决定要这个孩子。

小宇父母并没有去传道人家里,传道人认为,这时候应该男友去面对。他们在小区门外交谈,小宇只是低着头,他心里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对父母讲什么,只硬着头皮顶住父母的唇枪舌剑,好在最后都没有松口说不要。最后,小宇被他父母带回了我们原先暂住的酒店。

晚上,小宇打来电话,让我去酒店见他父母,他恳求我,我能听到他话音里的泪水和绝望,当我即将出发时,得知小宇被他爸爸打了。交谈无怪乎劝我流产,出于对我安全的考虑,我们决定不去,电话交涉。当我告诉小宇不去时,他不能理解我,他认为他父母不会对我怎样,我就去见一下,我能感到,他一定特别孤独无助,每一刻都在煎熬。最终,出于对宝宝的安全考虑,我还是没有去。电话里,小宇的妈妈告诉我,如果我不去,他们就把小宇带回家,到北京陪着他上完学,手机卡也换了,再也见不到他。

相关搜索:婚姻 流浪

发给好友】 【收藏】 【推荐】 【挑错】 【评论】 【打印】 【关闭

最新文章

图文文章

热点推荐

关于福音网 | 联系我们 | 奉献支持 | 网站留言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7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网 (又名: 迦南美地)
邮箱: nn160#qq.com(#改为@) 网站Q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
基督福音网站,内容由热心肢体亲笔或惠寄或转投,部分为本站扫描收集整理,版权归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作者联系我站处理,谢谢!